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刺槐鎮(中)
第九章 刺槐鎮(中)



"告訴我雷勒,發生什麼事了?"

剛一進酒館,老比爾就低聲問.

雷勒苦笑著搖頭:"老比爾,什麼都別問.我也什麼都不能回答你,好了,讓你的伙計給我們把酒拿上來吧.這該死的……這段時間我們已經好久沒碰到酒了."

"希望果酒能滿足你的胃口."老比爾意味深長地.

一大群盜匪就這樣在老比爾的斗士酒館里一杯一杯地喝起來.

一名盜匪一邊喝一邊皺眉頭:"這狗日的果酒一點勁都沒有."

雷勒瞪了他一眼,那盜匪打了個哆嗦,連忙:"哦,我是其實我還是蠻喜歡果酒的,有點甜味,就象在喝……"

"在喝什麼?"那盜匪想不起己該用什麼詞,撞了撞身邊的伙伴.

"蜂蜜,你這沒腦子的雜……雜草."伙伴不耐煩地回答.

"哦,是的,是蜂蜜,書上的."

老比爾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半響後點點頭:"這麼你們是不打算向我解釋什麼了?"

"不是我們不想,而是我們不能."雷勒低聲回答.

老比爾明白了:"很好,你們這群老實孩子.我看你們能老實到什麼時候."

老比爾的這句話,與其是一種詛咒,到不如一份預.

刺槐鎮不歡迎紳士,不歡迎貴族,不歡迎所有斯文禮節,在罪惡滋生的野蠻之地,禮儀本身就是一種令人討厭的東西,而紳士風度的表現則只會成為眾人攻擊的理由.

就好象當所有人都是精神病時,唯一清醒的那個人會被認為是不正常的.

所以當雷勒等人這樣的打扮和話來到鎮上時,就象是雞窩里跑進來一只天鵝一樣,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尤其是這只天鵝在半個月前還是和他們一樣的土雞.

鎮上的人開始注意他們,並好奇的打量他們.

有人開始怪叫起來:"瞧,雷勒這個混球在干什麼?他和他的伙計把自己弄成了紳士?"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伙計,你這衣服哪弄來的?這料子一定很值錢."

"瞧瞧這個,領結,我的天啊,我以為你們只會玩繩結的.不知道用這東西勒人的感覺怎麼樣."

"哦,還有他們手里的破棍子,見鬼,這些家伙一個拿武器的都沒有."

"也許他們手里拿的是魔*杖而不是文明杖."

"是麼,嘿,我伙計,你能放個魔*出來讓我瞧瞧嗎?"

斗士酒館的門口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

幾個其他盜賊團的盜匪大聲喊叫道:"嘿,我雷勒,你今天轉什麼邪性了?你竟然喝起果酒來了?我那是娘們還有那些貴族老爺們才喝的東西."

雷勒耶薩向大家揮了揮頭頂的帽子,他用很古怪的口氣:"事實上,貴族們通常喝朗姆酒,比果酒的力道更大一些,在聚餐會上則喝雞尾酒."

一名盜匪瞪著眼睛大喊:"天啊,他朝我揮他手上的帽子?那是什麼意思?"

"聽是貴族老爺們打招呼的一種禮節."

"他竟然還跟我解釋貴族老爺們喝什麼酒?這個家伙瘋了嗎?"

"我覺得他是瘋了."

雷勒無奈地把帽子戴回去.

他知道修伊雖然不在這里,但是他能看到聽到這里的一切.

這個混蛋!

看來是他存心想看自己這幫兄弟在這出丑的.

他身邊的盜匪巴斯忍不住湊過來道:"頭,我實在是受不了.我們在這里就好象是關在籠子里的魔獸一樣,那幫家伙在看我們的笑話,而我們卻不能向他們解釋這一切."

"那你怎麼辦?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不管了.我的下面就象團火在燒一樣.我得去找幾個婊子瀉瀉火.我不想在這里讓人看我的笑話."巴斯大吼著站了起來.

