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二百二十一章 潛返

不過幸好紅云古森並不大,禁制被破除之後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讓人迷路的地方了,只要能防禦血瘴,就可以自由出入,而那禁制被破除後,這里的血瘴隨著時間的推移,似乎也變得稀滿了一些,顯然,那位上古強者,是用那個血色禁制將這些血瘴拘禁在了這紅云古森上空,現在禁制既然被破,只怕過不了多久,這紅云古森上空的血瘴就會消散一空,重回以前的平靜了.

當三人終于走出了紅云古森時,留在外面等候的魔雕傭兵團的人迅速的圍了起來,當看到出來的竟然只有林徽,雪落二人,還抱著一個小女孩的時候,眾人都不禁一怔,只是看到三人的神色不對,所有人張了張口,本來想問魯修斯他們怎麼沒有出來,卻終于什麼都沒有問,只是把他們迎到了云門舫之上,所有人都明白,魔鬼峰中一定發生了劇變,要不然三人不可能獨自出來,而跟他們一同進去的藍斗宮那邊的人,卻一個也沒有出來,魔雕傭兵團這邊五人,也只是走出了兩人,其余的兩名七階巔峰強者,以及魯修斯長老,都不見了蹤影.

林徽沒有空跟他們解釋什麼,應雪落的要求,迅速的把他帶到了一間靜室之中,目光盯著面前的雪落,她清楚,雪落一定是有話要跟她說.\\\\\\

關上靜室鐵門,雪落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時間了,克勞門農與金光城主已經進入通道之中,在自己耽擱的這麼多時間中,只怕兩人已經找到了藏寶之地.生命源珠自己勢在必得.現在希望的是,兩人真的意見不和,在見到寶藏地那一刻自起糾紛吧,如果不是這樣,以雪落不過七階中位地實力.實在沒有可能在兩名九階巔峰強者的眼皮底下,取走那生命源珠,所以,他必須得立即趕回山洞,時間一旦錯失,生命源珠只要到了任何一個人手中,不論是克勞門農還是金光城主,那都不是他能戰勝的.自己的機會只有一瞬之間.

這個時候,他也沒空向林徽細細說明什麼了,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話:"林小姐,我必須得立刻返回一趟魔鬼峰,放心,我有自保之道,不會正面對上兩人地,到時候,我會幫你們把魯修斯長老和重劍老人的尸體帶回來.^^^^想來他們心系寶藏,也沒有時間在他們身上動什麼功夫,至于其他的事,我不方便向你們多說,現在.只有一點.為了你們的安全,你們必須得立即開船離開這里.不過,不要返航.如果你們這時候返航,出來的克勞門農和金光城主必定能追到你們的蹤跡,一旦追上,憑現在船上的實力,遠遠不是他們的對手,整船地人都會遭到危險."

說到這里,他聲音一沉,繼續說道:"所以我要求你們,轉道向西,將云門舫開到中央島之後百里之外,然後就停在那里,三天之後,再回來島上,接我離開,縱使克勞門農與金光城主再有智慧,找不到你們之後,也只會當你們急于逃命,早就全力返航了,絕對不會想到你們其實並沒有離開沃瀚海,只是在中央島之後而已,當然,你們必須得先從這條航路返回,直到這邊克勞門農和金光城主的手下認為你們已經望不見你們,你們才可以繞路回到中央島之後,大海之上是留不下任何痕跡的,所以盡可放心,三天之後,一切都應該結束了,如果我沒死,就在西邊的海岸邊相見!"

林徽一急道:"你一個人回去,那太危險了,不行,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雪落搖了搖頭道:"不用了,你和我一起,目標更大,我說我有自保之道,林小姐盡管放心才是,我不會將自己致入危險境地的."

將火犀佩塞入白兒手中,將白兒交到林徽懷中,輕輕拍了拍林徽的肩膀,低聲道:"幫我照顧好白兒,等我回來!"

說完這句話,他再不猶豫,連給林徽一個告別的機會都沒有,徑直打大靜室鐵門,到船頭後,輕輕一縱,就落到了沙灘之上,隨即,朝著後面的林徽兩邊揮了揮手,身形連閃,整個人仿佛一道幻影,只是幾個瞬間,就已經沒入紅云古森之中,消失不見.

林徽怔怔的望著雪落消失地方向,目光中有些微微的失神,這個年輕男人,給了他太多的驚奇,神秘,仿佛他身上,永遠也揭不開他真正的樣子."希望,這一次他能平安的把魯修斯爺爺地尸身從石洞之中帶回來吧,魯修斯爺爺是為保護我而死,我不想他死了都不得安息.\\*\\\"

目光忽然落到懷中白兒地身上,看到火犀佩,她這才猛然一驚,臉色大變道:"啊,他怎麼忘了把火犀佩帶上,沒有它他怎麼闖過紅云古森,不好,我要立即追回去送給他."

