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一百七十九章S級傭兵之王-面具(二)

)低聲咒罵了一句這鬼天氣,早上的時候還是冬陽和暖,中午就下起雪來,轉瞬之間天地就是一片銀白,冰冷的氣流直往人身上穿得單薄的地方鑽,颼颼的,直使人渾身縮緊成一團,用皮裘蓋住大半半張臉孔,伊斯特布魯克微張開套著皮套的雙手,護在嘴邊,向著前邊那單獨的黑氅青年喊道:"喂……前面的朋友,可願意與我們一起結伴而行,從這里到最近的格蘭城還有大半日的路程,這種天氣你也沒找個伴一起,一個人可真是難為你了

前面的那個披著黑色大敞的青年似乎並沒有聽到,依舊是緩緩向前,步履輕盈,仿佛足不著地一般,只不過這邊的人相距還甚遠,而且因為大雪天氣,也看不太清楚,並沒有注意到這點.

那伊斯特布魯克並沒有放棄,直到他喊到第三遍的時候,那年輕人的腳步這才微微一頓,回過頭來,竟然停在原地沒有動,過了片刻,魔虎傭兵團的馬車就已經來到了那黑氅青年面前,看到站在原地的,竟然是如此的一位年輕人,臉上還戴著一幅奇怪的銀色面具,眾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那黑氅青年向著眾人微微行了一禮:"你們好."

他的聲音平淡而溫和,既不顯客氣,也不覺巰遠,讓人很容易產生好感.

伊斯特布魯克雖然愣了一下,不過畢竟也是見過一些場面的人,這個年輕人的氣度談吐都給他一種不凡的感覺,想必出身絕不簡單,不過他並沒有在意,微微一笑道:"公子可也是往格蘭城而去的麼?"

那黑氅青年也不隱瞞,點頭答道:"正是,幾位?"

伊斯特布魯克笑道:"正好,我們也是要前往格蘭城,你看這天----"他指了指頭頂之上灰蒙蒙的天空.說道:"這里雖然已經距離格蘭城不過幾十里,但要走也要半日,這里可是西域冰雪地帶,有的時候是會出現一些中低級的魔獸的,如果一個人走路是可能會出現什麼危險的,何況此時又已經接近入夜.中級魔獸出現地概率更高,結伴而行則要安全得多,公子一個人,不知是否願意和我們一道,此去格蘭城,至少也需要小半日的路程,有人同行,也不顯得那麼無聊了."

那個年輕人似乎怔了一下,眼睛在他的面上一眨.再看了看他後面的那十幾名帶傷的傭兵,目光落在他們胸口部位處的那赤紅色地古銅徽章上面,其中幾人看到那青年的目光.不由得把胸膛挺了挺,自豪的說道:"我們這可是級傭兵團,格蘭城四大傭兵團之一."

那個年輕人婉爾一笑,不過因為戴著面具,眾人沒有發覺,可也能察覺得到他似乎笑了一下,點頭說道:"級傭兵團?呵呵."轉向伊斯特布魯克道:"也好,既然如此,遇見也是有緣.在下就和各位同行一程,就不知道是不是太打擾了."

伊斯特布魯克豪爽一笑,擺手道:"怎麼會,公子,在下伊斯特布魯克,恭為魔虎傭兵團的團長,不知道公子怎麼稱呼?"

那個年輕人沉默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面上地面具.笑道:"一個人待久了.都快忘了自己叫什麼姓名了.伊斯特團長就叫我面具好了."

"面具?"伊斯特布魯斯沉吟了一下.其他人自然聽出這不過是一個化名.都不由得有些不滿.眼前這人身上既沒有佩戴傭兵徽章.也沒有佩戴冒險者身份徽章.相來即使他加入了.也不過是一個最低級地鐵徽章傭兵和星級冒險者.自己這一群人不惜降低身份和他結交.他卻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地表情.讓他同行說得好聽.其實是為了帶他一程.有自己這許多人一起.安全性能大大提高.他卻還一幅要好好想想.最後才一幅勉為其難答應地模樣.似乎反而是自己等人求他.得到了莫大地好處一般.真是令人氣憤.而現在問他姓名.他又以一個化名來搪塞.不過因為有伊斯特布魯克在.他們雖然不滿.可也不會宣泄于口.只是臉上地神色一個個都有些冷淡.那叫面具地青年似乎並沒有看到這一切.那伊斯特布魯克雖然愣了一下.不過畢竟氣度過人.很快就回過神來.呵呵一笑道:"原求是面具先生.既然如此.我看先生身體瘦弱.不如上馬車去.里面暖和."

