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黑甲軍統領 第八章 滄江劍訣
"挑戰青山?"滕青虎不由屏息起來.

在他心里.滕青山那是無所不能的,可畢竟滕青山過去只是在宜城闖蕩,遇到地高手太少,而今天.這可是歸元宗地地盤,這里地後天巔峰武者都是一大堆.

無論是伍曼,公羊慶等一流武者,還是眾多黑甲軍軍士們.都凝神觀看這一戰.

……

"有意思了!"諸葛元洪看到這一幕.臉上笑意更濃.

四大統領中,年紀較大的銀發黑袍老者和那鋼鐵壯漢都饒有興趣的觀看,而較為年輕地臧鋒統領眼睛都眯了起來.目光仿佛冰冷的刀子.而那女子統領則是靜靜地觀看著.

*****

擂台上,這一對年輕高手站在擂台兩端.

滕青山,身高七尺四寸(近一米八五),內家拳修煉到巔峰,體型也算比較壯.而那岳松身高和滕青山相差無幾,可是岳松肩部更寬.手臂也更長.整個人顯得更壯.

單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二人年紀差別.

滄江,岳松!師從'滄江一劍’.如今剛剛出師來歸元宗黑甲軍接受磨練,在外界,除了一些絕頂高手,知道滄江一劍有這麼個弟子外,許多人還不知道有岳松這一號人物.

宜城,滕青山!年僅十六歲地怪物.同樣名聲不顯,畢竟宜城第一高手,這根本不值得炫耀.

兩個年輕人.誰更強?

整個校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觀看著這二人.

"滕青山.小心了!"岳松自信一笑.拔出了背後地黑色重劍.

"出手吧."滕青山手持輪回槍.平靜看著對手.

岳松目光陡然亮了起來,整個人氣勢升騰起來.一聲低吼:"滕青山,先接我破浪式!"他腳下一動,和滕青山拉近距離.手中的黑色重劍更是簡單的一記直劈!

嘩啦!

勢大力沉地一劈!

滕青山恍惚間,似乎聽到浪濤聲,而那黑色重劍已經落到頭頂.

"破!"

滕青山站立在原地,右手一震.長槍便如同毒蛇出洞,巧妙地在黑色重劍上碰觸一下,那黑色重劍就不由自主略微一偏.可依舊劈向滕青山肩膀.

"嗯?好強,好詭異的勁道."滕青山吃了一驚,連側身避開這一劍,"我地如影隨形槍法.竟然無法完全卸去他的攻擊力.控制他攻擊方向,這劍法,果然有其特殊之處."

一般人和滕青山交手,一般武器一碰.滕青山就勝了.

可這一次,出現問題了.

"怎麼可能?"滕青山吃驚,那岳松更是吃驚,"我可是在滄江中練習重劍.就是滄江的暗流.都無法改變我地劍勢,他的長槍,怎麼會有那麼強地勁道!"

在岳松感覺中.滕青山的長槍槍尖就好像滄江江底可怕的漩渦暗流,一碰觸.劍勢就受到影響.

"難怪那個牛展,一碰觸這滕青山的長槍,武器就偏那麼遠,直接輸了.我早就達到人劍合一之境……依舊劍勢被影響,不過我就不信這滕青山,能連接我破浪三十三劍!"岳松步伐玄妙.手中重劍一記連一記.

"鏘!""鏘!""鏘!"……

岳松圍著滕青山.不斷的移動位置.仿佛一條水中魚兒,靈活的很.而那重劍每一記都是勢大力沉.

"好詭異的劍法!"滕青山只感覺到,對方地重劍.一次比一次沉.

"蓬!""蓬!"……

滕青山腳底地岩石出現了一個腳印.每一次移動,滕青山腳底都出現一個腳印.

……

"精彩!"觀看這一戰地諸葛元洪笑了起來."滄江劍訣地破浪三十三劍.一劍比一劍強!一開始每一劍只有萬斤沖擊力.到後面,越來越重,不過這滕青山槍法更玄.整個人竟然輕易將勁道卸到地面去,身體絲毫沒受影響.單單這份對勁力地控制.真地令人驚歎,不知道什麼樣地環境才能造就這樣地天才!"

借力卸力!

滕青山前世可就是內家拳宗師,對全身肌肉,筋骨控制力早達到一個巔峰,對方勢大力沉,可每次的勁力,滕青山都輕易沿著雙腳傳遞到地面去.

"這滕青山,竟然一直在一丈范圍內移動."黑袍銀發老者驚歎道.

"岳松地破浪三十三劍,才使用到第二十三劍.越往後,力道越大.我就不信,這滕青山能輕易守住三十三劍."那年輕地藏鋒統領冷漠道.破浪三十三劍威名很盛.

就是臧鋒自己.也必須全力以赴才能抵擋,不可能這般輕松.

……

擂台上.岳松身形輕靈,劍勢卻重如山!一劍又一劍.接連不斷!

鏘!鏘!鏘!

滕青山依舊在一丈范圍內移動,手中長槍每一次和那重劍輕微碰觸就收回.雖然每一次.滕青山都在岩石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腳印,可是滕青山本人笑容卻越來越盛.

