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行天下 第十八章 浮云劍 人間帝王嵐風雨
子語滿臉通紅,起身追著楚凌風,楚凌風的身形猶如鬼魅一般的閃來閃去,總是在不經意間躲過子語凌厲的攻擊,楚凌風大笑道:"嘿嘿,夏大小姐,打起來我可真不是您的對手,不過說起逃命,你可就不如我了."話音未落,人又一溜煙的躲過子語的狂轟濫炸,得意的笑聲遠遠傳來.

"哼,天鬼城的身法獨步天下,當年你爹持之縱橫三界,到你手里,就變成保命逃跑的本事了,你可真是給你們天鬼城抹黑."子語冷笑起來,手里幻化出一道光網,大喝道:"縛神."楚凌風嚇得不輕,連忙向後退去.

一道柔和的光芒閃過,子語的縛神消失在虛空之中,楚凌風只覺得自己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連忙回頭一看,一個身形佝僂的老者正望向自己,楚凌風連忙跳開站在一邊.

老者的眼神淡淡的從楚凌風等人的臉上滑過,定格在子痕的臉上,慈祥的一笑道:"你是洛子痕?"

"正是."子痕跨前一步,說道.心中暗暗戒備,這個老者出現的無聲無息,偏偏在他出現的哪一刻,子痕就感覺到無窮的壓力.

那是一種震懾天地的王者之氣,一股世間萬物都將臣服的霸氣.

"老夫,嵐風雨."老者緩緩的說道.

子痕和子語大吃一驚,盡皆坐在了地上,滿臉的不可置信的神色.

"嵐風雨."子語喃喃道:"您是嵐王……"子語的眼中滿是疑惑,那曾經不可一世的眼神消失不見,又帶著萬分的崇敬之情.

"那個傳說中,太古時代,帶領人族開墾洪荒,斬盡妖獸,被創始之神賜予無上榮光的人族之王嵐風雨?"子痕喃喃起來.

楚凌風不明所以的看著三人,問道:"誰呀?""閉嘴."子痕和子語在面對楚凌風的時候出口出奇的一致,子語罵道:"誰讓你小時候不好好讀書."

嵐風雨微微一笑,淡然的望著子痕道:"我想你一定知道我的來意.""是的."子痕低著頭,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吾友戰無極的傳人,宿命的輪盤已經開始運轉,閃耀著七彩光華的榮耀之星埃斯卡爾已經隕落,而我也必將隕落,你既然繼承了他的力量,我只想問問你,你可後悔?"嵐風雨問道.

"自我知道一切開始,我就沒有過後悔的打算,既然始終難逃一死,不若拼死一戰."子痕笑了起來.

"好."嵐風雨笑了起來,一伸手,一把長劍出現在嵐風雨的手中,劍身閃動著浮云一般的薄霧,嵐風雨一揮手,劍落在子痕的手中,一陣白光閃過,子痕的手臂上出現了一個劍形狀的紋身.

"這把浮云,留給你了."嵐風雨笑了笑.

子語張大嘴巴,驚道:"浮云?您將浮云贈給子痕?""浮云是什麼?神器?"楚凌風見子語如此驚訝,不由得開口問道.子語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浮云是太古時代,人族全族,每人奉獻出一滴鮮血,用當年的魔皇脊柱,段造了整整一百年,劍成之日,山峰迸裂,大江改道,眾神賜福,最重要的,他代表了嵐王在人間的權柄."

楚凌風驚訝的張張嘴,愣了愣道:"哪既是說,子痕現在是全人類的王?""差不多吧"子語想了想說道.

"這柄劍或許已經不能代表我的權柄了,不過他有一個功效特別好,就是隱藏氣息,隱藏你們修神者使用神之領域的氣息,所以,小子,在他們找出你之前,好好修煉吧."嵐風雨笑了笑,消失在一片清風之中.

子痕輕輕撫摸著自己的手臂,低頭沉思不語.

嵐風雨在天空中肆意的飛翔著,有多少年沒有這樣自由自在的在空中飛翔了?一萬年,還是兩萬年?或者更久……

時間從來不是他這種擁有永恒的生命的存在去在意的東西.

"青兒,如果你還在,你一定會覺得我很傻吧?"嵐風雨笑了起來,一道銀色的光芒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我說你整天在著天上飛來飛去累不累啊."嵐風雨笑了起來.

樓蘭的眼中閃過一絲的疑惑,開口道:"嵐王,您有著無以倫比的榮光,只是我依然不得不代表父神收割您的生命."

"我知道,你叫做樓蘭吧?"嵐風雨微笑了一下,身上哪重重的王者氣質充塞天地,一時間天空中雷雨陣陣,電閃雷鳴.樓蘭點點頭,背後銀色的雙翼一展,上面浮現起陣陣七彩的神光.

"真是沒有想到,埃斯卡爾的七彩神光,竟然被賜予你了."嵐風雨搖搖頭,開口道:"來吧,讓我看看神秘的銀翼天使的力量."

話音剛落,嵐風雨人隨風起,手里閃過一陣光芒,那把不起眼的砍柴刀又出現在了嵐風雨的手中.

樓蘭冷哼一聲,一雙白嫩的小手自銀袍之中伸出,一柄淡藍色閃動著水樣波紋的長槍出現在樓蘭的手中.

樓蘭縱身躍起,天空中響起一連串的炸雷,嵐風雨巍然不動,手里的砍刀爆出一陣濃烈的血腥氣味.

天空中淅淅瀝瀝的下起小雨.

樓蘭立在虛空之中,長槍斜指,銀色長袍下,一雙赤足晶瑩剔透,宛若玉石一般,忽隱忽現.臉上露出一陣疲憊的神色.

不遠處,嵐風雨全身的衣衫破破爛爛,目中閃過陣陣精光,開口道:"你還不足以收割我的生命."

說著,嵐風雨一個轉身,飛的向著遠處逃去,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樓蘭似乎極為憤怒的喊道:"嵐風雨你枉為人王,竟然用這麼卑劣的手段消耗我的神力,又不戰而逃."

嵐風雨得意的笑聲自虛空處傳來:"誰規定人王就要站在那里讓你們殺的?我腦子又沒有毛病……"

樓蘭一跺腳,整天天空彷佛都被她的怒氣所渲染,透著一片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