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團隊初建
第七十二章 團隊初建



如果有人問羅約城里目前名聲最響的是哪個人.{,}

哪怕每一個人都會回答是修伊格萊爾.

如果有人問,排在第二位的是誰,人們會回答,那同樣是一個少年,西瑟達達尼爾.

有所不同的是,前者代表悲劇,後者代表喜劇.

家族少爺西瑟達達尼爾如今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不僅僅是羅約城材料交易大會,達達尼爾家族創造最大交易記錄,同時也因為他追求那位美麗寡婦克麗絲汀時的瘋狂大手筆.

而最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還成功了.

西瑟達達尼爾成功摘下了這朵號稱帝國最難摘的豔麗玫瑰.

在那個風雨飄搖,舉國震驚,斯巴克監獄覆滅之災的夜晚,西瑟達達尼爾少爺堂而皇之的進入了克麗絲汀在羅約城外的一所鄉村別墅,並在那里一直逗留到第二天清晨才回歸酒店.

事實上在那之後不久,這位少爺就完全陶醉在了溫柔鄉中.

他干脆徹底搬到了克麗絲汀的別墅里,和美麗寡婦過起了雙宿雙飛的日子.

對此,每一但談到這件事,人們就紛紛表示出嫉妒,羨慕等種種感.

沒有人知道,這些日子里,克麗絲汀過得如坐針氈.

已經好幾天了,除非是有人上門拜訪,克麗絲汀用水晶球通知修伊後他才會匆忙回來一下,然後應付幾句後又迅速離去.

他看起來非常忙碌,有一次克麗絲汀看到修伊出現在傳送陣前時,甚至發現他滿手都是血腥,臉上還充滿了疲憊之色.

這把這位寡婦給嚇壞了.

現在她與修伊休戚與共,修伊要是倒黴,她也好不了.

還好修伊安慰她,這些日子他忙于一個非常艱難的煉金術創造,並沒有任何危險,她才松了一口氣.

這也使她意識到,自己正在越來越關心修伊.

這讓她感覺很不是滋味.

然而這樣的日子,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呢?克麗絲汀悠悠想到.

修伊的確很忙碌.

這些日子他幾乎要為這些囚犯的處理安置工作忙到瘋掉.

數以近萬計的囚犯接收過來,不是一件事.

首先就是安全問題.

這些囚犯有很多當初是被迫跟隨,內心深處對修伊的敬畏依然有限,長期的監禁生活使他們毫無組織紀律概念,由于是被迫加入,對修伊的團隊同樣卻缺乏歸屬感.在這種況下,要想保證不出亂子,就不能心慈手軟.

如果想讓一個人忠心你,就必須讓他先敬畏你.

這是任何世界,任何領人物都必須懂得並掌握的至理.

所以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修伊將自己的基地設置了在聖隱谷.

聖隱谷就是自從把冬青林秘密區域賣給修伊之後,野狼團重新為自己尋找的躲藏之所.

和上次要用重金買下冬青林不同,這一次修伊一個子也沒花,就把山谷毫不客氣地征用做自己的秘密基地了.

隨著和修伊一起行動的次數增加,相處時日的增長,野狼團與修伊的利益也漸漸變得休戚相關,盡管名義上野狼團依然是以巴克勒為主腦,但在無形中卻漸漸成了修伊的可用力量.

聖隱谷是一個葫蘆口的存在,三面高山,無路可去,只有正東方有路口可通.

數以近萬計的囚犯就被安排在這里.

正如修伊所料想的那樣,被修伊半哄騙半誘拐而來的這批手下,對未來還是一片茫然.他們並不真正了解自己的主人,因此其中並不乏一些囚犯試圖先暫時進入修伊的陣營,然後找機會逃跑.

一些人開始偷偷摸摸地向谷外潛走.

不過很快,尸體就被傀儡武士送了回來.

修伊格萊爾的風格素來是,投入多少就要回報對少,斯巴克監獄他不僅接收活人,同樣也接收魔偶,並將他們迅速利用.

那些傀儡武士如今成了這座山谷的第一道防線,而在它們的身後,還有數不清的機關陷阱密布,對煉金師來,這簡直太簡單了.