那青年淡淡地笑著拒絕:"不用了.僅憑雙足足以."

伊斯特布魯克看他沒有同意.也不勉強.對身後一人道:"伊克.給這位先生一匹角馬.你和樸樹身體輕.就暫時共乖一騎."

後面一人雖然有些不願意.可是還是點頭道:"是.團長."當下翻身下馬.來到那叫做面具地黑氅青年面前.有些不情不願地將手中缰繩遞了過去:"給……"

這次那青年沒有拒絕.接過缰繩.淡淡一笑道:"謝謝!"

伊斯特布魯克看了一眼,道:"好了,我們還要在天黑之前趕到格蘭城,否則就只有趕夜路了,那就危險多了,大家都加把勁,快到了."

所有人"嘿"了一聲,那叫伊克的年輕人走到另一個年紀看起來也是人群中年紀最小的人身邊,那人笑著看了他一眼,伸出手道:"伊克,上來吧,來!"

伊克沒好氣的接住他的手,那人一拉,伊克就翻身上了角馬坐好,然而當他回過神時,正要看那年輕人怎麼在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坐上角馬,卻驚訝的發現,那人竟然先他一步上了角馬之背,要知道角馬雖然只是三階魔獸,可是勝在耐力強和抗寒,是長途行足的最佳代步工具,但是一般角馬都是很高大地,往往需要人幫忙才可以乖騎而上,當然,麻煩一點一個人也是可以的,可是那形象一定很難看,他的角馬在所有人中.可是僅次于團長伊斯特布魯克坐下的那頭,要不然那伊斯特布魯克也不會讓他讓出,他正准備看那個年輕人的笑話,沒有人幫他看他一個人怎麼坐上去,可那人,怎麼就已經在上面了?

自己是因為樸樹拉上來的.已經算是最快的速度了,這人,怎麼會……

他沒有看到,不代表其他人沒有看到,尤其是靠他最近的伊斯特布魯克,正准備幫他一把,沒有想到,就在就在伊克走向樸樹地那一瞬間,這個年輕人.竟然身子輕飄飄地,只是微微一翻,沒有任何人幫扶一下.|(/|*就已經上了角馬,連怎麼上的眾人都沒有看清楚,當時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後面的人也不敢相信的擦了擦眼睛,這到底是怎麼回?怎麼會出現如此詭異的事,即使一直盯著他地那些人,也只是眼前一花,這人就已經穩穩當當的坐在了角馬之上,這動作.即使是身為團長的伊斯特布魯克,身為四級戰師,也沒有這般輕巧靈動啊,而且,根本沒有發出一點聲息,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下所有人再看向那年輕人的眼神已經徹底不同,雖然依舊有些不滿他地隱瞞,可是再也沒有人說什麼,伊斯特布魯克心中暗道:"當初第一眼看到他時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如今看來,還真地是不一般啊."

對于識人無數的他來說,這些年跑南闖北,也經過不少地方,但這個年輕人,他卻有一種看不透地感覺,而且在他的面前,不知為何,他竟然提不起一點地氣勢.這在以往.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能讓他一個四級戰師.提不起一點氣勢的,至少也要達到六級才行,可眼前這個年輕人才多大,而且他地身上並沒有那些強者才有的壓迫力,後面眾人也完全沒有感覺到他的實力大小,這就只有兩個可能,一個就是他是真的沒有多少修為,另外一種,就是真正深藏不露的超級高手.

別人感覺不到,是因為他們沒到那個地步,所以覺得這個年輕人平凡,但對于已經接觸到了一點勢的感覺的伊斯特布魯克,卻能清楚的明白他和眼前這個年輕人之間的差距,那就猶如天塹鴻溝,一輩子都難以逾越!

難道,他真地已經達到了六級那個級別嗎?伊斯特布魯克心中震憾,只是這番話,當然不能當眾宣之于口,那青年自己不說,他也不能去問,大陸之上有一條很明顯的禁忌,千萬不要隨便的去問一個陌生人什麼秘密,即使是熟悉的人,也不能隨便動問,一個不好,就會得罪一些根本得罪不起的人物,伊斯特布魯克雖然實力不高,可是作為魔虎傭兵團的團長,看事情的角度,自然也不是常人可以比擬的,他可是深深的明白這一點,所以根本也沒有想過要去主動動問.

