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光與暗(1)
第三十二章 光與暗(1)



"你應該當時就殺了他的.XUE------"

修伊的房間里,巴克勒正在發出不滿的大叫,除他之外,霍丁,莉莉絲以及阿什林也都在.

在聽完修伊的敘述後,大家都有些緊張,反到是修伊自己並沒有太過在意.

對他來,能和拉舍爾有這樣一次近距離的接觸,他頗感刺激,有趣.

"那樣太危險,有很多人見到我進了酒館,並且拉舍爾是和我一起出來的.如果我殺了拉舍爾,不管事後我怎麼掩飾,都脫不了嫌疑.事發生的太突然,我們事先誰也沒做准備.沒有人能證明我不在現場."修伊解釋道:"而且我不認為拉舍爾現我什麼."

"那可不一定."這話的是阿什林:"修伊,或許你自己沒有注意到.事實上,在所有十六歲的少年中,你是最獨特最突出的一個,你有著完全不屬于你年齡的成熟與智慧.或許我該這麼,從我們第一眼見到你開始,我們就意識到你不是一個普通的少年.你聰明,果斷,勇敢,而且還極富謀略.這是好事,但是有時候也正因為如此,使得你和一般的少年格格不入.你太與眾不同了,幾乎每一個人看到你都會注意到你."

"我已經盡量低調."

"那沒用.你的生活習慣,思考方式,舉止談吐還有行事作風已經形成了一套基本標准,你不可能注意到你話做事的每個細節.所以或許我該用一句最惡俗的語來形容你:那就是不管你怎麼掩飾,你都不可能蓋掉自己身光芒."

修伊若有所思:"這就是拉舍爾為什麼一看到我我象他老朋原因對麼?"

"不僅僅是這個,事實上這句話是個陷阱."霍丁突然道.

他把修伊嚇了一跳:"你什麼?霍丁."

"我這是個陷阱,一個語陷阱,法政署探員最愛干是在和別人對話時制造種種語陷阱.盡管你已經很心,避開了絕大多數的陷阱,包括在發現對方的身份後的鎮定,以及走時要求拉舍爾送你,這些都表現得無懈可擊,但是你還是犯了一個錯誤."

"就是他我象他的老朋友這句?"

"是的.如果你的描述沒有錯的話,那麼拉舍爾一直在你和他的某個老朋友很象.但是你從沒問過他那個老朋友是誰,是男是女,是干什麼的,哪方面相象,對嗎?你知道大部分正常人在對方反複提到這件事的時候,都會問一聲你的老朋友到底是什麼人這樣的問題.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或者是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人,才會對這個問題視而不見."

"該死."修伊恍然大悟.

"別太介意,修伊,在這方面他是專業的,而你是業余的,別太責怪自己.而且單憑這一點,拉舍爾並不能確定你就是修伊格萊爾,這種提問畢竟不是一個標准,而只是一種心理傾向,它並非絕對性的.但是這毫無疑問會讓他懷疑你."

巴克勒皺起了眉頭:"想不到那個探員這麼狡猾.我們是不是該放棄行動?"

霍丁聳了聳肩:"既然拉舍爾已經在懷疑修伊了,那麼他一定會相盡辦法調查他.如果我們現在離開,不但所有的努力都將報廢,同時也將坐實他的猜測,引來帝國的追殺.可如果我們不走,同樣也面臨著被拆穿的可能."

那個時候,修伊輕輕笑了起來.他:"不,我們不走.拉舍爾他發現不了我."

"你憑什麼這麼確定?"霍丁問.

"霍丁,告訴我拉舍爾他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證明我是修伊格萊爾呢?靠派人整天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後面嗎?"

"當然不是,最簡單的辦法,找個見過你的人和你再接觸一次.他不是過他要帶朋友來嗎?"霍丁回答.

"沒錯,所以你們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我相信查克萊他們在短暫接觸中認不出來.從克麗絲汀那里,我對自己現在的偽裝很有信心.她當初能認出我是因為我的戒指."

"即使是再出色的偽裝,也無法讓你和曾經的修伊格萊爾完全割斷關系.你可以改變你的身高,臉形,頭顏色,但是你不能改變你的談吐,走路姿勢,舉止動作.對于熟悉你的人來,這些東西足夠讓他們懷疑你.就算他們不能確定你就是修伊格萊爾,同樣也會懷疑你,盯著你."

