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七大套裝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死神右膝(三)

無邊河自然不是真的無邊,但是也差不多了,最寬之處,一眼望不到盡頭,最窄之處,也有數百米寬廣,而雪落趕到這里的時候,已經是近黃昏時分了,渡船已盡,即使雪落願意出數倍之資,也沒有人願意黑夜冒險,渡這無邊之河.

無邊河的晚上是很危險的,風浪也遠勝白日,誰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形成的,南部多火山地帶,炎熱過人,而這里卻有這樣一條大河存在,也是大陸之上的一大異觀.

渡船既盡,雪落即使再著急,也沒有辦法,只能在盧布斯城歇息一晚了,只有等待天明之時,再等船起渡,為盧布斯城,因為是三國交界的地帶,往來商貿繁榮,遠勝一般普通城市,而想要前往阿布利特帝國,也唯有通過此城,其他地方,都是重兵把守,根本就無船可渡,而這處水面也是最寬闊的,以雪落的能力,他也不可能憑空橫渡這不知多寬的無邊河了,只有等待第二天的渡船一起起行.

無奈的回頭,雪落重新回到盧布斯城,走進一家裝修得古色古香的酒樓之中.

"回雁樓!"

雪落就在樓下,隨意的叫了一份飯菜,細嚼慢咽起來,顯然有些心不在焉,不能立即趕路,對他無疑是一種慢性的煎熬,內心的焦急,自然是不用說的.

這些天來,一直都是疾風奔馳,並未真正休息過片刻,內力用盡之前,絕不停歇,而停下來也是恢複內力,利用幻化五行靴和雷臂的速度增幅,本來至少需要一兩個月的路程,硬是給他縮短到了半個月.一路上他都沒有什麼時間投宿旅店或者下過酒樓,都是從月神之戒中吃些准備的干糧,如今被阻在此渡頭.心中煩悶,雪落不知不覺中就走進了這間酒樓.

不過即使是吃著這些山珍海味,遠比半月來天天吃的那些干糧可口,他卻是食不甘味,終于,隨口吃了一點之後,他便結帳,准備離去.

就在這時,樓上忽然傳來一陣轟動.一個仿佛不似塵世中人的白衣女子.緩緩從樓上走下,樓下之人,看到這個走下來的女子,也一個個不禁張大了嘴巴,發出一連串的驚歎之聲!

----好美!

雪落不禁回頭,看了一眼,那白衣女子竟然和他一樣.也戴著一個面具,不過她臉上地,是白玉雕成,光潤潔滑,真的如同人的肌骨.冰肌玉骨,美倫美奐,比起雪落臉上這個隨便從地攤上買下地銀色面具,精致了太多.

即使是戴著這幅白玉面具,也不能掩飾她的絕世風姿,饒是雪落心性堅定,也不由得一呆,這個女人,不用看其容顏,只要一眼.一眼就足夠.明明是絕世無塵,卻偏偏給人一種無窮的媚惑感覺.煙視媚行,銷魂蝕骨,世間女子在她的面前,都將黯然失色,難怪滿大廳中人,都一個個看的呆住了.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連容貌都沒有看到,就能讓所有人都心生搖曳的女子,這女子是第一個,只怕也是唯一一個了,雪落從來就沒有看過哪一個女子,能有如此人的風姿,氣質.

明光動承,光彩照人.

不過雪落還是轉身,走了出去,在他的眼中,即使再美的女子,也很難打動一下他地心性,在他心中,雪靈已經占據了全部地地位,其他人即使再美,也無法進入他的心.

滿堂嘩然中,只有他一個人悄悄離去,雪落沒有注意到,當他靜靜的在人群中走過,穿門而出的時候,那個戴著白玉面具的女子,目光卻移到了這邊,一雙水一般的目光,在看向其他人的時候,就和看一顆樹,一粒沙沒有絲毫區別,可是當她地目光落到雪落轉身離去的背影之時,卻驀然呆了一下.

眼神竟然一刹那恍惚了起來,仿佛是記起了什麼,又仿佛觸動了她內心最深處的某一根弦,等她再次清醒過來,那個奇怪的少年已經消失不見.

雪落快步走出酒樓之後,回頭望了一眼那三個黑漆燙金的大字,隨即轉入另一條大街,他要找一處旅店,先休息下來,好好地恢複精力,等明早渡過無邊河,就可以繼續趕路了.