回頭看了一眼,伊斯特布魯克強壓下心中地疑惑,開口道:"都准備好了?動身吧!"說完當先一抽坐下的那頭最為高大的角馬,向著前面行去.

其他人立即跟在身後,只有那突然加入的年輕人,不緩不徐的走在最後,既不上前,也不掉隊,就那麼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他也沒有向其他人那樣將缰繩控制在手中,而是隨便的系在腰間,就那麼搖搖晃晃的,微眯著眼睛,向前走去.看他的樣子,竟然是在半昏半睡之間,這讓看到這一幕地眾人,在擔心他要隨時從角馬上掉下來卻始終都沒有掉下來地過程中,又是一陣無語.

不過也沒有人敢管他,只要防備著他不掉隊就行,當即一行二十余人,就在這西域冰原地帶,緊趕慢趕的向前方格蘭城行去,和隔一個時辰,會原地修息一下,就算人不累,角馬也是會累地,長途的奔馳,是需要大量水分的,每次休息都只有片刻工夫,但是卻要喂給角馬大量的飲水,這才能確保它們的繼續前進.如果沒有角馬,光靠他們的腳步行走,那就不是一個下午能趕完這幾十里的路程了,只怕走上一天兩天,都未必能趕到格蘭城.

"喂,樸樹,你看這小子是什麼人?"

坐在角馬背上,依舊有些不安份的伊克,回頭望了一眼在背後搖搖晃晃坐在自己角馬上的那名青年.看他的樣子顯得有些單薄,但是卻並沒有太多寒冷的感覺,大冷天的,面上還戴著一幅面具的,更是少見.

樸樹比起伊克更加瘦小,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地樣子.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說道:"我怎麼知道,不過看他的樣子,只怕也是一個傭兵或冒險者吧,否則很少有人單獨一人在這天氣還行走在外的,不過是冒險者的可能要大得多,像我們傭兵,都一向是跟團行動.很少有一個人單身出行的時候地."

那伊克伸手一按他的腦袋,沒好氣的道:"那誰不知道,就知道問你也是白問."

那叫樸樹的少年一個不察.差點被他這一下按下角馬,不由得呲牙道:"伊克,你再這樣動手動腳,我就把你扔下角馬了,讓你走著去格蘭城."

伊克哈哈一笑道:"別到時候是我把你推下角馬才對,你怎麼是我的對手,我可是三階戰師了,你才二階,比起我.還差得遠呢."

那叫樸樹的少年聽得此言,面色登時就垮了起來,撇了撇嘴,沒有再說什麼.角馬之上一時安靜下來,伊克也沒有再說話.

車隊繼續向前,距離格蘭城已經不足二十里的路途了,再有一個半時辰,最後休息一次過後,應該就能趕到格蘭城中了.

過了片刻.那探制著角馬的樸樹皺著眉頭,忽然對身後的伊克道:"伊克,你有沒有覺得,面具這個名字很熟悉啊?"

"熟悉?"那叫伊克地少年一呆,隨即再次伸手按向樸樹的頭,只是樸樹這下有了防備,頭一歪躲過了,伊克沒有按中,自己倒差點因為失了重心摔下馬去.好不容易抓著樸樹的衣服才穩下身來.不由得憤怒地道:"樸樹你有病,這人明顯是隨便取個名字.瞎子都看得出來,就你,還熟悉,有誰會叫這個怪名字的?"

那樸樹卻沒計較他話中的火氣味,疑惑的道:"是啊,我也覺得很奇怪,但我總覺得,我們似乎都應該聽過這個名字的才對,面具,面具……"

忽然,他眼睛一亮,一瞬間似乎想起了什麼來的說道:"伊克,你可還記得,八個月前我們前去沙坦城做那個冰魂任務,在傭兵公會中看到的布告,大陸之上又出現了一位級傭兵之王麼?"

說到這里,他揮了揮拳頭,說道:"那個新出現的傭兵之王,名字就叫做面具!"

