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止戈大陸——第五集 千年紫藤 第四十一章 琴雅(一)

然而,在悟到劍道七式第二式虛實的時候,他卻遇到了難關,半天了依然是一無所得...

此時,他們已經經由克魯恩斯行省來到了柔然帝國中部庫特行省,只要再穿過前面的基蘭行省,便到達丹尼爾城了.

自伊比城出發的第四天傍晚,隊伍再次找了個背風的地方紮營休息,廚師開始准備晚飯,這一次烏里可是說什麼也把雪落拉了下來,對雪落拼命修煉很是欣賞,可也不是這麼個修煉法的,總要出來休息休息,雪落無奈,怎麼也拗不過,只得半推半就的跟著烏里下了馬車,迎面一股濕潤的氣流拂來,拂過面頰帶來幾絲涼涼的感覺,烏里把他拉到一堆篝火旁,伸手從上面取出一根烤好的肥羊腿遞了過去:"來,雪落小兄弟,吃點吧,修煉也不是這麼個修法的,任何事情都講求一個松馳有度,過度的追求反而適得其反,我老頭子活了這麼大年紀,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這點道理還是悟出來了,你可不要太過拼命啊!"

雪落知道烏里是真心關心自己,不由得感激的道:"多謝指點,雪落記下了."

烏里笑道:"記下就好,記下就好,來,喝口我們新豐琴家專釀的美酒,這可是窖藏了四十年的極品烈酒啊."說著從地上抓起一個酒囊,遞給雪落,雪落連忙搖手道:"不不不,老爺子,我不會喝酒,還是您自己喝吧!"

烏里強把酒囊塞到他手里,道:"就喝一口,一口,大男人哪有不會喝酒的道理,你年紀也不小了,我八歲的時候,可是就學會喝這極品的琴酒了.來,喝一口吧!"

"琴酒?"雪落呆了一下,說道:"真是個奇怪的名字,天下居然有以琴命名酒的."忍不住好奇,小心喝了一口,立馬"撲"的一聲,全噴了出來,連連咳嗽,連臉都忍不住漲紅了,旁邊篝火旁的其他人一看他這副模樣,忍不住一個個哈哈大笑起來,烏里哭笑不得的替他拍著後背,說道:"沒事吧?"

雪落搖了搖頭,半天才終于能說話,道:"這酒有如此一個好聽的名字,怎麼這麼烈?"

烏里哈哈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新豐琴家,有兩樣東西最為出名,一樣是琴,一樣就是這酒,只有以琴佐酒,這酒才能喝出味道來,可惜……你是沒這耳福嘍,我們這次出來,隊伍里倒是真有人能彈那琴,只是她們可是從不輕易彈琴的,更加不可能會為了我們喝酒而彈琴了."

雪落略有所思,隨即道:"我知道了,你是說你家的那兩位小姐麼?怎麼平時也不見她們下車啊?"

烏里笑道:"不錯,琴家會彈那琴歌的,也就三位小姐了,琴歌琴酒,以琴聞名,新豐琴家,可是傳承了上百千年啊,只是想聽到三位大小姐彈琴,那可是稀世奇聞,除了大小姐琴雅,其他兩個小姐基本都是不碰琴的,可惜了琴家之名啊!她們一般都在馬車中用膳,並不與我等一起的."

雪落"哦"了一聲,正要說話,就在此時,一個有些冷傲的女子聲音道:"好啊,烏里,你又在背後說我的壞話?"

雪落一怔回頭,就看到一個極美的少女從旁邊一輛馬車後走出來,是以眾人剛才並沒有發現,她年紀不過十六,七歲,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可是一身水藍色長裙,裙上用銀線繡著一個個美麗古樸的花紋,柳眉瑤鼻,雪膚櫻唇,一頭金黃色的長發披散在肩頭,雪落注意到在她的左手衣袖上,用紫色絲線繡了一具奇怪的古琴圖案.只是此刻,她卻怒氣沖沖的看著烏里,雪落一轉頭,這才發現身邊的人看到這名少女現身,忽然一下子啞了下來,個個臉上都流露出尷尬的神色,一個個低著頭不敢看向那少女一樣,他心中頓時一動,立即就想到,這個少女估計就是眾人口中的琴家二小姐,魔女琴紫了.

聽他們剛才的口氣,似乎這個琴家二小姐非常難惹,而琴家大小姐卻平易親人,溫和許多,想到這里,為了避免麻煩,他也悄悄的後退一步,低下頭去.

烏里正在賠著說不是:"二小姐,烏里沒有這個意思,我只不過是說,你們興趣不在學琴,不在學琴之上而已……"

那二小姐琴紫冷"哼"一聲道:"這還不是背後誹謗,身為一名家奴,背後胡亂說主人壞話已是不對,主人質問的時候更是百般推諉拒不認錯,更加難以饒絮,烏里,我看你也是不想干了."

