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三十章 意外的一幕
釩"火鳳?"

在鐵籠中的洪霖一怔"不死鳳凰到了,難道爹也來了?"洪霖不由朝天空各處仔細看去,可是卻根本沒找到她爹.

"不!"那黑袍人不甘心地嘶吼一聲.

在不死鳳凰\&小青\&的威壓下,周圍強大的火行之力甚至于令黑袍人都感到動彈不得"蓬!"一股火紅色氣勁重重襲擊在黑袍人腹部,黑袍人臉色猛地一白,他知道他完蛋了.他的丹田已經被廢掉了.

"呦~~~"不死鳳凰'小青’利爪,輕輕抓住了這名被廢掉的黑袍人,而後看向洪霖.

只見不死鳳凰'小青’尖嘴張開.

咻!

一道紫色厲芒輕易地就將洪霖雙手的鎖鏡以及腳上鐵鏈給斷開洪霖恢複自由,立即站了起來.而這時候那白色小鳥則是飛到了她的肩上.

"小白,謝謝."洪霖輕輕掛摸一下白色小鳥,她也明白了她爹滕青山的苦心,一直沒告訴他們姐弟.人這兩只小鳥的特殊,是不想讓他們姐弟仗著有先天妖獸護持太過大膽.這樣一來,真正危險的時候,這小鳥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其實小鳥在一開始,就想救洪霖.

不過在不死鳳凰的命令下,它沒敢那麼做.不死鳳凰本想釣出大魚,不過那黑袍人要毀掉洪霖的容貌,這令不死鳳凰無法再忍下去,當即下令讓那白色小鳥動手.

"樊安然!"

洪霖低頭看著鐵籠內己經死去的樊安然,這一刻她不知道是該恨該悲痛,不管如何,樊安然已經死了,她恨又能恨誰?

"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海誓山盟,都是假的."

洪霖一時間萬千思緒湧上心頭.

"呦~~~"不死鳳凰催促鳴叫一聲.

洪霖驚醒過來,當即一躍上了不死鳳凰背部.

呼!

雙翼一震,不死鳳凰"小青"便背負著洪霖,利爪抓著那名被廢掉的先天級別黑袍人朝揚州方向趕去.

"現在這個時候,滕青山肯定出發了."

在萬丈高空當中,神秘金色面具男子正盤膝坐在一頭黑色飛禽妖獸身上,這飛禽妖獸全身漆黑,有點類似于烏鴉.只是體型巨大,雙眸血紅.

"滕青山待得你去炎洲空跑一趟.事後,你回到大延山,你會發現,你的形意門已經完蛋了!高手死傷無數,連你形意門秘籍也被散布的天下皆知."金色面具男子很青楚,只要形意門重要秘籍散開,那麼,天下就不再只有一個內家拳宗派.

到時候,形意門也不可能,吸引那麼多的內家拳修煉者聚集.

"十九年苦功,一朝廢除!待得你快發瘋的時候,你的女兒被送回來了.你會發現,你的女兒已經被毀容,精神崩潰變得癡癡呆呆.

金色面具男子嗤笑一聲,宗派完蛋,女兒變得如此.我看滕青山會變得怎樣.

你會懷疑,我這招是調虎離山吧!

"恐怕就算懷疑,你也得去救你女兒."金色面具男子很青楚這一點.

隨即,金色面具男子發出一聲鳴叫.

嗖!

這飛禽妖獸便背著金色面具男子,迅速朝大延山方向飛去.僅僅片刻,便飛過一千多里地,飛過大延山上空.

這虛境飛禽妖獸並沒有減速,而是在大延山上空大概三十里高處飛過,一口氣朝西北飛了五六百里地才停下.

"哈哈,果然!"

"這大延山內,只有三道虛境氣息."

"如果我猜的不錯,正是那金色龍龜,妖龍紫淅.至于那呆在形意門當中的.應該是'六足刀篪’."金色面具男子露出笑容"滕青山和不死鳳凰,果然不在,哈哈……以'黑烏’虛境大成的實力,單打獨斗完全不怕那六足刀篪."

"或許小范圍內閃動,黑烏不及這,六足刀篪,.可是,直線速度.黑烏那是僅次于裂風龍烏的."

"滕青山和不死鳳凰都不在,此事已經成功一半!"

"滕青山,十九年了,十九年了!讓你快活了十九年,該受到報複了!!!我會讓你痛苦悔恨一輩子!!!"金色面具男子聲音中有著濃濃的寒意.

大延山境內,形意門當中.

"師母,你說剛才有兩道虛境氣息,從高空而過?"楊冬有些驚訝.

"嗯,刀篪感應到的."李珺眉宇間有著一絲憂色"若是平常有虛境強者路過就罷了,不值得奇怪.只是……今天不同.在這個時候,有兩個虛境從高空而過.我有點擔心!如果有兩個虛境來襲,可真的有些麻煩.

"或許是路過的虛境強者."楊冬安慰道"師母,師傅和刀篪聯手,沒事的."

李珺微微點頭.

她其實對滕青山很自信,只是她擔心戰斗的余波,會令形意門遭到重創.

在這種擔心等待中,李珺覺得度日如年,而在旁邊,六足刀篪正沉就趴在那閉著眼休息,一動不動.

而在地底.

滕青山同樣閉眼靜靜等待.

沒多久一股強大的氣息以驚人的速度從遠處俯沖過來,當這股氣息侵入到六足刀篪領域范圍內,特別是感受到對方敵意的時候.原本趴在那閉眼的六足刀篪,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沖到了高空當中,同時一聲境怒地吼聲響徹整個大延山.

