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二九玄功
桃核中的靈力輸送完畢,柳星痕同學愣愣的看著手中那顆桃核,心中充滿疑惑,"這是在夢中偷來的那個還沒有吃完的桃子的核嗎?不知道這個桃核,還能不能栽活?桃核,銅鼎,他奶奶的,別人穿越帶神器法寶和神功,老子竟然只帶了這顆桃核和那靈力聚集起來的銅鼎影像,背,運氣真是背啊!"

柳星痕隨手把桃核扔在了一旁,靜坐在了那里,試著在意識中,向那銅鼎影像傳遞信息.

經過無數次的嘗試,見銅鼎影像有了反應,心覺有戲.

為了將來過得很好,柳星痕同學不辭辛苦,耐著性子,一次次的重複著向那銅鼎影像傳送同一條信息.

又經千百次的嘗試,銅鼎影像終于有了回應,直接釋放出了一縷縷靈力,將識海中的柳星痕,卷進了銅鼎.

進入了銅鼎空間,出現在了柳星痕的視線中的是五扇敞開著了的門.

快速掃視了一眼五扇門,通過門楣上書寫著的文字得知,五扇門內,是五個不同的空間.

這五個空間分別是靈獸園,靈植園,儲物間,煉獸閣和凌云閣.

"靠,這銅鼎還真是怪異,竟然有這許多的奇異空間,也不知道這些空間,到底都有什麼用途."

柳星痕瞪大眼睛,不加思索,率先沖進了靈獸園.

進了靈獸園,見到里面空間不是很大,而且整個的大空間,被分割成了十個小單間.

"他奶奶的,這里竟然空蕩蕩的,啥也沒有,老子還以為里面養著了實力彪悍,能幫老子打架的神獸呢!"

穿越男柳星痕同學郁悶的退出了靈獸園,接著進了靈植園.

靈植園里面,與靈獸園中相似,也是空蕩蕩的,唯有不同的是,里面是一塊塊開墾好了的肥沃土地.

退出了靈植園,看了一眼儲物間,猜到這里面也不會有物品存在,于是他拋開了儲物間沒有進,直接進了煉獸閣.

一進煉獸閣的門,一股股神秘的力量,攜帶著無數文字,如潮水般湧入了柳星痕的腦海中.

文字輸入完畢,柳星痕這才得知,這些湧進了腦海中的文字,是一套煉妖功法.

"老子還以為是什麼速成的絕世武功呢,沒想到竟然是得功力深厚的家伙們配合那煉妖爐才能施展的煉妖大法,靠,什麼玩意,害老子白歡喜一場,……"

郁悶之極的柳星痕,走到煉妖爐前,憤恨的在煉妖爐上踹了一腳.

不踹還好,這一腳踹下去,可不得了.

倒黴的穿越男柳星痕同學,竟然直接被那煉妖爐上的神秘力量,給震飛出去,摔落到了地上,暈暈乎乎了好半天,頭腦才清醒.

爬起身來,回頭看著煉妖爐,破口罵道:"該死的,你強,你有本事,等哪天老子有閑工夫了,再來好好教訓教訓你,媽的,竟然害老子摔跤!"罵完,柳星痕同學不甘心的向那如死物一般的煉妖爐,豎起了中指,……

接下來,柳星痕進了凌云閣,見到出現在了眼前的是一座高達十八層的寶塔.

如今,那座寶塔只有最底層的門是開著的.

柳星痕也懶得管那許多,邁步就進了那扇門.

進門後,一縷縷神奇的靈力,攜帶著無數文字信息,進入了柳星痕的識海之中,變成了他記憶的一部分.

經過分析,柳星痕得知這段文字,竟然是一套名為"二九玄功"的修煉功法.

"二九玄功,怎麼以前從沒有聽說過仙界還有這門子功法呢!管他的,現在功法有了,先練著試試,如果有效,將來神功大成之日,就是老子橫行這騰龍大陸之時.到那時,美女,金錢,權利,統統都將一窩蜂湧來,那個愜意啊,真的讓人不敢想象,……"

堆滿了興奮笑容的柳星痕,就此在那寶塔中一層的大廳中,裝模作樣的盤腿坐了下來,依功法口訣"清虛甯靜,凝神一志,引靈入體,洗筋煉髓……"修煉起來.

從沒有修煉過任何功法的柳星痕,第一次修煉,竟奇跡般成功進入了修煉狀態中,心下頓時大喜,"嘿嘿,沒有想到,老子竟然是一個修煉天才,這麼複雜的功法,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就成功的進入了修煉狀態中了,哈哈……"

進入了修煉狀態中的柳星痕,明顯的感覺到一縷縷靈力,在功法力量的牽引下,順利的進入了他體內的奇經八脈,最後在他的丹田氣海中彙聚,變成了他體內靈力能量的一部分.

隨著修煉時間的長久下去,他清晰的察覺到自己的血肉細胞,在那靈力的淬煉下,變得更加有活力了,……

修煉得正帶勁,一陣"砰砰"的敲門聲,把柳星痕從修煉狀態中驚醒,他連忙停止了修煉,迅速溜下床,過去開了門.

