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一百八十章 魔力之泉
第一百八十章 魔力之泉

第一百八十章 魔力之泉

看到這三人的異常,龍天明白他們的遭遇一定是和這種附樹夜魔獸有關的,很可能就是因為逃離這些附樹獸的襲擊才闖入吸血藤的包圍,因為在白天小心行走時,不可能全部人都一起被困住,有幾個還被吸血藤吸得只剩一副骸骨.

"過來吃點新鮮的食物,喝點肉湯,對你們恢複有好處. "龍天沒有直接問他們,只是叫他們一起過來嘗一嘗精靈煮好的一鍋蘑菇肉湯. 而哥利三人已經把附樹獸拿到河邊處理去了,雖然不大,肉還是有一些的.

剛才看到龍天不可思議的表演,三人掩飾不住心中的驚駭,一片漆黑之下,往樹林里射幾箭居然全部都命中附樹獸,輕松的就把危險無比的附樹獸趕走了,這黑發弓箭手,能夠黑暗中視物嗎?

這些真是趕得自己團隊幾乎全滅的附樹獸嗎?

雖然附樹獸沒有偷襲成功,但眾人都沒有輕松的神情,這森林里可不止一種魔獸,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樣的襲擊,誰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這一路都注定不可能平靜的.

"謝謝你們,年輕而強大的冒險者們. "三個人中稍為粗壯的再次表示了感謝,他們並沒有受什麼重傷,只是昏迷久了,因饑餓而有些虛弱無力,現在經過食物的補充,精神恢複很快.

"不必客氣,舉手之勞. "

"我們是來自大陸東方的司邦帝國地冒險者. 我叫木逢春,這兩位是石可動,金若土. 我們另有六位伙伴已經遇難. "壯漢沉吟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來曆,並把頭上獸皮盔拿下來,露出的果然是黑發,另外清理了臉上的汙垢. 也顯現出東方特有的膚色和臉形,龍天對這個可算是熟悉無比. 而且有些親切感.

"你們是單純為了冒險,還是為了什麼目的?"這次詢問的卻是伊麗,救助一方可以隨意提問,而不必有什麼顧慮,要不然救了可能與己利益沖突地人,那就需要協商,當然. 他們是不可能和龍天他們有什麼利益沖突的,只是問清楚一點還是有必要地.

木逢春遲疑了一下,又和兩位同伴對望一眼,然後才慢慢回答,"我們是來尋找生命之泉的. "

霍伊金娜卻皺了一下秀眉,疑惑的問道,"誰告訴你們生命之泉在黑暗森林的?"

"難道不是嗎?"木逢春霍的站起來,失聲驚叫起來. 付出六名伙伴的代價,難道只是因為一句信息錯誤?

"當然,生命之泉在精靈森林,我還親眼看過呢,要是在黑暗森林,我們精靈一族不可能不知道的. 也不可能坐視不理. "霍伊金娜肯定地回答,徹底粉碎了木逢春的希望.

"難道不是生命之泉?但明明那人說是一口如有生命般的湧泉,喝了有神奇的效果. "木逢春瞪大雙眼,不敢置信但又不得不信,因為親眼看過的人都證實了,這種東西可不是到處都有的吧. 但他心中還保留一絲希望,幾乎團滅了,換來的卻是跑錯地方,這打擊可大了.

"哦,那應該不是生命之泉. 而是魔力之泉. 這兩種泉湧出來的水都是如有生命般地跳動. "精靈恍然,明白木逢春他們要找的並不是生命之泉. 只是聽說如有生命般的泉,心中以為那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泉.

"魔力之泉?誰告訴你們這里有這樣一口泉的?他出了什麼樣的酬勞?"龍天眉毛一揚,開口問道.

冒險者一般是不會接別人地任務的,他們多數是自由的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要接任務,還不如去做傭兵. 但冒險者比大多數傭兵有個優勢,就是他們豐富的探險經驗. 冒險,危險刺激,但同時也是對機智反應有很高要求,這不是力量強大,戰斗力高就能做到的,像哥利等獸人就只能充當打手,可難以成為一名合格的冒險者.

聽到魔力之泉一詞,龍天心中豁然開朗,風淡語不是感覺到元素的不穩定和受限制嗎?會不會和這個魔力之泉有關系呢?但以前怎麼沒聽人提起過呢?

