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十五章 力壓禹皇門
禹王城之內,禹皇門內聚集著大量的弟子,軍士,而在其中,有一幽靜竹舍周圍卻連一名侍女,弟子都沒有.

竹舍內,正盤膝靜坐著一名長相俊美,一身紫色柔滑長袍的男子,他的鬢角有幾縷銀發,這位正是近十七年來,禹皇門剛剛突破至虛境的天才高手,禹奉,.也是如今禹皇門的第三位虛境強者.

"嗯?"禹奉面色一變,陡然抬頭看向東南方向.

"不好!"他清晰感應到,兩股強大的靈魂氣息正迅速朝禹皇門飛撲而來,氣息之凶猛,比他這個初入虛境要強太多.

同時

柳夏,黃天勤,給我出來!!!"一道雄渾的大喝之聲,仿佛天神的怒斥,瞬間回蕩在整個禹王城當中.禹王城內數百萬子民,還有天南地北的旅客,商人們,一個個都驚愕地停下自己的事情,仰頭看天.

這一刻

整個禹王城內很多人都看到,在禹王城的高空,有一團類似于火焰的巨大的神鳥懸浮著,即使距離太遠,不少人卻沒看清這神鳥背上有人.

"不死鳳凰,是不死鳳凰"

"神獸火鳳."

頓時無數人驚呼.

"不死鳳凰來了,那滕青山一定到了!…整個禹王城幾乎瞬間,街頭之工便滿是仰頭觀看的子民.這十七年來,關于滕清山的傳說那是傳遍大街小巷.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滕青山和不死鳳凰的關系?

就好比,當年不死鳳凰跟隨至強者,李太白,.

現如今,提到不死鳳凰,大家自然聯想到滕清山.

咻!

滕青山站在不死鳳凰背工,俯暇下方巨大的城池,發出這一聲怒吼的同時,禹皇門內一道流光迅速地穿梭在城內建築群當中,正飛速朝城外趕去.

"哼."

滕青山冷然一笑,這一次他來,就是要殺雞做猴!拿這禹皇門開刀,借以震懾天下諸多宗派二如果不鬧的沸沸揚揚,讓更多人知道.又怎麼能夠起到,震懾,諸多宗派,起到,殺雞微猴,的作用?

"不愧是最古老宗派,沒想到這十七年,這禹皇門又多了一位虛境.不過看其氣息.只是一個初悟,水行之道,的虛境."滕清山完全能仗著不死鳳凰速度去劫殺.

不過,他沒有.

"他肯定是去找黃天勤,柳夏去了,

不死鳳凰震動雙翼,迅速地跟隨著那名逃逸而出的禹皇門虛境二

在禹皇門城外,就是熊瞎子山脈.禹皇門真正的根基其實是在這里,那十幾座看似普通的宮殿當中.

"柳夏,黃天勤,給我出來!!!"

那聲音也傳到了熊瞎子山脈.

"嗯?"

一身清袍的柳夏,以及一身黃袍的,黃天勤,也都同時沖出了聖殿,懸浮在半空當中.他們一眼看到一道流光迅速趕來,正是他們的晚輩,也是如今禹皇門第三位虛境,禹奉,.這二人連飛到最近一座山,頭工,禹奉也是一閃,落在山頭之上.

,柳夏長老,黃長老."禹奉怒視遠處東南方向飛來的火紅流光"那應該是不死鳳凰,是滕青山來了."

"對,是滕青山."黃天勤目光發寒.

旁邊柳夏臉色陰沉,低沉道"這滕青山,竟然在禹王城之工,怒斥師伯你和我的名字.這實在是太不將我禹皇門放在眼里!這次,如果不狠狠教訓這滕清山一頓,在九州大地工,天下人肯定會瞧不起我禹皇門."

,這次,我緩要看看,這滕清山憑什麼這麼囂張!"黃天勤同樣一肚子火.

這次,比工次讓人傳話更讓他們難堪!

這等于是被人踢上門了二

若再示弱,祖師的臉都丟光了.

"哈哈"遠處傳來大笑聲,只見不死鳳凰懸浮在半空,一身白袍的滕青山腳踏不死鳳凰,手持輪回槍,遙看站在一座普通山頭之工的禹皇門三位虛境強者"柳夏,黃天勤.你們二人,應該知道我這次來,所為何事了吧!"

滕清山遙遙盯著遠處三人,很顯然,這三人臉色都很難看.

其中為首的一身黃袍的,黃天勤,一道清朗冷厲聲音傳來:"滕青山,你形意門和我禹皇門,並水不犯河水二可是.你滕青山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禹皇門.難不成你以為,我禹皇門這麼好欺負不成?今日,你若說不出個緣由來,就休想再活著走出這山脈."

其他二人也是冷厲盯著滕青山.

此刻,這四人,一方三人是在山頭之工.而一方滕清山則是在半空不死鳳凰背上.

而熊瞎子山脈當中,不少妖獸以及禹皇門的精英弟子們,都仰頭看著高空三人.如今雖然是工午,可是炎夏的陽光是很毒辣的,整個熊瞎子山脈當中已經有了一股熱氣.可所有弟子都仰頭看著.

