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清養

看到這一幕,那隱形獸大喜之下,左爪張開,利若精鐵,直接洞穿向雪落的後心,如果這一下抓中,雪落真的就可以直接嗚呼哀哉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雪落的身子微微一側,隱形獸的鐵爪登時直接透過了雪落的左胸骨,但是卻偏離了正心的位置,就在它一愣的同時,欲要後退,這才發現面前的這個獵物已經一轉身,肋骨就那麼挾著它的左爪,一道紫黑色的光華憑空閃過,"噗"的一聲,直接洞穿入它那本來隱形的身子正中,烏黑色的鮮血流出,頓時顯露出了身形,隱形獸瞪大著雙眼,"嗬嗬"連聲,至死也不能相信為什麼這個看起來實力並不強大的渺小人類,能夠看穿它的隱形技能?

正好這時,紫旃丹藥既盡,雪落只感覺身渾身一虛,那充滿力量的感覺瞬間變作虛弱,整個人向下落去,他猛然抽出宵練劍,落下的瞬間,左手一抓,已經將那黑日幽曇撈在手掌之中,收入了月神之戒,隨即,落下的他,以最後一絲內力,開啟了紫光護罩,砰的一聲,整個人轟然砸地,直接昏迷了過去.

渾身上下的紫光護罩也是一陣亂晃,沒有人支撐之後,也隨之破滅,消失不見.

那頭八階隱形獸的尸體同樣自高崖之上落下,不過它就沒有雪落那麼幸運了,自數千米的高空落下,直接摔成了一團肉醬,這下就算它本來還沒有死.也死得不能再死了.

孤零零的山谷中.自那朵黑日幽曇被摘下,原本那些濃郁的淡粉色瘴氣,似乎消散了幾分,山谷正中地地面上,一個身著麻衣,頭戴白銅面具地青年落在地面之上,一動不動,如同一具死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外面的天空漸漸昏暗,那具倒地不起的年輕身影終于動了一動,後背處,大片大片衣襟都被鮮血所覆蓋.就算這個年輕人沒死,基本上也是半廢的狀態了.

片刻之後,那年輕身影緩緩抬起頭,伸手在四周摸了片刻,找到一柄紫黑色大劍.隨即,他強撐著拄起那把大劍,蹌踉著站起了身來,身子一個咧咀,差點摔倒,左胸之上,皮肉翻卷.一個巨大的血洞觸目驚心.也虧他是怎麼挨過來的.

深吸了一口涼氣,年輕男子一步一停的.終于走出了那粉色瘴氣之外,隨即.他盤膝坐下,從手從左手戴著地一枚戒指之中,取出一包淡藍色的藥粉,"嘩"的一聲,直接撕破肩頭的衣服,抖抖索索地將那包藥粉全部倒在了傷口之上,做這一切的過程之中,每倒下一點藥粉,他就忍不住痛嘶一聲,不過眼神之中,還是一片的堅毅,還是強咬牙忍住了敷完這些藍色藥粉之後,一股火辣辣的感覺登時自皮膚之上生起,讓他不由得再吸了一口涼氣,右手再次從那枚戒指之中取出一個小玉瓶,從中挑出一層絲絲縷縷狀的紅色藥膏狀物品,直接敷在左肩傷口之上,那藍色藥粉傷仿佛是火藥一般,讓人渾身發燙,而這紅色藥膏卻極是陰涼,讓他身心俱是一陣清爽,痛苦地感覺減輕不少.

做完這一切的他,伸手從衣擺之上低頭一口咬住左衣角,右手硬生生的撕下一大塊布片,然後就一口咬住一頭,另一只手在左肩之上包了數圈,最後隨意的打了一個結,他這才松了一口氣,包紮平時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此刻在他做來,卻仿佛是如同跑了兩萬五千里長征一般,渾身虛脫,汗水淋漓,那份痛苦不是常人所可以忍受的.

隨即,雖然直接就想倒地大睡上一覺,可是他卻強忍睡意,竟然就在此地打坐了起來,肉眼可見的天地元氣瘋狂地從四周朝他地身上湧去,一圈淡淡的紫色漸漸浮現,他身上地內傷同樣的以極快地速度在恢複著,也不知道是因為那兩種奇怪的藥物還是因為他的紫色內力,終于,整個山谷之中徹底的黑暗了起來,滿天灑下一地的清輝,月華照射在他身上,讓他整個人看起來竟然如同一幅雕塑.

直到第二天清晨,天光重放,這年輕人才睜開眼睛,緩緩站起身來,不過依然是虛弱已極,仿佛大病初愈一般,而且以他左肩之上那種恐怖的傷口,沒有十天半個月的休養,只怕也絕難恢複如初了.