那架從監獄中得來的魔能炮被架在聖隱谷的谷口,由野狼團最忠心的死士和熾焰鳥把守,旭則躺在一處人人可見的山巔,現出本體,用它龐大的龍威震懾一切.

解決了這一切,才算暫時將安全問題解決.

其此要解決的就是吃飯,洗澡,穿衣這樣的瑣事.不要看這些瑣事,任何瑣事一旦放大到萬倍,都是一件工程巨大的大事.

經過慎密的思考分析後,修伊等人認為,囚犯們已經習慣了被呼來喝去嚴厲斥責的生活,但是骨子里卻有著罪犯們特有的劣根性,真要對他們太好,反而容易出麻煩.

目前資源有限,不可能全面滿足這些囚犯,所以衣服可以暫且不換,洗澡先用山泉,雖是新春初涼的季節,不過囚犯們底子大都還不錯,也能抗得住凍.

惟有吃飯是個大問題,必須解決.好在修伊現在有兩枚空間戒指,其中一枚就交給巴克勒親自利用傳送法陣運輸食物,但也只是暫時維持.

做好這些事後,修伊特別把霍丁找了來,由他負責統籌安排.團隊既然要建立,就必須有明確的目標和發展方向.是反對帝國,但是公然打著造反的旗號總是不妥,那就需要有新的身份,此外團隊要有足夠的能力自給自足,不能總是靠當家人自掏腰包來養著,那麼用何種方式來維持?劫掠?上萬人的盜賊團意味著光靠過路的商旅根本不可能養活,那麼該怎麼做?難道進攻城市?要如何才能安全又有效地將這股力量使用起來,卻不反害己身?這些都需要進行細致的分析與籌劃.

當初修伊在制訂劫獄計劃的時候,不是沒考慮過這些,但是時間精力有限,實在無暇顧及,現在事到臨頭,就必須快速解決了.

好在這也不是修伊一個人的事,還有霍丁巴克勒等人為他分憂.

——

聖隱谷的最深處,有一片山洞區,洞與洞相連,就象是一個巨大的山中迷宮,足以容納上萬人居住.

在山洞區的最上方,有一個特別隱蔽的洞,外面被巨石阻擋,洞口還布置有強力的陷阱.

此刻,修伊和巴克勒,莉莉絲,伊格爾以及六大天王就在聖隱谷中那個最隱秘的山洞里商議.

首先就是人員安置問題.

"我希望把他們並入野狼團的麾下."布萊恩巴克勒:"野狼團在比利亞斯山區雖然稱不上是最強大的盜匪組織,但是畢竟也有一定的名望.大家都是帝國不容的人,讓他們加入我野狼盜賊團,也算是一份正式的承認.而且野狼團有現成的管理模式,正適合他們."

"我可不那麼看."火焰云豹克里奧立刻反對:"巴克勒團長,我敬重你是一個人物,不過我要提醒你,你的野狼團真正可以使用的人,只有幾百個人.而這個山谷里的囚犯,可有成千上萬.雖然大家都是帝國不容的人,但是盜匪畢竟不是囚犯,這中間還是有些差異的."

"那麼你的意思是……"巴克勒反問.

"我們自組一個團隊,由修伊領導."克里奧迅速回答.

修伊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表面上看起來,這是一個不錯的提議,但是事實上,這卻是在將自己與巴克勒對立起來.

人們對權力的追求,總是永無止境,領導的人多了,內部的勾心斗角,必然會無可抑止的出現.

在以前,修伊都是單人匹馬作戰,那個時候,他需要考慮的只是怎樣利用對方的矛盾.到後來,他和野狼團形成了合作關系,彼此有共同的利益與目標,暫時可以相安無事.

但是現在,這一大批囚犯的加入,其實是在無形中從天而降了一大塊蛋糕.

如果有人不眼,那是不可能的.

盡管大家都承認修伊是大家的主人,但是畢竟修伊不可能掌管所有的一切,他總要用人.

分級式管理是在任何社會形態下都適用的.

那麼如何用呢?

巴克勒希望囚犯們進入野狼團,那麼他就是名正順的除修伊外的最高領導.

克里奧反對,要獨自組團,只怕同樣也是出于這個野心.一旦獨自組團,憑借強大的人數優勢,野狼團根本不可能和新團隊對抗.

