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斯巴克監獄(下)
第五十五章 斯巴克監獄(下)



當一線陽光透過鐵欄杆的縫隙落進黑牢內時,牢里卷曲著的那個身軀就象條大毛毛蟲,逐漸伸展開來.(lXWxw)

他動了幾下,向著那陽光落處爬去.

直到陽光曬在臉上,才發出心滿意足的呻吟.

借著那一點微弱的陽光,可以看到的是一張血肉模糊的臉.

這張臉是如此的可怕,以至于每一個初見他的人都要嚇得後退數步.

他的整張臉皮,被人活生生地撕了下來,鼻子被人割掉,只留下兩個的黑洞,微微開合,表示出呼吸的跡象.犯人的右眼窩處只留下了一個深深的黑洞,左眼布滿了血絲,對這柔和的陽光顯示出極度的不適應,卻又舍不得離開.

這里是斯巴克極度危險區的黑牢.而黑牢,又是危險區的重中之重.

每一個被關進這里的犯人,都可是世界上最凶殘最狠毒也最可怕的犯人.

修伊此刻就站在黑牢外,借著那一線陽光,他隱約看到那名囚犯的身體是殘缺的.

他的左臂從肘部以下齊根斷去,兩條腿全部被砍斷,只留下了一只完好的右手.

"他就是克里斯平·博蘭?"修伊有些難以相信.

他的形象完全與自己從資料上得到的樣子嚴重不符.

修伊甚至懷疑,如果這個家伙被放在普通區,自己會不會就此把他錯過.

"是的,達達尼爾少爺."衛兵很嚴肅地回答:"克里斯平·博蘭,斯巴克監獄最危險的犯人之一.請不要看他,如果不是馬利特**師曾經有過吩咐,就算是砍斷他所有的手臂和腿,敲掉他全部的牙齒,他也依然是最危險的犯人.只要他願意,他可以在任何時候對您造成傷害,甚至直接威脅到您的生命."

"有這麼可怕?"

"十年來死在他手里的獄卒已經不少于六人,重傷在他手里的獄卒更是多達十二人.十年來他先後進行過三次越獄,第一次我們砍斷了他的一條腿,結果他用剩下的那條腿繼續越獄.第二次我們砍斷了他的另一條腿,他就用手爬著越獄.第三次我們砍掉了他的一只手,他就用另一只手挾持了我們的典獄長試圖越獄.那次他成功了,但很快又被我們抓了回來.那之後我們挖掉了他的一只眼睛.在那之後不久,他又用牙齒咬死了我們的一名同事.這個家伙簡直就是一台亡命的傀儡,絲毫不知道什麼叫痛苦,毫不畏懼死亡.他從不放過任何的,可以攻擊我們的機會.就在三天前,他咬掉了我們一個兄弟的命根子."

"聽起來很有趣."修伊吃吃笑了起來.

一個已經殘廢到沒法再廢的廢物,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威脅,這個人或許是修伊自來到這個世界以來,見到過的最強悍堅忍的家伙了.

"有趣?"衛兵笑道:"我必須承認,達達尼爾少爺,您到是我見過的最有勇氣的貴族.曾經有很多貴族對這個克里斯平·博蘭充滿好奇,他們進來看他,但又很快被他嚇得渾身發抖.有趣……這是我第一次從貴族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評價."

"的確有趣."修伊道:"你們就不怕把他折磨死?"

"放心吧,達達尼爾少爺,他死不了.曾經我們也很擔心這個家伙會被我們折磨死,那樣我們就無法對馬利特大人交代了.可這個家伙的生命力堅韌的就象草地里的雜草,無論你怎樣對付他,他總能挺過去,活下來.我們一次次加重對他的刑罰,結果他還是活得好好的,並從不放棄對我們的反抗."

"能把他放出來看看嗎?"修伊問.

"這個……"衛兵有些猶豫.

修伊隨手拿出一把金維特塞到衛兵的手中:"別忘了我是獄長大人的貴客.有什麼事都由典獄長擔著."

"那麼好吧,達達尼爾少爺."

