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金毛猴
到了都城,柳星痕沒有直接回柳家,而是易容之後,帶著經過他認真調教了一番的大公雞,去了斗雞場賺錢.

一天下來,柳星痕一連跑了十個中等的斗雞場,足足賺取了兩萬多金幣.

通靈且達到了銅品級的大公雞,戰勝普通的斗雞,那簡直就如大象對上了螞蟻,根本就沒有任何懸念可言.

柳星痕同學之所以能屢屢得手,只因那經過他調教了的大公雞,並沒有像之前那般,上場就直接把對手給干掉,而是與對手軟磨一陣子,最後再以微弱的優勢擊敗對手,故意勾引其那擁有品種優良斗雞的家伙向他挑戰.

人,就是這樣的,多數情況下,只是贏得起,輸不起.

輸了就會感到非常不服氣,一心想要找回場子.

柳星痕就是抓住了人的這一弱點,再加上那已經通靈了的大公雞的戲,也演得非常的逼真,這才使得他一連贏了無數場之後,依然還有不知道死活,非常不服氣的家伙尋他挑戰.

有人送錢花,柳星痕沒有理由拒絕,但凡送上門來的生意,柳星痕一律接下.

當天晚上,柳星痕同學抱著寶貝大公雞,出了斗雞場的門,走進了一個偏僻的小胡同,遇上了一個攔住的年輕人,他一見柳星痕,並直接說道:"你這只斗雞賣嗎?"

大公雞是柳星痕花了無數心血,耗費了近兩千金幣的材料,才熔煉出來的一只寶貝雞,不管這大公雞的戰斗力多麼的弱,柳星痕都不會把它賣掉.

此刻見那年輕人問他,他毫無誠意的隨口問道:"多少錢?"

"一萬金幣."

"一萬想買我的這只斗雞,你丫的腦子被驢踢了吧!老子隨隨便便賭一把,都能有數千的收入,你一萬就像買老子的斗雞,這簡直就是在做夢."

柳星痕瞪了那年輕人一眼,抱著大公雞,甩頭就走.

"你小子別不是抬舉,老子花錢買,那是給你面子."年輕人怒喝著,他見柳星痕根本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當下冷哼一聲,緊接著吹了一聲哨子.

哨音一落,三個年輕人,迅速顯身,出現在了柳星痕的前方,攔住了他的去路.

柳星痕打量了三人一眼,眉頭微微一皺,心下道,真的是一幫不知死活的混蛋.

"把斗雞留下,老子留你半條命."三人中的矮胖青年,歪著腦袋,不屑的看著柳星痕,囂張的說道.

"如果我想要整條命呢?"柳星痕問道.

"這也可以,把你今天贏的所有金幣全都給老子交出來."

"哦,原來我這條命只值兩萬多金幣."柳星痕笑著問道:"那麼你們的命值多少呢?"

"老子這幫子兄弟,可都是修煉者,且已經成功激活契約神典,命當然金貴了,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那就是無價了?"

"當然!"

"你們自己給自己定了身價,本公子也不為難你們.這樣吧,你們四個家伙,把身上所有的錢,通通給本公子送過來,本公子留你們一條命."

"……"柳星痕的話音一落,四人頓時愣住了,心下道,這家伙的腦子該不是進水了吧,竟然當著我們的面,說出了這種話.

愣神片刻,矮胖年輕人有些不耐煩了,怒喝道:"趕緊趕緊,把錢和斗雞留下,然後給老子滾蛋."

"滾蛋,有創意,有創意,老子如了你們的願就是."柳星痕把大公雞扔到了一旁,通過神念,命令它不要輕舉妄動之後,召喚出了杯具男契約的那只猴子.

這只猴子原本是一只普通的金毛猴,被柳星痕熔煉之後,它的外表,沒有任何改變,只有當它發怒時,它的身上才會顯示出它真實品級該有的光芒.

四個家伙,見柳星痕召喚出的是一只金毛無光的普通猴子,差點當場昏倒,心中罵道,這家伙肯定是個白癡,不光自己無法修煉,而他竟然與一只沒有戰斗力的猴子定下契約.

柳星痕見四個家伙笑得人仰馬翻,他也懶得理會,右手一揮,向那金毛猴發出了閃電戰的攻擊指令.

金毛猴接到攻擊指令,身形飛速沖出,直接把那矮胖年輕人撲倒在地,猴爪閃電般襲擊了矮胖年輕人的四肢關節,頓時打得他錯骨分筋,失去了戰斗力.

接著彈身撞倒矮胖年輕人身旁的瘦高個子,以同樣的手段,讓那家伙錯骨分筋之後,撲向了下一個攻擊目標.

短短數秒鍾過去,金毛猴回到了柳星痕的肩膀上,長長的尾巴在柳星痕的背後左右擺動,口中發出著"吱吱"的叫喚聲,……

被熔煉過的金毛猴是銅品級的靈獸,這個柳星痕的心里,非常清楚.

要是銅品級的靈獸與剛剛激活契約神典的人交戰,都不能輕松勝出的話,那這種靈獸,就沒有一點培養的價值.

柳星痕的心中,是這麼認為的.

此刻親眼見了金毛猴的表現,覺得它的戰力,遠遠超出了他當初的預想,這也就是說,金毛猴的表現,令他感到非常的滿意.

根據柳星痕的了解,再結合金毛猴剛才的表現,柳星痕得出的結論是,如今金毛猴的戰斗力,足以與銅品九級的戰獸一拼,甚至,金毛猴勝出的幾率,還要高一些.

"不錯,不錯,老子的錢沒有白花.如今的金毛猴,才剛剛進階銅品級,也就是銅品一級,而它的戰斗力,竟然達到了銅品九級,這麼明顯的優勢,真讓人感到興奮,哈哈……"

所有的想法,在腦海中一閃而過,柳星痕同學哈哈大笑著,不慌不忙的走過去,把四個家伙身上的錢袋搜刮一空之後,數了數金幣之後,頓時感到有些郁悶,媽的,這四個家伙真是窮,好不容易打劫一次,竟然只撈到了三萬的油水.

走到了矮胖年輕人身旁,跨過他的身子,坐在了他的胸脯上,輕輕拍了拍他肥肥的臉蛋,笑著說道:"你們的存款放在哪里了?"

"沒有,沒有存款,所有身家,都在這里了."矮胖年輕人連連搖頭.

"哦,沒有,好!"柳星痕同學嘴上說好,可手上也開始了動作,兩個拳頭輪番上陣,直將矮胖年輕人揍成了豬頭,然後問道:"存款在哪?"

"真的沒有存款,我們身上的錢,是我們家公子給我們,讓我們把你的斗雞給買下的."

"你們家公子是誰?"

"這……"矮胖年輕人回答得慢了一些,柳星痕的拳頭,"啪"的一聲,招呼了過去,只打得矮胖年輕人吐出了幾大口鮮血.

"兄弟,別,別打了,我老實交代就是."矮胖年輕人求饒起來.

"嗯,說吧!"

"周家二公子見你的斗雞非常凶悍,因此對你這只斗雞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你所要交代的,就這麼多?"

"是的,就這麼多."

"哦,那你可以洗了睡了!"話音落下,一重拳,直接把矮胖年輕人打昏過去,接下來,命令金毛猴一一把另外三人打昏之後,他還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那就是命令金毛猴把四人全都打成了腦震蕩的白癡,為的是防止他們泄漏他的秘密,並剝光了他們身上的衣衫,連內褲都沒有給他們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