伊克一呆,隨即回頭看了一眼走在最後面的黑氅青年,不屑地道:"就他那樣,還傭兵之王,不過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那個人貌似只做了一個任務,後面因為他的傭兵團升級,那可是級傭兵團呢,他也就自動的成為了級任務,魔鬼傭兵團,那可是號稱怪物傭兵團的,一共八個人,除了那個神秘的團長面具,其他的人也一個個拽得要命,和天皇老子一樣,不過他們也的確值得驕傲,成立不到兩個月,就升為了級傭兵團,而且團長更是大陸之上有數的幾位級傭兵王之一,最傳奇的傭兵之王,一個任務,就成為了一個級傭兵團地團長,一位級的傭兵之王.好像他至今都還沒有到傭兵公會那里去認證自己的身份等級和身份卡片,做完那次任務後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你看就這人,也能完成級任務,是那個傭兵之王面具,不就一個名字嘛,我去買個面具戴上,我還可以叫面具呢!"

樸樹反駁道:"我也沒說他是那個面具,我只是說這個名字很熟悉啊,你剛才還沒想起來,我就說吧,我們一定聽說過這個名字的."

伊克聽到這話,出奇的沒有反駁什麼,級傭兵之王,傭兵公會中最頂級的存在,就和冒險者公會中的日級冒險者一樣,同樣的稀少,同樣的尊貴,而傭兵公會地影響力,只怕比起冒險者公會還要來得更加強大一些,那樣地人,走到哪里,都是最巔峰的存在.各大勢力爭相籠絡,聽說三大傭兵團都向他伸出了橄欖枝,而且條件極其豐厚,那可是神話般地三大傭兵團啊,別人想見都很難見到一次,一旦能加入任何一個.以後的成就,地位,都不可同日而語了,可惜那個人竟然再沒有出現過了,不過三大傭兵團地意思並沒有收回,三大傭兵團都是團長親自開口,邀請面具的加入,只要他需要,他們甚至願意以副團長之位相贈,傭兵團的大門.永遠為他打開.

而魔鬼傭兵團,這一年來,更是聲名雀起.遠非當日剛剛成立之時的一個級傭兵團可比,以曆史最快速度,一天之內提升到級傭兵團,兩個月,就成為了另一個級傭兵團,現在這一年中,魔鬼傭兵團已經遠超大部分的級傭兵團,成為級傭兵團當中分數最高的五大級傭兵團之一,最有可能沖擊大陸第四大級傭兵團地超級傭兵團了.魔鬼的大名,傳遍天下,同時也被人貫上了怪物傭兵團的名號,不光是因為他們那神秘的團長,只是建立的時候露了一面,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更因為其中的那區區幾名成員,卻一個個變態到極點,不是超級任務不接.越艱難越喜歡,據說其中最低的級別,也是七級,自這個傭兵團成立之日起,就沒有接過一個低于級的任務,魔鬼傭兵團,只接魔鬼一般的任務,甚至其中還有三個人,試圖再一次挑戰級任務.雖然最後地結果失敗了.但魔鬼傭兵團的大名,卻越發響亮.若非那個級任務失敗,魔鬼傭兵團早已力壓其他四大傭兵團,成為最為接近級傭兵團的第一大級傭兵團了.

可惜地是,想要成為級傭兵團,至少需要團隊合作,完成一個傭兵公會特定的級升級任務,而且只能由團長接取,而魔鬼傭兵團的人雖然變態,但是那個神秘的團長一直不在,所以這個任務也就沒有接過,不過就算他們接了,也是沒有一點幾率完成的,那種升級任務,其實遠較普通級任務更為艱難,若非如此,大陸上如此多年,人才濟濟,也不會才出現三個級傭兵團了.

魔鬼傭兵團的人是少得可憐,但一個個神秘已極,據說其中五人是最後才加入的,每一個的傭兵等級,也都提升到了雙級,其中甚至還有兩個三級,兩個四級,一個五級的存在,五級再往上,就只有級了.

而五級地那個,據說還是一個女人,這就更不能不讓人無語了.

反而魔鬼傭兵團的人,的確像他們副團長鬼手說的那樣,所有能加入魔鬼傭兵團的人,都不是正常人,如果是正常人,請繞道.

不是變態不收,這就是魔鬼傭兵團的宗旨,所以一年來,雖然想要加入的人無數,但是能通過鬼手的門檻的,居然只有寥寥四個人,而最後一個,還是那個從不收人地冰言收的.至于團長面具,自成立至今,就再沒有出現過,根本就不管了,魔鬼傭兵團的團徽早已換掉了,他自己的卻根本沒有更改過,因為傭兵公會根本就沒有他出現過的記錄.

