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二百零二章 山洞

"你真的有辦法?"

林徽望著雪落,眼睛中既有不能置信,也有著一線斯待,在她看來,這個神秘的青年人,好像總是有著無窮的秘密,無盡的可能一樣,第一次在迷霧森林中心區域,遇到九階中位魔獸,失散之後,他孤身一人都能逃得出來,而這次在格蘭城中再遇,數天前的海上那場大戰,他更是給了自己以極大的驚喜,短短一年半不到的時間,一躍從七階下位達到七階中位,這在旁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修煉速度,在他身上卻似是再正常不過.

或許,他真的有辦法呢?

只是,連克勞門農和影子爺爺這樣見多識廣的強者也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只不過是七階中位的神秘青年,真的能有什麼辦法嗎?

雪落依舊是不一幅平平淡淡的語氣,既不見緊張,也不見激動,只是淡淡微笑了一下,說道:"我可以試試!"

其他人看向雪落,有半信半疑的,有徹底不信的,也有雖然不信但是抱著一線希望的,各種神色都有,克勞門農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名青年,開始的時候因為林徽與他走得最近,他便注意到了這個看起來與魔雕傭兵團其他人都有些不同的青年,到最後兩方各出五人之時,魯修斯沒有選擇魔雕傭兵團那邊當時應該是第三強的科因,而是選擇了只不過剛達到七階中位的他,就讓他對這名看起來與眾不同的青年留了一些心,只不過以他的地位,雖然注意到了雪落,自然也可能就去查探什麼.

而魯修斯卻是眼前一亮,笑道:"好,好,面具,你盡管試試!"

在他心中,這名不知來曆的神秘青年.甚至比一名七階巔峰的科因還要管用,這不是因為林徽,而全是他潛意識中認為的,很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說不定他還真能做到,反正試試又沒有什麼壞處.眼下眾人都是綁在一條線上的螞蚱,他有些什麼特殊方法也說不一定.

除了葛彥看向他的神色有些不善,不過這個時候他也自覺地沒有說什麼,其他所有人都看著雪落,顯然默許了他的行為,雪落看了眾人一眼,自然能明白他們現在的想法,只是他也沒有露出什麼不悅的表情,淡然一笑.雪落走上前,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個長方形的紫色木盒,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不禁一眨也不眨地盯著.誰都知道,這個紫色木盒中,一定就是裝有能解除這蠍流的東西,只是就因為知道那是解決蠍流的東西,但卻不知道那里面到底裝的是什麼,所以眾人的好奇心才更重.

這其中就屬林徽與雪落的關系最深,她走到雪落身後,想看看雪落到底在做什麼,雪落當然知道林徽就在他身後.不過他也沒有要保密的意識,蹲在身,伸手打開紫色木盒,林徽驚愕的發現,木盒之中什麼也沒有,如果要說有,那也只是靜靜的躺著一根看起來有些特殊地紫黑色線香而已,粗如人指,長約三寸.線頭是詭異的銀綠色,旁邊有兩塊火石.

就這東西,也能對付這幾十萬只羅古蠍?林徽自然不信,其他眾人也是一臉愕然,面面相覷,葛彥低哼了一聲:"故弄玄虛!"

克勞門農瞪了他一眼.他這才不情不願地轉過頭.連看也不想再看一眼.雪落也不看向眾人.他知道.當這東西拿出來地時候.他們一定會失望.只是……這東西如果真是那麼簡單.值得他如此鄭重麼.到時候.他們看到結果.不知道會如何?

就那麼背對著眾人.伸手拿起火石.將線香插入地面.隨即點燃.然後退到一邊.一縷紅煙登時從點燃地線香之上飄起.飄飄渺渺.隨著一陣風來.這些紫紅色地煙霧隨即飄散.正好覆蓋向四周所有羅古蠍前進地方向!

