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止戈大陸——第五集 千年紫藤 第三十七章 離去(二)

夜晚的風,帶著絲絲涼沁,吹上雪落的心頭.

抓著宵練劍的左手,緊緊的,手背上凸起條條青色的血管,眼淚,再一次落下.

"我,怎麼也會哭了?"

站在家門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喃喃自嘲的笑道.

這一生,這一世,在他的母親死的那天,他甚至都沒有絲毫流淚,因為他覺得,母親去世,並不需要眼淚來為她送行,她希望看到的,是能夠擔當得起照顧妹妹重任的哥哥,所以,那一天他沒有哭.

可是,在這個時候,他卻終于忍不住,有多久,沒有嘗到過眼淚的味道了?他本以為,他早已麻木,是沒有眼淚的.

可是短短一月間,他竟然連續在不同的人面前,流下了兩次淚水.

"我,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多愁善感起來了!"

他望向天空,此刻,星稀月暗,風吹起他的他的衣襟,他苦笑的想.

擦乾淨淚痕,他才小心翼翼的推開門,悄悄走了進去,卻不想,本是黑暗的屋中,瞬間點亮了一盞小小的油燈,雪靈披著一件淡黃的衣裙,倚在門口,望著他道:"哥哥……"

雪落慌不足迭的趕了過去,一把抓住自己妹妹的肩頭,驚道:"妹妹,你怎麼還沒睡,還爬起床了,你的身子那麼虛弱,可千萬別凍著了,來,快,哥哥送你回房睡去……"

雪靈柔順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反駁,雪落一把托起她的身子,飛快的沖進房中,將雪靈塞回被窩中,再將四角塞得嚴嚴實實,這才松了一口氣,伸出手指在雪靈額頭上試了試,愛憐的道:"你呀,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而且還爬起床,不知道這樣容易著涼麼?傻丫頭!"

雪靈卻只是緊緊的盯著他的眼睛:"哥哥,你……是不是要去尋找紫藤花?"

雪落一驚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雪靈卻固執的看著他道:"你不用管我是怎麼知道的,只要告訴我,是不是這樣?"

雪落沉默了半晌,終于點了點頭:"是的!"

雪靈默然,半晌,方才幽幽的問道:"什麼時候走?"

雪落看著她,忽然有些不忍,低聲道:"明天一早就走?"

雪靈失神半晌,低低道:"這麼快麼,不能多留兩天麼?"

雪落皺了皺眉頭,雪靈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雪落抓著她的肩頭,道:"看著我的眼睛,雪靈,你不要這樣,哥哥一定會回來的,我一定要治好你的病,不單渡過這第二難關,更要徹底治好你的病根."

雪靈卻突然打斷他道:"哥哥,你胸前的衣服有些破線了,讓靈兒再為你縫一次吧!"

雪落看著雪靈,良久,終于點了點頭,走到一邊,去拿來針線,雪靈接過,慢慢的穿好,讓雪落坐到她前面,就著胸口,一針一針的縫了起來.

雪落低著頭,看到的只是三千青絲,以及那雙纖瘦白弱的手,仰起頭,他不想再一次在人前流淚,可是眼眶還是漸漸紅了起來,變得溫潤.

他卻沒有注意到,一直低頭穿針引線的雪靈,眼中那晶瑩的淚水,一滴滴的落在針線之上,打濕他的衣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東方窗邊都露出一絲魚肚白,雪靈才終于將雪落胸前的衣服縫好,"哥哥,再親靈兒一次吧!對我說聲晚安!"

雪落緩緩低頭,在雪靈額頭輕輕吻了一下,雪靈溫順的躺下,蓋上被窩,將整個頭蒙入被中,雪落低低一歎,看著自己的胸口那新縫的針線,再看看只露出一頭青絲的妹妹,伸手從懷中取出那枚漂亮的冰雪十字銀釵,放在床頭:"靈兒,等著我,哥哥一定會回來的!"

他一轉身,毅然走出屋中,雪靈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伸手抓起雪落放在床沿上的銀釵,緊緊抓在掌心,眼淚頓時洶湧而出,打濕被襟.

收拾好自己慣常使用的那把鐵胎勁弓,背負老人送給自己的宵練,向著村東頭圍在一起替自己送行的村中眾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道:"雪落走了,大家放心,雪落一定會平安歸來的,我妹妹,就拜托大家了!"

張大叔道:"你放心,無論遇到什麼事,有我在,你妹妹就一定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的去吧,一切皆有我們!"

雪落再次向著眾人深深一躬,目光忍不住轉向村中那條道路上的木屋,只是,今天,那木屋卻是緊緊關閉著,老人,果然沒有出現為自己送行.

"大家保重,雪落走了!"他轉身大踏步向著村外而去,一步不敢回頭.

耳畔,猶聽到眾人那呼喚的聲音:"雪落,你可一定要保重,平安回來啊!"

風聲呼嘯,離村越來越遠,雪落的背影,也漸漸的,在方露的晨曦下,只留下一個長長的背影……

——第三集(完)

雪落終于踏上了前往禁忌之森的道路,背負宵練劍,身懷劍神訣的他,將會遇到什麼?

這前面寫得很艱難,也寫得很慢,直到此刻,才終于全部完結,雪落的壯麗人生之路,也從此拉開序幕,本書的精彩之處,也才剛剛開始!

雪靈,如果說,如果本書中有女主的話,她一定會比女主重要,所以她是不會死的,這點請大家放心.

還有,前面的章節,可能看得有點長,鋪墊很多,因為本書的的設定太過龐大,有些地方不得不一一解釋,所謂草蛇灰線,伏筆千里,也許一兩句話里,就有著以後的主要發展方向,不能省略,不過從下一集開始,就正式進入坦途了,一切將朝著既定劇情發展,相信不會令大家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