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二百零一章 蠍流

面前出現的,竟然是蠍群,無數的暗紅色蠍子潮水一般的朝著眾人湧來,所過之處,四周的草木瞬間枯萎.

如果是普通的蠍子,也不能令這麼多的頂級強者為之變色,如果只有一只,哪怕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只九階魔獸,眾人也不會在乎,因為十人之中,就有兩名九階強者.

可是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既不是普通的蠍子,也不是只有一只.

克勞門農面色難看,正是因為他認出了這種蠍子,而魯修斯也同樣,一瞬間他就意識到自己遇上了一群什麼東西,這也是他剛剛使用完神霄天禁這等禁咒魔法,卻依舊沒有收回火龍之咆哮的原因.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羅古蠍,那號稱水火不侵,刀槍難傷,早已消失在止戈大陸之上近千年之久的上古異種之一.

誰也沒有想到,在這個遠古叢林中,竟然會遇到它們,難道千年前羅古蠍竟然沒有絕種嗎?

锃亮的背殼,顯出紅褐色,兩只前鼇顏色更深,極為布眼,後面的尾刺高高翹起,別說普通的魔法,就算魯修斯的魔法力剛才沒有透支,再使用一個大型的火系魔法,也對這些羅古蠍造不成多大的傷害.

上古時期,尤其是百族時代,有著許多凶悍的魔獸,不過都隨著千年時間的流逝,漸漸的消失在了止戈大陸之上,只有一些古老的資料中還有著對它們的描述,有的甚至連那些最古老的典籍之中,也找不到它們的蹤跡,是真真正正的隨著時間涅沒消失了,而這種羅古蠍,正是其中之一.

一種讓人聞之色變,但大陸上卻已經沒有人見識過的恐怖異種,它們對大半的七系魔法都是免疫的,想要戰勝它們.除了禁咒級魔法之外,就只有物理攻擊了,而禁咒級魔法,或許一下能掃除一片,但一個九階強者,又能使用幾次禁咒?

而這些羅古蠍.卻是無窮無盡地,仿佛潮水一般,是殺之不盡的,一個禁咒下去,消滅一片,後面還有一片,兩片,十片……就算把一個九階魔法師累死,或許能消滅其中一部分.但最終的結果,也只有一個!

等到魔法師使用不出魔法之時,只要被這些羅古蠍接近.瞬間就會變成一具白骨,就算你是九階魔法師,那個時候也沒有一點反抗之力,而物理攻擊,對付的只是少數,你一個人或許能消滅十只,百只,但是你能消滅一千只,一萬只麼?

蛟多咬死象就是這個道理.而此刻.出現在眾人面前地.何止是萬只.十萬只……密密麻麻地羅古蠍仿佛一道鋼鐵洪流.朝著眾人迅速地湧來.就在這時.有人轉頭.發現不光是前面.左邊.右邊.還有後面.都有著同樣數量地暗紅色蠍群朝著他們湧來.竟然將眾人包圍在了一個僅只有數百丈方圓地小***中.而這個***隨著四周羅古蠍地不斷推進.地方正在不斷縮小.眼看過不了多久.眾人就要被這些看不出數量地羅古蠍淹沒!

***中地所有人瞬間面色變得慘白.饒是他們平日見識過不少地大風大浪.此刻也有些束手無策.魔雕傭兵團這邊三個魔法師之一地七階地系大魔導士基欽已經已經不待吩咐.便抽出了自己地魔法杖.濃郁地土系魔法元素瘋狂地從四周朝著***中湧來.緊接著.基欽左掌中心地那枚地系魔法杖頂端地那枚地系七品魔晶核亮了起來.不到片刻.以他地身形為中形.四周三百米外地距離地面急劇地抖動了起來.一枚枚尖銳地土黃色突刺憑空出現.所有羅古蠍地前行速度頓時一滯.

正是地系四階魔法.大地突刺地進階版本.地突陣!

基欽自然不是用不出更高級地魔法.但是相比于地突陣來說.在這個時候.對付羅古蠍.地突陣反而是最適應地一個.然而.好景不長.那些受阻地羅古蠍在稍徽驚慌過一陣之後.依舊不要命地朝著眾人湧來.以基欽地實力.這地突陣固然可以用出多次.但又能抵擋多久呢?