一直目光怔怔的白兒,看著雪落消失地方向,卻淡淡的道:"不會地,面具大哥哥一定有他的方法,不需要擔心,而且,就算你這個時候追上去,也沒有用了,他早就進去了,他要沒有抵禦血瘴的辦法,此刻就算你拿到火犀佩交給他,也救不了他了,我們還是聽他的吩咐,將船開到中央島後面百里之外吧,三天之後,他一定會出現的."

說這句話的白兒,沒有一丁點小孩子的樣子,冷靜得像個大人,林徽一呆,目光怔怔的望著懷中這個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第一次發覺,有的時候,她竟然看得比自己還遠.

苦笑了一下:"是啊,他一定有解決的辦法的,他既然選擇了要回去,我們就一定要相信他.*****三天之後,面具,我在這里等你."

轉身走回船頭,再不遲疑,林徽指使魔雕傭兵團的屬下,開動了云門舫,看其目標,正是回程的方向,不過在出了水面數百里之後,確認身後的克勞門農和金光城主手下的人再也望不見自己這邊之後,隨即,她這才吩咐水手調頭,不過不是直接回程,而是繞了一個大圈,將云門舫開到了中央島後面百里之外,靜靜的停泊在了那里,雖然水手一頭霧水,但在這里,林徽就是最高首領,所有人也只得照辦.

林徽的云門舫,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在了旁人的視線之中,潛伏了起來.

而雪落,在進入到紅云古森的第一瞬間,就從月神之戒中將那個幾乎被他遺忘的紫色水晶球拿了出來,雖然他不知道這紫宮球到底有什麼大用,但能抵禦血瘴是確信無疑的,注入一縷內力,一個紫色的護罩憑空出現,隨即,雪落就化為了一縷輕煙,消失在了紅云古森的深處,不到片刻,他就出現在了魔鬼峰腳下.

憑他的腳力跟速度,沒有人跟著之下,全力急馳,簡直不在克勞門農,金光城主這等九階巔峰強者之下,當然,這也不關是影術的功勞,幻化五行靴,還有雷臂的速度增幅,都是至關重要的,少了哪一樣,他都沒有可能達到如今這種恐怖之極的速度.

再次回到那個黑色的洞口之處,雪落毫不猶豫的,直接一縱身,跳入了其中,隨即循著原來的軌跡,快速的朝洞中內腹前進,僅僅半炷香的功夫,他就回到了原先的那個大洞之中,一地的破碎石塊,還有尸體,而克勞門農,金光城主,綠衣老者桑穆西三人均已消失不見,顯然他們已經進入了那條通道,根本沒有人有興趣管一下地上的這些尸體.

雪落快速的走到魯修斯和重劍老人面前,他先後將兩人的尸體裝入了月神之戒中,月神之戒雖然不能裝活物,但是尸體卻是無妨的,在翻動魯修斯的時候,被他壓在身下的那枚火紅的魔法杖露了出來,雪落略微有些意外,那三人竟然沒有取走這火龍之咆哮,看來那天亂遺寶的吸引力,比雪落想像的還要大上不少啊,雪落也沒時間細想這些事情了,三人進入那條通道都快一個時辰了,再不趕去,只怕就真的什麼都來不及了.

將火龍之咆哮也裝入月神之戒,隨即,雪落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基欽和羅格的尸體也裝入了月神之戒中,至于藍斗宮那邊的四人和金光城主手下那邊的七人,他卻懶得管了,連他們的主子都沒有時間替他們收一下尸,雪落又何必多事.

收拾完這一切之後,雪落身形一縱,也隨之沒入了那條巨大的黑色通道之中,早在炎石巨人出現之前,他就已經注意到了那條明顯大上幾號的黑色通道,自然不可能記錯.

一進入通道之中,一股陰森林的濕冷感覺竟然讓雪落這樣的人都感到身子一顫,幸好他實力已算不弱,略微將一股內力罩體之後,陰寒的感覺消失不少,他這才加快了前進的腳步,雖然這條通道途中也曾多次分叉,但是有著火眼這等異寶在身的他,只是略微催動一點內力,就看到了地面之上炎石巨人經過過的痕跡,克勞門農三人的痕跡他找不到,但炎石巨人這等巨大的存在,所過之處如果沒有留下一點痕跡在,那才是奇跡,不需要故意去找三人所走的是哪一條,只要跟著這炎石巨人的來路走,就一定不會走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