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煉出個四不像怪獸
到了七夫人住的別院,柳星痕同學見到一個身穿白色宮裝長裙的女子,正在院子里習練劍術.

看著那女子練劍時的身影,柳星痕心中一驚,"哇塞,好漂亮的女人啊!胸大屁股大,小蠻腰盈盈一握,要多爽有多爽,標准好身材!"

心中在胡思亂想,想過之後,才意識到,這個女人,有可能是杯具男的七娘,也就是如今他這副身體的長輩,當下收了YD的笑容,心平氣和的走了過去,"七娘的劍術又長進了,人也變得更加漂亮了,呵呵……"

聽到柳星痕的聲音,七夫人懂辛楣當下停止了練劍,回頭看著抱著了一盆花,目光正直視著了她的柳星痕,心中充滿疑惑,這傻小子以前在我面前,連大聲說話都不敢,今日個怎麼的變了性子,不斷敢直視我,而且還說出了那樣一番贊美的話,奇怪,當真奇怪啊!

懂辛楣笑盈盈的收了劍,走了過來,拍了拍柳星痕的肩膀,說道:"花就放地上吧."

"哦!"柳星痕笑應一聲,把牡丹花放到了一旁,看著七夫人懂辛楣,說道:"七娘,您剛才練劍的樣子,當真威風,真讓人羨慕啊!"

"個人的能力再強,沒有戰獸護駕助戰,與敵交戰時,也只有挨打的份.像你這般,無憂無慮的,種種花,栽栽草,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這才叫人羨慕."

與世無爭,等于是碌碌無為,以前主宰著這幅身體的是杯具男,他與世無爭,這是他的事.

現在這幅身體由穿越男柳星痕同學主宰,他絕不能像那杯具男一般,只是種種花,栽栽草,過著低人一等的生活.

柳星痕同學沉吟片刻,笑了笑,撓了撓後腦勺,問道:"七娘,這個我的後腦,受到了重創之後,丟失了一些記憶,我現在想把它補回來,您能幫我這個忙嗎?"

"有些記憶,丟了就丟了吧,這或許對于你來說,真的是一件好事."

"我不這麼認為."

"既然你執意想知道,那就問吧,我知道的,不會隱瞞."

"謝謝,七娘笑起來真好看,嘻嘻……"柳星痕贊美了一句懂辛楣,不等她回話,趕緊問道:"一個人,要怎麼做,才能擁有戰獸啊?"

"這個得通過修煉,在跨入靈徒境界時,激活深藏在了人的識海之中的契約神典,然後通過契約神典的力量,與多個魔獸簽訂契約,使其成為自己的戰獸."

"這也就是說,不能修煉的人,就等于是沒有可能激活契約神典了,是這樣的嗎?"

"你很聰明."

"契約神典能夠契約多少個戰獸啊?戰獸的實力,又是怎麼劃分的呢?"


"契約神典是人體之中,非常神秘的一種物品,它能通過做神殿任務,積累積分升級.起初的契約神典,是普通的,最多只能契約五個戰獸.契約神典每提升一個等級,會隨機增加一到兩個契約限額.戰獸的實力劃分,是普通,鐵,銅,銀,金,鑽石,晶鑽,皇冠,神獸等九個品級,且每個品級,都有一到九等."

"這且不是說,戰獸有九九八十一個等級?"

"是的.戰獸與戰獸格斗,因戰獸屬性的不同,越級克敵,那是非常平常的事情.跨品級作戰,只有高品級的戰獸,還是幼獸時,品級還沒有提上來,但它的攻擊力與防禦力,也不是普通低品級的戰獸所能比擬的."

"我依稀記得,我曾經契約過一只戰獸,但現在想不起來怎麼召喚它了,你能教教我,怎麼召喚它出來嗎?"

聽柳星痕提前他契約過戰獸的事情,懂辛楣心中頓時感到一陣心酸,這孩子真是可憐,如果生在了一個不是這般勢力的大家族中,他一定能夠獲得一只高品級的契約獸.

沉默片刻,懂辛楣說道:"無法修煉靈力的人,一生只能契約一只魔獸.你曾經的確有契約過一只魔獸這件事.既然你已經把它忘記,那麼就干脆把它忘記,不要想起吧."

懂辛楣之所以不願意告訴柳星痕他契約過戰獸的事情,這是因為,它之前契約的根本就不是戰獸,而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殺傷力等于零的猴子.

在與懂辛楣談話的這會,柳星痕的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又一絲原本屬于杯具男的記憶,在這一刹那,迅速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噢,賣糕嘀,原來杯具男當初契約的是一只普通的猴子,而且還是在他大娘和二娘的挑唆下契約的.喂,喂,杯具男兄弟,你這個時候給我傳來這些記憶,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你是想讓我幫你一把,洗刷當初的恥辱麼?"

