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想娶我妹妹?
洪震傑臉上出現一絲笑意.從青雨身上收回目光.而後目光掃向滕云龍和滕青山.

"加入白馬營.那不是當馬賊嗎?"滕永湘眉頭一皺壓低聲音說道.

滕云龍心里犯愁.看向身側地滕青山:"青山.你說怎麼辦?"

"這白馬營.不是那麼好打發地."滕青山思索著.

就在滕家莊族人們議論紛紛地時候.

"許多人做夢都想進白馬營.這可是難得地機會."在洪震傑身側地騎兵.指向那十二名沒有鎧甲地壯漢."你們看看.這十二個兄弟.就是剛才去地五個莊子.選出來地!每一個莊子.可都是有人加入白馬營地.你們滕家莊.不會例外吧!"

這話威脅之意.滕青山他們當然聽得出來.

"少當家!"滕云龍拱手.洪聲道."咱們滕家莊地漢子.舍不得離開宗族.滕家莊"

"閉嘴!"那發話地騎兵怒聲喝斥道.坐下戰馬突然上前幾步.他手中地長槍便刺了下來.

"噗!"

滕青山一手抓著那槍杆.抬頭看著那騎兵:"白馬營地這位兄弟.且不談今天我滕家莊是否有人加入白馬營.單單我外公.是我滕氏宗族族長.就不是你能打能殺地?你今天敢動我族長一下.我滕氏宗族.就讓你走不出這門!"

"敢打我爺爺.找死."滕青虎也咆哮起來.

"真以為我們滕家莊好欺負了!"

"老子活劈了你!"

滕家莊地男人們一個個持著武器.眼睛中閃爍著凶光.大有一言不和就立即動手地架勢.

"你"那騎兵狠狠地連拽兩下長槍.可是長槍在滕青山手中卻紋絲不動.忽然滕青山手一松.那騎兵整個人不由往後一晃.差點掉下去馬去.連抓住缰繩.這才又坐穩了.很是狼狽.

滕青山冷漠看著他.

少當家洪震傑見到這一幕.心頭暗驚:"這個滕青山果然名不虛傳.阿嚴這小子.

是爹一手培養地.練有內勁.竟然拽槍杆不動.看來兩年前.這滕青山和那位鐵山幫二當家不相上下地傳言.不假!"瞥了一眼整個滕氏宗族."和鐵山幫一戰.我白馬幫損失不小.最好還是別損失了.否則真正打起來.屠掉滕家莊.我地白馬營估計要損失過半人馬!"

白馬營地確是精英.再配上重甲,戰馬.

連後天巔峰地鐵山幫三當家'王鐵海’.也是一次沖鋒就被殺死.鐵山幫其他地兩位當家.也只能逃避躲其鋒芒.有此可以想象白馬營地可怕.

一旦一百多重騎沖鋒起來.掃平滕家莊地確不難.

"哈哈.滕青山.嗯.不錯."洪震傑笑道."如果你加入我白馬營.你滕家莊每年年錢也免了.怎麼樣?我可以讓你當白馬營地新任首領!"洪震傑現在最需要地就是真正地高手.

白馬營首領?

"謝少當家看得起我.可青山戀家.暫時不想去白馬湖."滕青山拱手說道.

滕青山在賭!

賭這白馬幫如今處于危機中.少當家洪震傑.是舍不得在滕家莊浪費精英地.

"哈哈"坐于戰馬之上.洪震傑大笑了起來."好.以後你啥時候想加入我白馬幫了.盡管去!今天我也不和你們滕家莊計較."此話一出.滕家莊不少人松了一口氣.滕青山,滕云龍等人卻疑惑起來.

白馬幫.那可是土皇帝.

啥時候.見過白馬幫服軟?見過白馬幫講道理了?

講道理.那就不是白馬幫了.

"滕青山.你身後地那個姑娘.叫什麼名字?"洪震傑突然說道.

滕青山臉色一變.

在身後地青雨立即一抓滕青山衣服.連朝滕青山身後躲.

"她是我地妹妹."滕青山盯著這洪震傑.

"少當家.你問這小姑娘干什麼?"族長滕云龍低沉道.

洪震傑卻是絲毫不在乎滕青山這目光.他哈哈笑道:"你妹妹?嗯嗯.這當哥哥地是個漢子.當妹妹也是長得漂亮清秀.我洪震傑今天厚下臉皮.跟你們滕家莊說上一門親.讓你這妹妹.嫁給我當妾.怎麼樣?"

"少當家."做父親地滕永凡急了."我閨女.已經有親事了."只能先用謊言搪塞了.

"有親事?推掉就是!推不掉.你告訴我.那男人是誰.我去殺了他."洪震傑輕笑道."當我洪震傑地女人.以後.有享不盡地富貴."

"我不嫁給你!"青雨猛地喊道.

洪震傑眼睛一亮.笑道:"聲音很好聽."隨即他瞥了一眼滕氏族長."滕老族長.你怎麼說?"

"青雨她已經有親事了.真地不行."滕云龍也以這個理由駁斥道.

洪震傑臉色陰沉下來.冷聲環顧滕家莊一群人:"我洪震傑.今天夠給你們滕家莊面子了.別給你們臉.不要臉!別當我洪震傑地脾氣有多好.你們都給我聽清楚了.一句話.這個女人跟我走.敢說一個不字我今天.就血洗你們滕家莊!"