找他的人一大堆,可惜最後大多是無疾而終,而現在,找尋面具的人依舊不少,據說誰能提供有關他的任何信息,都能得到一大筆的傭金,傭兵公會中,尋找面具地任務少說也有二十來個,而且最高地一個,竟然是五級的任務,不知道誰發布地,但是一般來講,即使是尋找一個級傭兵之王,任務也不可能達到如此的級別,難道這其中,還另有內幕?

可惜,這個任務掛了一年,依舊沒有人能完成,相對來講,其實還有另外一批人也在尋找面具,不過,他們要找的面具,並不是傭兵之王面具,而是在月光聖島之上異軍突起的那個試練者,只是這個信息,除了少數大的勢力或當初曾經同屆進入月光聖島的年輕人,沒有人知道,伊克和樸樹自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比級傭兵之王面具在某些勢力眼中,還要重要得多,當然,也有很多敏感的人,把這兩人聯系在了一起,只是很多人還是不大相信,能進入月光聖島的.絕對不超過二十五歲,如果說二十五歲之下,有人能完成級任務,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半人還是把這兩人分開來看,但是.這天下,為什麼會出現兩個叫做面具的人,而且一樣神秘,一樣離奇,難道,這些真的只是一個巧合麼?

沒有人知道.

伊克和樸樹沒有再交談再去,顯然兩人都不認為後面這個自稱面具的人就是那個傭兵公會中懸賞的五級任務人面具,但兩人不知道的是,一直在後面看起來昏昏欲睡的那個黑氅青年.垂下地頭發中,卻露出一對深思的眼睛.

原來他根本沒有睡,只是在半睡半醒的狀態.在角馬之上修煉,這個青年,便是雪落.

一年前,自死亡大峽谷拿到千年雞冠蛇的肉冠,藥神方第一味藥終于到手,他便回了一趟藥神谷,將裝有肉冠的玉盒交給艾米,當時艾米看到之後,竟然吶吶不敢相信.比雪落當初得到它之時還要激動,就連凱瑟琳和雪靈也怔住了,她們交給雪落,只是讓他有一股動力,不致于頹廢下去,可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找到了,如且速度如此之快.

在雪落眼中,花費了數月之久才得到地千年雞冠蛇肉冠,這速度還是太慢了些.但在艾米眼中,那卻是不可思議的,要知道想要完成這個任務,運氣,機緣,實力,智慧,等等缺一不可,而諸多巧合之下,雪落竟然真的完成了.

從紫毒天羅瘴之中,打敗八階中位魔獸,獲得它的肉冠.而且竟然沒有沾上一點它的毒液.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其實最難的.還是----找到它!

雖然知道但凡擁有紫毒天羅瘴的地方,可能就有它的蹤跡,但這並不是絕對的,而且,紫毒天羅瘴是那麼好找地麼,為了尋找到它,更是要深入到迷霧森林的中心危險區,雪落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大.但總算,他地運氣夠好,他的實力也已經可以說得過去,最重要的,他身上懷有眾多的異寶,如果少了一樣,他就不能夠活到如今了.

火眼,雷臂,幻化五行靴,月神之戒,每一樣都至關重要,都起了重大的作用,這也是雪落成功的關健所在.

在藥神谷中陪伴了雪靈三天的雪落,在得到第四味藥神方之上的藥物之後,即使雪靈再怎麼依依不舍,他還是再次離開了藥神谷,去大陸上尋找第二味黑日幽曇,可是,這次他的好運氣似乎用盡了,一年地時間,足足一年,雪落從殺手公會,到冒險者公會,所有有可能擁有桃花萬毒瘴的地點他都查找過,可惜,他從來沒有發現黑日幽曇的存在.

這一年,他的實力進步是巨大的,已經接近了七階上位的邊緣,自從一年前在迷霧森林中心區意外的突破紫極玄功第五重和破衲功第九重之後,大天碑手第六式撼地式他已經可以應用自如,同時,再次使用幻化五行靴和雷臂,火眼,消耗的內力就顯得少了許多,他的實力等于成倍地增長,而這一次,他又得到了一處可能擁有桃花萬毒瘴的地方,不過,失望已經夠多,他已經跑過不下十處擁有桃花萬毒瘴之處,可是一次也沒有發現黑日幽曇,這讓他已經對這次的西疆之行,也沒有抱任何希望,只是任務式的前來.