輕輕打開月神之戒,那個年輕人取出一朵墨綠色的大花,入鼻只覺得一股奇特的幽香,中人欲醉,如同古酒,縱使為它受了如此重傷,差點性命不保,可是年輕人的神色卻是興奮的,眼中隱隱帶了一股喜色.

右手從戒指之中取出一個玉盒,找了半天卻發現沒有那麼大的玉盒,最後年輕人目光落在其中的那個黑玉匣之上,想了想,干脆直接將這墨綠色的大花裝入了那黑色的玉匣之中,再收入到月神之戒中,他這才輕吐了一口氣,站起身來,重新爬上了那道石隙,這才覺得肚子有些餓了,隨意的從月神之戒中取出一點干糧果腹,那年輕人隨即再次閉目開始打坐起來,努力的恢複著自己的元氣,在他左肩之上的那個恐怖的傷口,也以飛快的速度在恢複著,想來不用幾日,他雖然不能恢複到平時最頂峰的地步,但實力恢複到五六成,還是可以做到的.

這個年輕人,自然就是從那高懸之下摔下,因為紫光護罩的原因保護,饒幸未死,但也差不多重傷近廢的雪落.

時間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靜靜過去,在這個山谷之中,清風吹襟,明月當空,山林清寂,鳥語花香,無論是誰呆在這樣的環境中,都會覺得神經一陣清松,三天之後,雖然依舊沒有回複到最強狀態,實力也只回到了原來的一半不到,可是雪落已經走下了懸崖,重新回到了外谷,依依不舍的打量了這里一眼,如果不是因為急于趕回去與妹妹相見,只怕他還真的舍不得立即就此離開.

不過這三天中,在谷中靜養的他,卻將內谷和外谷都細細游覽了一遍,他發現這里氣侯溫和,不似外面那般寒冷,看來應該是四周都是山峰的原故了,而上次他剛進來之時發現的那幾株虯勁蒼古,結有一個個紅色拳頭大小的果子的異樹,也被他光臨了幾遍,他發現那些紅色的果子,不但去液生津,可以飽食果腹,同樣對內傷有著不小的效用,看來不是普通的果子,這個發現讓他養傷期間,不至于太過無聊,那些干糧早就吃厭了,這三天中他倒是更多的依靠這幾株樹上的紅色果子果腹,不過最後他發現,自己這三天差不多都把所有的果子吃光了,看最後一棵之上,還剩下那麼七零八落的十來個,想了一想,他就取出一個玉盒,將它們全摘了下來,打算留著回去給妹妹雪靈也嘗一嘗.

以艾米的見識,只怕還能從這果子的樣子之上認出它的名字,雪落雖然沒見過它,也絕對能它到,它們縱然不是天材地寶,只怕也是一種極其稀罕的東西了,連續三天都吃這個的他,紫極玄功一直達到第五重巔峰就再沒有寸進的狀態已經連續了近半年,可是吃完這些之後,紫極玄功竟然有了再次突破的跡像.

這個發現不禁讓雪落自己不禁大為欣喜,一年以來,實力都停留在一個瓶頸的地步,突然有了就要突破的跡像,這對于雪落來說,可能是除了得到生命源珠和找到藥神方第二味藥物,黑日幽曇之外,最可興奮的好消息了.

這三天中,克勞門農和金光城主都沒有找到這里來,顯然已經離開了,雪落也不禁松了一口氣,說真的,如果能在這里終老,真的是一件不錯的事,如果哪一天,妹妹雪靈完全好了,自己一定要帶她來這里看看,如此美景,沒有見過一次,那真的是可惜了.

站在山谷的最高處,雪落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這里,是該要離開了,林徽她們,應該已經在西邊海岸等著自己了吧,一年沒有見到雪靈,自己也是該要回去了.

想到雪靈清秀的容顏,雪落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那個剛剛失去爺爺的白兒,暗歎了一口氣,雪落不再猶豫,身子一展,整個人已經如同一只飛鳥一般,斜斜滑翔出數十米的距離,接著,雙足再點,已經貼著那險峻的魔鬼峰石壁,朝著外島飛掠而去.

不過片刻功夫,這個隱蔽的小谷就此漸漸消失于身後不見,兩個時辰之後,換了兩次內力的雪落,終于回到了外島.

小心翼翼的躲在一塊大青石之後,仔細觀察了半晌,海島之上人聲寂寂,沒有一個人影,克勞門農和金光城主的船只也不見了蹤影,看來他們是沒耐心再等了,不過雪落依然沒有立即沖出去,仔細的再用火眼觀察了一遍,他才確定克勞門農和金光城主兩拔人的確已經離開了,這才輕籲了一口氣,站起身來.

就在這個時候,海面之上出現一個小小的黑點,待得黑點更近了一些,雪落左眼紅光一閃,已經看清,從海邊過來的,正是林徽魔雕傭兵團的云門舫,微微一笑,雪落心中暗道:"終于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