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瘋狂學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淨化與腐蝕
第五卷第一百二十三章淨化與腐蝕

幾聲爆炸在周圍響起,龍天的光爆箭又開始發威了,而兩位祭祀施展的魔法之光已經暗淡至消失.一時間黑暗湧來,把眾人包圍起來.

龍天的連射光爆箭顯然也阻擋不了成群湧來的黑蜥蜴.別說龍天,其他人都已經感覺到蜥蜴爬走過來的聲音,可惜斗氣和魔法的光芒根本就沒有辦法沖破黑暗的包圍,連護體氣罩都被黑霧沖擊起陣陣波紋.

眾人也只能憑著戰斗的本能抵擋著攻擊.

"合發光壁,我來抵擋一會."洛斯汀沉著的低喝一聲,然後快速的念起冗長的咒語,沒多久,眾人周圍迅速升起厚厚的土牆,然後響起撞擊土牆的聲音.

這半人高的土牆擋住了蜥蜴的攻擊,但卻又不擋住龍天的射箭,只可惜蜥蜴實在太多了,一時間卻難以殺光,土牆受到的撞擊越來越強烈,已經出現龜裂,很快土牆便破碎消失,與此同時,一陣比先前更猛烈的光芒從兩位祭祀的法杖上亮起來,一圈圈的光暈發散開去,黑暗一觸即散,大家又再次恢複視野.

只見周圍已經是蜥蜴滿布,在光芒照射下,發出淒厲叫聲,巨嘴大開,其狀甚怖.有些更是瘋狂沖擊過來,撞在眾人的護罩上,被撞之人頓時如遭重擊,站立的身子也搖晃不定.

還好已經恢複光明,幾位高手們的攻擊恢複正常,馬上大開殺戒,

兩位祭祀合力發出的光之護壁散發出一圈一圈的光暈,向外擴展,像水波擴散一樣,效果卻很明顯,所有黑霧一碰上擴散的光圈便消失無蹤,周圍景物迅速展現在眾人面前.而兩位光明祭祀也臉色開始蒼白.

光壁驅散了黑暗,也給黑蜥蜴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不過這樣反而激起它們的凶殘特性,開始瘋狂的沖過來,撲擊撕抓咬噴,無所不用其極,叫聲恐怖,形態猙獰,讓人心驚膽跳.

但能用武力解決的東西,眾人反而定下來,最可怕的是看不到敵人在哪里,不知向哪里攻擊,有力無處發那種感覺.

除了龍天的射箭一直沒有停止之外,所有人都已經全力投入戰斗中,已經沒有任何的保留了,黑暗洗禮過的黑蜥蜴**好像強悍很多,不但懂得魔法攻擊,還有物里攻擊也不弱,更勝在數量夠多,前赴後繼,連綿不絕,別說前進,根本連移動都困難.

這已經是圍困的局面了.

"隊伍壓縮回來,我放亂石流."洛斯汀語氣中還保持著冷靜.

龍天馬上就想起在失落之城中看到的那種恐怖的亂石彙卷成漩渦的情形,那不是人所能抵擋的強大魔法,所以他馬上很聽話的向隊伍收縮,保護一邊的同時注意大師的咒語已經念了一半了.

此時,劇烈的能量波動傳來,龍天暗暗心驚其中的強大能量,很快,周圍開始轉著著一塊塊尖銳的石頭,繞著隊伍形成一個漩渦般的亂石流,而眾人正是處在這個漩渦的中心,卻是沒什麼感覺,只能感受其中的恐怖力量.

眼利如龍天,也只能勉強看見部分黑蜥蜴被尖銳的亂石攪成肉漿,連慘叫都來不及叫一聲就扔下一塊堅硬的黑色魔晶見亡靈去了.

"走!"大師舉著杖大喝一聲,亂石流卻還轉得正歡呢.但聽到大師如此言語,在前的風殘云毫不猶豫的舉步向前,眾人亦步亦趨,而亂石流居然也隨著移動,眾人始終處在漩渦的中心.

這一次真正是所向披靡,亂石流所到之處,如同一個巨大的攪肉機,一切擋道或者想來攻擊的黑蜥蜴全部連骨頭都沒能剩下.

嘖嘖,大魔導師果然不是吹出來的,單憑這一手,就讓龍天折服不已,氣爆箭雖然剛猛,但和這攪肉機相比,好像要遜色不少啊.

十米范圍之內,無論人畜蝦蟹無一幸免,幾分鍾的急進,雖然亂石流已經消失了,但眾人也已經逃出了包圍圈.

此後倒顯得平靜多了,雖然依然是高階強悍,但數量不多,怎樣也難以給眾高手造成威脅.

"注意,這些地方很奇怪,大家看,這里的地面都是黑色的,連草木也是一片黑色枯掉一般.這里已經是黑暗腐蝕之後的死地了,在這里我們的實力可能會有所削弱,所以不可大意."洛斯汀臉色凝重的注意周圍的環境,一邊給隊友們提個醒.