不得不,金錢是萬能的靈藥.

衛兵歐文叫來一名看守道:"把克里斯平·博蘭放出來,讓這位少爺好好欣賞一下那個混蛋的樣子."

看守把頭一點,回頭大叫道:"你們幾個,過來一下."

四名看守同時向著這邊跑來,同時還帶著兩頭魔靈.

這些魔靈眼神凶狠地盯著修伊,顯然是對生人天生的警覺.

然而不知為何,兩頭魔靈只是盯著修伊看了一會,竟同時顫抖著向後退了幾步,眼中露出惶恐的神色.

這令所有人都大感驚奇.

"真奇怪,這兩個家伙今天怎麼了?"一名看守納悶道.

他們很顯然沒有意識到這是修伊存在的緣故.

修伊起初也心中疑惑,不過他隨即意識到,一定是旭遺留在自己身上的魔龍氣息,讓它們感受到了某種極為強大的存在,從而產生的畏懼感.

魔靈與魔龍本身同是深淵生命,在深淵的戰史中,魔靈從來都是魔龍不屑一顧的卑微存在.這兩只魔靈雖然受人類教化,但骨子里依然保持著對強大存在畏懼的本能,因此對于修伊,它們竟是絲毫不敢反狠.

感受到了這一點,修伊向後退了幾步,他盡可能的收斂氣息,這使兩頭魔靈立刻感覺好受了許多,迅速恢複了先前的凶狠模樣.

"看樣子沒什麼問題."一名看守:"咱們還是心那個克里斯平·博蘭吧.准備開門!"

四名看守同時做好戰斗准備.

鐵門在"伊呀"的齒輪滑動中緩緩打開,修伊注意到,這種門厚達近半公尺,在打開的過程中,甚至需要使用絞力.

隨著鐵門的開啟,陽光全面照射進陰暗的牢房,一股撲面的惡臭迎風送來.

房間里沒有洗溺池,地面上流著渾濁的黃水,犯人就趴在髒水中,一動不動.

四名看守心地靠近犯人,如臨大敵般將犯人狠狠扣住,一個人摁住他的腦袋,另一個人將他僅存的那只手臂死死綁起,還有兩人則嚴密警戒.眼看對方沒有反抗,這才松了口氣,將犯人從牢里揪了出來,扔在地上.

"克里斯平·博蘭"修伊輕輕念出這個名字.

對方明顯有了一絲反應,那只充滿血色的右眼冷冷地看了一下修伊,又重新低了回去.

然而就是那一瞥,修伊看到的是無盡的仇恨,以及永不屈服的斗志.

他注意看了一下博蘭的身體,這個家伙已經瘦得不成人樣,干癟的皮膚下一根根骨頭突起,就象是皮囊里的錐子,銳利凸顯.他的身上布滿了傷痕,應當是看守們用鞭子抽他時留下的,他僅存的右手指甲已經被拔光,連頭發都沒了,只留下大片班駁的頭皮.

那是嚴重燒傷後的痕跡.

修伊心中一動,指著博蘭的頭部問:"這是馬利特大師的傑作?"

"是的."一名看守回答:"馬利特大師每年都要來看望這名犯人.他曾經用自己最拿手的火系魔法炙烤這個家伙.他有幾次都要被燒焦了,可就是始終硬挺.馬利特大師一直沒能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消息,他非常憤怒.我真難以想象到底是什麼讓這個家伙如此堅持."

"仇恨的力量,還有愛的力量."修伊淡淡回答.

即使最嚴酷的酷刑下也沒有屈服的克里斯平·博蘭,在聽到這句話時,竟然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他那只僅存的右眼死死盯著修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

然後他驚訝地發現,這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少年,眼鏡地下的那雙眸子竟然閃動著一絲奇特的光芒.

有憐憫,有同,竟然還有……支持與鼓勵.

少年在對他微笑,甚至微微的點頭示意,充滿欣賞.

"我能摸摸他嗎?"少年問看守.

"這個!"幾名看守都有些猶豫.其中一名看守回答:"這是個極度危險分子,靠近他就是對生命的不負責任.達達尼爾少爺,您沒有必要冒這個險."