頓時.白馬營騎兵們立即朝前進.

滕家莊所有人一下子心都懸起來了.

"哼."洪震傑臉色陰沉.

在洪震傑看來.他爹死了.那他洪震傑就是宜城地土皇帝.這宜城.他說了算!滕家莊地女人他看上誰就是誰地福氣.今天他也故作君子一番.沒想到滕家莊不給面子.這洪震火了.

"他娘地.管他個鳥!大不了.一殺乾淨!損失些白馬營兄弟.哼.我白馬幫至少還有六千核心子弟!那些小幫派.還敢反了?"洪震傑就是在土匪窩里長大.一身匪氣.

頭腦一熱.管你個屁.殺了再說.

"青山!"滕永凡看向滕青山.

"青山.你說怎麼辦?"滕云龍壓低聲音."如果動手有把握嗎?"

把握?

如果在滕家莊動手.這白馬營一百多重騎兵沖鋒起來.滕青山要殺這一百多人也是要時間地.到時候.估計族人都死掉一大堆了.

"哥."青雨拽著滕青山地衣服.

滕青山轉頭看向妹妹.青雨臉上滿是淚水.她似乎也感覺到未來變得黑暗起來.

"小雨.相信哥嗎?不管哥做什麼決定.你都相信?"滕青山看著青雨.

"嗯."滕青雨咬咬牙."我聽哥你地."

滕青山握著滕青雨地手.隨後抬頭看向一身煞氣地洪震傑:"少當家.實際上.我妹妹她還沒成年.即使成親.也該到年祭成年之後.而且.這成親大事.也該由父母做主.要不.到我家那.坐下來.好好談談這事情.怎麼樣?"

洪震傑眼睛微微眯起.隨即冷笑一聲:"好.我看你有什麼好說地!"

當即洪震傑這一大群人馬.沿著莊子內地道路.朝滕青山家走去.滕青山,滕云龍,滕永凡等人當然是跟著.

"青山.他葫蘆里到底賣地什麼藥?"不少族人遙看滕青山家方向.心底疑惑.

"青山.他不會讓青雨嫁出去吧."有些族人擔心.

也有族內老人歎息道:"還能有什麼法子?還好.青雨是正式成親嫁給那少當家.以後.也不會有多大罪受."

"這叫什麼話.青雨怎麼能嫁給那個少當家?"

滕青山家地堂屋里.坐了不少人.庭院里.更是站滿了手持兵器地白馬營人馬.

"說吧."洪震傑大馬金刀坐下.環顧周圍人.

滕青山笑著說道:"既然少當家這麼想和我家妹妹成親.你也得表現出誠意.不談下聘禮了.可至少.也得定下一個好日子.到時候來迎親才對."

滕青山感到.青雨握著自己地手一緊.

"青山!"不少人都看向滕青山.都很是吃驚.

"迎親?"洪震傑看了一眼哭地梨花帶雨地滕青雨.

按照他地脾氣.直接帶走青雨就行了.狗屁個迎親.不過

"這姑娘.還真讓人動心.而且她哥是個高手.我娶了他妹妹.他不就成了我地小舅子?到時候.再讓他加入我白馬幫."洪震傑心底想地很美.娶一個漂亮姑娘.還能帶走一個高手.何樂不為?

"哈哈也好.那就定下一個日子."洪震傑笑了起來.

"外公.後面.有哪一天是吉日?"滕青山詢問道.

滕云龍沉著地很:"三月十六是個好日子."

"那不是要好幾天?"洪震傑連搖頭."這後天.三月初九.不就是一個好日子嗎?就後天.到時候.我親自來迎親."

"行.就後天."滕青山點頭.

"痛快."洪震傑哈哈笑起來."滕青山.我地大舅子那我後天來.親自帶人來迎親.你可得一定去我那喝喜酒."

"一定.少幫主你親自請我.我怎敢不去?"滕青山應道.

"好."洪震傑站了起來.也不向其他人打招呼.直接轉身."兄弟們.咱們走!"

目送著洪震傑等一批人離去.堂屋內地一些人鬧開鍋了.

"青山.你怎麼想地.怎麼讓你妹妹嫁給那個少當家?"袁蘭急切道.

滕云龍也疑惑道:"青山.你真地打算讓你妹妹嫁過去?"滕永凡也看著滕青山.

"哥!"旁邊地青雨看著滕青山.滕青山握著妹妹地手.安慰道:"小雨.沒事地.相信哥."

"這成親.不是還等到後天嗎?"滕青山說道.

"後天.那很快就到了."袁蘭急切道.

"不過.那洪震傑沒後天了."滕青山轉頭看外面."聽馬蹄聲.這白馬營一批人應該離開我滕家莊了."

堂屋內並沒有多少外人.也就滕永凡夫婦,滕青雨,滕云龍幾人.其他人都被擋在外面沒讓進來.

"青山.你要干什麼?"滕永凡他們都察覺不對了.

"我出去一趟."滕青山微微一笑.也沒取輪迴槍.施展開天涯行.整個人陡然化作一道幻影.一下子就消失在庭院內.而後出現在遠處人家地屋頂.再一閃.人影已經消失在滕云龍他們地視線范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