"我也覺得很奇怪呢,這里的黑色霧氣怎麼好像比剛才黑蜥蜴區還要淡得多,但我卻感覺到更加大的壓力,好像有股無形的威勢要征服自己一樣,你們有這種感覺嗎?"羅迪突然叫起來,心神有些戒備的向沼澤中心地帶瞧去.

"是啊,這里的魔獸數量急劇下降,但卻一個比一個厲害,我們本來三個人都可以對付一只九階的魔獸的了,但現在感覺很吃力,有時無形中好像有心浮氣燥的感覺,心跳也不由自主的顫動."蘇克接口說道.

"既然是接近沼澤中心了,有些古怪當然是正常,所以大家要萬分小心,這里有股氣勢好像可以影響人的心神,一定要穩住堅定心神,不要被外界所影響了."洛斯汀嚴謹的叮囑,"我們現在是時刻處在危險之中了,每一步路都得小心翼翼才好,注意保護自己和伙伴,晚上就先在這里休息了,明天應該可以進入沼澤的中心帶去查探了.希望可以盡快找到異常的東西吧."

沒想到,在這里,晚上居然可以看到星星,龍天以為會是和古保那夜一樣,會被黑霧濃濃的罩在其中,一邊休息一邊抵擋黑暗的侵蝕.

也許這種情形更應該防備,也這算是異常吧.

龍天祭出照明術,專心一致的翻看著心中的一塊黑蜥蜴魔晶,只見土黃色的晶體表面,有著一絲絲的黑線纏繞,能感覺到其中有令人不舒服的能量,也許是光明與黑暗的克制作用,連照明術都可以令這些黑線發生變化,慢慢沖擊魔晶一般.

"主教大人,把這塊魔晶淨化了看看."龍天把魔晶遞給旁邊啃著干糧的奧斯汀紅衣主教.

主教大人依然俊朗的臉容一愣,好像沒料到龍天會突然叫他幫忙,但他還是放下干糧,念起一段淨化之光,然後一道光華直指龍天掌中的魔晶核.

一團柔和的光芒團團包裹住這塊魔晶,龍天目不轉睛的看著魔晶中的黑絲,大家也被龍天的奇怪動作吸引過來了.只見這塊魔晶中的黑色絲線隨著光團的包圍,竟然慢慢變淡,像是被洗掉一樣,最好,整塊魔晶變成完全的土黃色沒有雜色,而光團再沒有任何的動靜了.

龍天舒了一口氣,有效果就好,光明與黑暗果然是對立,雙方就看誰的力量更強大,那麼誰就有統治力.

"發現什麼?"洛斯汀很有興趣的看著龍天,還有他手上的那塊魔晶.

"大家也看到了,在白光的淨化之下,魔晶中的黑線消失了,被光明淨化了,也就是說,只要我們的光明力量足夠大,一樣可以把這里的黑暗淨化,把這片地方重新納入光明的控制之中."龍天舉高手中的魔晶,同時又掏出另一塊還有黑紋的魔晶,方便大家對照.

"這是肯定的了,光明與黑暗誰的力量占優,誰就能統治這個世界,黑暗可以侵蝕一切光明的事物,光明同樣也可以淨化所有黑暗東西.比的就是誰更強."奧斯汀疑惑的看著龍天,"這又說明什麼呢?"

"我在想,引起這里的魔獸發生黑暗異化的東西是什麼,它到底是有多強的黑暗腐蝕能力,以我們現在的光明力量能不能克制住它,然後淨化它,如果我們不能克制它,那我們又會不會被黑暗腐蝕,成為黑暗生物呢?那麼遠的距離都感覺到心中的躁動,如果再近一些,我們會不會慢慢的不受自己控制啊.我們是不是要重新估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和沼澤中引發異常情況的東西的實力."

大家馬上沉默不語,都是大陸有名的強者,若是他們都自覺實力有所不逮,那還有誰能來完成這個搜索的任務呢.不過現在考慮的是光明的力量,因為已經肯定其中的黑暗力量,如果沒有光明的壓制,恐怕找到了也沒有辦法吧.

"這確實是很危險,因為兩位祭祀和聖騎士的消耗也很大,一路進去只怕還要面對更強的黑暗生物,到最終目的地時,可能大家的力量已經消耗得差不多,到時確實難以抵擋那種黑暗的侵蝕."大師皺眉撫須.

"都已經來到這里了,我們不可能這樣退回去吧,無論如何,也得一拼的了,這里的異常如果一日不解決,我怕很快會危及大陸."蘇克聖騎士一副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樣子.

"大家有什麼更好的保存實力的辦法嗎?接下來的戰斗會更艱苦了,我們不允許一下子消耗太多.若能保持平常的戰斗水平,就算面對最後的危險也有一戰之力."

有當然是有,龍天暗想,不過又要辛苦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