新的龐大勢力的加入,嚴重威脅了原本的合作基礎,如果不能協調統一好內部問題,帶來的後患必定無窮.

這對修伊的領導能力,無疑是一個重大考驗.

他注意到在這種況下,那位六大天王之首的狂虎克里斯平博蘭,出乎意料的並沒有發表任何話.他的獨目賁張,冷冷的看著自己.

很顯然,這是他在期待自己的反應,也想看一下修伊是否是一個合格而稱職的領.

無論怎樣強大的人物,都需要用時間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不僅僅是陰謀詭計的布置,同樣也需要對各種問題的解決.博蘭已經知道了修伊在陰謀與行動上的能力,而現在他想看到的是修伊在組織與策劃上的能力.就團隊而,後者能力顯然比前者更重要.

當然,這對修伊本身而也就成了一個重大考驗.

巴克勒的想法不能不顧及,畢竟已經有了一定時間的合作基礎,彼此的信任與交已經建立.

克里奧的提議,也不能不慎重對待,畢竟他的不無道理,對于剛加入的新人,領導者需要一定程度的安撫.

在新人與舊人之間,如何處理好這中間的平衡關系,毫無疑問是個極大的難點.

修伊這一刻的大腦飛速轉動著.

想了一會,修伊用緩慢的語速:"克里奧得沒有錯,雖然大家都是帝國不容的人,但是囚犯和盜匪,畢竟還是有很多差異存在.相比起來,囚犯的成分更複雜,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有些人或許平時是良民,只是無意中犯了罪而入獄,有些人卻是和我們一樣的暴徒.如果把他們統一對待,一定會出問題."

修伊的話,令巴克勒有些黯然,旁邊的六大天王卻心中略喜.

做領不是和稀泥,當下面出現問題時,首先要考慮的不是安撫,而是如何解決問題.不管下面的人怎麼打算,領導者都必須有自己的考量.修伊在第一時間意識到這一問題,所以首先就否決了讓囚犯們加入野狼團的想法.

那不符合實際需要.

不過對于克里奧的提議,同樣不可縱容.

所以修伊繼續:"但是把他們簡單的組合在一起,我看也不一定是好事.理由和剛才的一樣,他們的成分太複雜,需要加以區分.而且多達近萬名盜匪……哼哼,狼太多了,把羊都吃光了,後面的日子怎麼過?全做盜匪也不是辦法.所以我看,既然要建立新的團隊,不如就干脆設立一個總團隊,然後下設各級分隊,再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性質進行劃分,有不同的任務與工作."

這話一出,六大天王的臉色都有些難看起來.

既然兩邊都討不了好,就干脆兩邊都打一下板子,讓他們明白跟自己玩花樣,是沒什麼好處的.既然不能把囚犯們並入野狼團,就干脆把野狼團加入新團隊,至于最高領導是誰,除了修伊顯然無人適合.

修伊的年紀雖輕,展現出來的領導手腕與魄力卻已經從這方面顯現出來.

囚犯們的心思太詭譎,要管好這樣一批人,所花費的心力無疑要大于管理普通人,但是同樣的,這樣的人如果用好了,比起一般的士兵絕對要強上太多.

決定了團隊建設方式後,更多的問題隨之出現.

團隊的領自然是修伊,這個問題不需要討論,但是團隊組建後制訂怎樣的制度,具體如何組建,這些都是大事.

巴克勒:"團隊章程方面,我看也簡單,就沿用野狼團的制度,平時由各分隊長負責處理大事,遇到大事,就大家商議著辦.遇到決定不下的,首領負責."

克里奧冷哼:"商議著辦?巴克勒團長,新團隊可不是幾百個人的隊伍,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商議著辦的.我看還是把規矩定細一些的比較好.比如,成立一個決策會議,投票決定,你們覺得怎麼樣?"

他這話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微微變了一下.

這擺明了是不希望修伊擁有太多權力.

制度這種東西,訂得越細,執行得越嚴密,對領的束縛性也就越大.

而這其中,最關鍵的部分,其實就是決策權.所有的規章制度,其核心都在于決策權上,誰擁有決策權,誰就是話事者.

如果按照克里奧的法,那麼六天王肯定是有資格入選決策會議的,而修伊這邊,加上巴克勒,莉莉絲,伊格爾和霍丁也只有五個人.十一個人組成的決策會,等于由六天王把持.

