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二章 五行之木
"生了,生了."

走廊上滕云龍又滕永凡乍袁蘭又清雨等一群人,個個激動期待著.滕清山更是眼睛一眨不眨盯著房門.

"吱呀!"

房門打開,一股熱氣彌漫出來,產婆抱著一名包裹的好好的嬰兒走了出來.

"恭喜門主."產婆在滕清山面前有些拘謹"是個千金."

"女孩?"滕永凡倒是一瞪眼,旁邊袁蘭不滿地瞪了他一眼.一般鄉下人,重男輕女是很正常的,畢竟女孩將來是要外嫁的.這也是滕家莊當初定下規矩,虎形拳傳男不傳女的原因.

不過滕清山卻不在乎這點.

"給我."滕青山連伸手小心的抱住,比當初取,云夢白果"不死草,還要小,心.

"眼睛烏溜溜的."滕清山捧著自己的骨肉,感到很是神奇,原本還大聲啼哭的嬰兒此刻卻漸漸哭聲小了下去,一雙小眼睛努力睜大著看著滕清山,似乎眼前這個,巨人,哪里吸引她似的.她恐怕此刹還不懂父親的含義.

"好神奇."

抱著女兒,滕清山感到自己有什麼,和女嬰聯系在一起.

對,是血脈相連的感覺.

"她的體內,有我滕清山的血脈."滕清山看著懷中女嬰"而將來,她也會將我的血脈,傳給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也會將血脈繼續傳遞下去,人合終有大限!沒人能長生不死.可是,上天卻有如此方法,連著血脈永久傳遞,生生不息."

和女引的血脈相連.

忽然讓滕清山緩悟到一種什麼叫真正的"生生不息,.有時候,有些道理即使懂,可是不親身感受那種感覺,是永遠沒法真正明白.

"是這樣,

滕清山一手抱著女嬰,另外一只手不自覺地竟然施展起拳法.

"清山!"猛地一聲大喝.

滕清山被嚇得一驚,清醒過來,回頭一看,正是他父親,滕永凡,.滕永凡一瞪眼怒道:"抱著個娃,你就練拳了,如果娃摔了碰了."他還說著,旁邊的袁蘭則是立即從滕清山懷里接過了女嬰.

"哇~~"嬰兒也被嚇得在此啼哭起來.

"哦哦哦,乖,別哭."袁蘭在那哄著嬰兒.

滕清山面對爹娘的眼神,不由尷尬摸了摸腦袋.其實剛才自己是摸到了"只苦尋不到的《木行之道》的門檻,不由沉浸當中開始演練拳法.不過和女兒的安全比起來,這《木行之拳》以後再研究也不遲.

雖然說,錯過一次頓悟機會.

"至少,我明白了感覺.找到了門檻!"滕青山已經對《木行之拳》第一拳,已經有了一些雛形.

"嘩嘩~手機快速閱讀|1|6|k|x|s|.c|o|m~"

原本噼里啪啦的暴雨,此刹卻漸漸小了下去.

"乖了,娃兒要生的時候,雨拼命下.現在娃兒一出生,雨又變小了."滕云龍仰頭看看天,回頭笑看向滕青山"青山,看來你這女兒也不一般啊."

"嗯,是不一般."滕清山在心中補充了一句"抱猛她,才讓我突破木行之道門檻."

就在這時候


"吱呀!"房門開啟.

只見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李珺,竟然走了出來.,小珺."滕清山連走過去,李珺笑著搖頭:"我沒事,只是身體略微虛弱點.不過影響不大."再這麼說,李珺也是先天強者."朱果酒,也服用過.

"小珺啊."袁蘭笑著將女嬰遞給李珺只

"來,娘抱抱."李珺抱著女嬰,眼睛都笑眯起來.

"清山,選定名字了?"李珺抬頭看向滕清山,為將來孩子的名字他們早想過不少,滕青山看了看女嬰,仰頭看天,此刻雨竟然幾乎停了.這夏日暴雨來的快走的也快,果然不虛.

"既然她出生的時候,下著雨.而且,也令我對木行之道略有所悟.那麼這孩子就,叫,霜吧.上面一個),雨,字,下面兩個,木,雨澆灌樹林,也令樹木不斷生長繁衍,生生不息."滕青山直接否決過去想的名字,而起了這麼個名字一

滕洪霜!

女兒的名字.

"滕洪霜?霜霜"李珺滿意點點頭,低頭看看懷中女兒,低笑著道"霜霜,這是你爹起的名字哦,好聽吧."

在一旁的滕清山有些忍不住,壓低聲音在李珺耳邊道:"小珺,你照顧好霜霜.我我就先引關.這剛有所悟,時間久了,擔心

李珺一怔,峒關?

孩子一出生,老爹就田關?