"不,正因為如此,我才更要靠近他.想想吧,當我離開這座監獄時,我回去可以告訴國有的姑娘們,我曾經見識過這座監獄中最可怕的囚犯.哦,在我的腳下,他只有苟延殘喘的份.你知道姑娘們都很愛虛榮的.一個英雄式的故事可以很輕易的獲得他們的芳心.當然,某種程度上我甚至希望他能夠有所行動,然後由我,達達尼爾家族的西瑟少爺親手來制服他.那麼這個故事就更加完美了."

看守們同時呵呵笑了起來:"達達尼爾少爺,您在姑娘們中一定很受歡迎."

"沒錯."修伊做了個優雅的手勢.

"那麼好吧,達達尼爾少爺,希望您能心一些.你們幾個,把他的嘴包起來,別讓他咬到少爺."衛兵歐文大聲下令.

四名看守一擁而上,將克里斯平·博蘭的嘴用布條牢牢纏住.

修伊走了過去,在克里斯平·博蘭的身前蹲下,仔細觀察著他的傷勢,口中發出嘖嘖的贊歎:"真難以想象,一個人怎麼可能頂得住這樣的傷害而不死去.難道你不懂得什麼叫疼痛嗎?"

克里斯平·博蘭死死盯著修伊,修伊的臉上浮現出冷酷的笑意:"也許我該試試你到底怕不怕疼."

他的手指猛然按住博蘭的一處傷口,用力地按了下去.

"唔!"被堵住嘴的博蘭發出痛苦的呼喚,他的額頭滲出大滴的汗水,眼神中卻充滿了不屈不撓的意志.

"原來你還是會痛的."修伊的聲音依然冷酷深沉:"我喜歡硬漢子,你們看他的眼神,絲毫都沒有屈服的跡象."

歐文立刻接口:"沒錯,這個雜種,你無論怎麼打他折磨他,他都不會求饒.不管怎麼,他的確是條硬漢."

"是嗎?"修伊冷笑:"我可不相信這個,我還非要讓他向我求饒不可."

著修伊突然起身,飛出一腳踢向這名囚犯,將他踩在腳下,一邊不停地用力,狠狠地蹂躪著這個家伙的臉,一邊冷酷道:"向我求饒,我就放你一馬,不然,你就死."

"唔!"囚犯死盯著修伊.

那一刻他的瞳孔放大,望著瞪向自己的那只右腳,眼神充滿了驚奇與不可思議.

少年正滿目猙獰地向自己大吼:

"快向我求饒!"

囚犯眼中露出嘲弄般的微笑.

修伊似乎被這笑容激怒了,他高高抬起自己的右腳,一腳又一腳向囚犯的臉踏去.

隨著那一腳一腳的揚起,踏落,克里斯平·博蘭的獨目卻越來越亮.

突然,那瘋狂踩踏的右腳竟然微微踩偏了一下,正好踢中那封口的布條.

布條松動了一下.

"嗷!"

這個被修伊不停踐踏著的囚犯突然仰天發出一聲長吼,那封口的布條竟擋不住他口中的氣流,被沖飛而出.

囚犯猛然起身,一低頭頂著光禿禿的腦袋就向修伊凶狠撞去.

這一撞,嚇得所有人魂飛魄散.

然而剛才還仿佛一個紈绔子弟折磨愛犬般不可一世的少爺,被這一下攻擊竟嚇得傻了,竟任憑那一撞直撞在自己的腹上,然後他一抄手抱住這個大腦袋,大喊大叫起來:"啊!快來幫我!"

幾名看守同時上去撕扯克里斯平·博蘭,只是這家伙的力氣當真大,竟是死活不肯放開修伊.

待到好不容易將他拉開時,修伊的衣服已經被這個亡命之徒撕開,連修伊的左手都被他咬得鮮血淋漓.

"混蛋!混蛋!"達達尼爾家的少爺發出了憤怒的大叫.

他捂著自己的左手拼命地用腳踹克里斯平·博蘭.

不過這次,他用的是左腳.