就在眾人一臉不以為然.就連本來對他最寄以厚望地林徽和魯修斯也露出失望地神色之時.被那些紫紅色煙霧接觸到地羅古蠍發生了恐怖地變化.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一個個張大了口.只見所有接觸到紫紅煙霧地羅古蠍.不但停下了前進地腳步.而且一個個顯得有些暴躁不安.隨著時間地推移.這種感覺越發明顯.終于.有地羅古蠍變異了.暗紅色地光芒亮起.它竟然沖向了自己地同伴.一瞬之間.整個蠍群之中.就開始大亂.第一只瘋狂地攻擊周圍地蠍群之後.其他羅古蠍在反抗地過程中.自己也陷入了混亂當中.越來越多地蠍群被波及.

最後.所有地蠍群都停留在了距離眾人一百米之外.互相吞噬.攻擊了起來.不到片刻.森林之中就出現了成片地蠍子尸體.到得最後.已經不再是一只一只地互相攻擊.而是成片成片地.所有人都駭然.面面相覷.當這支紫黑色地奇異線香點燃至三分之一時.紅云古森之中.已經沒有一只還保持在獨立之中地蠍子存在了.當這線香燃燒至二分之一時.谷中已經損失了近半地羅古蠍.這讓眾人又驚又喜地同時.看向雪落地目光.不禁連續變了好幾次.

當這支紫黑色地奇異線香點完之後.整個紅云古森之中突然湧現出地幾十萬只羅古蠍.僅余最後千余只依舊存活.在基欽,葛彥,林徽三人地地風二系魔法攻擊下.很快就全軍覆沒.而造成這一切後果地.只是因為這個看起來溫和有禮地神秘青年.隨手拿出來一支線香造成地!

所有地人都有些不敢相信這事實.但那一地地蠍子尸體告訴眾人.這是真地.林徽忍不住問道:"你剛才拿出來地.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雪落微微一笑,拍了拍袖子,淡淡的道:"就是一支香而已,它叫追魂香,同時,又有另外一個名字,殺手香!"

林徽喃喃的道:"追魂香,這是什麼東西?"很明顯,她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雪落也不意外.如果人人都知道,那才是怪事,只不過聽到此話的克勞門農與魯修斯,卻是相視著對笑了一眼,哈哈一笑道:"老鬼!"

兩人的異口同聲引來了別人的好奇,不過他們並沒有向眾人解釋的意思.魯修斯朝雪落笑道:"沒有想到你竟然有那個吝嗇鬼的東西,真是難得,這東西雖然不咋的,但是關健時刻,還是很有用地,哈哈!"

雪落沒有想到他們竟然認得此物,不過也正常,畢竟這兩人都是成了精的老人物了,認識那個人也算正常.不錯,這紫色木盒中,就是上一次為了對付嗜血蟻而專門跑到南方阿布利特帝國以帝品靈藥紫果才換來的三支追魂香.其中兩支已經在死亡大峽谷時為了對付嗜血蟻使用光了,只剩最後一支被雪落留了下來,想不到今天,竟然真的還有再用到它的一天.

只不過用完這一最後一支,這追魂香也算是告罄了,以後再想用也就沒有了,一枚帝品靈藥紫果,竟然只換得三支,可見這追魂香的制造之不易.以後想要再得到,就更加不易了.

雪落之所以極有信心地說要一試,就是因為他突然從這些羅古蠍身上,想到了死亡大峽谷之中的嗜血蟻,兩者之間雖然形狀不同,但是習性卻是何其相似,而且……都是單體實力不強,但數量恐怖,既然那殺手追魂香對付嗜血蟻有用.對付這羅古蠍,說不定也能起到作用.

自己上次特意留下的最後一支追魂香沒有用,這個時刻正好派上用場.

想起就做,果然,他竟然真的猜中了,這追魂香不但在羅古蠍身上同樣適用,而且效果之好,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在他看來.這幾十萬只羅古蠍.能減去六成已經算是了不起了,想不到最後竟然只剩下區區千余只.這倒是他所沒有料到的.