這就是人數優勢.

令修伊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克里奧這樣上來就氣勢洶洶地要展現出一副奪權的姿態?

這頭火焰云豹看起來象是六大天王的代人,當他話時,其他人都閉口不,但是修伊還是注意到,克里斯平博蘭的右手,一直在有意無意地敲打地面,發出奇特的有節奏的韻律聲.

修伊很想知道博蘭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他真的對權力這麼感興趣?

不,這不對.

修伊深深地望了博蘭一眼.

他有一種感覺,博蘭已經不是單純的在考驗自己,而是有意在給自己出難題.

看起來,他有什麼想法.

哼,修伊微微冷笑了一下.

他現在幾乎可以肯定,博蘭是心有打算,故意為難.

作為下屬,故意為難首領,以方便提出要求,以退為進,這是一種常見的手法.

尤其是雙方剛展開合作,正處于磨合期,在這個時候,彼此都在試探對方的底線,以確定日後的相處之道.

不過修伊可不打算給對方這個機會.

他要讓博蘭知道,他要想對自己提要求,只能是以懇求而非威脅的方式.

必須讓他明白,首領的威嚴不是商討出來的,否則年僅十六歲的修伊會被所有的狂徒看扁.

想了想,他:"團隊建立後,具體章程將由我和霍丁聯合起草,同時可以考慮克里奧的意見,成立一個委員會機構,由我和各分團正副團長及霍丁擔任.在面臨重大決議時,可以投票決定,團長擁有否決權.具體細節,我們將在後面仔細探討."

先不在細枝末節上和對方做爭辯,修伊淡淡的做出了決定,先同意對方的提議,成立委員會機構,然後又將否決權抓到自己手中,這樣就形成了對峙的狀態.雖然不能一下子掌握最高權力,但至少是相互制衡的,對于這種況,六天王也不好多什麼.

不過修伊的另一句話就充滿了意味.

博蘭的敲擊聲急促了幾下.

克里奧問:"分隊打算怎麼分?"

修伊反問:"你覺得怎麼分比較好?"

"按區劃分."克里奧立刻:"懲戒區和極度危險區為一隊,重犯區一隊,普通區一隊."

"我看這樣未必好."修伊立刻:"斯巴克監獄的管理模式未必適合新團隊.對于監獄來,危險分子的確立不在于武力的高低,而在于性格的危險.即使是普通區,也同樣有著強大的高手.把他們按區劃分,不適合.恰恰相反,把懲戒區和危險區的人組成一團,讓一大群危險分子擠在一起,我想那樣的隊伍,恐怕沒什麼人能管得了.還是讓他們分開些比較好.畢竟這里沒有魔法囚籠,我不可能用那樣的方式去管理手下."

這段話得克里奧啞口無.

修伊看到自己打擊了克里奧的囂張氣焰,這才繼續:"囚犯們最大的問題是缺乏組織紀律性,所以最好先讓他們同類相處.我已經讓霍丁去統計人數.先把他們的人數查清,再把他們犯過的事劃分一下,確定他們的戰斗力高低和犯罪性質,然後再看看他們各自有什麼特長.我們需要有戰斗力的團隊,同樣也需要有後勤補充能力的團隊.依我看,先把野狼團作為一個獨立團隊存在,另外再按戰斗,後勤補充,信息搜集,基地留守等方面進行組建."

"誰來管理分團?"克里奧繼續問修伊.

"巴克勒繼續管理野狼團團長,主要任務是配合我的達達尼爾家族進入上層,基地留守由伊格爾負責,從囚犯里找一批法師和有建築設計才能的人歸他管轄.戰斗部隊交給你們六天王,信息搜集從囚犯里尋找人才,我相信總有人適合,也算是給他們出頭的機會,至于後勤補充嘛……"

修伊低頭思考了一會:"這次跑出來的人中還有不少是女囚犯,讓她們長期和那些家伙在一起,早晚會出事.把她們分開,作為後勤補充的主要組成部分,莉莉絲跟我學過煉金術,交給她負責比較好."