"我沒僅靠偽裝來解決問題.我們都知道,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產生了懷疑之後,那麼疑慮就再不會輕易消除.因此就算是他無法通過見過我的人證明我是修伊格萊爾,也同樣不此掃清他的懷疑.這完全是因為第一次會面太過意外,我完全沒有任何准備導致的結果.老實我並不喜歡這種意外的出現.對一個思慮周詳的計劃來,任何形式的意外,都可能會引來災難性的後果.我願不要驚喜,也絕不要驚變.所以我看我們需要把計劃提前了."

霍丁和巴克勒等人對望幾眼:"修伊,你的意思是……"

"三天內,修伊格萊爾必須出現,那是證明我不是修伊格萊爾好辦法."修伊冷冷道.

"三天內鑽到克麗絲汀的房間?你不覺得你們之間的感速度發展太快了嗎?"

"為什麼一定要是用克麗絲汀來做掩護呢?計劃本應隨著變化而改變."修伊反問:"何況現在我們處在危險之中,老實我也不希望牽連無辜的人.要想證明自己,我們完全可以采取更好的方法.達達尼爾家族要想在羅約城功成名就,勢必要盡可能多結交一些貴族.參加晚會,永遠比不上舉辦晚會來得更有主動權,為什麼我們不能一舉兩得呢?"

霍丁的眼睛亮:"這是個好主意."

莉莉絲迷惑地看修伊:"你的意思是……"

霍丁插口道:"意思很簡單,修伊對先前發生的意外很不滿,他正打算搶回屬于他的主動權.沒錯,舉辦一個舞會,隨便用什麼名義,甚至可以用克麗絲汀做擋箭牌.富有的達達尼爾家族繼承人為了追求美麗的伯爵夫人,為她舉辦了一場規模盛大的舞會,邀請了羅約城所有可以邀請的名流人物.至于拉舍爾先生嘛……順理成也在被邀請之列.與此同時,修伊格萊爾將在別的地方大開殺戒."

"是個好主意."阿什林也笑了:"通緝犯邀請緝捕官員參加自己舉辦的舞會.修伊,你的思維總是如此不拘一格,充滿創意."

修伊攤了攤手看向霍丁:"豐富的想象力是成為一個出色騙子的基求,這正是霍丁教我的."

莉莉絲咬著牙道:"我希望到時候能干掉凱文比爾斯."

修伊正色道:"莉莉絲,我向你保證你會殺死他的,但是我們要從全局考慮,無論如何,凱文比爾斯不是我們的優先目標."

"可是我等不及了!"

"你還沒有學會控制你的憤怒嗎?在任何況下,保持冷靜,那是勝利的唯一之道,是智慧的源泉."修伊冷冷道.

長長地吸了一口氣,莉莉絲很不甘願地回答:"好吧我明白了."

"那麼,大家按計劃做准備吧."修伊冷酷道:"霍丁,這兩天和其他家族商行的生意談判暫時交給你,按照先前談好的來,讓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的信用上,然後到舞會上把這件事直接解決掉."

"沒有問題."霍丁優雅地點頭回答.

不知不覺間,修伊已經漸漸奠定了自己在這支隊伍領頭羊地位.

正如阿什林所那樣,盡管他的年紀只有十六歲,但是認識他的人,每一個都不會將他當成一個單純少年.

換成是別人,遇到這種先天不利的開局,或許早就放棄了自己的計劃.但是對修伊格萊爾來,這就是一個考驗.

他已經經曆過太多次考驗.

相信拉舍爾也絕不會想到,西瑟達達尼爾會這麼快就邀請他參加達達尼爾家族舉辦的舞會.僅從這一點上分析,西瑟是修伊的可能性也已被大大降低.

而對修伊來,他對即將到來的,和拉舍爾的再次接觸,內心中其實頗有幾分期待.

他發現自己的人生觀和興趣愛好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出現了重大的扭曲.

他開始喜歡上這種刺激的生活,將此看成是自己生活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他喜歡看著那些獵犬追在自己的**後面瘋狂奔跑,喜歡看著他們拼命試圖抓住自己卻又對自己無可奈何,喜歡看到當自己揮舞起屠刀時,對手眼中那恐懼的眼神,同時也喜歡和對手在公開場合上演一場耳虞我詐,勾心斗角,彼此試探的戲碼.

