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八章 金龍公主獻吻
熬盈真心臣服之後,柳星痕從熬盈的口中得知,她因為偷竊了黑龍族重寶遠古神龍晶核,才會被黑龍族人追殺,身受重傷.

如今,她的身體氣息,完全發生了改變,能夠散發出奇異的幽香,日後即便是遇上了黑龍族的人,他們也不可能認出她.

熬盈的品級雖然一下子從金品,提升到了神獸品級,但她的戰斗力,依然是原先的金品五級.

這是因為,神龍晶核的力量,只能讓龍族的任何一個子孫,提前進化,免除了日後逐級進化的痛苦,而龍族的子孫,想要真正的使自身的實力,提升到神獸階層,除了潛心修煉以外,還能通過吸收煉化其他生靈的能量,為己所用.

看著前途一片光明的熬盈,柳星痕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伸手摟著了熬盈的肩膀,卡油似的,在她的香肩上揉摸了兩把,為了避免這位才剛剛順服的龍族美女生氣,他並沒有下一步過分的舉動.

松開了熬盈的肩膀,柳星痕同學說道:"你現在是我的第一個願意收下的契約女仆,而且以後也不需要通過熔煉,就能自行修煉提升戰斗力了.因此,我決定帶你去一個地方.等你到了那里,或許會愛上那個非常不錯的家園."

不等熬盈回話,柳星痕率先出了煉獸閣,回到了廳中,等熬盈出來之後,帶著她進了靈獸園區.

一進靈獸園區,熬盈只感覺到有股神秘的力量撲湧而來,在那股神秘力量的滋潤下,整個的身心,頓時感覺到舒爽無比.

下一刻,她的確是愛上了這個神秘的空間,而她的心中,隱隱覺得能夠在這樣一個神秘的空間里生活,修煉,那將是令人感到興奮無比的享受.

見到熬盈的臉上,堆滿了甜蜜的笑,柳星痕知道她對這里的環境,非常滿意,當下笑道:"請選擇一間住下吧,這里以後就是你的家."

"我是第一個有幸住在這個空間里的生靈嗎?"

"嗯!"柳星痕點點頭.

"太好了,謝謝你主人!"熬盈張開雙臂,摟著了柳星痕的脖子,在他的右臉頰上親吻了一口,然後笑呵呵的松開,指了指最上面的一間,說道:"我要最上面的第一間,以後那里就是我在這個空間里的家."

話音落下,熬盈飄身飛入那間格子,隨後,那熬盈進去了的格子,出現在柳星痕視線中的是一張宛如貼上了一張卡片的格子.

卡片上面,是一條隱約有著一縷縷淡淡七色光芒散發出來的小金龍.

而卡片的下面,則是召喚熬盈的密咒代碼.

"奇怪了,為什麼上次把四不像扔進去的時候,有提示,現如今,熬盈要住進去時,卻沒有提示呢?這神鼎的空間,還真的是一個讓人琢磨不透的神奇空間啊!"

看著卡片,柳星痕皺了一下眉頭,把卡片上召喚熬盈的代碼記在了腦海之中,回想了一下熬盈幻化成了美女模樣時的樣子,然後有些不舍的離開了靈獸園,退出了神鼎空間.

……

柳星痕把自己關在屋子中過了三天三夜,沒有出門,這可把那伺候他的女仆們給嚇壞了.

早在兩天前,女仆們沒有敲開柳星痕的房門,還以為他出事了,便把這件事,向那派他們前來照顧柳星痕生活起居的二老爺柳泰航作了報告.

柳泰航的修為不弱,知道人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後,完全可以通過功法力量,攝取大氣中的養分,供給身體各部機正常運轉所需.

因此,當他聽到女仆的稟告之後,並沒有多少擔心,只是派了另外兩個五級靈士境界的家將,到柳星痕住的院子查看情況.

然而,那派來查看情況的家將,到了柳星痕的房間門口,通過探視力量,無法搜尋到柳星痕在房間內存在的跡象後,頓時大吃一驚,他們想要強行破門而入,查看里面的情況.

結果,他們的忙碌,也只是徒勞.


這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打開那扇緊閉著的門.

柳泰航從家將的口中得知到了這些,也感到無比的震驚,當下匆匆趕來,查看究竟.

而他的探查,同樣沒有結果,心中頓時感到駭然至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難道是神靈來到了他住的房間,為了避免他人偷聽查探,這才把他住的房間,與外界隔絕了開來的麼?真沒有想到,柳家的兒孫,竟然還有這等福氣,得到了神靈的眷顧,呵呵……

柳泰航疑惑之時,忽地想起了柳星痕的話語,頓時轉憂為喜,抬手摸了一把銀白的胡須,向女仆和家將說道:"你們不必擔心,他沒事,記住,這件事不要傳出去."

柳星痕出門來的時候,是柳泰航離開房間門口的第二天.

一出門,見兩個家將如兩尊雕像,矗立在了門口,心中感到有些疑惑,難道柳家出了事,柳家的老爺子們擔心我出事,這才派了家將替我看門?不,他們不可能有這麼好心.

柳星痕的目光從兩個家將身上掃過,不再看他們,邊向前走,邊說道:"你們的任務已經結束,哪里來,回哪里去."

話說完,不管兩人是什麼表情,接著出了門去.

……

柳星痕知道,想要獲得大量的煉材,除了得有大把的金錢外,還得去修煉者工會注冊,獲取接國家任務或神殿任務的資格卡片,然後在任務的過程中,獲得戰利品.

做國家任務,能夠得到國家功勳,而國家功勳,是加官進爵必不可少的虛擬物品之一.

做神殿任務,能夠獲得特殊物品獎勵和神之功勳.

神之功勳,能夠在任意一個國家的神殿中,兌換一切物品,但前提是,你得有足夠的神之功勳.

當然,神之功勳的積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相較之下,國家任務,要比神殿任務,難度低處了很多,而且危險系數也少出了很多.

柳星痕出了門,甩掉了跟蹤他的尾巴,換了一身衣服,簡單的易容一番之後,直接去了修煉者工會.

修煉者工會,顧名思義,是修煉者聚集的地方.

柳星痕一進門,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這是因為,他們發現了一個白癡進了不該進的門.

柳星痕知道那幫家伙們鄙視的目光,意味著什麼,但他懶得理會,徑直去了登記窗口.

接待他的是一個年輕女服務員,她打量完柳星痕,笑著遞了一張表格過來,柳星痕接過表格,去掉了姓,直接在名字一欄中,填上了星痕這個名字,而余下的地址啊什麼的,全都是瞎編隨意填的.

因為柳星痕知道,這里注冊的身份地址,沒有人會刻意去證實,唯有在獲得卡片時,得本人的血液融入,這個才是不可冒名頂替的重要一項.

注冊很快完成,服務員把一張空白的普通卡片,遞到了柳星痕的面前,"先生,請滴一滴血液在卡上,完成認主的過程,我們登記卡片的帳號之後,你就能用這張卡去接國家任務或神殿任務了.這種卡,是由一種非常神秘的材質做成,有升級的能力.而且卡片每升一級,神殿主神系統,會隨機贈送一件禮物給卡片的主人.禮物有可能是一枚金幣,也有可能是價值連城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