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咱也玩穿越
第一章咱也玩穿越

"親愛的,我是愛你的,你的一切讓我著迷,我要用心的,努力追求你,哪怕碰得……呼呼……"

柳星痕同學,高聲唱著自編的歌曲,哪知歌曲只唱了一半,他就在酒精的催眠下,進入了夢鄉,……

夢中的景象,亦真亦幻,虛實難辨.

身在夢中的柳星痕,掃視了一眼四周,不由驚歎起來,"噢,賣糕嘀,這里竟然是王母的蟠桃園,爽啊,有蟠桃可吃了,待老子吃了蟠桃成仙後,那個啥妞,老子一腳踹一邊,然後摟著校花去開房,氣死她,哈哈……"

看著滿園熟透了的各類仙桃,柳星痕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在電視畫面上見到的孫猴子偷吃蟠桃的一幕,心知吃了蟠桃,就能脫去凡胎,長生不死,頓時饞得他口水"吧嗒叭嗒"直往外流,……

再四下探了一眼,見沒有人看管,柳星痕這才大大方方的走到了一棵桃樹邊,把吃奶的力量都拿了出來,好不容易,爬上了桃樹,探手摘了一個熟透了的桃子,啃食起來,……

手中的桃子吃了一半,忽地聽到前方有女子的細語聲傳來,唯恐被人發現,竊桃賊柳星痕打算扔掉手中的桃子,心覺這可是仙桃,凡間難得有,扔了實在太可惜,于是,順手塞進了衣兜,雙手緊緊抱著樹干,躲在了繁枝中,連大氣都不敢出.

人語聲越來越近,一縷縷淡淡的幽香,從遠處飄來.

聞著令人心神振奮的幽香,柳星痕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哇塞,這天宮里的仙子,果然不同凡響,人未見,光這身上飄來的香氣,就讓人熱血沸騰了,等見著了人,那還不把人給迷惑得找不著北了,仙子,要是有幸與仙子們xing福一回,那一定很爽,……"

柳星痕YD的笑著,鼻血直往外流,但他卻沒有察覺,目光緊緊的盯著了傳來人語聲的方向.

很快,十多個手提花籃的小仙子,進入了他的視線.

眼見小仙子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迷人,柳星痕一時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有了沖上去與那仙子們打招呼,混個臉熟,然後趁機找點理由擁抱擁抱她們的沖動,……

興奮至極的柳星痕,松開了抱著樹干的雙手.

下一刻,他只感覺到身子失去了重心,"吧唧"一聲,從樹上摔了下來,……

被摔得七葷八素的柳星痕,爬起身來,像醉酒了的那般,踩著醉步,笑嘻嘻的向正瞧向了他的仙子們招呼道,"嗨,各位仙女,你們是來摘桃的吧?本公子身手敏捷,爬樹的本事,那可是一流,如果有需要,咳,咳……"

哪知,柳星痕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覺得喉嚨有點癢,忍禁不住低頭咳嗽了幾聲,待他再次抬頭向仙子們看去時,見到那出現在了他面前的,不是原來美麗動人的小仙子,而是一個個張牙舞爪,面目比牛魔王還丑陋的妖精.

"噢,賣糕嘀,仙子變妖精了,這是怎麼回事啊!"柳星痕當下意識到了不妙,抬手抹掉了額頭上的冷汗,轉身拔腿就跑,……

他也不知道沖出了多遠,只覺得身邊的仙氣,越來越濃,眼前的一切,也越來越朦朧,沖出了百多步,隨後進入視線是一座四周充斥著了無數靈氣的宏偉大殿.

讀書混日子,考試找人代,不認識篆書的柳星痕,抬頭眨巴著眼睛,從那門楣上掃過,懶得理會那是啥字.話又說回來,即便是他理會,那也看不懂.邊往大殿靠近,柳星痕邊心想,這里既然是天宮,宏偉的仙宮大殿里,應該有寶.

想到有寶,柳星痕同學把剛才遇險,錯把妖精當仙女的事情,拋到了九霄云外,躡手躡腳向大殿門口走去,身子在動,心里卻是直打鼓,"這麼大的仙宮,竟然沒有人看守,奇怪,奇怪啊!宮殿里面,一定有天兵在把手,假如被抓了,定會被那些沒心沒肺,沒有人情味的家伙扒掉一層皮.不管了,尋寶重要,死活也要賭一把,有了寶物,回到學校,那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多牛逼啊,嘿嘿……"

進了大殿,發現里面根本沒有天兵,而且整個大殿里,除了有一個高一米的大銅鼎之外,再無他物,柳星痕心下大汗,"靠,仙宮里竟然沒有寶,害老子白白辛苦一趟."

就在柳星痕同學打算轉身離去時,他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回頭一看,見到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上老君三人,邊談笑著,邊往大殿走來.

