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二百零五章 鬼母蓮

雪落剛一落下山洞,這才驚訝的發現面前竟然是四通八達的,足足近百條通道,前方黑暗一片,也不知道這些通道是通向哪里.

克勞門農與魯修斯等人已經不見了身影,原地只有基欽一人在這里等著他,雪落目光望向基欽,基欽苦笑了一下,說道:"他們都已經進去了,選擇的是最左邊的兩條通道,克勞門農先生帶著葛彥少爺等四人走的最左邊第一條通道,魯修斯長老帶著林徽小姐,羅格二人走的最左邊的第二條通道,大小姐讓我在這里等你,讓我見到你之後,立即和你一起從第二條通道趕過去與他們聚合."

望著面前錯綜複雜的數百條通道,雪落目光微微一掃,記住一個大概,便朝基欽道:"有勞了,請吧!"

基欽點了點頭,兩人身形一動,隨即朝著最右邊第二條通道中走去,這些通道彎彎曲曲的,潮濕黑暗,也不知道通向哪里,魯修斯等人更是早已影蹤不見,雪落手一擎,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枚月光石,月光石上散發出微弱的亮光,讓通道內有了一點亮光,基欽看了他一眼,兩人點了點頭,加快腳步,朝前走去.

只聽得空空的聲音不斷響起,然而,當兩人走了不知道多少時間之後,面前竟然再次分叉,出現了兩條一模一樣的通道,最左邊的通道口,畫著一個簡單的魔雕傭兵團的紫色標記,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即鑽入最左邊的那道通道,左轉右轉之後,不一會兒,面前竟然再次出現分叉,這一次出現的,足足有四條一模一樣的通道.

在中間第二道通道口上,同樣有一個簡單的紫色標記,基欽和雪落兩人默然.還是選擇了中間的第二道通道,只是不到片刻,前面再次分叉,橫亙在兩人面前的,足足有八條一模一樣的通道,而這一次.面前地標記,竟然消失了,魯修斯等人似是發現了什麼,竟然來不及給兩人留下記號,就已經進去了,兩人面面相覷,八條通道一模一樣,這個時候到哪里去找魯修斯等人走過的影子,地上一點痕跡也沒有.依他們的能力,別說痕跡,基本是連氣息都不會留下一點.基欽攤了攤手:"面具,怎麼辦?我們該走哪一條通道?"

雪落沉吟了半晌,說道:"這樣吧,我們一人找一條通道過去,如果走出五十米,還沒有發現一點蹤跡,就再換一條,一直到找到為止.你走左邊四條,我走右邊四條."

基欽點了點頭道:"也只有如此了.這地方陰森詭異得很,你自己小心."

雪落道:"你也是.保重."

基欽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即不再猶豫,第一個沖入了左邊第一條通道之中,而雪落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從右邊第一道通道之中走了進去.

這一次沒有基欽在旁,黑暗的通道之中,一片冷清,洞中竟然充斥著巨大的風聲.仿佛地底有無盡地鬼怪在攪動空氣一般,雪落從來不相信鬼神之說,可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感覺到無盡陰森的氣息,讓他不禁加快了一點腳步,手中的月光石散發出柔和的白光,映照著方圓幾米的范圍之內.

忽然.雪落停下了腳步.因為他竟然走到了盡頭.這條通道.竟然是一條死路.前面就是一堵石壁.再也沒有可行之處了.然而.就在雪落想要轉身回走.去探尋另一條通道地時候.他卻驀然轉身.死死地盯著對面地石壁.

那石壁之後.正是風聲傳來地地方."空空"地聲音.仿佛江水撞擊岩石.雪落面色怪異.伸出手去.敲了兩下.發現這石壁之後.竟然是空心地.里面似乎別有洞天.

沉吟了一下.雪落還是忍不住好奇.右手抬起.紫色地光環虛浮而出.那雕刻著火焰,云朵圖案.中間隱現一只四足麒麟地雷臂出現在他右腕之上.輸入一點內力.隨著那古色斑斕之上紫色護臂之上.黑色電弧一閃而逝.對面地石壁"嘩啦啦……"地一聲巨響.裂開一個足以穿過一個人形地巨洞出來.雪落站在原地.紫色護臂重新收回袖中.消失不見.望著那憑空出現地巨大洞口.雪落微微一笑.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石牆之後.想不到.這通道之後.竟然真地另有玄機.這石壁之後.果然是空地.

站在洞中.雪落打量著四周.可以確定地是.這里是一個密閉地空間.除了那條通道之外.沒有任何可以進入地路線.四周全是黑色地玄武岩.頭頂之上.隱有天光泄出.雪落收起月光石.目光四下一掃.竟然在石洞之中.發現了左邊角落里地一個小水潭.潭水幽深黑暗.上面長著一朵紅色蓮花.淡淡地香氣自那蓮花之上.飄散而出.蓮葉之下.似乎盤旋著才一條亮碧色地綠帶.

