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附樹夜魔獸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附樹夜魔獸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附樹夜魔獸

龍天眉毛一挑,一路來他都感覺有些不妥,但一直沒發現是什麼異常. 現在聽風淡語這樣一說,馬上明白其中的原因了,他們當中伊麗很少使用魔法的,而霍伊金娜並不是元素魔法,而龍天自己也用得不多,並且還以為這里是黑暗森林,自然對光系有削弱,並沒有感覺到不妥,但風淡語卻是魔控師,施放魔法都是直接控制元素的,對元素的變化異常了解.

"有發現是什麼東西影響元素的活躍嗎?"龍天輕聲的問道,在魔法上,他自認是遠遠比不上風淡語的.

風淡語聽了龍天的問話,馬上搖搖頭,臉上也有疑惑的神情.

突然,森林深處一聲大喝傳來.

伊麗和虎人阿拉遜馬上站起來,驚呼,"是霍伊金娜他們那邊傳來的. "

說著,便欲前往.

"沒事的,只是大叫,沒有憤怒,不像遭受攻擊. "龍天笑道,這幾天他對獸人的習性也了解了不少,從叫聲也基本能了解他們的一些想法和遭遇.

"對哦,這是薩都叫的,他有事沒事總喜歡大叫一聲的,肯定是碰到一些意外的事情,但是沒有危險的. "聽到龍天的解釋,虎人阿拉遜也醒悟過來,剛才確實是有點關心過頭了,一聽到聲音就以為是出事.

果然,沒多久. 三人就回來了,哥利是一手提著一個藤筐,里面裝滿肥大的新鮮蘑菇,另一手卻提著一個人,一個不會動地陌生人. 薩都居然也是一手一個的提著兩人,都是盔甲破爛,狼狽無比. 奄奄一息的陌生人.

"怎麼回事?不提個魔獸回來,提人回來干什麼?我們又不吃人. "阿拉遜不滿的嚷道. 今天沒打到什麼魔獸,他很擔心今晚的晚餐還有沒有烤肉.

"團長,我們在前面的樹林中發現這三個人類,精靈小姐建議我們救回來給你發落,他們當時是被抱人樹抱住動不了,另外還有幾具人骨頭在周圍. "哥利和薩都把那三個人類丟垃圾一般丟在岩石邊的草地上.

精靈霍伊金娜接口道,"他們碰上了抱人樹和吸血藤. 有六個人被吸血藤吸干了,只剩下骸骨,這三個就幸運一點,只是被抱人樹抱住,估計有一兩天了,他們因為饑餓和恐懼暈迷了. "

看這三人果然臉上還有被驚嚇地神情,只是虛弱無比,像堆爛泥般癱在草地上.

"霍伊金娜. 救醒他們. "龍天看了這三名青年冒險者一眼,沒發現其中有什麼特別之處,便叫精靈喚醒他們.

在冒險者間也有一些基本信條,就是碰上遇難的冒險者,能出手援救地都要救助,然後可以彼此交換冒險信息. 救助的一方也有權利向被救的一方提一些額外的要求. 但這只是助人信條,表示自己也有可能遇到此種情況,助人的同時很可能就是助己,如果你覺得沒必要,也可以不加理會,見死不救也並不會招人指責.

霍伊金娜先對三人使用了治療術,然後一團生命增強之綠霧包裹過去,沒多久,癱在地上的三人就悠悠醒轉,只是他們的第一句話. 不是說這是哪里. 而是,"不要!"好像將要被汙辱時甯死不屈地尖叫.

"不必擔心. 冒險者,你們現在是安全的. "龍天緩緩說道,運起內氣震懾他們的心神,讓他們從恐懼的包圍中清醒過來.

果然,三人都是軀體一震,開始轉頭相互打量,當看到另外還有兩名熟悉的同伴時,都有些驚喜,只是並沒有驚叫出來,三人沉默了一段時間.

還是龍天再次打破沉默,因為看他們都有點不願面對現實的情形,一定是打擊太大了,心里還是承受不起,"陌生的冒險者,本團對你們的遭遇也感到很難過,有什麼可以幫忙嗎?"

"年輕地冒險者們,非常感謝你們的救助,我們感覺到很虛弱,請問有水和食物嗎?"其中一名身體稍為壯實的冒險者掙紮著想要站起來,但沒有成功,只好坐在草地上,向龍天致敬表謝.

龍天示意哥利給他們一些水和干糧.

"真倒黴,沒打到魔獸,倒撿了三個耗費食物的人類. "哥利嘟噥著,他對人類都沒多大好感,如果是平時,他們才懶得理遇到危險的人類.