"可是修伊他不允許……"

"那又怎麼樣?我才不在乎呢."看來他已經打算無視修伊的禁令了.

他大步向著酒館外走去,跟在他身邊的還有幾個盜賊.

望著巴斯等人的離開,雷勒只是歎了口氣.

他知道今天是注定要麻煩了.

酒館外的人已經聚集了一大堆人.他們對著雷勒等人大聲吹著口哨.

一名身材高大的疤臉盜匪向雷勒等人大聲吹起口哨來:

"嘿,雷勒,有沒有興趣和我再打一場?上次輸給你我很不服氣.這次我押5個金維特,我賭我贏."

"不,伊尼戈,紳士是不打架的."雷勒向對方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對方笑得更大聲了:"紳士?也許是女人吧?雷勒,你成了一個娘們.我的天啊,刺槐鎮來了一支娘子軍.瞧啊,雷勒耶薩成了女人了!"

一大群鎮上的匪徒,流氓,惡棍,紛紛指著雷勒等人大笑起來.

雷勒心中的怒火已經越來越盛,他終于忍無可忍,咆哮著沖出酒館:"該死的!我受不了了!我真想抽死你這狗娘養的賤種,竟然敢向我雷勒耶薩挑戰.我要把你的腦袋揪下來然後塞到你的**里去!"

那名叫伊尼戈的盜匪眯起了眼睛:"雷勒,你終于象個男人了嗎?你終于撕去你那套虛偽的偽裝敢站出來了嗎?對,這才是你."

在他的身後,一大幫盜匪紛紛亮出了手中的刀劍.

伊尼戈笑得很愜意:"我注意到你和你的兄弟這次誰都沒帶武器.對我來這可是個好機會."

雷勒微微滯了一滯.

大批的盜匪紛紛圍了上來.

老比爾望著這一幕,輕聲吩咐道:"內森,去通知一下巴克勒老大,就鎮上可能會發生況."

"老板,您確認象這樣的事需要通知巴克勒嗎?"

"這次不一樣."老比爾冷冷道

老比爾太清楚雷勒是個什麼樣的漢子.

他自問自己可以殺了雷勒,但絕做不到讓雷勒和他的一幫手下變成那樣.

殺一個人容易,改變一個人就難多了.要改變一群人,而且是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發生的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那簡直就是無*想象的困難.

老比爾想不通什麼樣的人能做到這一點.

所以他只能把事交給刺槐鎮一帶勢力最大的頭目巴克勒來解決.

他只希望在巴克勒趕到之前,兩邊不要鬧得不可收拾,而給那個隱藏在幕後的黑手什麼機會.

鎮外的那個山崗上,修伊抱著旭通過風鶯欣賞著這一切.

"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對嗎?"修伊問旭.

家伙顯然並不理解這是為什麼.

"這里是他們的家."修伊向家伙解釋:"人類對家總有一種特別的緒.他們很戀家,輕易不願意離開這里.對于雷勒他們來,比利亞斯山區就是他們的家.在這里,他們自由自在,和其他的盜匪一樣,想干什麼就干什麼.盡管他們生活得並不美好,但至少這里讓他們感到安全,而且他們也習慣了這種生活."

"盡管我可以使用強迫的手段逼使他們跟隨我離開,但是那意味著我是在強行斬斷他們的根.你不會理解這種緒,因為龍總是喜歡自由的翱翔,而不是龜縮在某個地方.而人……從來沒有人類喜歡四處漂泊,流浪."

到這,修伊輕輕歎了口氣:"所以即使是強盜,也會有自己的窩;即使是強盜,也會有自己的地盤;即使是強盜,也會有他們不願意下手,甚至主動去保護的地方.刺槐鎮就是這樣的地方."

