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輪回
"槍名……"滕青山看著這一杆神兵,看著身側為他打造神兵而十八個時辰不曾休息的父親和外公,滕青山忽然有些唏噓.前世,他是孤獨的,而今生,他卻擁有著疼愛他的父母,可愛的妹妹,還有諸多純樸的族人.

前世今生,仿佛是一輪回,今生補足了前世的遺憾.

"這杆槍,就叫輪回吧."滕青山說道.

"輪回?"滕永凡和滕云龍相視一眼,他們本身想到很多名字,比如寒鐵槍,紫紋槍,寒星槍等等諸多名字,可根本沒想到'輪回’這個名字.略微思忖片刻,外公滕云龍哈哈笑道:"輪回,輪回,地獄輪回!這杆神槍一出,就讓敵人陷入十八層地獄的噩夢中,好名字,有意境!永凡,青山這娃可比你厲害多了,起名字都這麼好."

"不比我這個做爹的厲害,那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滕永凡也開心大笑.

滕青山只是唏噓前世今生,感歎命運無常,才定下槍名'輪回’,哪想外公和爹,會聯想這麼多.

"青山,試試看,這槍怎麼樣."滕云龍催促道.

滕永凡也是眼睛發亮,苦心打造的神槍,兒子能用好,他這個做爹的也就沒一點遺憾了.

感受著槍杆傳來的冰冷,滕青山右手一抖,便持著這長槍的末尾把柄,108斤的長槍便筆直橫著:"爹,外公,你們還請退上幾步."在說話的同時,滕青山也感受著這輪回槍本身的勁!

因為槍的材質不同,不同的槍,聽勁難度也不同.

像這輪回槍,足有108斤重,槍杆密實,聽勁難度也更大.

可早達到人槍合一境界的滕青山,握著這杆槍感受片刻,便完全琢磨透了這輪回槍本身勁道.

"呼!"

滕青山猛地一拽長槍,左手提槍,右手搖,瞬間整個長槍化作一道道圓形幻影,仿佛一個罩子將滕青山罩住.而後猛地一定,那舞動的槍頭還顫抖不已.隨即右手用力,長槍槍頭猛地就是連續紮向前方三次.

噗!噗!噗!

速度之快,產生氣爆聲.

在前世槍法描述上,有棍怕點頭槍怕圓一說,一般槍法高手施展槍法,槍頭會舞動起來,讓人不可琢磨軌跡,一下子就能刺死人.可達到'人槍合一’境界後,追求的卻是穩!追求的是精妙到一絲一毫!

所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這看山依舊是山,看水依舊是水!這三重境界,同樣適用在槍法上.

槍怕圓!那是一般練槍人追求的.

真正的高手,要的是絕對掌控,我要刺穿豆腐一半厚度,絕對不多刺穿一點.我要刺死玻璃上的蒼蠅,絕對不損壞玻璃.

這就是精確!

滕青山施展起來長槍,槍快如閃電,而且可以在最後一瞬間,陡然改變軌跡.想要刺那就刺那,虛實結合,這才是真正的槍法高手,讓人防不勝防.

"毒龍鑽!"

滕青山施展的興起,右手持著槍杆中央,右手內勁灌入長槍,同時發出一個往內旋的勁道.猶如電鑽極速鑽動刺穿牆體,整個長槍猛地鑽動,一下子變為一道閃電,周圍空氣都紊亂了,讓長槍槍影變得模糊.

在長槍鑽動的一瞬間——

"轟!"

刺耳的空氣爆炸聲猛地想起,仿佛平地一聲春雷,嚇得旁邊滕永凡,滕云龍二人一大跳.整個滕家莊都一下子喧嘩起來,不少族人高呼"炸爐了!",一個個連朝兵器鋪這邊跑過來.

長槍脫手射出一瞬間,連抓住長槍尾端,滕青山連跟兩步,這才抓穩長槍.

毒龍鑽這一招,威力極大,有一個鑽勁.同時也有脫出手控制的短暫霎那,不過以滕青山的槍術,完全能瞬間拉槍,轉攻為守.

"好小子!"滕云龍大叫一聲,"這是什麼招?一座山丘都要被轟掉吧."

"哈哈,青山,聽外面,族人們都跑來了."滕永凡也笑起來了.

滕青山聽到外面有族人喊'炸爐了’三個字,哭笑不得.同時心中也極為興奮:"這輪回槍果然不凡,能夠承受我的十余萬斤的巨力以及內勁完全爆發,而且這遠沒到輪回槍的極限."

