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二十五章 決定
聽到滕清山的聲音,這樊安然雙眸隱隱有著血光,瘋狂施展著槍法,同時喉嚨中發出一聲聲嘶吼怒喝聲:"殺,全部死,全部去死,一個都逃不掉,你們一個都逃不掉,全部去死!!!"一時間槍法中勁氣四射.

"嗤嗤~~"五彩的天地之力瞬間充斥在整個書房當中,這樊安然的長槍當要攻擊到書房內物品時,會自然被天地之力擋下.

"嗬嗬~~"樊安然仿佛一頭野獸,喉嚨中發出聲聲怪聲.

"嗯?"滕清山表情變得很嚴肅"沒想到這個叫樊安然的,內心深處竟然藏有如此瘋狂的暴戾之氣."本來滕青山以為,這樊安然就算心底有悲傷有仇恨,或許不會太強烈.可是現在看起來,這暴戾之氣強大的驚人.

"怪事,怪事."

"這樊安然說要殺人,全部殺死,到底要殺誰?""還有……之前在我面前,表現的很樸素,心底也比較善良.可是心底卻隱藏如此暴戾之氣.一個人外表和內心反差,怎麼如此之大?"滕清山心底已經否定了這個叫樊安然的青年.內心和外表就算有區別,也不應該太大.

戴著面具生活,很正常.

可是像樊安然這樣,反差如此大的,就不正常的.說明,這樊安然隱忍能力太強,將這一切都隱藏在內心深處.

忽然外面傳來腳步聲.

"怎麼了?"怎麼回事?"滕青山朝外面看了一眼,李珺和霜霜都趕過來了,這也是滕青山故意沒隔絕聲音,讓女兒親眼看到這樊安然瘋狂暴戾的一面.

"這,這 "洪霜驚愕看著眼前一幕,不敢相信瘋狂猶如野獸的男子,就是她的心上人.

"安然!"洪霜猛地喊道.

這一聲喊,仿佛一桶涼水澆在這樊安然身上,令樊安然豁然驚醒回來.

"我,我怎麼回事?"樊安然有些慌亂.

"安然,你剛才到底怎麼了,怎麼了?"洪霜有些驚亂,而樊安然則是看向滕青山,洪霜也轉頭看向她爹,連焦急問道:"爹,爹,剛才安然到底是怎麼回事.安然怎麼會變成剛才那樣?爹,你快告訴我."滕青山看著女兒,洪霜,:"沒干什麼,只是,讓這樊安然的內心深處表露出來罷了."隨即冰冷的眼神看著樊安然.

樊安然感到自己瞬間如墜冰窟.

驚恐.

滕清山瞬間捕捉到樊安然這個眼神:"他在驚像?驚慌什麼?驚慌他的失態,還是 害怕他內心深處什麼東西被我發現?"伯父,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剛才怎麼了?"樊安然看著滕青山,隨即連轉頭看向洪霜"霜霜,我剛才怎麼了?""你剛才一副要殺人的樣子,跟發瘋地野獸一樣."洪霜擔心道.

旁邊李珺皺眉看著樊安然.

"年輕人."滕清山淡漠道"你能解釋,剛才為什麼那樣."樊安然,看了看滕青山,又看了看一臉擔心之色的洪霜,深吸一口氣說道:"霜霜,我實話和你說了吧.我爹,他過去並不是一個鐵匠.其實,他過去是一個馬賊.而我,則是馬賊的兒子!"馬賊?"洪霜一怔.

滕青山眉頭微皺,其實這一點他早查出來了.

嗯."樊安然微微點頭"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是在馬賊窩里的."樊安然似乎陷入回憶當中.

"雖然在馬賊窩里,可是那些叔叔伯伯對我都很好.不過,就在我七歲那年 我爹他所在的馬賊幫派,遭到另外一個幫派的猛攻!"樊安然身體微微一顫.

"在那一次滅頂之災中,我爹他們幫派完了,都完了!大當家,還有諸位大伯麼,叔叔們,一個個死的死,逃的逃.還有我娘 ,"樊安然咬著牙"一開始,娘她就被箭矢射殺了.馬賊窩里其他的女人,或是被殺,或是被擄走.而爹,當時也是帶著我,倉皇而逃.總算保住了一條性命."後來,我和爹,來到了永安郡.""爹當初在馬賊窩里,就經常幫忙打造兵器,有一份打鐵的手藝.

靠著這份手藝,在永安郡紮下根來."樊安然雙眸隱現狠色"不過當初害死我娘,還有叔伯們的那個馬賊幫派.我一直想著報仇報仇!

可是 後來我才知道就在我十歲那年,那個幫派就被另外一支幫派給滅了.我想報仇都沒地方報啊!"樊安然痛苦地身體發顫.

"別難過了."洪霜連過去,拉著婪安然的手.

樊安然向洪霜露出感激之色.