"嗯,你去吧."李珺也是明白,這悟道應該頓悟時候就立即感悟最好,時間拖得越久,那種感覺就記憶地越模糊.

僅僅談話片刻,滕清山對自己那種,頓悟,感已經減弱很多了.

嗖!

滕清山立即飛竄著離開,朝東娜煉旁動滕清山專門的密穿趕去六

"清山,你干什麼去?"滕永凡之前沒聽到,不由喊道.

"他是去忙重要事."李珺連道.

"這孩子剛出世,啥事比這還重要?"滕永凡有些不滿.

于是

滕清山的女兒,滕洪霜,剛出世第一天,滕青山就閉關苦修去了.

滕清山女兒出世,這可是一件喜事.在掛下來的幾天當中,許多和滕清山相熟的朋友,不管是滕家莊的,還是歸元宗的.不少人都趕過來,送卜市物看看滕清山女兒.可是令他們驚訝的是

滕清山這個做爹的,竟然不在.

"青山真不像話,孩子剛出世,就忙仙自己的事."滕家莊不少老人如此念叨著.

孩子出世的第七日.

李珺正坐在池塘邊,旁邊正放著一搖籃,搖籃中就是女嬰.李珺輕輕搖動著搖籃,笑看著女兒.旁邊兩名侍女也是和李珺笑著,陪著李珺談話.

"師母,師母."

只見滕獸又楊冬二人一道跑了過來.

"嗯?"李珺疑惑看著二人"阿獸,你們來有什麼事?"


"是有些事."滕等剛開口,旁邊的楊冬便打斷,連笑道:"師母,師待他出關了沒?"

"還沒有."李珺搖搖頭.

楊冬眉宇間不由露出一絲急色,還是低聲道:"那師母,等師待出關,命人傳我們一聲."

"嗯,好.我會告訴你們師傅的."李珺點點頭.

楊冬當即拉著滕獸,一道離去.

"夫人,似乎有重要事啊."旁邊其中一個微微高些的侍女開.道,李珺點點頭,看向滕清山密室方向,不由有些焦急這麼一田關,還不出來?難不成,要像在明月島禁地當中一樣,一閉關就數月時間?

李珺只能忍著,繼續帶孩子.

待得天色漸晚的時候,一道身影從遠處走來.

"清山."李珺連站起,眼睛一亮.

"這些天實在是對不住."滕清山笑著走來,先是低頭看看搖籃當中的女嬰,忍不住嘖嘖贊歎道"小珺,霜霜比剛出生的時候漂亮多了,你看那小臉蛋.那鼻子."

"孩子這時候長的最快.對了,清山,這七天,你閑關的怎麼樣"李珺不由問道.

滕清山彎腰小心抱起了女兒,同時道:"這七天閉關,是不及頓悟效果好.我苦苦琢磨七天,也只是創出《木行之拳》的第一式和第二式.這第三式我怎麼都無法創出.可惜,若是當時頓悟沒被打斷."

"不被打斷,你是不是練拳,就將霜霜給扔飛?李珺沒好氣看了滕清山一眼.

"當然,霜霜更重要."

滕清山微微皺眉"不過,五行之道.我對于木行之道.是最不擅長的.這次雖然憑著之前一接感悟,加上這些年的琢磨.總算先一口氣創出兩式.可是這拳法九式,一開始都是最容易的.越往後越難."

"按照我現在這種速度,我感覺,悟木行之道.比火行之道又土行之道,要慢十倍."滕清山無奈道.

就算滕青山有前世練拳經曆.

就算他觀摩過,神仙玉璧"開山三十六式,.可是,他終究不可能,五行之道,道道輕而易舉.

"慢十倍,那這要多久才能成?"李珺擔心道.

"說不定."滕青山搖頭,恍如我水行之道,若無裴三,指點我從,生死之道,入手.恐怕我要多耗費兩三年功夫.至于這,木行之道,.入門就如此艱難.以後,恐怕每創造一式,都較為艱難."

"除非我再頓悟幾次."滕清山咧嘴一笑,這句話顯然他自己都笑了.

頓悟是可遇不可求的,豈會那麼容易遇到.

"那就是說,清山你的實力,短期內很難提高?李珺說道.

"對."滕青山點頭"我如今掌控八成天地之力.加我身體力量!要提高,只有將,木行之道,再做提高.不過據我估封,這種感悟速度.沒十年二十年功夫.嗯要木行之道大成,不太可能."

李珺不由點點頭.

"悟道一途,只能腳踏實地,一步步來."滕清山淡笑道"現在,我的目的就是悟通,木行之道"那樣五行之道,盡皆功成.到了那一步,我才有資格,努力想方設法,進軍洞虛之境."

前進之途,愈是往後愈難.

而現在,滕清山則遇到五行之道中,對他而言最難的一個.

(第二章到,還有第三章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猜不到我第三章寫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