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東來 第六十八章 魔刀無敵
"蕭遙,你在不天鬼城,來這里做什麼?"姬遠心雖然心中吃驚,但是面上卻依舊不得不擺出一副毫不在意得神情來,想要讓蕭遙認為自己有持無恐,這樣才能暫時保證自己的安全,否則得話,現在自己已經由絕對得強勢包圍著,變成了被包圍者,浮云城十萬大軍,都是虎狼之師,就算稍有損失,只怕也不是自己現在得實力能夠對付,在不要說還有蕭遙虎視眈眈得在一邊,不知道心中在打著什麼打算.

"天下雖大,又有什麼地方是我蕭遙去不得的."蕭遙向著姬遠心傲然一笑,目光轉過向著皇城之上的甘露台看了過去,只見星側立在那里,目光之中沒有一絲波動,望著虛空之中,不知道心中在想著些什麼.

"星側."蕭遙忽然大聲的叫了出來.

"蕭遙……我……"星側想要說些什麼,卻被蕭遙打斷道:"星側,我聽說昨日有人說過我們十方天魔不行了?是誰?"

狂沙聽了蕭遙的話,面色一變,望著蕭遙的目光多了一絲恐懼的神色,蕭遙之名,震動天地,狂沙如何能不怕,現在聽了蕭遙的話,很明顯的,蕭遙便是沖著自己而來的,如果別人這麼說,或許狂沙還不會如此心慌,可是如今在他面前的人,是蕭遙,魔刀蕭遙……

狂沙在狂傲,也不能忘懷當年那個身影,抽持魔刀,縱橫天地的魔影,跟隨在血帝身後,崩碎混沌,一人獨上神木山,面對天外六神之一的神木也沒有絲毫懼色,一人獨刀,力壓他們四大天王的蕭遙,狂沙再狂傲,又能有什麼膽色來面對.

"是你吧?"蕭遙也不等星側回答,回過頭去,望向了狂沙,開口冷笑道:"我十方天魔縱橫洪荒的時候,你們也不過就是跟在厚土背後的可憐蟲罷了,你厚土一族之中,除卻怒岩,在無一人能夠是我蕭遙之敵."

狂沙面上雖然生氣,卻也不敢接過蕭遙的話來,只是憤恨的望著蕭遙,心中盤算著自己怎麼樣才能躲過這一劫,在回來找蕭遙報仇.

"姬遠心,你是在等你弟弟姬遠清吧?"蕭遙回過頭來,向著姬遠心冷笑了一聲說道.

"你怎麼知道?"姬遠心心中大驚,不由得向著蕭遙開口問道.

"他不會來了,念著血帝和他也曾經有過一些交情,我沒有殺他."蕭遙微微搖頭,又向著姬遠心道:"現在你可以選擇,是走還是留下來陪著狂沙一起死."蕭遙語音冷淡,絲毫也不容置疑的向著姬遠心開口說道.

"你……"姬遠心心中的防線頓時被蕭遙擊的粉碎,援軍是再也等不到了,留在這里,只有死路一條,可是他真的能夠回去麼?

姬遠心猶豫了一下,目光又望向了蕭遙,開口道:"你為什麼放過我?"

"暫時沒興趣殺你."蕭遙搖搖頭,開口道:"走不走?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姬遠心,我們可是盟友."狂沙向著姬遠心說了一句,但是很快的就閉住了自己的嘴巴,現在這是必死的局面,指望姬遠心留下來陪自己同生共死,那是癡心妄想.

"狂沙,對不起了."姬遠心心念急轉,已經做出了決定,想也不想,轉頭向著遠處飛了出去.

"來吧,狂沙,今日你能在我蕭遙刀下走過三招,我放你離去."蕭遙冷喝了一聲,手中魔刀指天,全身散出了一陣浩蕩的魔氣來.

"蕭遙,說話不要太過囂張."狂沙聽了蕭遙的話,不由得覺得心中精神一振,打敗蕭遙,只怕狂沙自問做不到,但是三招沒,狂沙還是有這個自信的,想到了這里,狂沙抬頭道:"蕭遙,說話算話."

"我蕭遙

言出必行."蕭遙長笑了一聲,長刀已然夾雜著無盡的魔氣,呼嘯著向著狂沙的頭上砍了過去.

狂沙手中長刀一指,怒喝道:"狂沙漫天."

天空之中忽然響起來一陣淒厲的風聲,無盡的狂沙自虛空之中滾滾而來,向著蕭遙淹沒了過去.

蕭遙狂笑道:"魔吞天下……"

糾纏在蕭遙身邊的無盡魔氣忽然沖天而起,在虛空之中化做了一個巨大的頭顱,張開大嘴,呼的一聲,將那漫天的狂沙吸入了口中.