"未來的日子里,我和蘭斯帝國還會有交手.我不希望有人在我的背後捅刀子.震懾是制服盜匪的一種必須手段,但是僅僅依靠這種手段,並不能真正控制他們.施恩,也只是一種手段,但即使恩威並重,對這幫目無*紀的悍徒來,同樣不是就一定有效果的.恩威並重的做*,每一個當權者都懂,但天底下卻從來不缺少反叛事件.如果你想讓一些人真心跟隨你,最好的辦*就是在恩威之外,讓他們不得不依賴你,依靠你."

"現在刺槐鎮是他們的大樹.他們在心底里還依賴這里,不想離開.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們發現自己和這個鎮子上的人已經格格不入,所有的盜匪都看不慣他們,他們已經無處可去,除了他們的主人,也就是我,他們再也沒有可依賴的對象,那麼他們就會真正開始接受我.哪怕心里不樂意,也會願意跟隨我.要知道被自己的同類排斥,意味著他們再無*融入到那個圈子中去.對于一個盜匪來,這意味著他今後生路的斷絕."

到這,修伊笑嘻嘻地看著家伙:"是的,是我切斷了他們的後路,同時又給了他們新的生機.他們將沒有選擇,最終只能跟我離開.至于留在這里的人……我們將用另一種方式使他們為我們服務."

"嗚……"家伙發出了這樣一聲低喃.

"看樣子他們要打起來了,走吧,旭,該咱們出面了."

————————————————

遠處那個叫伊尼戈的盜匪頭子和他的手下已經將雷勒等一大幫人團團圍住.

伊尼戈舔著舌頭狂笑道:"兄弟們,做了他們."

一大幫盜匪呼啦啦抽出刀劍,緊逼向雷勒他們,同時發出呵呵的怪笑.

老比爾在一旁叫道:"伊尼戈,你最好考慮清楚.沒有巴克勒的允許,你不能在這里殺人."

伊尼戈冷笑:"巴克勒才不會在乎呢.做掉雷勒,我會給巴克勒雙倍的回報."

"別沖動,伊尼戈,我是為你好!"老比爾大叫起來:"看看那邊."

順著老比爾的手指,伊尼看向鎮外.

漫步在山間徑上,修伊的步伐輕松而愉快.

就象是一個在自家花園里閑庭信步的少年,他的臉上洋溢著青春的笑容.

疤臉伊尼戈的眼睛眯了起來:"見鬼,從哪冒出的這麼個子?"

老比爾的聲音陰測測地響起:"你最好不要看他,伊尼戈,我敢保證,那個子絕對不好惹."

"是麼?我可不相信.這里是刺槐鎮,除了巴克勒老大,老子誰也不怕."

此時,修伊已經離鎮口越來越近.

一個突然出現的神秘少年,將所有盜匪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盜匪們平時或許忙于內斗,可當有外人來到這里時,他們會在第一時間同氣連枝.但是他們並沒有注意到,隨著那少年的到來,雷勒等人臉上露出的輕松表.

或許唯一看到這一幕的就是老比爾了.

這個老人第一時間意識到,眼前的少年,只怕正是將雷勒等人變成這樣的幕後真凶.

來到鎮口,修伊停下了腳步.

那個狂妄的盜匪頭子伊尼戈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發出啪啪的關節聲響,然後他獰聲道:

"嘿,子,以你的年紀,不該一個人來這.難道你爸爸媽媽沒告訴你,刺槐鎮是多麼危險的地方嗎?瞧你那細皮嫩肉的樣子,還有那俊俏的臉蛋,看起來到是個做兔子的料.我,你不打算讓我欣賞一下你的嗎?"

老比爾大叫起來:"伊尼戈,別犯傻!那個子不簡單!"

"你什麼?"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立刻向那個少年道歉!"老比爾的神很嚴肅:"看看雷勒他們吧,你還不明白嗎?雷勒他們已經有了新的主子.就是這個少年."

"這不可能!"伊尼戈狂叫起來.