一連找了三家,竟然都已客滿,顯然這個時候,和他一樣因為沒有渡船卻急過過江的人,並不在少數,這里是三大帝國的交彙之地,龍蛇混雜,各種商旅奇多,很多人就是借此在三國之間互相買賣,賺取差價,所以雪落並不奇怪,而這些人之所以沒法離去,同樣是因為夜晚之間,沒有人敢渡那無邊河之故,以往有人貪圖重利,或趕時間,結果都沉水無蹤,漸漸的,無邊河夜間的詭異傳說便多了起來,自此也再沒有人敢隨便在夜間渡那無邊河,即使有人出再重的資費,也沒有船家肯過河了,畢竟錢財再多,但也是身外之物,連命都沒有了,要那麼多錢財又有何用.

直到第四家,終于有了空位,只不過只剩兩間最好的上房,堪稱天價,雪落也沒有在乎什麼,雖然平時他都只是隨便要一間客房,但如今的他,並不缺錢,雖然以前的錢差不多都花光了,可是剛完成的那一個任務,就足有五十萬金幣之多,如果他要做一個普通人,這錢足夠他隨手亂花,十世有余,不過因為有雪靈地存在,就算他想要安靜下來,那也是不可能地了.

在沒有找齊那十八味奇藥之前,他沒有停下來的機會.

讓那店夥直接帶自己走上二樓,那店夥來到一處富麗華貴卻又不失典雅精致地房間面前,向雪落介紹道:"這里就是本店最好的三間頂級客房,平時一個月都可能沒有一個人住得起,但今天卻很奇怪,最靠左邊的一間,其中已經住有一位單身客人,這右邊的這間和對面的那一間,都還空著,公子您請隨便挑選一間."

雪落隨便的指向身邊的那一間道:"就這間吧.給我開門."

那店夥自然明白,能住得起這樣的頂級客房的人,一定非富即貴,自然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道:"是是是,公子,請……"

說完就伸手推開客房的大門,就在這時,旁邊的那一間"吱"的一聲,屋門從里打開,從里面走出一個面蒙紫紗的少女,身後背著一柄奇怪的烏木法杖,光澤紫黑,非金非木,看起來彎彎曲曲如同一條扭曲的蛇一般.

雪落不禁奇怪的看了那紫紗少女一眼,可是那紫紗少女卻似是根本沒有看到他一般,直接從另一邊走下了樓梯,出門而去.

那店夥見雪落打量著那下樓的紫紗女子,不由得解釋道:"公子,這就是住您隔壁的那位單身女子,出手闊綽,一看就來頭不凡,而且她還背著魔法杖,那一定就是一位魔法師大人了,公子可千萬不能招惹,魔法師大人的脾氣一向都不太好的,一旦有人惹了他們,後果很嚴重的."

雪落知道這店夥是以為自己起了什麼壞心思,不過得微微一笑,有些自嘲的摸了摸鼻子,笑了笑道:"我知道,帶路吧."

他自然不會去跟一個普通人解釋,那少女的氣息不弱,至少不會低于六階,比雪落的等級也低不了多少,在這小小的盧布斯城,竟然會出現一名六階的魔法師,顯然是罕見的,那可是一名魔導士級別的強者啊,比起一般的劍宗還要強上一籌,不過比起雪落的劍帝級別,自然還是要遜色一籌的.

不過這是人家的事情,雪落自然也不會去管,只是湊巧那女子剛好要出門而去,被她背後那奇怪的魔法杖吸引,不免情不自禁的多看了一眼,可並沒有上

那店夥自然以為他是言不由衷,不過這些人物的事情,他這樣一個小小的店夥自然是插不上嘴的,只是唯唯諾諾的點頭道:"是,是,是,公子,請進……"

當下引著雪落進入房間,只見窗明幾淨,雍容華貴,地面鋪著鮮紅的獸人地毯,即使是雪落這個外行,也看得出那些桌椅全都是極為名貴的黃楊木所制成,平靜慣了,一下子踏入如此華美的地方,他還真有些不習慣,不過畢竟前世他也是世家公子,這些東西見得也不見少,只是這十幾年貧苦清寒,都已經差點忘了.

從懷中掏出兩枚金幣,隨手扔給那店夥道:"這里我很滿意,好了,我很困了,要先休息,你下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許進來打擾我."

那店夥接過金幣,滿面喜色,這可是相當于他一半月的薪水,這些能住得起頂級客房的客人,果然都出手闊綽,這下賺大發了.當即喜滋滋的道:"是,是,是,公子您盡管休息,沒有您的吩咐,沒有人會來打擾您的,有什麼事情,只要吩咐小的一聲,立馬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