修伊的回答,令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可以這樣的做法,最大程度上滿足了大家的需要,同時又把他們各自的特長都發揮了出來.野狼團有自己的任務,這方面囚犯們插不上手,所以也不眼.基地留守,修伊只可能用自己最信任的人,六天王要是搶著喊守基地,只怕下一刻修伊就會翻臉動手.再加上莉莉絲主導後勤補充,從表面上看,修伊的做法中規中矩,但是按照他的劃分方式,來自刺槐鎮的強盜們竟然一下子占據了大部分的人力資源.而囚犯們自領的戰斗部隊中,六天王只領戰斗團隊,剩下一個團隊從其余囚犯中挑選,這顯然也是在有意削弱六天王的威信,同時提高修伊自身的威望.

修伊要用他們來管理囚犯,但最終在新團隊的建設過程中,他們竟只能擁有一支隊伍的指揮權,這顯然令人難以接受.偏偏修伊的話聽起來還很有道理,他們竟然連反駁的余地都沒有.

當然,為了照顧六天王緒,修伊交給他們的戰斗團隊,畢竟將會是規模最大,戰斗力最強的隊伍,按修伊的意思,人數將達到五千人左右,配備最好的武器裝備,但是六天王依然怎麼想都不是滋味.

按照前面修伊所,委員會將由各分隊正副隊長承擔,六天王只管理其中一個戰斗團隊.軍事力量極大,政治權力卻被迅速壓縮成了五分之一.

換句話,就算委員會成立了,六天王的投票依然起不到決定性作用,更別修伊還有否決權.

軍事服從政治,這是永恒不變的真理.修伊輕而易舉的把他們壓縮在了為自己服務卻翻不出花樣的那個圈子里.

修伊的這一手玩得相當漂亮,除博蘭面露詫異外,其他五個人都面面相覷.

這幾位天王個個都是戰斗殺人的好手,對政治卻所知有限,修伊在分團的問題上一開始就玩了花樣,專門按照有利于自己計劃的制訂決策,六天王想了半天才回過味來,終于意識到眼前的伙子,在這種政治人心之道上,竟然也有出人意料的一事.

原本按照博蘭的估計,修伊如果想展示自己的領導能力,勢必不可能采用強硬手段.而他不采用強硬手段,就必定過不了這一關,最終要和自己商量談判.但沒想到修伊的政治智慧相當成熟,極輕松的就把博蘭制造的難題瓦解掉.博蘭本身對這方面的能力有限,現在其余天王啞巴吃黃連,卻有苦不出.

想了想,博蘭還想要敲擊,卻發現修伊正微笑盯著自己的右手,眼神中已露出凜冽的殺機.

心中一顫,那只右手終于沒能再敲下去.

"這樣……有些不太合適吧?"克里奧猶豫著問,沒有了博蘭的提點,他只能自己隨口:"都是野狼團的人負責,下面恐怕有人不願意."

"我看很合適.在建設團隊方面,野狼團比你們更有經驗.我要提醒你們一句,巴克勒雖然只是海洋武士,但他同時也是比利亞斯山區的主人之一.山區不是監獄,你們以前對付犯人的方式,在這里不管用.當然,你們的經驗,我們會學習,但是要想建立起一支有成效的部隊,就必須有嚴格的管理和完善的制度.在監獄里,你們的拳頭就是制度,在這里不行.所以,伊格爾和莉莉絲他們一定能勝任."在這個問題上,修伊絕不退縮.

不僅野狼團要負責管理起團隊大部分人,就連六天王管理的團隊,在組建之初,也要多聽巴克勒他們的意見.

管理團隊靠的不是拳頭,是經驗與頭腦,修伊有頭腦,巴克勒有經驗,六大天王只有拳頭和悍不畏死的品質,除非他們想立刻翻臉,否則最好還是聽修伊的安排.

為了加重這一點,修伊冷冷道:"別忘了,目前所有人的吃飯問題,都需要野狼團來解決."

這話的含義不自明,目前這種況下,只有野狼團能暫時為所有人解決飲食問題.如果野狼團的首領巴克勒不能指揮至少半數人,那麼野狼團憑什麼無償提供食物給對方?

巴克勒要走近一半人,所有的後勤支援則一力全擔.