見到這些,柳星痕同學慌了手腳,眼珠子險些驚得掉到了地上,轉身沖到了大銅鼎邊上,探頭往里面看了一眼,見里面空空的,覺得正好能藏人.

沒有猶豫,柳星痕同學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勁,"噌"的一下子,爬上了銅鼎,跳進了銅鼎之中,……

柳星痕的雙腳,一觸銅鼎的底,銅鼎的底部,頓時噴出了熊熊烈火,……

就這樣,在那熊熊烈火的焚燒下,承受著了巨大痛苦的柳星痕同學,只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意識,在逐漸的減弱,減弱,……

……

漸漸的,柳星痕的生命意識在複蘇,一縷縷不曾有過的記憶片段,飛速湧進了他的腦海,……

緩緩的,柳星痕同學睜開了眼睛.

在他睜開眼睛的刹那,見到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的是一張顯得無比焦急的臉.

確切的說,這是一張還帶有些許稚嫩的大蘿莉的臉.

這個大蘿莉見柳星痕醒來,焦急的容顏,頓時消失,隨後見她向門外喊道,"爺爺,哥哥,表哥醒了,表哥醒了."

大蘿莉喊完,一老一少兩人,從門外進了來.

在大蘿莉喊人的那會,柳星痕的腦子里,雖然是亂糟糟的一片,但當他瞧見了眼前的一切之後,心中已然明白,自己穿越了,心中頓時感到無比的郁悶,"明明記得當天只是與那牽著了我夢中情人的手的混蛋干了一架,後來多喝了一點酒,隨後就是進入了夢幻中,咋的就穿越了呢,……"

"好外孫,你終于醒了,這一次,你可把我這把老骨頭嚇得不輕啊!"老人流著淚,面帶笑容,看著柳星痕,心里被興奮與驚喜填滿.

腦海中的記憶越來越清晰,思路也越來越順,柳星痕這才確切的肯定,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不是在夢中,而是真實的存在,且他也的確是從遙遠的中國,穿越到了這個名叫靈武大陸的世界中.

依據腦海中的記憶,柳星痕得知,那已經死去了的家伙,與他的名字,一模一樣,也叫柳星痕,身份是這靈武大陸炎龍帝國,三大世家柳家的十三少.

眼前的大蘿莉,是十三少的表妹杜婉婷;少年是十三少的表哥杜宇飛;而那老人,則是十三少的外公杜哲山.

柳星痕看了看眼前三人,也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這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十三少,而那個杯具男十三少已經魂歸冥府了,他擔心開口之後,露出了自己不是十三少的破綻,從而直接把他這個冒牌貨轟出門去.

整理了一下杯具男的記憶,柳星痕了解到杯具男只是柳家家主的弟弟,柳泰航的長子柳孟飛在一次醉酒之後,在他身邊伺候他的女仆杜怡芬的身上,留下的種子.

由于杜怡芬是下人的身份,柳家沒有承認杜怡芬這個兒媳婦.

身體虛弱的杜怡芬,生下了杯具男之後,沒有過多久,就撒手人寰,離開了人世.

母親是女仆,杯具男在柳家的人的眼中,那是下賤胚子,野種.

久而久之,下賤胚子和野種,也就成了柳家人口中杯具男十三少的代名字.

三歲那年,通過檢測,柳家人得知杯具男天生就是個無法修煉的廢材之後,惡言惡語,更是如潮水一般湧來.

年幼無知的杯具男,被家族徹底放棄培養之後,掛著了柳家十三少的頭銜,與柳家的家仆杜哲山一家子,生活在了一起.

十二年後,杯具男十三少陪杜哲山出門辦事,結果在路途中遭到了一幫匪徒的襲擊,十三少被擊中了頭部,……

理順了腦海中的記憶,柳星痕抬手摸了摸後腦勺,笑嘻嘻的向眼前三人說道:"外公,表哥,表妹,我沒事,你們去忙自己的吧,我現在頭腦有些不清醒,想要安靜的休息一會."

三人見十三少說話了,知道他確實沒事了,笑著點頭,離開了房間.

房門一關上,柳星痕當下坐起身來,迅速脫掉了身上的衣衫,將這幅身體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之後,當下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這幅身體沒有缺胳膊少腿,肌膚也較上輩子的老子好了很多,樣子看起來似乎也帥氣了很多,活脫脫一個靠臉蛋吃軟飯的小白臉,有了這張臉,泡妞應該不會像上輩子那般,處處碰壁了,嘿嘿……"

檢查完身體,柳星痕接著去取衣服.

這時,一枚桃核,從那衣服之中,抖落了出來.

"奇了怪了,這里怎麼會有桃核呢!"柳星痕探手去取桃核.

哪知,他的手剛觸碰到桃核,只感覺到一股股神奇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桃核中湧出,進入了柳星痕的體內,最後在他的腦海意識中彙聚,凝聚成了一個影像非常朦朧的鼎型物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