"吼~~"吼聲驚天動地,在六足刀篪的控制下,更是直接傳音到地底去.

地底深處.

本來閉眼的滕青山,感應到聲音引起的震動,瞬間睜開眼.

"轟!"整個人直接朝上方沖去.

沖破了岩石層,沖過了地底岩漿,以最快的速度,滕青山直接沖出了地表!

"嗯?"

當滕青山躍出地表一瞬間,就已經發現了讓他心驚的一幕,只見一頭全身派黑的飛禽妖獸正在和六足刀篪在半空當中厮殺,偶爾這飛禽妖獸還故意幅散開一道道狂風,幅散下方的形意門宮殿,只聽得,轟隆隆~~"不少府邸,宮殿轟然倒塌,大量弟子瘋狂躲避.

幸好,六足刀篪憑借在小范圍內的急速閃動,死死纏著這頭黑色飛禽妖獸,令這飛禽妖獸沒能瘋狂破壞.

不過六足刀篪身上已經有了破損,綠色鮮血在身體上顯得很顯眼.

"不好,刀篪處在下風."

"孽畜!"滕青山暴喝一聲,急速沖過去.

這'黑烏’虛境飛禽妖獸,一看到滕青山沖過來,特別感應到滕青山那強大的靈魂氣息,不敢怠慢,連暴退開.

"吼~~"六足刀篪也發出一聲興奮嘶吼聲.

滕青山直接躍上六足刀篪背部,六足刀篪的兩對翅翼猛地震動,瞬旬出現數道幻影,令那頭黑烏虛境妖獸根本無法避開…六足刀篪根本不追殺這頭l黑烏,妖獸.而是用最簡單也最有效的方法,一旦靠近就死纏著,近距離l黑烏妖獸,靈活性是絕對不如六足刀篪的.

.,一旦拉開距離,六足刀篪肯定是在黑霧妖獸下方!黑霧妖獸要攻擊形意門,必須俯沖而下.六足刀篪完全可以截住!畢竟瞬間爆發力,六足刀篪也是最強的.

,呦~~~~"那頭飛禽妖獸發出一聲嘶吼.

"孽畜,受死."滕青山暴喝一聲,腳踏六足刀篪,手中輪迴槍瞬間舞動起來.

"如影隨形!"

頓時狂猛的槍影,瞬旬覆蓋向這飛禽虛境妖獸.

"鏗鏘!"這叫,黑烏,的飛禽妖獸利爪和滕青山輪迴槍來了一次硬碰硬.

這頭黑烏一交手,知道不妙,連要騰空.

可是六足刀篪再次纏過來,同時而來的還有滕青山那一杆可怕的輪迴槍.

"五行毒龍鑽!"滕青山雙眸掠過一絲狠色.

只見輪迴槍上紅纓飛舞,一時間這頭,黑烏,飛禽妖獸躲閃不及,只能用利爪硬擋.

"哐!"

這一槍威力,遠超這頭飛禽妖獸預估.

"噗哧!"滕青山這一槍,擦著利爪,刺中了黑烏的一只翅膀.

"呦~~~"

一聲淒厲鳴叫,這頭黑烏飛禽妖獸再也不顧其他,受傷的右翼傷口瞬間閉合,同時它瘋狂地欲要遠遁.

"逃不掉了."滕青山腳踏六足刀篪,雙眸寒光閃爍,六足刀篪也是發瘋一樣瘋狂追過去.

如果說一開始那頭黑烏妖獸逃跑,憑借速度上的優勢還能逃,可是現在翅膀受傷速度也受到了影響,速度上處于弱勢.

被那頭黑烏虛境妖獸,遠距離揮出可怕狂風攻擊的形意門內一片犬亂.

不過李珺,楊冬,滕獸等人,都是仰頭看天.

虛境交手,如電光火石,極為的迅速.一轉眼,滕青山和六足刀篪已經飛速去追殺那頭全身滾黑的飛禽妖獸了.

"贏了."楊冬露出一絲笑容.

"嗯."李珺也松了一口氣.

"看!"滕獸驚呼一聲.

只見遠處大延山山林中猛地飛竄出一條巨大的幻影,這一條幻影直接從側面截住了滕青山,六足刀篪.

"嗯?"滕青山看著眼前,蜿蜒盤旋在半空當中的妖龍,紫淅"有些驚怒以及不解,就因為這妖龍紫淅的阻攔耽擱一下.那頭受傷的虛境飛禽妖獸已經跑到領域范圍之外了,根本沒辦法再追殺了.

"吼~~"六足刀篪不滿地發出一聲低吼.

"紫淅老哥,你這是?"滕青山看著妖龍"紫淅"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問.

妖龍,紫淅,和自己私交不錯啊.

為何阻攔自己?

"嗷~~吼吼~"蜿蜒盤旋的妖龍發出低沉的吼聲,聽懂吼聲的六足刀篪則略顯疑惑地轉頭看向滕青山.

"到底怎麼回事?"滕青山更加疑惑了.

"嗯?"

心中疑惑的滕青山,忽然感應到一股熟悉的氣息,轉頭看去.只見一道火紅色光芒迅速飛來,正是不死鳳凰,在不死鳳凰背上,正是顯得有些落魄的洪霖,此時洪霖雙眸中已經滿是淚水.

"爹!"洪霖的聲音遠遠傳來.

四更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