門一開,進入了他的視線的是大蘿莉杜婉婷.

杜婉婷一見他此刻的那副模樣,當下"啊"的驚叫了一聲,然後迅速捂著眼睛,轉過了身去,……

柳星痕不知道杜婉婷驚叫,意味著什麼,待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時,這才發現,此時此刻的他,竟然是赤條條的,而且身上沾滿了黑色汙垢,給人的感覺,就好象八百年沒有洗過澡那般.

臉皮比城牆還厚幾分的穿越男柳星痕同學,有些尷尬的探手捂住那話兒,笑嘻嘻的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才睡得有些昏沉,聽到敲門聲,醒了忘記穿衣服就開門了."

說完,迅速沖到床邊,把衣服胡亂套在身上,順手把那桃核拿著手中,抿抿嘴,偷笑了一下,把那桃核扔進了銅鼎的儲物間之後,回到了門邊,"表妹啊,找我有啥事啊?"

"哦,是這樣的.剛剛有七夫人的丫頭過來,讓爺爺給幫著送一盆牡丹過去.爺爺現在花圃里忙著澆水,沒有空,便讓我過來叫你,看看你能不能幫忙."

柳星痕很想幫忙,只是他現在一身臭汗,實在是不方便,于是說道:"能不能等我洗個澡之後再去啊?"

"嗯,七夫人好說話,你先洗澡吧,洗完澡之後,趕緊過去哦!"

杜婉婷向前走出了幾步,再三叮囑一番,這才放心的離開.

杜婉婷一走,柳星痕匆匆忙忙洗了個熱水澡,然後換了一身乾淨衣服,把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這才清清爽爽的出了門,去了花圃.

"這個世界中的人,所過的日子,還真是簡單,就這麼種種花,弄弄草,小日子就一天天的過去了,真沒勁……"

柳星痕哪里知道,這個世界根本就不是他所知道,所想象中的那般簡單.

他之所以會這般認為,只因杯具男的生活閱曆有限,加上有一部分受氣的經曆,並沒有傳承給他,這才直接使得穿越男柳星痕顯得目光短淺了些.

柳星痕同學不情不願的走到了杜哲山身旁,問道:"外公,哪盆花是送去給七娘的啊?"

"你七娘就喜歡你挑選的花,自己看著挑吧!呵呵……"杜哲山笑呵呵的摸了一把胡須,沒有再管柳星痕,自顧忙他的.

"七娘喜歡的是那個杯具男挑的花,不是我挑的,嘢,糟糕,記憶中怎麼沒有與七娘接觸的片段啊,甚至連七娘住哪都不知道,這讓我怎麼送啊!"

極度郁悶的柳星痕同學,隨便挑了一盆開得十分豔麗的牡丹花,邁步緩慢的向花圃門口走去.

快到門口時,他見杜婉婷走了過來,于是連忙招呼道:"喂,喂,表妹,我現在這個頭還有點暈乎乎的,擔心待會走錯了門,你陪我去一趟行嗎?"

"花圃對面的那個別院,就是七夫人的住處,你該不會連這個都忘記了吧."杜婉婷愣愣的看著柳星痕,心中充滿疑惑,之前憨厚老實的表哥,現在怎麼說話有點油腔滑調的調調啊?該不會是他被人偷襲重敲了一次腦袋後,變了性子,且得了失憶症吧?

見柳星痕笑著點頭,抱著那盆牡丹花,快步離開,且走路的姿勢與動作,都與之前有所不同之後,頓時大吃一驚,連忙沖進花圃,向她爺爺杜哲山問道:"爺爺,爺爺,您有沒有發現,表哥醒來之後,與之前有所不同啊?"

"這孩子再怎麼變,在柳家人的眼中,他只是一個無法修煉的廢材,是不可能被柳家人重視,也不可能得到柳家人的關心.你和你哥,都不是修煉天才,能有去學校學習的機會,多虧了七夫人,這份恩情,咱們可不能忘啊!"

"爺爺,您放心,七夫人的好,咱是不會忘記的.等將來我和哥實力提升之後,就去魔獸叢林曆練,打些魔核,換點金幣,替七夫人買份禮物,……"

"好孩子,好孩子,嗨……"杜哲山輕歎一口氣,笑著拍拍杜婉婷的肩膀,說道:"記住,在學校里,盡量避免與都城中有權有勢的紈绔子弟接觸,以免給柳家帶來麻煩,知道嗎?"

"爺爺,您不知道,在學校里,其他世家的紈绔子弟,知道我和哥是柳家旁親,沒有招惹我們.倒是柳家的二公子和五公子,經常找我們的麻煩,在我們面前說些侮辱人的話."

"他們是柳家的未來,我們不能得罪,只有忍耐啊!"杜哲山說完這句,眼神中閃過一絲無奈的光芒,腦海中浮現出了他女兒杜怡芬因為憤怒與無助,撒手人寰時的情形,眼淚頓時如泉湧般奪眶而出,順著面頰不斷往下滾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