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四章 青山出關
哦……,藍衣少女只能點頭,隨即低聲道一,小姐,門主他閉關在創什麼厲害拳法啊?我記得三年前,門主就閉關好久.""我也不知道."綠衣少女皺著眉頭,搖了搖頭……,不過爹他這幾年,已經閉關好幾次了.都是為這什麼第九拳.似乎這拳法極為難創似的.算了.咱們別管這些.嗯,等吃完飯咱們就先在武安郡逛逛,明天就離開武安郡."

藍衣少女點頭:"離開武安郡,去哪呢?"到時候再看唄."綠衣少女隨意一笑道.

咻!

一只白色小鳥從窗戶中飛進來,落在了綠衣少女的肩頭.

"小白一定是餓了."藍衣少女笑看著白色鳥兒.

"小白."綠衣少女筷子夾著一小塊肉遞到白色鳥兒的尖嘴鉗,這白色小鳥竟然真地啄了兩下,直接銜著這塊肉,而後三兩下就吞了進去.

這只鳥兒,是綠衣少女小,時候就養著的一只鳥,非常聽話.

江甯郡大延山,如今正足正午時分,大延山山下卻是過往行人不絕,當初的官道如今也擴寬不少.甚至于在大延山下,還有著不少豪奢府邸建築,顯得很是繁華二如今的大延山在九州大地止,都有著極大的名氣.

因為這里是內家拳修煉者的聖地!

大延山,形意門.最為特殊的地方,東華苑,內.

少爺!"少爺!"一名英氣十足的少年行進在東華苑當中,東華苑內的侍女們見到少年都笑著喊道,顯得很是熟輪.不過彼此倒無主仆的感覺,而這少年也笑呵呵向旁邊侍女打招呼:"春蘭姐姐,你比上次更漂亮了呢."少爺嘴就是甜."侍女們也是開著玩笑.

"我娘呢."少年詢問道.

"在花圃那邊呢,等門主出關呢."那名叫,春蘭,的侍女回答道.

這少年點點頭,便朝花圃處趕去.他從小在這張大,對于東華苑這片地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閉著眼都能找到花圃處.很快,走過一條走廊,進入一道院門,便來到了滿眼姹紫嫣紅的花圃院子.這院子當中,紫色的花兒聚集在一處,黃色的花兒聚集在一處.

進入院子,仿佛進入花的海洋.

只見一身寬松白衣的女子正在花圃中央,仿佛謫仙般踏著花兒閃動著,演練著一套拳法.

娘."少年連喊道.

在練拳的女子而後一個旋身,飄逸地落到一旁青石板地面工,這白衣女子正是李珺.和十六年前相比,如今的李珺多了一絲雍容和成熟.眼神當中也多了一絲溫和,整個人就好像那溫潤的翡翠玉,讓人感到心中甯靜.

"洪武,回來了."李珺笑著走過來,眼眸中有著一絲寵溺.

當年在生下女兒l洪霜,後不久,李珺就又再次懷孕,生下了兒子,洪武,.起名為,武"一是紀念當初滕青山和李珺夫妻二人當初在武安郡.二來,也是寄托希望!男兒在這九州大地工需要著絕世武力.

滕青山也希望兒子,能夠擁有絕強武力.

不過有時候事情發展,和想象是完全不一樣的.

女兒洪霜,在他老爹滕青山面前雖然很聽話,可是暗地里很調皮.


不過 不可否認的是,洪霜卻對內家拳非常的有感覺.

從小練拳,十幾年拳法練下來,洪霜竟然也達到了後天極限.只差臉部經脈未曾打通.

而且,在拳法造詣工,洪霜更是擅長.形意五行拳當中,女兒洪霜最擅長的便是,崩拳,.

兒子洪武,滕青山寄托很大的希望.

可是,洪武雖然也認真練拳,可隨著年紀長大.洪武反而更喜歡青山會館,的一些事.如今的青山會館,乃是整個九州大地上商業圈當中一個超級存在.有形意門背地里支持.加上遍布九州的大量內家拳修煉者.

再加上,根基在繁華的揚州.青山會館,如今經營著酒樓,私鹽,鏢局等諸多生意.洪武在練拳工,雖然沒有他爹滕清山那麼了得.

可也算得上中工資質.加上有名師滕青山親手教導,各種環境又好二成就也算不錯.實力已經有些接近一流武者了.

當然,和他姐相比.顯然差不少.

不過,在經商上,洪武卻有不少天賦.

"這人,沒辦,法跟老天斗啊.兒女怎樣,也不是隨父母心意啊."滕清山對此,只能無奈慨歎.