"沒什麼不可能的!我想我知道我們的這位客人是誰了,如果你不聽我的立刻道歉的話,我擔心就算是巴克勒大人來了也保不了你."

這番話,令鎮上所有的盜匪都感到震驚.

老比爾在鎮上一向以囂張狂妄著稱,除了少數幾個悍匪,很少有能讓他感到恐懼的人物.為什麼他一見到那個少年,就會如此害怕.

這刻再看雷勒等人,他們滿臉的輕松表,就連伊尼戈也敏感地察覺到事有些不對.

不過要他對一個陌生少年道歉,這對他來還是頗為艱難的.

他收起了不屑的眼神,重新注視向不遠處的少年.

他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冰冷的眼神望向自己,他從心底升起出一股寒意來.

望著少年一頭金色的頭發,他突然想起了最近帝國傳中的一個人,他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放出恐懼的光芒.

指向修伊,他顫抖著大叫:"你……你是……"

修伊的金發飄揚:"很遺憾,我已經給了你機會道歉,你卻把機會就這樣白白浪費了."

金發的少年雙手陡然張開,一股狂風從他的手心中席卷而出,風之波浪頃刻間漫卷四方,向著四方奔騰咆哮.少年的身體如電般閃動,一點鋒利的寒光在風潮中乍現,直刺伊尼戈的眉心.

伊尼戈大叫一聲,向旁邊急閃,手中的大刀瘋狂揮舞.

然後是一個低低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在之海中沉淪,在萬物靜寂時複蘇,虛無的意志掌控一切……迷失之舞!"

伊尼戈直覺得腦子里仿佛被什麼東西狠狠沖擊了一下,眼前是一片天旋地轉,他竟然再看不清方向.

"靈魂*術!?"這個念頭在他心頭駭然生起.

他猛地一咬舌尖,吐出大口的鮮血,憑借這一點痛苦堅定起自己的意志,眼前的景象終于漸漸恢複清晰.

于是他看到,少年猙獰的面容,還有他手中那把閃爍著奪命寒光的長劍向著自己的眼前無限接近……

"不!"他放聲狂叫起來.

噗!

血花噴濺.

伊尼戈的咽喉被長劍穿透,牢牢釘死在斗士酒館的牆壁上.

電光閃爍之間,輕而易舉地殺死一名三級武士.

很多人甚至還沒看清楚他是怎麼做到的,卻看到自己的老大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這讓所有人都陷入了集體的失神中.

緩緩抽回長劍,修伊站在那一群盜匪中,柔聲道:"盡管我從來都不喜歡用殺戮做見面禮,但不得不承認,在目前這種勢下,這的確是能讓大家都安靜下來的好辦*.大家好,我叫修伊格萊爾,現在是雷勒他們這群人的首領.所以算起來,我也應該是屬于比利亞斯山區的一分子了.盡管大家還不太熟悉我,也未必歡迎我,但正如之前我所做過的那樣,我不請自來了."

修伊格萊爾?

這個名字立刻在鎮上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如果之前修伊殺死伊尼戈,還有不少盜匪試圖群起而上為他報仇的話,那麼此刻修伊格萊爾的名字一報出,所有人都打消了念頭.

能夠殺死六級空間大*師阿布利特的少年,不是他們所能敵的.

就在大家都為此震驚,想不通他怎麼出現在刺槐鎮時,一個宏偉嘹亮的聲音隆隆響起:

"修伊格萊爾?你到我的鎮子上來做什麼?"

修伊緩緩回頭.

在他的背後,一個披著色披風,環抱雙臂,胸前刻著龍形圖騰印記,臉上劃著一道幾乎要將整張臉撕成兩半的劍疤的大漢站在那里.

令修伊有些吃驚的是,這個大漢來到時,他竟然沒有半點覺察.

微微眯了眯眼睛,修伊笑道:"野狼團的布萊恩.巴克勒?要見你一面,還真是不容易呢."

大漢的雙目猛然一瞪,銳利的眼神仿佛針一般刺向修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