有所付出,有所回報,很顯然在目前這種況下,六大天王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他們很驚訝的發現眼前的金發少年,思維談吐絲毫沒有孩子氣,恰恰相反,卻頗具成人品質時,也不得不承認,艱苦的歲月使人早熟,煉獄島磨練出了一個可怕的少年.

他們當然不會想象到,修伊的思維習慣,是建立在一個二十多歲的成年人身上,並且再加上了四年的磨練成就的這一切.

眼看著大家都沒了意見,巴克勒等人的心也得到了安撫,修伊這才繼續:"監獄里的囚犯向來有自己的組織,各牢獄都有牢頭,即使出了牢獄,考慮到長年養成的習慣性聽從指令,一些牢頭還是很有權威性的.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但不可以縱容這種現象,所以中基層的人員,就從這些牢頭中挑選,但是必須打亂他們舊有的組織,然後重新發掘可用的人.這件事,我會安排霍丁去做,他雖然不懂武力,但在這方面絕對是最適合的人選."

無形之中,修伊再度把霍丁的權力也大幅度提升.

那個時候,博蘭突然開口了:"後勤支援方面,緹娜也可以做得很好.為什麼不由她來負責管理?"

修伊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果然,六大天王同時鼓噪.

"我看也是,讓緹娜負責比較合適."

"莉莉絲熟悉叢林,有團隊管理經驗,我看她更合適."巴克勒力挺莉莉絲.

兩個女人在這刻同時瞪起了眼看向對方,彼此眼中同時冒起了不服氣的火花.

會議最忌爭論,爭論一起,神仙難挽.

修伊斷然開口:"莉莉絲正團長,緹娜副團長.我不是在偏向莉莉絲,莉莉絲是武士,遠近戰都適合,指揮作戰上有便利,又有管理經驗,還跟我學過煉金術,負責這方面最合適,緹娜是黑暗法師,在女囚中有威信,最適合做助手."

一般來,魔法師很少有擔當團隊首腦,這主要是因為魔法師太過脆弱,不利近戰.一旦成為團隊首腦,魔法師強大的攻擊能力總是讓對手懼怕,很容易成為優先攻擊目標.一旦戰死,對整個團隊都有極大士氣影響.而且在近身作戰里,身先士卒的團長的確很容易鼓舞士氣,由于沖鋒在第一線,又有很大的臨場指揮便利.

後勤支援雖然不是戰斗隊伍,但同樣不能完全避免作戰,也需要有人負責保護.

身為首領,武士顯然比法師更容易帶動大家.

至少有下人不聽話時,一巴掌打上去所建立的威嚴其實遠比吟唱一個魔法要來得有效果得多.

所以修伊的安排,並不是沒有道理.

緹娜立刻開口:"我也是武士."

"但還不夠."莉莉絲冷笑.

"想打一場嗎?"緹娜反唇相譏.

"來就來."莉莉絲站了起來.

"夠了!"修伊突然怒喝.

這個金發少年在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彬彬有禮的斯文模樣,哪怕是出手殺人時,絕大多數時候也能保持風度與氣質,但是這刻,他卻開始真正展現出他的憤怒.

團隊領與行政官僚不同,前者不僅需要氣度,同樣更要有威嚴.

這蘊含著魔法能量的一聲低吼,在兩個女人的耳邊同時炸響,震得她們心神一顫,狠狠瞪了對方一眼,才不甘願的做了下去.

"團隊暫時按照這種況分,我已經讓霍丁起草制度.接下來,是未來發展方向的問題.你們有什麼看法?"

對于六天王的不合作,修伊心中非常不滿,所以他表面上問大家意見,卻接下來就自己:"不可能靠打劫過一輩子,所以最終還是要走出大山.聖隱谷只適合隱藏躲避,不適合發展壯大.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地方,一個帝國的勢力夠不到,又能讓我們自給自足,退可以守,進可以攻的地方."

"有這樣的地方嗎?"六天王同時冷笑.

大陸勢力早有劃分,除了沙漠,海洋,天空,這類人類足跡罕至的地方,天下再沒有哪一寸土地能夠是淨土.修伊要想擁有真正的屬于自己的土地,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偏偏修伊意味深長的了一句:"我就有這樣的地方."

"哪里?"大家一起問.

"煉獄島."修伊悠然自得的回答.

本書整理發布.

您的留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