剛剛如果不是因為急速疾馳,全力的催動幻化五行靴,內力耗盡,他才減緩步伐落地行走,否則魔鬼傭兵團等人也不可能追得上他,在聽到伊斯特布魯克讓他同行之時,原本准備找處地方打坐回恢內氣的他,干脆同意,否則他如何會跟一隊傭兵一起前行,在角馬上,他一邊任由角馬前行,暗自控制著方向,一邊就暗地里恢複著自己的內力,此時他的內力恢複早已經達到了一個變態的地步,一年地經曆,他地影術速度提升了近倍,而因為連續不斷的使用幻化五行靴,消耗再恢複,消耗再恢複,僅只這短短兩個時辰,他地內力已經恢複了六成,再過半個時辰,就足以完全恢複完全,這還是因為他在角馬之上,不能專心的緣故,否則恢複速度只會更快.耗時更短.

即使在角馬之上,他的六感也沒有絲毫放松的,這是因為一年來的危險曆練讓他覺會了警醒,誰也說不准誰是不是扮豬吃老虎,暗中其實是謀財害命,雖然在他看來這隊人並沒有任何問題.的確只是一個級傭兵團而已,但是他已經不敢絲毫大意,一年之中,他遇見過的危險已經不少,如果不是別人看他年輕,都錯估了他的實力,有數次,他都可能落在別人手中,死于非命.這也造成了他表面如常,內心卻處處留意的謹慎作風.

而正因如此,他就將伊克和樸樹兩人交談地一番話一字不漏的聽到了耳中.兩人以為低聲說話他是聽不見的,但他一個七階中位,聽力何其驚人,伊克和樸樹,一個三級戰師,一個二級戰師,在他面前,真的和一個小孩子沒有什麼兩樣,自然躲不過他的耳朵.

不過兩人的談話卻讓他不禁有一些意外.這一年中,為了探聽消息,他殺手公會和冒險者公會沒有少跑,他地冒險者等級都已經提升到了七月大冒險師的地步,但是傭兵公會卻是真的一次都沒有去,此時才知道,原來當初一時興起,為了完成那個級融冰草任務,建立的魔鬼傭兵團.竟然已經擁有八名成員,而且還成為了級傭兵團,在傭兵中間竟然有如此大的名氣了,而他自己,更是成為了一名級傭兵之王,倒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如果是別人一定喜出望外,不過對他,這些卻都是身外之物,他從來沒有在意過.如果不是今天聽到這個消息.他都記不起自己的月神之戒中,還放著傭兵公會的那傭兵徽章和傭兵卡片了.想一想,自己這一年來,還真是不稱職,所有的事,全是那副團長鬼手做地,還有那個冰言,也一年多沒有再見過面了,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

微微一笑,他便把此事放下,並沒有前往傭兵公會升級自己傭兵徽章和身份卡片的打算,此次,他的目地,便是將剛剛探聽到的,沃瀚之海數百大大小小不一的海島中間,那個最大的中央島嶼之上,擁有著一片遠古的紅云古森中,可能存在著桃花萬毒瘴的消息,那一片海域常年煙霧彌漫,船只進入其中往往迷失方向,而且這邊平常是很少有人經過的,極是偏僻,所以這地方到前不久才剛剛被發現,這也是四個月以來,找遍能找到的有關桃花萬毒瘴消息卻一無所獲的雪落,最後得到地一個消息,不管真假,他都要前來一探.

據說有人在里面發現了曾經有過人類的痕跡,根據推斷,竟然可能是一個十級強者的隱居之地,在現在,十級強者根本就稀少到極點,而這些印跡都表明,這人是以千年以前的存在,千年以前,紫級裝備遍地,即使其中最差的流傳到現在,都是最為珍貴的珍寶,這人既然是千年之人的人類遺跡,說不定其中就有著靈魂融合紫級裝備的存在,而且一定是那些最強大的靈魂融合紫級裝備,而正因為如此,消息這才慢慢傳了開來,這個地方漸漸為人所知,有些人想捂也捂不住,天亂時代可能存在地寶藏存在,讓這個地方一下子云集了眾多的冒險者,但很多人,在進入那中央海島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即使回來的,也是一臉驚恐,再也不敢深入其中,而中央島嶼的最深處,正是紅云古森,那個只有迷霧森林百分之一不到大小的森林,卻比迷霧森林更加詭異可怖.

沒有人知道其中的具體情形,只是雪落顯然不是為那天亂時代高士所留下的遺寶而來,他的目標,只是查看紅云古森中,是不是真的有桃花萬毒瘴,如果有,說不定就有黑日幽曇,藥神方之上地第二味藥物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