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聊騷的狐狸
一直站在了一旁等待的年輕人,見工會的女服務員對柳星痕也這般細致的講解,當下覺得好笑.

女服務員還沒有講完,那年輕人就有些不耐煩了,"喂,你跟這白癡多浪費口舌做什麼啊?難道你沒有察覺到這家伙體內連一絲的靈力都沒有嗎?就憑他這副德性,……"

年輕人的話,沒有說完,他只見到一個黑影向他當面襲來.

來不及閃避的他,直接被那襲來到拳頭,打翻在地,鼻孔中鮮血噴湧而出.

"你小子別走,老子要和你單挑."年輕人捂著鼻孔,爬起身來,指著柳星痕的背影怒喝.

柳星痕不慌不忙的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笑道:"我從不做無謂的決斗,如果你身上有錢,我可以考慮與你斗一場."

"一百金幣,我們約賭一百金幣."

"太少,沒興趣."

柳星痕見他似乎鼓起來好大的勇氣,才開出一百金幣的賭約,從而得知,這家伙不可能有太多錢,覺得與他說話,等于是浪費唇舌,直接擺擺手,轉身徑直向工會大門口走去.

"你等等,我與你約賭一萬金幣,但你得等我去籌錢."

"我的時間寶貴,沒有興趣陪你玩."

"你丫的耍我?"

"耍你又如何?"

"你知道老子是什麼人嗎?"

"就是天王老子,也不管老子屁事."

"天,這家伙一定是個白癡!"年輕人暗歎一口氣,大聲喊道:"老子是鐵血傭兵團的,團眾多達一萬,籌齊一萬金幣,用不了多少時間,如果你敢賭,就在這工會門口等我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一萬金幣酬勞,還行."柳星痕點點頭,指了指工會對面的一個酒館,說道:"我在酒館等你."

"好的!"年輕人說完,匆匆離去.

……

邊吃東西,邊等待.

一個小時的時間,轉眼過去,那年輕人也如約而來.

只不過,這趕來的,除了那個年輕人之外,還有另外三個年輕人,其中還有一個身材火辣,穿著皮質短褲,一雙xiu長的美腿露在了外面的年輕女子.

四人到了柳星痕的桌子前,那女子打量了一眼柳星痕,然後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是你要與我鐵血傭兵團,獵狐小分隊的隊員挑戰嗎?"

"既然這混蛋要這麼說,你就當作是吧."柳星痕扭頭看了一眼那年輕人,不屑的笑了笑,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杯,喝上了一口,接著說道:"不知道你們帶了賭金沒有?"

"廢話,既然答應了的事情,就不能食言."身材火辣的女子笑了笑,指了指酒館外面的空場地,說道:"我們只賭一局,一局定勝負,如何?"

"怎麼個賭法?"


"我知道你只有一只召喚獸戰獸,我也不欺負你,這樣吧,我們雙方各出一只戰獸,單挑一場,這個賭法,夠公平了吧?"

"非常公平."柳星痕點點頭,直接召喚出了金毛猴,然後笑道:"我就派它挑戰你們的戰獸."

四人見柳星痕召喚出的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金毛猴,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心下暗罵道,這小子不是白癡就是腦子有毛病,竟然與這只沒有多少戰斗力的金毛猴定了契約.

笑畢,身材火辣的女子輕呼一口氣,說道:"勝負已定,給錢吧."

"你白癡吧,你們的戰獸都沒有出現,怎麼就知道我輸定了呢?"柳星痕不屑的輕哼一聲.

"你小子竟然罵我,既然你非要找難看,那麼本姑奶奶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出丑."身材火辣的女子,怒喝一聲,直接召喚出了一只通體覆蓋著了紅色長毛,體表隱隱有一絲淡淡古銅色光芒的狐狸.

"原來你們最強的戰獸,就是這麼只銅品一級火狐啊,我還以為你們藏著了什麼厲害的戰獸呢,哈哈……"

火狐一現身,柳星痕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上,把那死猴子給姑奶奶撕了,看他還笑不笑得出來."火辣身材的女子,瞪了一眼柳星痕,不再理會他,直接向她的火狐發出了攻擊指令.

火狐是銅品一級沒錯,但它卻比火辣身材的女子和那三個年輕男子識貨,知道眼前看起來非常普通得金毛猴不好對付.

聽到主人的命令,火狐仰頭高聲長嘯一聲,身形飛速沖出,揮舞利爪,拍向了金毛猴的腦袋.

金毛猴是銅品級的不錯,但它的戰斗力,直接接近銅品九級.

面對銅品一級的戰獸在它面前蹦跶,它甚至提不起戰斗的興趣.

在火狐的身影,快要靠近時,眾人只見金毛猴閃電般揮拳,就那麼一下子,把那看似凶猛的火狐拍飛出去,跌出了丈余距離,躺在地上,一股股鮮血,不斷從那火狐的口中湧出.

"那火狐的主人,好歹也是個漂亮的妹妹,你怎麼就不懂得憐香惜玉呢!你見了那蹦跶的騷狐狸不順眼,也就罷了,但你不該下手這麼重啊,只是那麼一下子,就廢了那只騷狐狸."

柳星痕明著是在向金毛猴說話,但實際上,是在拐著了彎罵那身材火辣的女子是只喜歡聊騷的騷狐狸.

聽著柳星痕的話,身材火辣的女子心下感到無比的憤怒,但又不好發作,憤怒的瞪了一眼柳星痕,回頭指了指那年輕人,怒喝道:"付錢,走人,還嫌站在這里不夠丟人嗎?"

女子說完,收了那已經奄奄一息的火狐,氣急匆匆的離去.

三個年輕人見女子走了,當下掏出了預備的一袋子金幣,扔到了桌上,轉身離去.

四人一走,柳星痕站起身來,伸手就要去取錢袋,一旁的另一只手,伸了過來,按在了錢袋上,"這錢來得輕松,咱們哥們正愁沒有錢喝酒,你……"

那家伙的話沒有說完,柳星痕反手就是一拳頭砸過去,只把他砸得倒飛出去,重重的跌落到了地上,然後收了金幣,連看都懶得看一眼那家伙,動身往神殿任務中心走去.

"他奶奶的,竟然動手打老子,當真活得不耐煩了.傭兵工會的兄弟們,給我上,誰殺了那混蛋,老子賞金一百,不,賞金一千."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句話,果真是至理名言.

那家伙開出的懸賞金額一出口,在附近看熱鬧的傭兵們,紛紛召喚出了戰獸,揮舞手中利器,直向柳星痕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