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陰陽魔師 第三十七章 封門挑戰(上)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提*供@閱@讀-**調酒師是高貴的職業,可不是誰都能考取的.就憑他也想進入我們調酒師公會?"正在這時,就在姬動三人身邊不遠處,一個略帶不屑的聲音響起.

姬動三人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一名衣著考究,身穿華麗長袍二十多歲的青年正從他們身邊走過,一邊走,一邊輕蔑的打量著姬動,還不斷的搖著頭.

畢蘇怒道:"考個調酒師資格有什麼了不起,我老大是最好的調酒師."

青年本來已經要從三人身邊走過去了,聽到最好的調酒師這幾個字,頓時停下腳步,"真是大言不慚.哪怕是酒神杜思康大人,也沒有說過自己是最好的.你們算什麼東西.毛還沒長齊,就在這里不知天高地厚,滾的遠一點,不要在這里礙眼."

本來姬動對這青年之前的諷刺並不怎麼在意,前世的他就特立獨行慣了,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但這青年桀驁的話不但罵了他,也罵了他的兩個兄弟.在魔師的世界他現在還不算什麼,但是,在調酒界受到這樣的侮辱姬動不能忍.

兩只手分別拉住憤怒的想要沖上去的卡爾和畢蘇,姬動淡淡的道:"好,我會讓你知道我是什麼東西的.畢蘇,卡爾,我們走."

說完,他強行拉著怒氣沖沖的兩個兄弟轉頭就走.

那青年不屑的呸了一聲,傲慢的朝著調酒師公會走去.

"老大,那混蛋這麼侮辱我們,你為什麼拉住我們?這不像是你的風格啊!"畢蘇大為不滿的說道.

姬動拍拍畢蘇的肩膀,"他會為他剛才的話付出代價的.畢蘇,卡爾,你們幫我個忙.卡爾,你去買一張桌子來,要長方形,高度再一米五左右,寬度不低于兩米.畢蘇,你去幫我買一塊白布,一根能夠挑起白布的竹竿和筆."

畢蘇和卡爾對視一眼,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道:"老大,你……"

姬動冷然一笑,"沒聽說過砸場子麼?斗嘴有什麼用?就算你打他一頓,他會服氣麼?要用事實說話."

畢蘇和卡爾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大家都是年輕人,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們本就不是怕事的人,看著姬動那高傲而堅定的目光,頓時興奮起來.毫不猶豫的扭頭就走.

姬動站在街邊,靜靜的凝望著那調酒師公會的高大建築,以一種極為有節奏的方式呼吸著,調酒是一門藝術,不同的心情調制出的雞尾酒味道也會截然不同.現在姬動需要的是平靜,只有在這種狀態下,他才能夠接受任何挑戰.

一會兒的工夫,卡爾和畢蘇就已經回來了,諾大的中原城,想找到那麼簡單的東西十分容易,姬動從卡爾手中接過桌子,此時,他的目光已經變得極為平靜,就像是無風的湖面,沒有一絲情緒蕩漾.

走到調酒師公會的牌樓前,姬動將桌子放下,再接過畢蘇手中的白布,平鋪在桌子上,拿起筆,筆走龍蛇,寫上了幾個大字.

調酒師公會門前有兩名守衛,眼看三人在調酒師公會正門前停留下來,立刻走了上來.但他們不過是普通人,卡爾和畢蘇怎麼會讓他們打擾姬動呢,一人擋住一個.

姬動用竹竿將白布挑起,向那兩名守衛道:"告訴調酒師公會的人,我在這里等他們兩個時辰,如果無人敢來應戰的話,我就拆了門樓上的徽標."

竹竿一甩,刷拉一下,那白布已經迎風展開,上面有九個大字,寫的是:調酒師公會可敢一戰?

兩名守衛面面相覷,這樣的情況他們顯然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人留在門口,另一個人飛快的朝著公會方向跑去.

卡爾哈哈一笑,道:"老大,你這幾個字寫的太有氣勢了.不過,這中原城的調酒師公會分會,在整個調酒師界應該是僅次于總會的地方,老大,你……"

姬動向他擺了擺手,"不妨.你們等著看就是了."看著姬動那淡定從容中的高傲,卡爾和畢蘇都有種熱血***的感覺.在人家門口擺上桌子登門挑戰,這就像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了人家臉上.姬動還不到十五歲,但是這份勇氣已經令這哥倆由衷欽佩.更何況,姬動明顯不只是勇氣那麼簡單,在陽光的照耀下,他那一頭黑散著淡淡的紫色,平靜的目光中充斥著一種舍我其誰的霸氣.注視著調酒師公會方向的目光大有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

姬動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一個一個接連取出了九個水晶打磨而成的調酒壺,在面前的長方形桌子上一字排開,負手而立,凝望調酒師公會,靜靜的等待著.

時間不長,調酒師公會里已經走出來三個人,除了那名去叫人的守衛之外,另外兩人一老一少,年輕的,就是先前侮辱姬動三人算什麼東西的青年,年長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一身整潔的淡黃色長袍,左胸前有四顆星的標記.

姬動曾經聽陽炳天提起過,在五行大陸上,調酒師有著明確的分級,一星到九星,擁有最基本的一星等級,就可以勝任調酒師這個職業了,四星,更是象征著大師級的水准.而最高的九星,整個大陸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調酒師公會會長,酒神杜思康.

"是你們這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到我們調酒師公會門前鬧事?找死不成."那青年一看到是姬動三人,立刻怒氣沖沖的跑了上來.

"夠了,夜殤.不得無禮."那年長跟了上來,阻止青年繼續說下去,他先看了一眼姬動面前桌子上的九個調酒壺,再看向姬動,和顏悅色的道:"小兄弟,不知本公會有何得罪之處,你們這是?"

姬動淡淡的道:"剛才這個人問我是什麼東西,我現在就是來告訴他的.當時他以調酒師公會成員自居,既然如此,我順便也告訴你們調酒師公會,我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