"年輕人."滕青山聲音響起.

"伯父."樊安然看向滕清山.

"這件事情,並非丑事.你為何一直隱瞞?"滕青山淡然看了他一眼.

樊安然苦笑道:"來到永安郡,我爹後來想方設法將我送進歸元宗.歸元宗內大多數弟子,或是富家出身,或是一些鄉下出身.他們對于馬賊強盜都瞧不起,如果讓他們知道我爹是馬賊,我肯定會被瞧不起的."小時候,我不想被人瞧不起,所以一直沒說.時間長了 也就不想說了.""安然."洪霜想到自己的生活,再想想樊安然悲慘生活,不由愈加傾向樊安然.

"爹,行了吧."洪霜有此不滿看向滕青山.

"讓安然去休息吧."滕清山吩咐道.

目送著女兒和那樊安然離開,滕青山臉色沉下來.

書房當中只剩下滕清山夫婦二人.

"青山,怎麼樣?"李珺詢問道.

"不適合."滕青山搖頭道"一個正常人,如果小時候遭受如此大的困難.七歲遭受劫難,他八歲進入歸元宗.你說,他應該是怎麼樣的?"李珺一怔,說道:"嗯,那麼大的災難.他年紀又小, 應該應該脾氣怪異.或者冷漠孤僻吧."可是情報上調查,這個樊安然,從小進入歸元宗,一直都是非常好的一個孩子,非常聽話.而且和師兄弟們相處的極好.提到樊安然,他的師兄弟們都嘖嘖稱歎."滕清山一笑"剛剛經曆大災難,一個孩童加入歸元宗,卻能如此聽話,和師兄弟關系又好?你說怪不怪?"李珺微微點頭.

而且就剛才在書房里,以我的經驗,感覺,這樊安然應該還有事瞞著我們."滕青山搖頭"這樣的人,和霜霜不適合."傍晚時分.

"爹,你說不適合?"晚飯過後,一家三口正在一起,聽到滕青山的話,洪霜一下子愣住了.

對."滕青山,點點頭"這個樊安然,里外不一.不適合你."

"什麼叫里外不一?"洪霜一下子怒了,氣的胸口起伏"安然他從小遭了大難,娘都死了.他心中當然痛苦,仇恨.他卻一直只能埋在心里,不敢和人說 這次爹你將他內心深處仇恨引出來.就已經很不好了.爹,你還說安然里外不一!"滕青山眉頭微皺.

旁邊李珺連道:"霜霜,坐下.怎麼和你爹說話的?"

洪霜深吸一口氣,又坐了下來.

"霜霜."滕清山平靜地看著女兒"你如果相信爹的話,就不要再和這個樊安然來往."

"爹…"洪霜有些痛苦地看著滕青山.

在洪霜心中,她最崇拜的就是她爹,她小,時候就聽著滕清山的傳說故事長大的,雖然有時候調皮,可是滕青山說的話,只要是認真提出的事,洪霜絕對不敢違逆.可是 這一次,是關系到她這麼大,第一個喜歡的人.

"爹,不要."洪霜眼睛都有著淚水.

"這樊安然不適合你,如果要證據,一年之內,我將證據找來給你."滕青山說道"現在,和他斷了來往吧."洪霜沒有吭聲,沉就許久.

"爹,我去睡覺了."洪霜直接離開了屋子.

滕清山看著洪霜離去,不由皺起眉頭 對于說服女兒,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是好.李珺也是一臉擔心.

第二天黎民時分,天還沒怎麼亮.

東華苑內,洪霜的閨房中.

滕清山,李珺二人都走了進來.

"霜霜離開了,你不攔住她?"李裙皺眉不滿道.

滕清山搖頭,指向不遠處梳妝台:"昨夜,霜霜是在梳妝台前整整一夜,她沒睡.霜霜這孩子我知道 固執的很.我硬攔是攔不住的.她要走,就讓她走吧,有小青在暗中跟著,不會出事."昨夜滕青山同樣沒有休息,他在時刻感應女兒所在方位,猜測女兒的心思.

"嗯?"李珺走到梳妝台前"這里有兩封信,清山,這封是給你的,還有一封是給我的."

滕清山接過信件.

"父親大人親啟!"滕清山打開信封,取出里面紙張,這一看,滕清山心中一顫,紙張上依舊能看到淚痕.

一共整整兩張.

看著看著,滕清山臉色就愈加難看,最後甚至于蒼白.

"怎麼了?"李珺過來,然後一看滕青山手中信件,這一看,也不由氣急道"這孩子,怎麼能這麼說話!""清山,別生氣.霜霜也是頭腦發熱,才寫著話的."李珺連道.

滕清山低頭看看信件,心中一痛,隨即苦笑搖搖頭:"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我識人錯了,還是我女兒眼光更好!"(第三章到~~~繼續寫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