就象是在上演一幕幕精彩的人生大戲,在落幕時,屬于成功一方的表演者,將會擁有一種在酣暢淋漓的報複後帶來的無法喻的快感!

他期待著明天夜晚的降臨.

——

第二天一早,克麗絲汀是被外面的吵鬧聲鬧醒的,這讓她有些生氣,因為她還沒睡醒.

睜開眼睛時,她發現修伊已經滿面微笑地站在她的床頭,手里還拿著一件華麗的舞會盛裝.

"哇噢,這衣服很漂亮,好象是香特龍根大街最豪華的那家商鋪的招牌裝,它價值五百個金維特."克麗絲汀躺在被窩里,露出一段雪白的手臂,枕住自己的身下,將身體略略撐起,被褥下露出一大片胸部,恰好遮住那最迷人的風光.

"我知道你已經計劃把那件服裝買下來了,但是我想我可以在你之前下手.請放心,這次我沒把帳單寄到你這里來."修伊笑道.

"我那該死的女傭收了你多少好處?"克麗絲汀晃了晃她修長的頸子,因為睡姿而原本略顯蓬亂的長發重新變得筆直.她用自己的手指隙中,做著短暫的整理.

"不是很多,兩個金維特."修伊回答.

"太掉價了,她真是丟盡了我的人."克麗絲汀抱怨道.不過她看著那舞會盛裝的眼神卻完全暴露了心歡喜.

"不打算穿上試試?"修伊用充滿誘惑的口氣問.

克麗絲汀很謹慎地望著修伊:"你打算看著我換衣服嗎?"

修伊笑著將那件鑲滿金絲,用最珍貴的雪羽絨制作而成的舞會盛裝扔在克麗絲汀的床上,然後推開房門離去.

似乎是沒想到修伊的表現如此干脆利落,克麗絲汀非常吃驚.

失望地看著修伊離開,克麗絲汀憤怒地用拳頭砸了一下床板:"該死,我對他就這麼沒吸引力嗎?!"

房外傳來修伊的聲音:"對此我感到抱歉,在我眼中你的實用價值大于你的欣賞價值.這是我和你所有的追求者最不同的地方."

"你可以去死了,修……西瑟達達尼爾!我恨你!你這個偷聽女士話的混蛋!"克麗絲汀對著門外大叫.

"是你自己叫的聲音太大了."

房間里再沒有聲音,只傳出了悉悉梭梭的穿衣聲.

十分鍾後,她穿著那件盛裝禮服出來,站定在修伊的面前.

那是一件充滿蘭斯西地風格的白色長裙,雪白的流蘇,精美的蕾絲花邊,以及用軟質金屬打造的亮片,襯托出主人的高貴,典雅.在克麗絲汀雪白的脖子上,還掛著一串粉色的珠鏈,中心的寶石光芒璀璨,她腳下穿著的則是一雙薄跟水晶鞋.這個時代還沒有高跟鞋,用多色水晶制作的鞋子是上流貴族女士們最愛的極品.

她的長發盤了起來,眼角邊塗上了重重的紫色眼影,去分外的媚惑人心,充滿心驚動魄的豔麗感,那鮮的嘴唇更讓人忍不住想沖上去咬上一口.

修伊眼中現出欣賞的色彩.

憑心而論,克麗絲汀的確是他見過美麗的女性,她擁有上流社會女性的高貴和典雅,卻沒有公主那樣的生澀;她擅長展現自己的魅力,卻不象歌舞團的女孩子們那樣流于平民化;她擁有莉莉絲那樣的完美身材,曲線玲瓏,卻不象她那樣充滿野性,而更趨成熟.她行為內斂,卻氣質外放,幾乎將一個女人可以展現出的所有美好都用最完美方式體現了出來.

有時候修伊很懷疑,這個女人是否受過特殊的訓練,否則為什麼她的每一舉一動都充滿風,舉手投足間充滿誘惑,哪怕是剛才躺在床樣子,都風無限.

"真是個迷人的妖精."修伊嘖嘖贊歎道.

"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誇我的,但卻是第一個讓我因此而感到自豪的."克麗絲汀快步走來.她靜立的時候,就象一尊雕塑,但當她動起來的時候,就象是拉動出一卷世間最美麗的畫軸.