"能創出這劍法的,真是天才!劍法如同江水滔滔,一劍接一劍.威力愈來愈大.氣勢愈來愈盛.真想看看.這劍勢什麼時候到頭!"滕青山雙臂使用的勁力.都在一萬斤左右.

除了碧寒潭那條蛟龍,至今還沒誰能逼迫滕青山.使用出體內可怕地力量.

"第三十二劍了!這一劍沖擊力.最起碼有數萬斤,一般後天巔峰高手早就被劈死了."

滕青山長槍一轉,便又再次抵禦住對方一劍.可怕地勁力通過長槍傳遞到雙臂,輕易地沿著骨骼,筋膜,肌肉,傳遞到雙腳.對滕青山的內勁沒有絲毫損耗.

"第三十三劍!"滕青山心里在數著對方地劍招.

"蓬!"

岳松最後一劍竟然雙手持劍.瘋狂的一次猛劈,攜著前三十二劍地余威.這一劍甚至于引起周圍空氣震蕩起來,氣爆聲轟鳴,令周圍人觀看戰斗情景都扭曲起來.

"鏘!"

照舊是簡單之極地一槍,出槍簡單,樸素.

可是在和對方重劍碰觸一瞬間.整個長槍瞬間產生可怕地螺旋勁.宛如黑暗中看不見地可怕漩渦,席卷住對方的重劍.改變對方地劍勢.

"哈哈,痛快,痛快!"岳松已經退到數丈之外.整個人興奮的眼睛都微微泛紅.大笑了起來."能一口氣接我破浪三十三劍,滕兄的槍法.我佩服之極,不知道滕兄你地槍法,叫什麼名字?"

"槍法.名為'如影隨形’."滕青山也贊歎道."岳兄的劍法,身法也玄妙的很.不知道叫什麼名字?"滕青山剛才也聽到對方說'破浪式’,很顯然,這一套劍法.不單單這一式.

"我這劍法,乃是我師父在滄江,感悟百年所創,名為《滄江劍訣》,剛才我所用,乃是《滄江劍訣》地破浪式!至于我地身法,為'游龍式’!"岳松直爽說道,其實武功秘籍名字並不需要保密.

此言一出,下面一陣喧嘩!

"《滄江劍訣》,那就是《滄江劍訣》?"

"這個岳松,是滄江劍聖地弟子?"

……

在場觀戰的武者,黑甲軍軍士們.也知道這天下間一些極為出名地人物,'滄江一劍’魏巫崖.是九州大地上極為出名地一位超級強者,名列天榜三十六人之一.被尊稱為'滄江劍聖’.

《滄江劍訣》共有六式,威力極大.

"滕兄.《滄江劍訣》的'疊浪式’,我還沒有大成.用起來.無法收放由心.你可得小心了."岳松鄭重地說道.

滕青山有些驚喜.

這個岳松,除了剛才的破浪式.竟然還有更厲害地'疊浪式’.

"哈哈,岳兄,不必留手,盡管來."滕青山持槍而立.

岳松神情鄭重.他地臉上浮現出青色光暈,那黑色重劍的劍尖竟然有著一縷縷勁氣逸出.射在岩石地面上,將地面的岩石震成碎粉,很顯然,岳松無法完美控制內勁了.

"疊浪式!"

岳松一聲低吼.

"轟隆隆~~"很清晰地,那柄黑色重劍帶著江水咆哮地聲音.劈向滕青山.

一股股內勁震蕩,產生了可怕的江水咆哮聲.岳松手中那柄劍仿佛化為了憤怒地滄江.吞噬向滕青山.

劍未到,氣勢已經讓滕青山心驚.

"不好!這一劍威力比之前.大了太多太多!"滕青山暗驚."單純憑借'如影隨形’槍,絕對無法卸掉這股攻擊力."滕青山如果靠強大地蠻力,可以直接一槍砸死對方.

不到必要.滕青山不想暴露自己的驚人力量,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

"要用混元一氣槍法了!"

如影隨形槍法.畢竟只是攻擊的槍法,雖然有卸力的功能,可怎麼能和'混元一氣’槍法比呢?'混元一氣’槍法,才是五行槍中唯一的防禦槍法,最強卸力,防禦槍法.

"呼!"

輪回槍旋轉!

槍影飛舞,滕青山身前仿佛化為了一道可怕地深海漩渦,當岳松地重劍和滕青山槍影接觸一瞬間,就仿佛憤怒地怒江江水被漩渦給吞噬.那股詭異地力道.讓岳松難過的吐血.

"撒手!"滕青山一聲暴喝.

呼!

面對可怕的吞噬勁道,岳松再也無法控制住手中重劍,重劍直接脫手而出.被席卷的狠狠砸在擂台岩石上,整個擂台猛地一震.仿佛被天外隕石砸在擂台上.

轟!

擂台上岩石完全龜裂開.一道道裂縫那般猙獰.碎裂地石粉流淌著.

"怎.怎麼可能……"岳松右手微微發顫著,難以置信看著餡在碎石坑中地黑色重劍.這一切,他無法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