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真實幻境(上)
第七十一章 真實幻境(上)



仆役的工作很辛苦,修伊覺得無聊透了.>

他越來越反感目前的況,因為他總有種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就好象內心深處有種莫名的騷動在折磨著他.

今天芬克來看他.

"我的事做好了,反正沒什麼事,就過來看看你."

"聽起來你的工作很輕松."

"我的運氣還算不錯.嘿,你聽了嗎?布倫特那個倒黴蛋,被安排進了9號區域.那里有一只可怕的劍齒獸.光是劍齒獸的頭就有一張桌子那麼大,它的牙齒又長又鋒利,哇噻,那東西真是太可怕了."

他用手比劃著那劍齒獸的腦袋,臉充滿了誇張的表.

修伊看著芬克的動作,這一幕幕的場景是如此的熟悉,可是偏偏修伊就是想不起來.

就好象已經重複了無數遍一般.

他幾乎是本能的道:"是的我聽了,我還聽布論特當場就嚇哭了."

"沒錯.他的工作就是……"

修伊跟著芬克的話道:"……每天從那只劍齒獸的牙齒磨下一些粉末來.聽那東西有著非常神奇的效果.但是那只劍齒獸恐怕不喜歡別人這樣對待它的牙齒."

他完全是和芬克同時出後面話來的.

芬克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驚疑神:"你怎麼知道我要什麼的?"

"我不知道."修伊搖了搖頭,臉一片茫然.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好象知道未來要發生什麼,但是真要讓他去想,他卻又想不起來.

修伊對這種感覺厭煩極了.

他不喜歡這樣.

凡事總該有個答案,可他卻不知道答案在哪.

也許我該嘗試著換一種方式,比如……改變些什麼?

他想.

第二天一早.

芬克又來了.

"修伊,你看這花開得多漂亮."芬克指著一朵盛開的鮮花.

修伊有一種本能的沖動,他想沖過去把芬克推開,可是就在那一刻,他突然猶豫了一下.

為什麼,為什麼所有發生的一切好象都是事先設計好的?

就象虛幻的夢一般.

不,不該這樣,也許該做些什麼改變?

修伊停下了動作.

血腥蘭動了,它狠狠地咬下了芬克的手指.

芬克捂著自己的手痛苦地在地大聲哭喊著.

修伊冷冷地望著這一切.

安得魯很快跑了過來,在看到芬克受傷的手指時,他憤怒地咆哮起來:"格萊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被血腥蘭咬了."修伊鎮定自若地回答.

"為什麼你不阻止他接近那東西?他不知道,可你該知道血腥蘭是什麼樣的存在."

"我很抱歉,大人."修伊低下了頭.

芬克努力的爬起來:"請不要責怪修伊,安德魯大人,這都怪我不好,我不該靠近我不熟悉的東西.但是我向您保證,我一定會努力做好工作.我的傷不會對我的工作有任何影響."

"那麼你還能做事嗎?"

"只是少了根手指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人."芬克笑著回答.

安德魯看了看芬克手的傷勢:"你的傷不適合再做原來的工作,正好圖館需要一名仆役幫工,你可以暫時先在那里幫著做些事."

"好的大人."

圖館?修伊的心顫了一下.

安德魯深深地望了修伊一眼:"你真讓我失望,修伊格萊爾."

你真讓我失望……修伊的心中再度悸動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

腦子有個聲音在大喊:"你瘋了!你瘋了!你做了最愚蠢的選擇!"

愚蠢的選擇?修伊不明白,但是心中的不安瘋狂的折磨著他.

他問那個聲音:"為什麼?為什麼那是個愚蠢的選擇?"

"每一個選擇都有一個答案;每一個選擇也都有一個結局.你不能逃避任何選擇!"

"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夢.如果你知道你下一刻要什麼話,要做什麼事,卻又無法改變,那麼你會瘋掉的.我只是想做一些改變而已."

"可是你的改變正在走覆亡的道路."

"什麼樣的覆亡?"修伊大聲問腦海里的那個聲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明白.我只不喜歡這種好象被人操縱的感覺.就好象有什麼人在決定我的未來一樣!"