緣由?"滕青山怒極而笑,怒視遠處山頭之上三人,今日,我就說出個緣由來."

"去年,你們禹皇門用栽贓陷害手段,強行擄走了我內家拳一脈修煉弟子.從古到今,我還真沒聽過.哪一個宗派收徒弟,是這麼強行擄人的."滕青山這一句話剛出,對面的柳夏就忍不住喝道:

滕清山,此事是去年之事.而且我們所抓之人,都是有人證物證."

滕青山冷然一笑.

人證物證?

對于站在九州巔峰的虛境強者們而言,所謂的人證物證,完全可以捏造.不過滕青山也明白對方意思禹皇門去年顯然被自己罵過一次,丟了臉.人家禹皇門也沒反擊.顯然意思是雙方兩清了.

"好,此事暫且不說."

"今年年初,在炎洲境內.我青山會館的一支專門護送內家拳修煉者的隊伍.其中欲要加入我形意門的弟子就有過千人.可是一在半途當中,卻遭遇一支神秘軍隊劫殺.…,滕清山這話一說,遠處禹皇門三人都愣住了,顯然有些迷糊.

"那些弟子,可都是十幾歲的少年!他們可都是有著英雄夢的少年,還沒真正修煉.沒想到,你們禹皇門也下得了手."滕清山怒斥道.

胡說,我禹皇門沒做此事."黃天勤遠遠喝道.

,哼,豈容你狡辯?"

滕清山從懷中取出一疊紙張,而後猛地一扔,在天地之力包裹下,這一疊紙張宛如光球一般朝遠處禹皇門三人射去,,我形意門已經查探清楚,這支欲要屠戮我形意門上千弟子的隊伍,為首者,名叫,郭傑修,和,甘子濤,.難不成,你敢說,這二人,不是你禹皇門之人?"

黃天勤他們三人,接過哦張後,都疑惑翻看.

沒想到你禹皇門,如此心狠手辣."

"除了這第二件事情外.還有第三件事!"

滕青山冷然喝斥道,,就在近期,你禹皇門偷走我形意門重要的秘籍《九皇炮拳》秘籍.而現如今,你禹皇門內還有不少人在修煉這《九皇炮拳》.剛才,我在高空當中,更是親眼看到你禹皇門內,有人練《九皇炮拳》.此事,你沒話說了吧二"

滕青山接連兩道,事實"讓遠處山頭工的三人,心中更是憤怒憋屈.

在熊瞎子山脈中,不少仰頭看著的弟子們,一個個驚詫疑惑二

,門內,真的派人去劫殺工千名內家拳的少年?"

"不會吧."

任何一個修煉者,都有著做夢的歲月,所以屠戮一群還未真正開始修煉的少年,這是被人恥笑的.這群禹皇門的精英弟子們,也不敢相信.

滕清山的接連責問,氣勢凜然.不過很快,禹皇門一方就理清思緒.

"哈哈,滕青山.你說我禹皇門的人去劫殺你內家拳一脈工千名少年?這純粹子虛烏有!就算這,郭傑修,和,甘子濤,真在其中.也可能這二人,被外人收買二更何況一你這份證據,我懷疑純粹是你形意門編撰的."黃天勤冷笑道.

滕青山面色一沉.

禹皇門,果真巧舌如第.不過,你偷我形意門秘籍,無話可說吧?"滕清山聲音傳播開去二

"偷?"

黃天勤傳音冷笑道,,當年你形意門,傳播開一本名叫《虎形拳》的秘籍,並且高價賣出.我禹皇門當初也出高價買了一本《虎形拳》秘藏錢

而這次,這《九皇炮拳》也是我禹皇門,同樣花費重金買下二"

"怎麼,上次我們禹皇門買秘籍,這次,我們再次買.我們非偷非盜,哪里有錯?"黃天勤氣勢凜然.

不知廉恥!"滕清山猛然一聲暴喝二

黃天勤臉色氣成醬紫色二

這《九皇炮拳》,乃是我滕清山所創."滕青山冷笑道"這是我的拳法.沒經過我答應,在我面前,你禹皇門竟然還如此囂張.說的冠冕堂皇.真是不知廉恥!"滕青山可不是別人,他乃是內家拳一脈創始人!

拳法就是他創的!

黃天勤,柳夏,禹奉三人都氣的不知該說什麼.

"這秘籍,我禹皇門花費重金買下.無愧于人!滕青山,你休得在我禹皇門鬧事."柳夏喝道.

旁邊黃天勤更是冷聲道:"滕青山,你看清楚.這是禹皇門!不是你滕清山,撒野的地方."

寂靜…"

整個山脈一片寂靜,連那些黑熊們,似乎都被虛境強者氣勢震住.沒有一頭黑熊敢發出吼叫.

只見不死鳳凰背上,那一襲白袍的滕青山,沉就許久後,咧嘴一笑:"既然你們不講理看來,還是得靠拳頭啊."

"嗯?"

黃天勤等三名虛境強者,頓時面色大變.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