而在黑潭旁邊地地面之上.亂石堆中.竟然有一具衣衫破爛地骷嶁.身邊雜草叢生.左膝之下.只是雪落目光銳利.竟然在那骷嶁腰間.發現了一圈微弱地白色瑩光.只是被那些破爛地衣料遮住了.所以極不顯眼.如果不是因為這洞中光線實在太暗.而雪落又有火眼這等異寶在身.否則還真地發現不了.

雪落心中一動.緩緩上前.便要走向那具白色骷嶁.就在他經過那黑色水潭之時.正好踢中一塊碎石.碎石落入潭水之中."咕"地一聲.竟然就此化為縷縷黑煙.消失不見了.與時同時.這動靜似乎驚動了什麼.綠光一閃.一條尺長地綠色小蛇.從那黑潭水中央地紅色朱蓮之上.一躍而起.朝著雪落地脖子之處咬來.

雪落目光一縮,左眼淡淡的紅光一閃即逝,已經看清了朝自己沖來的這條綠色小蛇是什麼,渾身亮綠,左右兩側,竟然生著一對小小的紫色肉翅,雪落心中微微一驚,毫不遲疑地發動了幻化五行靴,整個人如同殘影一般,刷地一聲,就出現在了石室另一邊,與時同時,右手在左手月神之戒上輕輕一撫,一把紫黑色大劍就出現在他手掌之中,輕輕一劃,"嘶"的一聲空間破裂之聲,那條長著一對紫色肉翅地碧綠小蛇就此劃為兩斷,掉落地面,彈了幾下之後,隨即再也不動了.

雪落收起宵練劍,走上前,神色凝重,以他的眼力,自然認得出來,這碧綠小蛇,只怕便是傳聞中的腐骨靈蛇,劇毒無比,可惜本身並不強大,然而,它的珍貴就珍貴在,這種腐骨靈蛇,極難尋找,傳聞它一般只會寄身在一些罕世的靈藥之上,而最吸引腐骨靈蛇的東西,是一種蓮花,名叫太液朱蓮,又名鬼母蓮,在止戈大陸上,它有一個響亮的稱呼,毒後.

鬼母蓮多是生長在陰暗潮濕之地,天地間一些陰極而生,偶然情況下出現在極陰之眼地面之上,彙聚而成的黑水潭之中,這種潭水羽落沙沉,本身就是一種劇毒之物,黑水潭,鬼母蓮,腐骨靈蛇的出現,往往是一起的,如果有人不慎闖入其中,立即就是身死魂滅的下場.

很多人,都是被那看起來豔麗,一時不察的被腐骨靈蛇所咬中,從而不治而亡,只是腐骨靈蛇除了劇毒之外,其他地方並不強大,可難就難在它的出其不意,如果不是雪落一進此地,就感覺有些不對,早已提了一百二十個心,再加上火眼的幫忙,此次只怕連他也要遭殃了.月神之戒的瞬移技能再強大,沒有機會使用出來,也是白搭.

想到這里,雪落的目光不由得落向那個角落中的黑色水潭,這個不起眼的小水潭,只怕便是那令無數人聞之色變的黑水潭了,而那黑色水潭中生長的那朵看起來漂亮無比的紅色蓮花,卻是止戈大陸之上人人避之有如蛇蠍的毒後----鬼母蓮.

這東西雖然劇毒,不過也的確是一樣稀世之物,可以說,皇母蓮在藥典之中,可是差不多屬于帝品一階,雪落看著那朵紅色蓮花,忽然想到一個人影,想起剛剛用完的最後一支追魂香,雪落微微一笑,竟然從月神之戒中取出一對白色手套,然後飛到那黑水潭上面,伸手將那朵紅色蓮花摘了下來,放入到一個白色的瓶子之中,想了想,又伸手將瓶子裝了半瓶底下的黑色潭水,這才塞緊瓶蓋,收回到月神之戒中.

這東西,在許多人看來,都是不祥之物,但是有一種人眼中,那可是無價之寶啊,以後說不定自己還有用得著它的地方,即使自己用不到,拿去送給一個人,想必一定能夠換到不少自己想要的東西,那些東西雖然不入流,但是在特殊時刻,或許能起到意想不到的特殊作用呢.

收好這白色大瓶,雪落的目光,隨即落到那具牆角的骷嶁身上,這人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樣的一個山洞之中的,難道這里,除了魔鬼峰的真正主人,還有外人在旁嗎?

帶著這樣的疑惑不解,雪落緩緩走到這骨白色骷嶁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後,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被那些破爛衣襟所遮蓋住的,仿佛是一條白色的腰帶狀的東西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