柳星痕苦笑了一聲,也明白了七娘為什麼不願意講這件事的原因,當下毫不在意的笑道:"七娘,謝謝您告訴我這麼多.外公還等著我幫他澆花呢,改日有空,我再來向您討教."

說罷,看著懂辛楣點點頭,他才轉身迅速離去.

為了避免他人看出眼前的柳星痕,不是以前的杯具男,柳星痕回到了花圃,依據腦海中的記憶,幫杜哲山給花澆水施肥,直到太陽西沉,到了該吃飯的時候,柳星痕才隨那忙得累彎的腰的杜哲山,杯具男的外公一道,離開了花圃.

回到了住處,柳星痕不見杜婉婷和杜宇飛,向杜哲山問起,才知道他們兄妹在都城有名的三大學府之一的武龍學院學習,一般晚上他們都住在學校.

"連杜婉婷和杜宇飛這低人一等的旁親身份的人,都能去學校上學,杯具男是堂堂柳家十三少,竟然沒落到了種種花,栽栽草地步,由此可知,杯具男在柳家的身份地位,簡直連一個仆人都比不上.好啊,不知道他過往的經曆也好,免得老子想起來感到傷心."

看著杜哲山進了廚房,連廚房都沒有進過的柳星痕,裝模作樣的進了廚房,要幫杜哲山的忙,遭到杜哲山婉拒之後,他才樂呵呵的離開了廚房.

回了住處,舒舒服服的洗了個熱水澡,然後進入了煉獸閣,注目看著了煉妖爐,心中頓時充滿了疑惑,這個世界中,能夠與人並肩作戰的是戰獸,而我帶來的確是煉妖爐和煉妖大法,也不知道這煉妖大法,與煉妖爐配合使用,能否煉這個世界中的魔獸.要是能的話,那可就爽了,等哪一天,老子將杯具男契約的那只普通的猴子,煉成了"無敵金剛",到那時,看你們一個個還笑話不笑話,哈哈……

哈哈一笑,柳星痕退出了煉獸閣,去儲物間,把那枚仙桃核取出,進了靈植園,隨意選了一塊地,把那枚仙桃核埋在了土壤之後,拍了拍巴掌,然後若有所思的離開了靈植園,進了凌云閣,去了十八層寶塔的一層空間里,修煉起了二九玄功功法來.


……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十天過去,穿越男柳星痕同學,在這十天里,他白天在花圃幫杯具男的外公種種花,除除草,吃過晚飯,就在自己的房間里偷偷修煉二九玄功.

經過十天的修煉,柳星痕明顯的感覺到了身體的力量在飛速增長,但他卻知道,距離突破第一層境界,還得一段時間.

十天後的柳星痕,有了足夠的靈力進入煉獸閣,習練煉妖大法了.

又是十天過去,柳星痕的煉妖大已然熟練掌握,興奮至極的他,在當天晚上,偷偷的捉了一只雞和一山羊,進入了煉獸閣.

首先,柳星痕同學施術縛住魂雞和山羊的魂魄,然後把雞和山羊扔進了煉妖爐,緊接著依照正常的煉妖步驟,以雞為目標源,凝煉起來.

處于了煉妖狀態中的柳星痕,煉妖爐中的情形,柳星痕能夠清晰的掌握.

當他見到雞和山羊的魂魄,在煉妖術法力量的強迫駕馭下,融合在了一起,只差最後一步進行身體重組融合時,柳星痕知道這煉妖大法也能夠煉獸,心中頓時大喜,哈哈,爽啊!只要老子有足夠的靈力維持煉妖狀態,將普通猴子煉成金剛的可能性還是蠻大的,嘿嘿,不錯,……

煉妖狀態,持續了約一個小時,柳星痕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在急速減少,即將見底,而這時,他清晰的見到出現在了他視線中的雞和山羊,雖然靈魂已經融合,且身體也融合了大半部分,只有少數部分,還沒有完全被目標源物覆蓋,心中連連叫苦,這下糟糕了,耗盡了老子的靈力,竟然煉出了個四不像出來,媽的,……

嘀嘀嘀……

隨著靈力觸底的告警聲響起,柳星痕沒有再堅持下去,當下走出了煉妖狀態.

煉妖大法一停止,煉妖爐也停止了運轉,里面原本燒得正旺的熊熊烈火,瞬間熄滅,……

柳星痕同學,走到了煉妖爐前,探手把那四不像從煉妖爐中捉了出來,放在了地上.

剛剛離開煉妖爐的"四不像"怪獸,只有心跳和生命跡象存在,過了好一會,四不像終于活了過來.

只不過,那只長著了羊頭,卻有著雞身的四不像怪獸,沒有能力與正常的雞那般,站立起身子,一直就那麼趴在了地上,張開著的羊嘴中,發出的卻是"咯咯"的雞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