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三十五章 洞虛之境
本來在遠處一棵粗壯梧桐樹上歇息的不死鳳凰'小青"驚的立即飛下了梧桐樹.

"呦~呦~"

一時間整個山脈周圍成千上萬的飛禽妖獸們,不管是先天級妖等還是普通飛禽妖獸們,分散在各處,都朝深潭旁邊的巨大漩渦驚詫看去.諸多山石,水流,草木都不斷旋繞著,在這巨大,漩渦,中心,隱隱能看到一個練拳的人影.

漩渦中心源頭.

滕清山臉上帶著一抹微笑,完全沉浸在拳法的奧妙當中.

呼!"

"轟!"

身形晃動,拳法揮劈旬都能令整個空間震蕩.一時間轟鳴聲不斷,不管是土行,火行,還是水行,金行,木行,這五行之拳,滕清止隨手拈來.這一刻,五行之拳,在滕青山這里完全形成了一體.

五行相生相克的意境,滕青山早知道.

然而前世苦修二十余年,今生又苦修四十余載,感悟天道,創五行之拳,直至今日,終于融會貫通,五行合一.

"哈*……",

一道爽朗的笑聲,仿化天神的笑聲響徹整個山脈"五行五行,金水木火土,何必分那麼分明.根本就是一體的.金水木火土誰又能缺了誰,獨自而存在?"在大笑聲中,滕青讓身形一轉拳法一收.

深吸一口氣,一時間周圍無盡的天地之力瘋狂湧來,滕青山這一吸氣,仿佛要將無盡天地之力給吞入腹中一般.

隨後緩緩呼出.

收勢!

藜地,滕青山睜開眼.

"這就是洞虛之境,洞徹虛空天地."滕青山喃喃道.

"轟隆隆~~"

原本被席卷在半空當中的水流,山石,草木竟然轟然跌落,砸在四周,但凡靠近滕清山身體的都會自然而然滑落開.

"呦呦~~"沐浴在火焰當中的,不死鳳凰,雙眸中有著一絲喜色,朝滕清正發出了響亮的鳴叫聲.

,"小青.

滕青山雙眸光芒灼灼.

"洞虛,我終于達到了洞虛之境."滕清止清晰感覺到,如今的自己和之前的自己,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這是一種脫胎換骨的蛻變.也能輕易感受到,這九州大地對自己的壓制,排斥,這令滕清山明白

如果說,虛境強者,是九州大地的寵兒,孩子.

而洞虛強者,就已經脫離九此大地之下.

,我現在則剛達到洞虛之境,得先鞏固一下如今的境界.

"呦~~"滕青山向不死鳳凰……卜青,發出一聲鳴叫,囑托一聲後,就盤膝靜坐.

閉上眼,清晰感應到了泥丸宮.

泥丸宮,是整個人,神,所處的地方,過去,這泥丸宮虛無模糊,存在了神,.而此時這泥丸宮卻從虛無變為實質,這實質般的世界當中產生一條條五色光華,一道道五色光華幅散整個泥丸宮.而整個泥丸宮,也變得無邊無盡,浩浩蕩蕩.

"這五色之力,就是我的世界之力."滕青山自然而然明白.

"現在,我需要做的,就是煉化大量的外界天地之力,轉為我的世界之力."滕青山顧不得其他,當即以最快的速度開始吸收外界的天地之力,一時間,不死鳳凰所在的止脈當中,大量的天地之力瘋狂朝滕青山湧去.

甚至于形成實質的彩色.

同時滕青山胸前的黑色小鼎,也發出了朦朧光芒,頓時.原本外界天地之力湧來的速度,突然提升超過十倍.一時旬整個山脈周圍天地,一片空間震蕩,風起云湧.嚇得眾多飛禽妖獸,個個四處亂飛.

"快了好多."

精神完全聚集在泥丸宮中的滕清山,驚喜發現,泥丸宮中,轉化為的一道道五色光華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增加.一時旬,整個泥丸宮中五色彩光愈加的多,隨著時間推遲,整個泥丸宮就仿佛仙境一般,都是彩光環繞.

"嗯?"

"世界之力變多,對我身體壓力也變大了."滕青山清晰感覺到這一點.

當即滕清山控制著一道道世界之力,從泥丸宮中出來,而後游走全身.

筋骨肌肉,皮膜軟骨,五髒六腿,乃至于深處肌理,滕青山感到自己的身體,就仿佛一座干涸許久的犬山,忽然下了一場雨,大山不斷吸收著水份,再一次充滿生機.世界之力融入滕清江身體,僅僅耗費片刻.

時間很短,滕清山身體力量也沒什麼提升.

可滕清正卻覺得,體內深處細胞等似乎充滿了生命力.

"這是一種轉變."