克麗絲汀來到自己的酒櫃前,取出一瓶酒:"想喝點什麼嗎?"

"不了,謝謝."

"那麼,西瑟達達尼爾先生."克麗絲汀優雅地轉過身子,兩臂交叉著放在胸前,將酒杯緩緩送到自己的唇邊:"今天,你為我帶來了什麼驚喜呢?我是你不會認為一件禮服我了吧?要知道你可是打算讓全城人都看到你的瘋狂追求,而且必須確確有著足夠打動一個女人的心的大手筆大場面."

修伊緩緩拉開窗簾.

克麗絲汀望著窗外,咣當一聲,酒杯摔落在華貴地毯上.

在克麗絲汀的窗外,數以千計的鳥兒正在天空中歡快地飛翔,它們在空中組成了一道彩虹橫掛天際,色彩繽紛的羽毛,在陽光下散發出美麗的光芒,就象是天邊最絢爛的霓虹.

在彩虹的下方噴泉處,克麗絲汀赫然看到所有噴泉噴出的水柱在這個溫暖的春季竟同時結冰,數十道冰棱柱在陽光的照射下,折散出斑斕的光芒,冰柱本身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心型圖案,在這刻竟直射天空,在天穹蒼宇間映出一個朦朧的形狀.

整個寂靜島大酒店在彩虹鳥橋和冰噴泉的空中心型倒影下熠熠生輝,引來無數路人的圍觀.人們紛紛猜測,到底是哪家的貴族少爺可以如此大手筆的做出這樣的盛世美景.

"我的天啊,這太瘋狂了!太不可思議了!"克麗絲汀幾乎是捂著嘴尖叫起來:"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指什麼?空彩橋還是噴泉?"

"都有.你是怎麼讓那些鳥組成空中彩橋的?"

"一種藥劑,出好聞的香氣,可以吸引很多鳥兒.我們通常用這種東西吸引鳥類魔獸以方便捕捉.在空中制造出幾條透明絲線,使用上這種藥劑,它們就會停留在那上面,去就象是懸停在空中組成的彩橋.那些鳥很美麗對嗎?吸引他們花費了我不少力氣.你要知道我必須把一些不那麼好鳥類趕走,只留下漂亮的."修伊笑道.

克麗絲汀給了他一個好白眼:"很神奇的藥劑,也能吸引你的熾焰鳥嗎?"

"是的."

"它們現在在哪?"

"在天上."修伊回答:"它們可以飛得很高,飛上一整天也不會累,絕大多數時候它們不會下來,除非我遇到危險."

"真有意思,想不到煉獄島上出來的東西,竟然會被你用來俘獲女人芳心.如果海因斯大師知道,他一定會氣得在地下也要翻身的."克麗絲汀捂著嘴輕笑道.

"煉金術不管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而發明出來,它最終的目的,都應該是為人類的需要服務.所以我絲毫不必對此覺得羞愧.更何況達達尼爾家族通過追求美麗的克麗絲汀在所有貴族面前展現一次自己的實力,那不正是一舉兩得的行為嗎?"修伊笑著來到克麗絲汀的身邊,和她一起看窗戶外的景色:"我希望你能喜歡.可惜的是我本可以把這一切做得更精美一些,我是,我可以讓那些冰泉動起來,甚至在天空中浮現出你顏,並且在晚上進行這一切,這樣空那個圖案得更清楚,而不會象現在這樣模糊不清了.但是很遺憾,我無法使用超出目前允許我表現出的煉金術實力,同時我的時間也不夠拖延到晚上進行這一幕的表演了.所以我盡量把場面做大,吸引足夠多的人注意."

"出什麼事了嗎?"克麗絲汀有些驚訝:"為什麼時間不夠?你不是計劃要追求我很多天的嗎?"

"後天晚上有個舞會需要你參加.所以我不得不把本該循序漸進的浪漫行為一下子提前許多."

修伊很認真的對克麗絲汀道:"我很抱歉,只讓你經曆了幾天的浪漫時光,把你從這美好幻境中牽扯出來.在我看來,這毫無疑問是一種殘忍的行為,但是我卻不得不如此做."

"光與暗已然轉換,接下來的時光,將進入殘酷與血腥的殺戮時刻."修伊望著克麗絲汀美麗的眼睛,認真而嚴肅道.

您的留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