"娘,爹還沒出關呢?"洪武看向不遠處,那座高大的練武房二"嗯."李珺無奈笑著看了一眼十年前新建的練武房"你爹閉關,也大概有十二天了.不過誰知道他什麼時候出來.不過……等到一個月.就算你爹沒成功. 到時候也會直接出關的."為了創出《木行之道》第九拳,滕青山已經閉關數次顯然五行之道當中,對于木行之道,滕清山最是吃力.

"嗯,對了,娘."洪武環顧周圍"我這次回來,沒看到姐啊."

"你姐她?"李珺搖頭,一笑,你還不知道你姐脾氣,你爹平時在的時候,她根本不敢嬉鬧亂跑.你爹能輕易抓住她.不過 你爹一閉關二也沒閑心管她.我可沒你爹的,領域"一不小心,這個鬼丫頭就拖著肖瀟跑出去了."洪武也笑了:"姐她擅長易容之術,還真的難找他."

忽然"嗯?"李珺有些驚疑地轉頭,看向那練武場.

"怎麼了,娘?"洪武疑惑.

"不對勁."李珺仔細盯著練武房,從練武房的門縫當中她隱隱能看到微弱幾乎無法發現的一絲淡藍色光芒二就在這時候.

"哈哈 ,一道爽朗暢快的大笑聲,從練功房當中傳出,笑聲直接回蕩在東華苑工空.

"吼.幾"從大延山遠處也傳來一聲嘶吼聲.

"是刀篪叔."洪武驚訝看了一眼遠處.

而李珺卻是雙眸泛光,盯著練武房那巨大的石門,只聽得"轟隆隆~~"的聲音,兩扇巨大的石門開始緩緩朝兩邊打開,在黑暗的練武房當中,走出來一道高大的身影二他一身寬松的黑色袍子,披散的長發,堅毅的面容.

正是滕清山!

和十六年相比,變化並不大.只是更加的沉穩內斂.偶爾雙眸當中隱隱有著一絲迫人的光芒二常年身居高位,為如今在九州大地工都舉足輕重的,形意門,開山,祖師.而且九州七大宗派之一的,歸元宗"也是他領頭扛鼎.長期處在這種地位,而且被天下人敬稱為一代宗師.滕清山的氣質自然緩緩變化二"小珺."滕清山微笑看了妻子一眼,而後看向兒子"阿武,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剛回來."洪武回答道.


滕清山笑著點頭,自己的一對兒女中,雖然年紀工洪武要小一此.

可是為人處世等等,兒子明顯要比女兒成熟很多,而且也不讓自己操心.

霜霜她是不是跑出去了?"滕青山笑道.

"對,你州閉關她就溜出去了."李珺走過來說道,滕清山搖頭一笑:"我在練功房感應到她溜走,可也沒辦法.算了…你查到她現在跑到什麼地方了嗎?"

"我問過小青了.

"李珺回答道,……小青也去問她的屬下,估刻這兩天,就該有結果了."哦."滕青山點頭.

旁邊的洪武忍不住,壓低聲音道:"爹,你是不是,巴經,已經創出《木行之拳》第九拳了?"

哈哈,"滕清山忍不住又哈哈一笑.

看你爹笑的,你還看不出來?"李珺也忍不住笑了,她也為滕清山高興,畢竟滕青山《木行之道》苦修耗費時間極多,特別是這第九拳,更是閉關數次,直到今天才真正完全突破.

在《木行之道》中耗費足足十六年,終于突破至大成.自此,滕青山也終于達到虛境大成!

"十成天地之力,配合身體力量.放眼九州大地,恐怕唯有洞虛強者能強于我."滕青山很自信,十六年的苦修,他可不單單是耗費在木行之道上.對于槍法的研究雕琢也耗費很多精力.如今,滕清山自問,洞虛下,無人能超越他!

"我如今已經虛境大成.而虛境大成,再進一步.便是洞虛."

到底如何,才能達到洞虛境界呢?"滕清山心中暗道.

當天滕清山,李珺和兒子洪武,一家三口難得在一起吃了一頓飯後.

夜晚時分,書房內.

滕青山時而在書房中演練拳法,時而走到書桌前,記錄下一此拳法精要.

"清山,在創拳法呢?"李珺從書房側門走進來,笑著道.

嗯.溫故而知新.其實創造拳法的時候,也讓我,對這五行之道,洞察的更加清晰."滕清山一笑"今日,我《木行之道》剛成.對形意五行拳當中的,崩拳"我理解有多了不少.想到兩種不同的崩拳練法.先完善一下,再記錄下來."

忽然,滕清山抬頭看向南方.

"怎麼了?"李珺一怔.

",小清來了."滕青山笑著大步朝書房門口走去.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