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三章 十六年後
自從滕青山開山立派創形意門之後,本烽火不斷的九州大地,卻突然又甯靜了下去.連那天神宮也再無大動靜,一時間,九州大地迎來了和平的一段時間.

時光如梭,春夏交替,一年複一年.

十六年後.

武安郡郡城,在揚州幾乎各大郡城都能找得到的酒樓,春雨酒家,中,此時正是中午時分,一樓中滿是天南地北聚集在一起的客人們,吵雜聲不斷.不過比較怪異的是這酒家中,這些天南地北的客人當中,竟然很多都隨身帶著長槍.

槍,是很難練的一種兵器.

在九州大地上,用槍本來是很偏門的.一般隨身帶刀劍居多.可是,這春雨酒家內客人,帶長槍的兵器,比帶刀劍兵器的客人要多不少.

"哈哈,王兄.咱們倆能夠相距數千里之迢,卻走到一起來,又要去同一處.實乃緣分.來,咱們干一杯."

"來,李兄,干!"

兩名青年端著酒杯,當即碰了下,仰頭便喝下.這兩清年也同樣各自隨身帶著一杆長槍,放在桌旁.

這兩名清年,其中一個穿著簡單的布衣,腰間還有著一塊虎皮,頭發凌亂.而另外一名青年則是一襲青袍,顯得俊秀瀟灑不少.

"王兄,說起來.咱們現在也到武安郡了.離那大延山也不遠了."這清袍年輕人笑道"這一路趕來數千里路,總算快到大延山了.傳說中那大延山形意門內,可是有數十萬內家拳修煉者.十萬血狼軍啊!真是做夢都想看看啊."

"嗯,數十萬人練內家拳,那一幕.虎皮戰裙清年雙目放光"我也會是其中一個."

"嗯,咱們兄弟也會是其中一個."青袍年輕人再次舉杯,"來,為了這,干一杯."

"干."

虎皮戰裙青年仰頭便又喝一杯.

"說起來."虎皮戰裙青年恨聲道"我那三弟,也實在是沒點心氣!他練著虎形拳,可也是練的實力了得.當年我和我那三弟說將來實力強點,要一道走數千里路,前往大延山,拜在形意門門下!學得高深的內家拳,成為一代高手.可是我那三弟,竟然被禹皇門那些所謂的好處給吸引,竟然加入禹皇門了.哼!內家拳修煉者,轉修道家一脈.

就算厲害也是暫時的厲害.以後成就有限!"

"那是!"

青袍年輕人也說道"禹皇門跟形意門一比,又算什麼?形意門的十萬血狼軍,那可是最低進入門檻,都是二流武者.據說,里面的伍長之職,都是一流武者去爭!這才是真正的天下無敵的大軍!我這次,去形意門,也一定要進血狼軍."

"對,血狼軍,咱們一起進."虎皮戰裙青年舉起酒杯,"來,李兄,為一起進入血狼軍,再干一杯."

"干."

兩個熱血青年,那都是千里迢迢,從其他州,一路艱辛或是加入商認為護衛,或是是其他辦,法.一路趕路,才終于趕到這.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前往九州大地所有內家拳修煉者向往的聖地大延山形意門!

"兩位."忽然一道聲音傳來.

蓬的一聲,酒桌被一手掌拍擊了一下.

正在喝酒的兩名青年,不由轉頭看向來人,只見一名身材高大,背負這一柄戰刀的目光內斂的紫袍清年站在酒桌前,掃視著二人,冷笑道"剛才我進門,聽到二位說什麼禹皇門不如形意門?口當,這話可不能亂說!"

"怎麼了!"

虎皮戰裙青年猛地站起,個子比對方竟然還略高一些,虎視眈眈盯著對手,喝道"我兄弟二人在這說話,關你這小白臉屁事!禹皇門是強,可咱們形意門,那可是內家拳修煉者之地.十萬血狼軍,天下哪家能擋?"

"咱形意門開門祖師那可是開天辟地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個踏入虛境的."

"咱們形意門的大師兄,外號l凶獸,.年紀輕輕,如今更是名列《天榜》.雖只是靠後,可咱們大師兄年紀才多大?還有短短十六年,咱們形意門,就有如今九州大地,最走了不起的十萬血狼軍!"

旁邊清袍青年,也瞥了挑釁之人一眼:"修煉內家拳,那才是最有前途的."

"哼."

背負戰刀青年面色一寒,冷笑道,一個只有十六年曆史,開創者也僅僅是虛境的家派,也敢與最古老的,至強者l禹皇,開創的禹皇門相比!"

"哎呦.如果禹皇門夠強.為什麼還用些小恩小惠,讓大量內家拳修煉者加入他們禹皇門?"虎皮戰裙青年怪笑一聲"不用多,就十六年.形意門就,比禹皇門強.這才叫實力.懂不懂?"

背負戰刀紫袍清年更是惱怒.

"哼!有本事,咱們手上比上一比."這紫袍青年怒的當即'鏘,的一聲拔出戰刀.