看到基欽出手.雪落這邊地林徽,藍斗宮那邊地葛彥.同時出手.兩人都是風系魔法師.林徽地風系魔法杖擎起.一個小型地風暴巨龍形成了.輕喝一聲:"去!"那青色地風暴巨龍劃破空間.朝著對面地地面之上狠狠地砸去.只聽得一陣摧枯拉朽地聲音響起.在她面前數千里范圍之內.所有地羅古蠍被巨風所凝成地幻龍擊得四飛而起.不少在半空中就化為了齏粉.消失不見.地面之上.整個被犁出了一道數百米長地巨形空闊地帶.七階魔法師地全力一擊.也是恐怖地.使出這一擊後地林徽.鼻翼間隱現汗珠.本來豐潤地臉色.不由得蒼白了一分.

而那邊.葛彥手上地風系魔法杖.隨著他地一聲低喝.一道巨型地龍卷風暴形成.這邊地人都不禁目瞪口呆地望著被他凝成實體地風系巨龍.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剛剛使出七階高級魔法風之幻龍地林徽.一瞬間瞪大了眼睛.喃喃道:"八階低級魔法-暴風龍卷!他居然已經達到能使用出八階低級魔法地地步了."

而看到這一幕的雪落並沒有什麼意外,葛彥的實力本就比林徽高出一層,他能越階使用出八階低級魔法,也不見得有什麼大不了的,如果不能,雪落才會奇怪,畢竟是藍斗宮出來的人,如果連這點也做不到,那也不配站在這里了.

藍斗宮,魔雕傭兵團,有哪一個是簡單的,就算林徽不過七階中位,就已經能越一階使用出七階高級魔法,這葛彥不是七階上位就是七階巔峰,同樣越階使用出八階低級魔法,並沒有什麼不正常的.

"去!"輕吐了一口氣,葛彥有些得意的看了這邊的林徽一眼,語意中顯然含有一層炫耀的意思,這讓在這危急關頭,本就心情不好的林徽看到了之後,雖然表面上沒有說什麼,但心底對此人的定位又下了一層.

暴風龍卷劃過空氣之時的"嗚嗚……"之聲,的確讓很多人對他刮目相看,並不只是一個有些來頭的世家公子,巨大的龍卷風暴襲卷之處,地面之上空出了一道比剛才林徽的風之幻龍更強大的溝壑產生了,至少有近萬只的羅古蠍被掀得四處紛飛,然而,眾人的歡呼聲剛起,便似乎被人一瞬間卡住了喉嚨一般,齊齊啞住了.

那些被林徽的七階高級魔法,風之幻龍,以及藍斗宮這邊葛彥全力一擊之下使用出來的八階低級魔法,暴風龍卷,所鏟出來的巨大空闊地帶,只是一瞬間,就又被後面源源不斷湧來的羅古蠍給填滿了,整個過程,還沒有眨一眨眼的時候,等到葛彥回頭,看到的就是這讓他的欣喜剛浮上臉孔便僵硬住了的一幕.

連八階魔法都產生不了多大的效用,在場中人,除了魯修斯.阿依那法是一名九階下位魔法師,最強大的,也就只有七階巔峰的基欽和藍斗宮中差不多與基欽相等的葛彥了,而另外一名魔法師,就是林徽,而另外六人,克勞門農加上藍斗宮的三名八階強者,以及雪落這邊的雪落自己,以及另外一名七階巔峰強者羅格,不是劍師就是戰士,四名魔法師,一個剛剛使用完三階禁咒神霄天禁,魔法力透支的九階下位強者,魯修斯.阿依那法,另外三人,都使用出了這個時候最適合自己施展的最強魔法,然而……羅古蠍的數量表面之上卻看不出一點減少的跡像,反而越來越多,羅古蠍的攻勢也只不過是稍微緩解了一下,但片刻間,包圍圈就已經縮小到了不足兩百米,照這樣下去,就算基欽,葛彥,林徽三人再全力攻擊一次,除了白白消耗自己的魔法力之外,根本與事無補,不過片刻,眾人便全部要被這些無窮無盡,密密麻麻的羅古蠍所淹沒,變成一具白骨.

劍師和戰師只適合單兵作戰,在這個時候,遠遠不如一名普通魔法師,情況已經到了萬分危急的時候,就算克勞門農是九階巔峰強者,這個時候,也有些束手無策了.

藍斗宮的那三名八階劍師的眼中都不由得露出絕望的光芒,平常他們的實力在整個止戈大陸之上,也是屬于可以橫著走的,但是現在,遇上了讓他們實力完全發揮不出來的蠍流,連克勞門農和魯修斯都束手無策,他們還能怎麼辦,照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他們別說消滅掉這群羅古蠍,就算想殺開一條血路沖出去,那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都是眾人之中最平靜,站在眾人最後的雪落,輕輕開口說道:"或許,我有解決它們的辦法!"

所有人霍然回頭,盯著雪落,包括克勞門農與魯修斯,眼睛中都有著不能置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