"未來?"腦海中的聲音發出了濃濃的嘲諷:"你認為那是你的未來嗎?也許那不是未來,而是已經注定的命運."

"這世界有已經注定的命運嗎?"

"如果它曾經發生過,那就是有."

"曾經?"修伊搖了搖頭,他不明白.

"你會被送進那里的,你會死掉的."腦海里的聲音發出歎息:"瞧,只是一個的細節的改變,所有的結果都不再相同了.命運的道路出現了分岔,而你卻選擇了錯誤的那條.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你缺乏了一個必要的條件.當這個條件不複存在時,你的聰慧就變成了致命的愚蠢."

"什麼條件?我不明白."

"那正是你需要尋找的.你必須知道自己是誰,你身處何方,你在做什麼.你必須補齊你自己,如果你做不到,夢就不再是夢,而是真實."

"你什麼?我聽不明白!"修伊大聲叫.

那個聲音卻消失了.

修伊茫然地坐在地.

他想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

旭站在深淵的盡頭,周圍是無邊火焰在熊熊燃燒.

他能看到天空中橫飛的巨龍,它們正在天空中激烈的搏斗著.

死亡軍團的士兵如海潮一般沖擊著一切,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一名深淵惡魔搖晃著肥大的身軀來到他的身邊:"偉大的旭閣下,我們的軍隊正在節節敗退,巴斯蓋特的兵鋒已經直指熔岩沼澤.他本人更是親自向您發出了決斗邀請,您需要立刻做出應對."

應對?怎麼應對?

旭苦惱的搖頭,用前爪托起了下巴.

那個偉大而可怕的惡魔巴斯蓋特,他是無敵的化身.

挑戰巴斯蓋特,這太不可能了.

旭開始感歎,開始思念曾經的日子.

那個時候,他跟隨著父親在人類的世界行走,是如何快樂的一件事啊.

每天吃吃喝喝,偶爾幫父打打架,從不用憂愁擔心未來的事.

所有的一切,自然有父親為自己安排好,就算是再大的困難,他也總能幫自己渡過.

可是現在,父親不在了,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去面對.

巴斯蓋特的挑戰?天哪,就算是身為高貴而偉大的魔龍一族,他也不可能是巴斯蓋特的對手.

那個家伙可是曾經親手殺死過自己母親的家伙啊!

母親……

可憐的母親,就那樣被這個混蛋殺死了.

連父親也死在了他的手里.

他們甚至不是這個惡魔的一合之敵.

龐大的軍團現在被這個惡魔打得只剩下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兵力,還被困在了這無路可退的熔岩沼澤.

他能怎麼辦?

他該怎麼辦?

旭痛苦得想要仰天長嚎.

遠方的死亡軍團,正在一波接一波的向熔岩沼澤發起沖鋒,父親辛苦建立的軍隊正在被死亡軍團蠶食著,也許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全部完蛋.

而在更遠的地方,那個高大的象座山一樣的身影正仰天發出得意的咆哮.

他所站立之處,黑云遮天蔽日,就算是深淵熊熊之火,也擋不住這可怕魔王的黑暗氣息.

那代表著混亂,毀滅與死亡的龐大氣息.

"也許我該選擇投降,但是父親一定不喜歡那樣."旭嘟囔著.

——————————————

日子在一天天過去.

修伊的生活簡單而固定.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自己好象失去了什麼,有一些重要的事該做,卻沒能去做.

今天修伊正在13號區域工作,芬克來了.

"嘿,格萊爾."

"芬克."修伊回了一聲.

他注意到芬克手指的繃帶已經解除,一根新的手指已經長了出來.

"你的手好了?"修伊問.

芬克聳了聳肩:"魔法很神奇,安得魯大人給了我一種藥劑,它能讓失去的部分重生."

"哪部分都行?"

芬克想了想:"……也許腦袋掉了就長不回來."

"……那麼安得魯大人很看得起你了,這種藥劑應該是很貴的."