"比就比,誰怕誰?"

虎皮戰裙青年霍的就抓住桌旁的長槍.

"幾位客官,幾位客官."掌櫃的見勢不妙,立即跑過來.

"讓開,打壞了東西,賠你就是!"紫袍青年冷視了他一眼,掌櫃的笑兩聲便沒再插手.頓時原本在酒樓內吃飯的眾多客人們,一個個唯恐不亂地叫好起來.同時個個略微退避,搬開桌子,反而在一旁觀戰.

城內是禁止殺人的,不過一般較量倒是沒事.

而且真正高手殺人,殺了就溜了.城衛軍來也晚了.

"讓你看看,禹皇門的《破山刀法》!"紫袍青年手持戰刀,冷聲道.

"咱們這槍法,也就上山打過老虎,殺過野豬而已.鄉下把式."虎皮戰裙青年長槍一橫,同時道"李兄,你且一邊看去.看我怎麼收拾著個大言不慚的小子."旁邊的李兄微笑到一旁,他們二人是在同一商隊當護衛碰上,都知道彼此實力.

這位李兄也得承認,這個只會,鄉下把式,的虎皮戰裙青年槍法,的確比他略強些.

"出手吧."紫袍青年自信道.

"哦?"虎皮戰裙少年啊嘴一笑"看槍!"

說著他手中一杆大槍猛地一旋,猶如一條出洞的大蛇猛地朝對手噬咬而去.

"哐!"紫袍青年戰刀如電,猛地揮劈而出.

槍刀交擊.

"哼."虎皮戰裙少年震得後退一步,隨後身體猛的下蹲,當即一個橫掃.紫袍青年輕如飛燕,竟然一躍而起.

"計!"

虎皮戰裙青年手中長槍順勢猛地上挑.

"破!破!破!"紫袍青年猛地暴喝,手中戰刀氣勢驚人,在俯沖地同時,接連瘋狂揮劈三刀.第一刀就劈開長槍,第二刀直接劈到虎皮戰裙青年身前,這虎皮戰裙青年連猛地一扔手中長槍,長槍直接砸過去.

同時凶光畢露,仿佛一頭猛虎般一躍而起.

哐當!第二刀直接劈飛長槍後,第三刀當頭朝飛撲而來的虎皮戰裙青年砍去.而這虎皮戰裙青年身體詭異扭曲,竟然欲要拼著受傷擊敗時手.

"嗤!"

突兀伸出來的長槍,擋在那第三刀之前.

"哐!"

紫袍青年第三刀被擋下後,借力閃躲開虎皮戰裙青年的爪擊.而後哈哈嗤笑道:"還說形意門比禹皇門強,我看,你等也就和我年紀相當.剛才若非那家伏不要臉橫插一杜子,小子,你不死也得殘廢."

"哼!我殘廢,你就得死!"虎皮戰裙青年仿佛一頭猛虎.內家拳的近身戰,在如今九州大地上都走出了名的.

"嘿,穿紫皮的,你都加入禹皇門了,習得丑訣了.而這二人還未加入形意門.僅僅是自學《虎形拳》而已.你贏個一招半式,得意個什麼勁.這可是揚州.不是你禹州."只見一名綠衣少女皺著鼻子,嗤笑著走下樓梯.

這少女容貌一般,只是比較清秀罷了.

"不用你多管閑事."紫話青年眉頭一皺.

"我只是教記教毛,禹皇門的人,也別在咱們揚州囂張."說著,這綠衣少女按起地面上,之前被劈飛的那杆大槍.只見這少女單手手持長槍,略微一用力,這長槍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直接刺向紫袍青年.

"不自量力."紫袍青年冷笑著身體一晃,就是凌厲一刀.

"嗤!"

長槍槍尖和代刀碰觸一瞬間,紫袍青年臉色大變,他感到一股奇異的旋轉力道讓他戰刀完全失去控制.

噗!

長槍槍尖直接停在紫袍青年的喉嚨前,紫袍青年臉色煞白.一招,僅僅一招他就敗了.

"好!"

"禹皇門的也敢在咱們揚州囂張."

"好槍法."

頓時酒樓內不少人叫好起來,九州肉地域觀念很重口揚州人都以形意門,歸元宗為驕傲,

"哼,你還差的遠呢."綠衣少女說完,一扔槍杆給那雙目放光的虎皮戰裙少年,再次,噔!噔!噔!就上了二樓.

………………

二樓雅間當中.

綠衣少女和另外一名藍衣少女坐在一起.

藍衣少女苦著臉道:"小姐,咱們可是偷著出來的.你就別惹事了.要不,咱們,咱們回大延山吧."

"不!"綠衣少女嘿嘿一笑,"難得老爹他閉關,說要創什麼第九拳.我才趁機逃出來,本大小姐,怎麼能怎麼輕易就回去呢?放心,本大小姐的易容絕技可是學自我那最天才的老爹.

就算我娘在我面前,都認不出你我的."

(三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