周圍的人都不由得露出憤然之色,只是終是不敢開口,烏里低下頭,只是雙手也不由得握緊,就在這時,一個冷冷清清的聲音道:"就算別人在背後說了你句什麼,也不需要如此陰損."

琴二小姐倒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替烏里求情,這種情況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目光一轉,就落到了那個站在人群之中與眾不同的麻衣年輕人身上,看著他背負古劍的樣子,並不是自己馬隊中人.

"你是什麼人,混進我們的車隊有何目的,居然敢在我面前張狂,我看你一定是奸細,來人啊——"

"且慢——"一直低頭任由她責罵的烏里急忙搶到雪落面前,說道:"二小姐,他不是奸細,他是我帶在車隊中的,您要罰,就懲罰我吧!"

那二小姐冷聲道:"烏里,別仗著你是老管家,就這麼不知規矩,我下的命令你也敢違抗,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把你怎麼樣麼?信不信我立即就把你趕出車隊?"

烏里神色瞿然,與剛才低頭俯首完全不同,面露堅毅之色,擋在雪落面前道:"如果二小姐真的要趕烏里走,烏里也絕無怨言,多謝二小姐一家這麼多年對烏里的再造之恩."說罷,恭恭敬敬跪下,向著那個二小姐磕了幾個響頭,起身一拉雪落道:"雪落,我們走!"

雪落看了那少女一眼,目光中第一次露出一股厭惡之色,低聲道:"對不住,是我害了你."

烏里道:"這個時候還說這些干什麼,我們盡快趕一點路,興許還能趕得上宿頭,明天一早,再去附近的城里雇車,送你去丹尼爾."

兩人轉身便走,忽然背後一片"撲通撲通"的聲音,雪落與烏里兩人驚訝回頭,就見到身後的眾人一個個都跪了下來,向那少女道:"二小姐,求求你,就饒過大管家這一回吧."

那二小姐看到這一幕,臉都氣紫了,伸手指著他們道:"你們……你們都反了不成……誰敢再替他們求情,就和他們一樣,統統都給我走!"

烏里急忙奔回,向著眾人深深一躬道:"大伙不必如此,我烏里一人做事一人當,各位這個時候仍不忘為我烏里求情,我烏里已經很是感激了,千萬不要連累大家一起受累,大家還是快起來吧.二小姐閣下,此事乃我烏里一人所為,不關大夥的事,請不要再責怪他們."

那二小姐"哼"了一聲,轉過頭不理,烏里向身旁的一人道:"西吉,快,帶大家向二小姐賠個罪,二小姐寬宏大量,是不會與你們計較的."

"不,"地上那名青年猛的站起,一把扯下身上的外衣,站到烏里身邊:"烏里爺爺,您一直待我如子,教我學功夫,還安排我跟在您身邊,這琴家雖對我有恩,可是您烏里卻像是我西吉的爺爺一樣,我跟您去!"

"我也跟您去!"

"我也去!"

"我也去……"

"大管家,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我們這麼多人,還怕能餓得死不成,大夥要走,一起走!不必在此整天看人的冷眼色."

"你……你們,好,好……你們要走,就走吧……永遠不要回來,我琴家不稀罕!"那二小姐轉回頭來,已是氣極而怒.

烏里看到這一幕,歎息一聲,向四周的眾人道:"我們走吧,二小姐,告辭了!"

眾人自動聚集到他的身邊,竟然沒有一位再看那二小姐一眼,雪落在旁看著,心中不由微微感動,仗義每多屠狗輩,這樣一群普普通通的下人,卻能在烏里受辱的時候毅然放棄榮華富貴願意跟隨于他,可見烏里平日里的深得眾望,也同時顯現出這些普通人的一顆金子般的心.

正在這時,局面已經向不可預料的方向發展的時候,一個非常清美的聲音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兒?"

雪落一轉頭,就看到了一個他這一輩子都沒有見到過的絕色少女從另一邊緩緩走過來,長裙飄舞,來到場地中間.

那是一個仿佛夢幻一般的少女,一身曳地的白色長裙覆蓋著她那堪稱完美的嬌軀,一頭金色的長發斜斜的垂下,面上蒙著一層輕紗,只露出一雙如同秋水一般的眼睛,正柔和的看著眾人.

她的眼睛仿佛會說話一樣,看到它無端的就會覺得心定,一切暴虐殺氣與激烈,都隨之消失,眾人身子一震,紛紛叫道:"大小姐!"聲音中完全是發自內心的尊重之意.

就連那名刁蠻的少女琴紫,一見到這名緩緩走來的白衣少女,都不由得垂下頭來,一臉的沮喪之色.

——

第一更,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