"過去我的身體是強,可是,卻是吸收川界的天地之力.而現在,吸收的卻是我自己的世界之力.顯然我自己的世界之力,對身體滋潤功效更強些."滕清汪,持續不斷的將外界天地之力,吸納進入泥丸宮,轉為自己的世界之力.

"難道,洞虛強者一必須強化身體?"

"吸納太多的世界之力,對身體壓力的確夠大.身體若是不夠強.泥丸宮中根本無法積蓄足夠的世界之力."滕青山也知道,剛剛,突破洞虛之境的人,都需要好好閉關,完全強化身體.這就需要不少時間.

吸收!煉化!

吸收!煉化!

滕青山是來者不絕,他的泥丸宮就仿佛一個無底洞,不斷的吸收著外界的天地之力.

"轟隆隆~M"

不死鳳凰所在山脈之中,都形成了五彩漩渦,大量駭人的天地之力不斷湧乘.這種吞吸速度,可比六足刀脆,不死鳳凰剛剛踏入虛境時,所吸收的天地之力還要更加驚人.

太陽逐漸升起,直至正中.

滕青山一直保持著一種極限速度,吸收著天地之力.

到了下午時分.

"嗯?"滕青止身體微微一顫.

此刹在滕青山的泥丸宮當中,這泥丸宮化為的無邊空間中,充斥著海量的五色光華,很是密集.可是此刻一整個泥丸宮空間都震蕩了起乘,不斷地震蕩.

"吸收到極限了."

"我自己的虛空世界,在憨變."滕青山心有所悟,他沒打擾這種過程.

只見泥丸宮空間在震蕩當中,竟然逐漸地縮小!

以緩慢的速度像小!

而原本無形無質,只能感應的泥丸宮,卻漸漸有了顏色,直至,整個泥丸宮化為一顆五色橢圓形彩蛋模樣.

"成了."

我這,應該算是洞虛之境,小成吧."

如今泥丸宮的內部,已經沒有五色光華了,原本的五色光華,因為整個泥丸宮的縮小,竟然都化為了泛著五色彩光的糨糊般液體,仿佛水銀一般緩緩流動.同時,這些五彩水銀液體流動的同時,四周表層,逸散著一道道仿佛極光般的五彩光線!

"洞虛小成?"

滕清山明顯感覺到,這種五彩光線,比之前的,五彩光華"要更加凝聚,威力也更強!

"當初禹皇門的黃天勤,初步踏入洞虛之境.他的世界之力,應該就是之前我,五彩光華,級別吧.要真正鞏固,並且小成.最起碼,先將身體強化到完美層次吧."滕青山滿心的喜悅,他非常自信.

若是再遇到虛境大成,絕對能輕易殺死!

從初入洞虛之境,到洞虛小成.滕清山絕對是整個九州開天辟地以乘,最快的一個!

因為身體早達到完美級別,所以無需浪費時間.

又有五九州鼎,加速吸引天地之力,僅僅牛天,就吸收煉化了足夠的天地之力.

呼!

滕青山站了起來.

"嗯?這,這原本志得意滿的滕青山,驚愕地看到在東方天空,紅通通太陽剛剛升起"什麼,早上?"眼前的祟色,顯然代表是一天的早晨.

"我吸收天地之力,煉化為世界之力.應該不長."

"怎麼,我就坐下了一天一夜?"滕青山很是吃驚.

他卻不知道,吸收天地之力時間是短.可是,這虛無的泥丸宮,化為猶如實質的五彩世界,滕青讓感覺中很快,可實際上外界卻走過去了八個時辰!

"不管了."

"現在也該回去了."滕青山現在神清氣爽,泥丸宮蛻變後,原本給身體的強大壓力也消失不見了.

"小青."滕清山朝遠處的不死鳳凰,小青,喊道.

"呦八剛"

不死鳳凰連俯沖而來.

咻!滕清山手持輪迴槍,一躍而起落在不死鳳凰,小青,背上,而後在成千上萬飛禽目視下,消失在北方盡頭.

禹州境內,在一座荒涼山脈山中,一名穿著麻布袍子帶著金色面具的男子盤膝而坐.

"幸好我謹慎,如果我和黑烏,一起去攻擊形意門.恐怕還真會丟了性命."金色面具男子喃喃道"連黑烏也受傷,這滕青山成長的實在太快.射日神止那邊得到的消息果然不假,如今滕清山已經虛境大成."

憑借現在的我,根本殺不死他."

金色面具男子一直在苦惱著這個問題.

"沒有其他辦法.

滕清山太強,憑我根本不行,只能借刀殺人.那蠻族神廟的人,都太蠢策,硬是不肯出止.只能尋其他的,刀,了."金色面具男子思忖著"以滕青山虛境大成實力,只有找虛境大成的厲害妖獸,或者,洞虛強者,才能對付."

金色面具男子身形一幻,就消失在這座荒涼山脈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