"是一位神秘的老頭,他開出五萬金幣的傭金,任何傭兵或是冒險者都可以接,只要最後帶回一瓶魔力之泉地泉水就給予五萬金幣. 很多小隊都接了這個任務,我們小隊,也忍不住想試一下. "木逢春一臉後悔地樣子,還不是金幣惹的禍,為了這幾萬金幣,他們真正是命都不要了.

怪不得一路來碰上不少地冒險者,不少還有些實力的樣子,龍天小隊沒有在城里呆多久,所以對冒險界的信息並不清楚,也對別人的任務沒有興趣.

但這個神奇的魔力之泉,龍天還是有點興趣了解一下的,所以他問道,"那他有告訴你們魔力之泉的大概方位嗎?你們有地圖嗎?"

"我們的地圖在跑的時候弄丟了. "木逢春尷尬的說道,不但地圖,其他東西都沒有帶就從營地跑出來了.

龍天示意伊麗拿地圖給對方指.

"好詳細的地圖!嗯,我們現在是在這里嗎?那魔力之泉大概是在這個方位吧,由于感覺不太遠,所以我們小隊才商量接下這個任務的. "木逢春查著地圖上的地點,很快就指出了目標所在.

呃!?偏得挺遠啊. 而且,那里一片漆黑,地圖上沒有記載地開地貌,那表明沒有人去那里探索過. 龍天估計一下路程,大約是五六百里深處,以現在的位置算,大概是走了一半左右,而且已經和那地點有些偏離,與龍天他們原定的路線大概有兩三百里左右的偏差.

對于已經有人探索過千里的森林地圖,這地方不過是只有一半左右距離,按理應該是可以標識清楚的,但實際卻是一片黑糊糊的,沒有標示地貌,那很可能是沒有什麼人能通過的危險地帶或是有天然的不可征服的地形所阻.

難怪越到這里就越是少人,原來他們的目標不是在這里.

"對了,你們怎麼選擇這邊這條路的?這不是遠很多嗎?"龍天看到,如果他們直走的話,離這里起碼應該有一百里左右吧,斷不會被自己所救的,不可能半夜被偷襲,逃跑跑出一百里吧.

"離這邊大約十里左右有一條小河,我們原本是沿著小河前進的,後來在晚上遇襲,向這邊跑的時候,遇到藤樹的攻擊,後來就昏迷了,然後,醒來就見到你們了. "

龍天看了一眼地圖,果然是有一小河,直上到四百里處有一湖,從湖邊到那片黑色的地點的地形也有些平緩,這確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比直走會少些危險和波折,只是即使是這樣,他們小隊也逃不了被滅的命運,可見他們的實力還是差了些.

看那魔力之泉離這邊還有三百多里,如果去探索一下的話,至少會浪費七八天的樣子,龍天覺得此行本來就是一個長時間的冒險,不能再為別的事耽誤了,所以他打消了去看個究竟的想法.

"看來此次你們很難完成這個任務了,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回去還是繼續冒險?"龍天按下對魔力之泉的非分之想,轉問木逢春.

"我們,可以加入你們的團隊嗎?我們可以為你們做任何事. "猶豫了半天,三人又耳語了一陣,最後木逢春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我們不需要額外的隊員,我們的目標也與你們的不一樣,如果你們不打算繼續冒險,我建議你們從這條通道回去,這是我們來的時候開的,很安全,至少在這片隔離帶你們不用擔心會有植物攻擊,以你們的實力,我相信外圍的魔獸也不能把你們留下. "龍天斷然拒絕了,這三人毫無特別,實力也不算出眾,雖然留下來可能會多三個炮灰,但也說不定會有隱患,他不想因為別的意外影響這次凶險無比的冒險.

被拒絕的三人臉上露出失望神情,這本來就是強人所難,因為一個團隊都是經過長時間配合,彼此默契,如果突然有陌生人加入,打亂這種默契,那對團隊是很危險的,要是說只是保護那還差不多,但他們是正在進行冒險,又不是結束冒險,不可能帶著他們一起去的. 所以他們的選擇也只能是回去了.

"我們真的不去看看那什麼魔力之泉嗎?"伊麗偷偷問道,她看出龍天其實是有些心動的,但為了不影響路程,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說到底,這次冒險主要也是為了尋找伊麗的詛咒之手的解決辦法.

"並不確定是不是真實的,我們沒有必要浪費這個時間,要是到時只是一個騙局,那我們這次冒險的時間又要延長了. "龍天搖頭,示意伊麗不必放在心上.

忽然,風淡語卻湊近來,在龍天耳邊輕輕說道,"我想去看一下這個魔力之泉,它對魔法師的實力提升有奇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