隨著羅古蠍的消滅,整個紅云古森這才終于徹底的安全下來,通往那座高達數千米,從遠處看來一片黑黢黢魔鬼峰的道路重新打開,眾人就在原地休息了片刻,便即再次向著魔鬼峰腳下前進,不過這個時候,因為雪落除掉了那麼多地羅古蠍,變相的等于救了眾人一命,不光魔雕傭兵團這邊的幾人對他刮目相看,就是藍斗宮那邊算是半個敵人地幾人,現在對雪落也恭敬了許多.一路上再沒有遇到什麼危險,最後,眾人終于來到了那座傳聞中藏有天亂遺寶的魔鬼峰下,克勞門農收了凝血寶珠,在這里,已經再也用不到抵禦血瘴了,因為在魔鬼峰周圍的五十里范圍,就和外界一樣,是一片真空.

眾人就地分成兩個陣營,原地休息,直到所有人的精神都恢複到最巔峰狀態之後,這才站起身,仰頭上望,半山腰處,一個巨大的黑色洞穴,正靜靜的隱在陰影之中,仿佛魔獸的巨口.

山洞!一瞬間所有的人都驚喜起來,那里,應該就是千年以前,那個十階強者所隱居的地方了,如果這里真地有寶藏,就一定是座落在那個山洞之中.

很少與大家說些什麼閑話,一直在忙于碼字中,甚至抽不出時間,但今晚忽然很想和大家說兩句,因為下午,就是《劍師》封推的日子,趁這個機會,在後面說兩句.

最近有些讀者跑來問我,為什麼書中的傭兵公會沒有等級,請我去重新加上,我無語了半天之後,終于問了他們一個問題,你們是在哪個網站之上看的?

最後,讓我哭笑不得的答案是,很多莫明其妙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網站,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前來問我這個問題的,都不是在精品看的,他們看地都是盜版.

首先我申明一下,《劍師》這本書,唯一合法並首發的網站,是精品,任何非在精品發布的《劍師》內容,都屬盜版,這個暫時不說,因為技術原因,那些盜版網站轉貼的時候,一般都會漏掉阿拉伯數字和英文字母,所以說我在書中沒有標明傭兵等級啥之類的,純為網站原因,寂寞沒有那個能力,也不認識那些盜版網站的站長,他們轉貼的時候也不會告訴寂寞說你好我要轉貼你的小說,所以讓寂寞去那些網站加上等級,寂寞是辦不到的,大家海涵,這個問題,要大家自己去找那些盜版網站地站長解決.

所以,請以後大家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了,我在很郁悶地同時,還要給你解釋,這是很痛苦的,當然,我希望大家都看正版,但這不現實,只是我希望,大家在看盜版地同時,可以回來支持一下本書,就是對寂寞的最大鼓勵,還有,一本書的訂閱是每個作者寫下去的最大動力,我們就是靠著這千字二分錢,到手其實就是千字一分的錢維持生計,所以,每一個訂閱雖然錢不多,但對我們都很重要,希望有能力的朋友,稍微支持一下正版,也許寂寞辛辛苦苦坐在電腦前一天,碼幾千字,對大家來說,也就是扔在地上都沒有人撿的一毛錢,但是,這一毛錢真的很重要,大家少喝一瓶水,少抽一包煙,不,也許是半瓶水,半根煙,這也許就是一個起點作者兩個月的所有努力.

想想凌晨四點,大家都在睡夢之中,寂寞還在這邊熬著困意敲字,一邊明明睜不開眼睛,一邊還要苦思情節與構思,一個字一個字的把這一章寫出來才能睡覺,其中辛苦,只有做過這一行的人自己知道,尤其是當遇到瓶頸的時候,那種想把腦袋砸爛,痛苦萬分卻依舊半天寫不出一個字來的時候,更是最痛苦的經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