蕭遙冷笑道:"受死吧……"手持魔刀,破開重重狂沙,向著狂沙直沖而去,狂沙擋了一刀,被蕭遙一刀砍的向後倒飛了出去.

蕭遙仰天狂笑道:"第一招."說話間,蕭遙手中長刀不停,向著虛空之中劃了一刀,一柄漆黑色的魔氣所凝聚的長刀沖天而起,向著狂沙直沖而去……

狂沙被蕭遙那一刀砍的胸口直欲裂開來一般,那里還有能力在接下蕭遙這一柄魔刀,不由得向著高處飛去,想要躲開這致命的一擊,卻見蕭遙整個人後而先至,已然來到了狂沙的頭頂,冷喝道:"第二招……"

說著一腳將狂沙重重的從天空之中踩了下去,電光火石之間,狂沙剛好被剛才蕭遙所打出的那擊魔刀貫穿了胸膛,鮮血四濺.

"你……"狂沙睜大了雙眼,望著蕭遙,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一口鮮血自口中狂噴了出來,周身上下都被一股濃重的黑色魔氣給包圍了起來,整個身體像是受到擠壓一般的,出一陣的脆響,似乎全身的骨骼都斷裂開了一般,再也說不出話來.

"厚土四大天王不過如此."蕭遙冷哼了一聲,伸出手來,在虛空之中一握,那團黑氣猛然收縮了起來,天空之中爆出了一團血霧,蕭遙伸手一抓,一顆閃動著金光的珠子已然到了蕭遙的手中.

"星側,吃了他."蕭遙說著,隨手將那只珠子拋到了星側的面前,星側微微一呆,伸手將那珠子接了過來,星側知道,這顆珠子,乃是狂沙全身精血所化,無論在怎麼說,狂沙也是洪荒高手,他的精血所化的珠子,吃了下去,對于修為的提升必然大有好處,如今蕭遙竟然隨手就拋給了自己.

"蕭遙,還是你自己留著吧,日後必有一番苦戰,血帝不在,血族一脈全都靠你一人獨立支撐,想來你比我更加的需要."星側搖搖頭,望著蕭遙說道.

"不必了,我蕭遙向來之靠自己,你昨日被他們偷襲受了傷,日後大戰,不論你是在浮云城還是在天鬼城,我都不希望我曾經的戰友,在別人的庇護下生存,我們有我們自己的尊嚴."蕭遙望著星側沉聲的說道.

"我明白了."星側和蕭遙認識了無盡歲月,知道蕭遙的性子,當下也不多說,將那顆珠子小心的收在了懷中.

"蕭遙……"洛子痕這時候才反映了過來,不由得踏前一步,向著蕭遙低聲的開口叫道.

"不必說了,血帝回來之前,我們天鬼城決不會對你們浮云城出手,必要的時候,我們還可以聯手,血帝歸來之後,如果還是楚凌風,我們自然便是盟友,如果不是,那我們唯有各自爭斗了……"蕭遙向著洛子痕輕聲說道.

"你說什麼?"洛子痕心中一驚,不由得失聲叫道.

"你是說,凌風他可以回來麼?"洛子痕的心猛烈地跳動了起來,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向著蕭遙開口問道,就連星側也不由得睜大了眼睛,盯著蕭遙,蕭遙乃是血帝最為信任的心腹,無論什麼事情,蕭遙必然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他既然如此說,那豈不是代表,楚凌風真的還有可能回歸

?

"這個世間的事情,又有誰能夠真的說得准呢?楚凌風不是血帝的傀儡,也不是選中的肉身,他如仙帝一般,是血帝的一部分,或許是一個整體,血帝曾經對我說過,如果有一天他回歸的時候,或許會是另外的一個人,那個時候我不明白,可是見了仙帝,我終于明白了,或學血帝也如仙帝那般,選擇了自己的傳承……"蕭遙長歎了一聲,向著洛子痕和星側開口低聲的說道.

"那麼這個機會有多大……"洛子痕只覺得自己的聲音都有些微微的顫抖了起來,向著蕭遙低聲的詢問道.

"很渺茫,但是不代表沒有,我也希望回來的那個人是楚凌風,那樣血帝就真正完成了他的蛻變,重生在天地之間,對于我們血族來說,才是一件好事."蕭遙搖搖頭,向著洛子痕和星側開口說道.

"我明白了……"洛子痕微微點頭,開口道:"我也在等著這樣的一天,那麼,我們現在算是朋友麼?"洛子痕說著,望著蕭遙笑了起來.

"蕭遙沒有朋友,我們現在僅僅是合作而已."蕭遙依舊是那副酷酷的模樣,一縱身,沖天而起,向著遠處直飛而去.

星側望著蕭遙漸漸消失在天幕的身影,忍不住輕聲道:"蕭遙,我是你的朋友麼?"握緊了手中的那顆珠子,兩行淚水順著臉龐滑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