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止戈大陸——第五集 千年紫藤 第十四章 遭遇五階魔獸疾風狼王(三)
雪落忍不住心中一陣後怕,此刻他的右手再也握不住寒霜,只得將它轉移到左手,低頭看向自己左手食指上的這枚黑色的戒指,他一咬牙,強忍著將目光轉移,心中暗道:"雪落啊雪落,為了尋找到八色海棠,你昔年可是在印西海岸的黑暗叢林中一呆就是兩個月,與比這強大不知多少倍的凶獸都對峙過,雖然它們不是魔獸,沒有什麼魔法等遠程攻擊,但泰坦蛛王的毒液,遠古巨象的長鼻,四翼魔龍的雷神咆哮,哪一樣不是比這要可怕百倍,其凶殘嗜殺之處,只怕一百頭疾風狼王也是有所不及,現在遇到這麼一只小小的魔獸,你就畏怯了麼?"

"月神之戒呀月神之戒,不到萬不得已的關頭,我是不會輕易動用你的,瞬移雖好,可是卻同時限制了人在面對逆境之時潛力的發揮,如果我不能克服這一點,那麼我這一生,將永遠達不到前世的境界!"

想到這里,他僅剩的一條左臂緊緊的握住手中的寒霜,再無一絲遲疑,目光冷靜的打量著對面的疾風狼王,發出了十幾道風刃的它,一時間身上的幽藍色光芒似乎變淡了一些,看著雪落,並沒有立即發動第二波風刃.ZuiLu...

風刃雖然只是一種四級魔法,而且耗費不了多少魔力,可是它畢竟也只是一頭五階魔獸,五階魔獸只是剛剛擁有魔晶核,能夠使用一些低等魔法,縱然它是頭疾風狼王,所能發出的風刃威力相較普通疾風之狼發出的風刃要高出許多,可是相應的魔法力的消耗也快得許多,一次發出數十道風刃,也讓它消耗了不少的魔力..眼看仍然沒有劈中雪落,不由得微微遲疑起來.

如果是六階魔獸或七階,這種低級風刃基本就可以做到無間隔瞬發了.

可是雪落已經不給它這個機會了,如果再讓它張嘴發出數十道風刃,自己可就再也未必躲得過了,想到這里,他縱身而起,直接後退,向著不遠處的林子奔去,那只疾風狼王眼見到手的獵物即將逃走,登時跟著竄了進去.可是,忽然一張巨網從天而降,將那疾風狼王緊緊的裹在其中,一根尖銳的突刺突然從地面穿起,直接破開了疾風狼王的肩胛骨,正是雪落在這里設置的三個大機關之一:天羅地網,就是為了對付強大的魔獸所用,他設置這些機關只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想不到今天竟然真的用到了,而且還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嗚嗷……"的叫聲遠遠的傳了開去,疾風狼王憤怒了,全身的長毛根根豎起,仿如鋼針,那費了雪落好大勁才制成的鐵絲網竟然一瞬間就被掙得片片破碎,青色的身影一閃,"撲……"的一聲,疾風狼王的利爪這一瞬間完全落到雪落右肩之上,雪落只感覺到右肩一麻,不由得痛哼了一聲,肩部大片大片的血肉被扒下,那刺目的傷口,深深可見白骨!

雪落忍痛,反身一旋,右腿輪起,用盡全力抽在了疾風狼王的腰部,疾風狼王悶哼一聲,被雪落這全力一腳踢得橫飛落地,砸在地下"砰"的發出一聲巨響,雪落趁機後躍,落到一棵樹上,回頭看向自己肩部,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只見整個右肩一片都是血肉翻卷,哪里還有一點好肉,他將匕首咬在口中,左手拉住衣袖一扯,"嘶"的一聲,右手衣袖登時被他撕成了一塊長布,他將它胡亂的包在肩上,簡單的打了個結,暫時止住鮮血流出,重新將寒霜握入手中,心下稍定,雖然這一下自己也是身受重傷,可是比起那只疾風狼王,腹部被自己設置的巨大尖刺穿破,腸子都流在外面,卻要輕得多.

那只疾風狼王剛剛受創,便又被雪落右腿一記重擊砸到地上,登時創口流出鮮血長流,它艱難的爬了兩次,才勉強站起來,綠眼之中,盯著雪落,滿是森冷的殺氣!

雪落謹慎的站在樹枝之上,並沒有趁勝追擊,困獸之斗猶可怕,何況是一只獸中之王,它的反撲必定更加凶厲.

果然,接下來一連三次,疾風狼王都是瘋狂的向著雪落沖來,不過片刻之間,雪落身上又添了兩道傷口,一道在左肋下,一道在背部,若非他反應得快,閃避及時,只怕此時已經做了疾風狼王的晚餐了.

可是,雪落也利用這三次機會,向疾風狼王發動了三次反攻,雖然兩次都以失敗告終,被疾風狼王那驚人的速度閃過,可是終有一次雪落拼著受傷,也將寒霜匕完全的了疾風狼王的右腰,整個直沒至柄,而此時此刻,雪落手中,已經再沒有任何一點鐵質的武器了.

"嗷嗚……"的聲音不斷的從樹林中傳出,"砰砰……"巨響不斷,雪落已經是第五次被疾風狼王一頭撞飛,摔倒在一株大樹下,他癱軟在地,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差點虛脫的身子半天爬不起來,額頭之上全是冷汗,身上更是像開了個紅染坊似的,早已沒有一絲完整的皮肉,身上身下到處是傷,全身又被摔成了青紫色.

望著對面再一次沖過來的疾風狼王,雪落不由得感到一陣無力,畢竟是一只五階魔獸,自己的實力還遠不足以對付它,若非取巧第一下就用天羅地網重傷到了它的腹部,只怕自己此刻早已經死在它的利爪之下了,他本來想將它引到另外兩處機關下,可是這疾風狼王再不上當,雪落一絲機會也無.

"手中沒有武器還真是不順手啊,早知如此,當初應該多帶一柄匕首防身的,再差也比我現在赤手空拳著的要強吧,可惜了……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難道真的要用到月神之戒三個月一次的瞬移麼!"

"不,絕不可以!"他猛然搖頭,打消了這個念頭,"一旦用了第一次,那麼自己以後每遇到危險,就會不由自主的想到瞬移,可是瞬移只有一次,三個月內如果再次遇到更大的危險,那怎麼辦?"

"瞬移是用來保命的,除非遇到真正不可能戰勝的敵人,否則……這月神之戒,就是我最大的秘密,有它在,我至少不用擔心無法逃離,將寄托變成必勝的信念,區區一只五級魔獸,又能奈我何?"

想到這里,他豪氣頓生,猛然振奮起來,雖然渾身上下無一不是痛徹入骨,可是他卻像是新生了一般,全身上下又充滿了力氣,站起身來,眼看著對面那疾撲而至的疾風狼王影像在自己瞳孔之中越放越大,它與自己的距離也越變越近,這一瞬間雪落竟然異常的平靜,左手之中,不知何時,已經抓起了地上的一塊突出的巨大白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