忍受著看守們和修伊的毒打,克里斯平·博蘭滿嘴鮮血卻一聲不吭.

獨目死死盯著修伊踢他的左腳,眼神中終于現出生的希望.

好一頓毒打之後,或許是累了的緣故,修伊終于停下了攻擊.

"把他關回去,我再也不想看到這個家伙了!"修伊大叫著,憤怒地回身離開.

衛兵歐文匆匆追上:"達達尼爾少爺,我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哦,你的手沒事吧?"

"被他咬破了,我得趕快回去好好治療一下.至于你們,對于你們的保護不力,我要投訴!"修伊捂著自己的左手大叫.

這個紈绔的混蛋,歐文心里憤怒的大罵.早就告訴他那個犯人很凶險,可他卻執意不聽,現在被咬傷了,卻要把責任怪到自己身上.

歐文一臉苦相:"我都過了,這個家伙非常可怕,他從不放棄任何攻擊別人的機會."

"難道你還想告訴我這都是我的錯嗎?"修伊怒喝.

"不,不是這樣,達達尼爾少爺."衛兵陪著心地回答:"我只是想,您的投訴或許會讓獄長認為我們無能……我是,如果那樣的話……我們會很麻煩的."

修伊冷冷地看著衛兵,稍稍想了一會,重新換起了笑顏:"啊,你是建議我不要把見過克里斯平·博蘭的事告訴你們的獄長是嗎?"

這個巧妙的概念轉換讓衛兵稍稍楞了一下,不過他迅速轉換過念頭,意識到這恰恰是一個機會,連忙肯定道:"是的少爺,要知道您是不可以見克里斯平·博蘭的.如果典獄長知道了,又或者馬利特大人知道您見過克里斯平·博蘭,那對您或許是個相當大的麻煩."

聽到馬利特這個名字,修伊的身軀顫抖了一下,然後他點點頭:"好吧,既然這樣,那就照你的做好了.不過其他人怎麼辦?"

歐文這才松了口氣:"我能解決的."

"那就這麼定了."修伊滿意的點頭:"既然這樣,警戒所那邊的東西你去幫我拿一下吧,我直接出去了."

"沒問題,少爺."對于這的差遣,歐文當然不會個"不"字.

走出監獄,修伊回到馬車上.

老亡靈法師已經做好了自己的活.

"況怎麼樣?"修伊問.

"不太好.你也看到了,那個家伙是個廢人,他只要一逃出監獄,就會被立刻抓回來.他幾乎不可能對馬利特產生任何牽制作用."

"我可不著麼想."修伊笑道:"這個人是我見過的最堅韌的漢子,是一個真正的超級硬漢.一個人手腳廢了都沒有關系,重要的是他的心有沒有廢掉.從我觀察得來的況看,他沒有.他看到我寫在腳底的字,然後毫不猶豫地做出反應,從這一點上看,十年囚禁沒有消磨掉他的斗志,恰恰相反,只要給他機會,他可以成為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人物."

"你真得那麼想?"

"是的,伊格爾,相信我,克里斯平·博蘭所擁有的能量遠超乎你的想象."修伊自信滿滿地回答:"現在我們走吧."

"不去跟典獄長打個招呼?"

"沒那個必要,我猜他並不願意看到我.聽到我離開這座監獄的消息一定令他大松了一口氣.友誼……多麼有趣的名詞."修伊冷笑.

"干得漂亮."老法師嘟囔了一句,揮動馬鞭.

馬車在吆喝中,漸漸駛離了斯巴克監獄.

———————

修伊走後,克里斯平·博蘭重新回到了陰暗不見天日的牢房中,在經過看守們的毒打折磨後.

伏地傾聽著看守們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博蘭緊抿的嘴唇輕輕蠕動了幾下.

"咳",伴隨一聲咳嗽,一大片鮮血從口中吐出.

令人驚奇的是,與鮮血一起噴出的,還有一個看上去平淡無奇的金屬指環.

指環掉落地上,發出清脆的鳴響,博蘭望著那指環,眼中現出自由的狂熱.

本書整理發布.

您的留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