過去使用鑌鐵槍,滕青山都能感覺到鑌鐵槍內部材質在震顫,好像木材被壓到極限,要碎裂的感覺.

滕青山每次都要通過內勁,盡量輔助鑌鐵槍,唯恐鑌鐵槍崩裂掉,根本無法發揮十成實力.

"這威力完全發揮,毒龍鑽這一招,威力也的確夠大.如果我和那蛟龍一戰,就有這輪回槍,估計,那蛟龍就是贏,也不可能那麼輕松吧."滕青山還記得,那一天,自己靠鑌鐵槍施展'毒龍鑽’,僅僅刺破蛟龍表面龍鱗.

連內部肌肉都無法刺穿.

如果用輪回槍,應該能刺地更深.可要殺死蛟龍這種妖獸,滕青山依舊沒把握.畢竟……那蛟龍無論是力量,防禦,還是那吐出的'黑霧’,都讓滕青山感到心悸.

"走吧,我們出去,順便也跟族人們說一聲,這不是炸爐."滕云龍哈哈笑著,朝大門走去.

滕青山,滕永凡哭笑不得,只能一同走出去.

******

對于一個真正的武者而言,一柄神兵那就是自己的兄弟手足.剛得到輪回槍的這些日子,滕青山每天都在琢磨著用槍,不過每次,滕青山只使用一成的力氣練槍,就是怕動靜太大,惹得族人們驚詫.

半月後,滕家莊西邊的樹林內.

滕青虎找上了正在練習槍法的滕青山.

"青山,我爹和那大李莊的人商量過了,成親的日子,就定在三月初六!"滕青虎興奮的在滕青山一旁說著,"哈哈,還有不到一個月時間,青山,到時候,你得跟我一起去.你不是一直想看看你嫂子啥樣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看你得意的樣子."滕青山笑了起來.

"嘿嘿,成親,我都想好了,這一輩子就娶這一個."滕青虎美滋滋地說道.

"看你那傻乎乎的樣子."滕青山很明白,人的初戀一般對人影響很大,像滕青虎第一次看上某個女人,現在又要第一次成親,現在更是高呼,以後只娶這麼一個.滕青虎的心態,滕青山完全能夠想象.

"青山,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三月初六,你可一定得和我去迎親."滕青虎連說道.

"放心,我一定去.對了,族里到時候去不少人吧."滕青山詢問道.

"嗯,我爹,我爺爺他們,還有一些族人,最起碼去幾十號人吧."滕青虎說道.

滕家莊的族人們過著平靜的生活,日子一天天過去,很快便到了三月初六這一天了.

三月初六,按照民間說法那是近兩三個月最好的日子,婚嫁,出行一些大事,都宜在這一天舉行.三月初六這天的上午,太陽都老高了,滕家莊的大門上掛著大紅絲布,還有著大紅花,一片喜慶.

滕家莊大門開啟,不少人正在為送迎親隊伍.

迎親隊伍內絕大多數人都是靠兩條腿走,唯有族長滕云龍和新郎官滕青虎,各騎著一匹黃鬃馬.黃鬃馬是揚州本地馬,一匹也只需要數十兩銀子,比較便宜.不過一般平民是用不到馬的.

耕種,用的是牛.

而進城,靠兩條腿就成.許多莊子整個莊子沒一匹馬,滕家莊有兩匹馬算是不錯的了.

"哈哈,青虎,腰挺直嘍,今天三月初六,是你大喜日子.你可得讓讓大李莊的人看看,咱們滕家莊的漢子是啥樣的."滕云龍今天極為開心,因為,這滕青虎就是他的親孫子.孫子結婚,爺爺當然開心.

"青虎,小心點,別把你那新郎官的衣服給弄髒嘍."旁邊的不少族人們打趣著說道.

滕青虎只是笑著.

"好嘍,出發!"滕云龍一聲令下.

當即這迎親隊伍便向大李莊前進了,滕青山就是迎親隊伍中的一員,當然,他得靠兩條腿走路.畢竟族里也就兩匹馬.

"按照這速度,抵達大李莊,都快正午了.在那邊略微吃些湯圓之類的,趕回來,剛好擺宴."滕青山這些年,也見過不少人成親,他這族內第一好漢一同陪著去迎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對過程很熟悉.

微風吹,太陽高照,迎親隊伍一路笑著朝大李莊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