"也許,我不知道."芬克搖了搖頭:"修伊,有個問題我想問你."

"什麼?"

"在我被血腥蘭咬掉手指的手,你只是沒有來得及阻止對嗎?你不會是故意看著那一切發生的對嗎?"

修伊滯了一下,然後他點頭:"當然,我們是朋,我怎麼可能會害你?"

"是的我也是這麼想的."芬克笑道.

他看著修伊正在整理一盆花,他問:"那是什麼花,長得好恐怖."

"鬼面花,無毒的那種."修伊回答:"蘭斯洛特大人送來的,他新發現的物種,不過看起來只是失去了應有能力的鬼面花而已."

"失去了應有能力?"

"對,失去了它們應有的能力,所以鬼面花變得不再可怕,甚至不再具有研究的意義."修伊隨手將那束鬼面花從花盆里拔了出來,扔到角落中去.

"就象是人類一樣,要想被人接受,為人認可,就必須要有自己的價值,只屬于自己的價值.如果沒有了這份價值,也就沒有了存在的意義."修伊漠然道.

芬克怔怔地看著修伊:"你在什麼?我不明白."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那樣一番話,但是那一刻,修伊盯著那被他扔到角落里的鬼面花,只覺得心中有種疼痛的感覺.

他好象做錯了什麼?

可他不知道.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知的,那麼為什麼……

為什麼會出錯?

能力?失去應有的能力?難道我也失去了什麼能力嗎?

修伊駭然.

一個奇特的意念在腦海中產生:失去了某種能力的我,是否也不再具有存在的意義,也許該和這花一樣,被拔出自己生長的環境,然後……丟棄.

腦海里,一個聲音瘋狂的咆哮起來:"我的天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你拔出了它,你毀掉了它,你殺死了它!你親手毀掉了你生存最後也最重要的基礎!"

修伊怔怔地望著地的那朵鬼面花.

在失去了泥土的滋養後,它正在迅速枯萎,失去生命的光澤.

修伊冷漠地看著這一切,不發一.

三天後.

西瑟來了,帶來了一個消息:"格萊爾,安得魯大人的意思,你將被送離煉獄島,因為你的工作表現讓他很不滿意."

————————

修伊茫然地看著四周.

這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峽谷.

安德魯大人把他們帶進了這里.

為什麼明明是要送他們離島,卻最終帶他們來到這個地方?

為什麼自己明明沒有來過這里,卻對這里有著無比的熟悉感覺?

不遠處矗立著的幾根柱子,修伊仿佛看到了有人被綁在面發出了痛苦的哀號.

天啊,這該死的幻覺要折磨他到什麼時候?

一名學徒走了過來,對修伊他們:"你們等在這里,過一會皮耶大人會過來,他將為你們安排新的工作."

然後他轉身離去.

仆役們議論紛紛,全然不知道即將發生的一切.

"嘿,修伊."有個聲音在修伊耳邊縈繞.

修伊轉身向後看.

是芬克.

修伊險些要叫出聲來,他怎麼會跑到這里來?

芬克正躲在山壁間的一處陰影里,他用手指放在嘴邊,示意修伊禁聲,然後向修伊勾勾手指.

修伊跑了過來:"嘿,芬克,你怎麼會過來?"

"噓,修伊,快跟我來."芬克抓住修伊的手向谷外跑去.

"芬克,你到底在做什麼?"修伊不明白:"你想把我帶到哪里去?你這樣做會被安得魯大人懲罰的."

"老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這幾天我的腦子里總是有個聲音在叫喊,他讓我必須帶你離開."

修伊停下了腳步,怔怔地望著芬克.

他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你什麼?"

芬克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轉回頭看著修伊,雙眼中現出奇特的神光:"你還不明白嗎?修伊格萊爾,我不是芬克,我是你,真正的,另一個你!那個你所需要補全的修伊格萊爾.當然,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宮浩."

轟!

修伊的腦子仿佛被什麼東西轟炸了一下,無數奇特的畫面在那一刻如潮水般湧入腦中.

本首發.

您的留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