篝火熊熊燃燒,上面撐著的一口鍋,翻騰地開水中鮮美的蘑菇不斷的翻轉,還有幾塊獸肉,空氣彌漫著誘人的香氣.

伊麗在周圍設置了一些陷阱,風淡語也幫忙著弄些魔法陷阱,霍伊金娜弄著食物.

龍天靜靜的閉目養神,其實已經進入精神搜索狀態,察看著周圍的動靜,同時思索風淡語提出的,元素被限制的原因.

被救的三個人類默默無語的吃下食物後也休養恢複,他們蒼白無血地臉上稍恢複了一絲神采,也沒有那因恐懼而扭曲地神情.

三位獸人則在另一堆火邊烤著獸肉,幸好有存貨,他們一定是暗自得意自己學會割肉,然後保存起來,才得以在沒打到魔獸的今天也有肉烤,不枉他們苦練了這麼多天.

出奇地平靜,大家居然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有肉香飄,還有火燒時嗶剝聲響.

"有獸來襲,作好迎戰准備. "突然,龍天站起來說道,眾人一驚,三位獸人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興奮的大叫道,"在哪里?"然後提起擱在一旁的武器,正擔心肉不夠吃呢,就有來送死的了.

"小心,這是懂得隱蔽的夜魔獸,它們圍在四周的大樹上,隨時會准備攻擊的. "龍天說著,祭起三個照明光球,把周圍照得通亮.

"一定是篝火引它們到來的,這種魔獸很狡猾的,喜歡偷襲,現在被我們發現了,它們不一定會發起攻擊. "伊麗和風淡語已經回到保衛圈內,小盜賊四顧幽深平靜的森林,什麼也看不到,但她相信龍天說的是真的,因為龍天總是在危險到來之前都給出提醒的,從來不會出錯漏.

"什麼也看不到,哪里有魔獸啊?"哥利雄壯的聲線在平靜的森林中震動,但並沒有引出什麼動靜,依然是那麼的沉靜,令人懷疑是不是真的有暗中伺伏的魔獸.

"它們都停止圍過來,全都不動了,伏在樹枝杆部,像和大樹是一體的. "龍天閉上眼,慢慢把搜索到的影像描述出來,然後突然掏出弓箭,閃電般拉弓射箭,嗖嗖嗖三箭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射出了.

密林深處突然傳來幾聲淒厲的短叫,然後一陣樹枝搖動,沒多久,林子又恢複了平靜.

大家驚疑的看著龍天,動作太突兀了,他們反應過來時,樹林里已經是叫聲平複了.

"射殺了三只,其他的被驚跑了. "龍天淡淡的說道,把弓箭收起來,"哥利,阿拉遜,去把射死的魔獸撿回來,應該都被釘在樹上了. "正因為是用穿透箭,才讓魔獸在臨死前有一聲短暫的慘叫聲.

果然是不平靜的森林,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絕不可掉以輕心的,而且可能晚上更令人恐怖,一來是沒有辦法知道敵人的來襲,二來經過白天的戰斗和趕路,身心疲憊,容易懈怠,一不小心被偷襲就全軍覆沒了.

很多冒險團隊在黑暗森林就是在晚上被滅掉的,如果沒有龍天的精神搜索**,誰能在晚上知道有魔獸襲擊呢,即使是精靈這種對森林無比熟悉的種族,也不能對周圍的情形了如指掌.

這一路平安輕松的走過來,也很大程度有賴于龍天對危險的預見和提醒,純粹戰斗的話,很多冒險團隊都能走得更遠.

很快,兩位獸人果然提著三只烏黑的魔獸回來,體形並不算大,只是普通的豹子大小,有些扁長,毛皮很古怪,和樹皮差不多,讓它們附在樹上,還真看不出來是一只魔獸,估計有無數的冒險著過它們的道兒了.

"這是什麼魔獸?那麼古怪的?我還以為是一片樹皮來的,這能吃嗎?"哥利不滿的把樹皮狀的夜魔獸丟在地上.

"這應該是專門在晚上搞偷襲的附樹獸,它們速度極快,嘴尖長,爪利,不會魔法,平時都是靠琢擊和爪擊,它們是靠捉樹間的蟲子為食物的,對火敏感,若周圍有人類生物,會進行突襲. "這一次,是霍伊金娜進行解釋.

"嗯,它們數量很多,雖然攻擊不算很強,但還是很麻煩的,特別是它們的防禦能力很好,很多冒險者都是被這種魔獸滅團的. "伊麗接著點頭說道.

三位人類看到地上的附樹獸,突然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好像看到什麼恐怖的惡魔一樣. 他們破爛的盔甲遮不住身體各處被抓破的傷痕,各人有些髒的臉上也殘留著一兩道明顯的傷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