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二十載風云 第一章 名冊
形意門東華苑,也是滕青山和李珺如今居住的地方.

"清山!"諸葛元洪急匆匆走進東華苑當中,一眼便看到不遠處,正坐在石桌旁的二人滕青山以及外公,滕云龍,.

"諸葛宗主."滕云龍哈哈笑著站起,拱手道.

"滕老伯."諸葛元洪也拱手笑道,隨即看向滕青山,有些焦急連道"清山,我剛剛聽說.你形意門將來永不爭霸天下?你怎麼這麼糊塗.你這麼通告天下,不是讓你後代子弟永遠只能龜縮于那五郡之地?"

"師傅."滕清山笑著搖頭"我有我的想法."

"你,唉"諸葛元洪搖頭歎息"你之前和我說過,你這形意門要走接近,萬象門,一路.可是.你也不必通告天下啊!這樣,不是把路給堵死了嗎?"

通告天下,可非開玩笑的.

那等于受到天下萬民的監督,一旦形竟門妄圖擴大地盤,那就是違背民心,受到天下人嗤笑.形意門大軍若向外征戰,首先道理土就站不住腳.士氣自然低落,內部不穩,如此根本沒擴大的機會.

"師傅."滕清山搖頭"爭霸天下所為何?"

"不管是秦嶺天帝,還是禹皇.終究只是一時稱霸天下.他們一死,天下照樣分崩離析!稱霸時,天下死傷無數.而天下分裂時,又死傷無數人.這一統一,再一分裂!對天下並無好處.對宗派也無好處."

"何苦統一天下?"

滕青山遙看南方"那接迦祖師就看得透,他達到至強者境界後.便創造了眾多的佛宗秘典.而且,還讓佛宗以宗教形式遍布戎州,涼州!令戎州,涼州的民眾,對摩尼寺絕對忠誠.如此,才是長盛之道!"

宗教,對人的影響是極為驚人的.

"青山,可你不是形意門,並非宗教."諸葛元洪搖頭道,在他看來就算不爭霸天下,也不必通告天下.如此才有轉團余地.

"好了,不說了."諸葛元洪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滕青山一笑,沒多說,只是暗想,

等十年,二十年後,看到那時候的形意門.天下人才會知道"內家拳,的特殊.

"滕老伯,寫什麼呢?"諸葛元洪走到滕云龍身側.

滕云龍站在石桌前,指了指石桌上的名冊,笑道:"我滕家莊之人,也都是形意門門人.所以我和青山他一起,將我滕家莊的名冊,完全加入到形意門的名冊當中.主要是二代弟子,三代弟子,分一下."

諸葛元洪點點頭:"不錯."

"是很麻煩啊."滕云龍慨歎道"當年青山年幼時,創出虎形拳.便成為我滕家莊秘傳拳法,傳男不傳女,絕不外傳.莊內男丁大多都練過.現在要分成二代弟子,還是三代弟子.真比較難."

滕青山也點頭笑道:"像我永雷叔他們,是我長輩.而青虎則是我司輩.還有,洪,字輩的,則是我晚輩.這明顯屬于三個輩份卻要安插在二代和三代弟子中.的確難."

作為一個宗派.

毫無爭議的一點,開山祖師,定是第一代.

而第一代,也僅僅只有開山祖師才有資格名列.否則,豈會叫開山祖師?

所以

滕家莊內就算輩份比滕青山高的,只要練習內家拳有成,那最多是二代弟子.還有很多人被列為三代弟子.

"青虎是二代弟子?"諸葛云洪驚訝看著名單.

"嗯,青虎是當初最早一批練虎形拳,練出內勁的只"滕云龍笑呵呵道,他還記得,當年一群漢子,跟隨滕青山這個少年學拳的場景.那時候,豈會想到.一個山莊的少年,竟然能成為一代開山立派的宗師.

"師傅."滕清山歉意看著諸葛元洪"讓青虎他們退出黑甲軍,這事""

"你我師徒還說那麼多?青山,你幫我歸元宗太多.若非你,那青湖島早滅掉我歸元宗了.現在,只是讓滕家莊那十余人都退出宗內,加入形意門而已."諸葛元洪笑道,其實在心里,諸葛元洪也覺得挺虧欠滕青山的.

論恩德,

他自己,還真的沒教滕青山什麼.內家拳乃是滕青山獨有的.

反而,歸元宗受滕清山很多.

上一次滕青山要開宗立派,諸多元老都極為憤怒,更是讓諸葛元洪愧疚,身為歸元宗宗主,他是得為歸元宗考慮.可他也知道,滕青山為歸元宗做的夠多了.

"師傅."

滕青山笑道"歸元宗也開始逐步要遷移到西邊的,永安郡,.到時候歸元宗在永安郡,我形意門則大延山這邊.彼此距離甚遠,我也無法時刻坐鎮,永安郡,.不過師傅你別擔心我會安排好此事."

雖然為形意門門主,可形意門內諸多事情,大多被滕青山交給二弟子,楊冬,處理.而他自己,除了修煉就是陪著妻子李珺.

"按照大夫說的"小珺你這兩天千萬別出去了.孩子隨時可能出生."滕清山牽著李珺的手,在東華苑內散步.

"沒事的."

李珺卻是不在意一笑"對了,青山.我們形意門不爭霸天下,那天神宮,贏氏家族,摩尼寺等就安心了?按照青山你講的,我算是琢磨明白了.這內家拳修煉者,按照這般發展下去.以後會很可怕.那天神宮等,就眼看著咱們壯大?"

"當然不會."

滕青山搖頭"不過,現在天神宮,摩尼寺等,對內家拳只是模糊知道些.並不知道這內家拳,就算是小成就.再修煉內勁秘籍.兩者配合,達到二流武者肯定沒問題.若是成就高些,便能達到一流武者門檻.而一些精英,甚至于有資格比擬如今《地榜》中人."

"他們不知道,所以,才安心."

"等他們發現內家拳的可怕.那時候,他們肯定會有所動作."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不過等他們發現這一點.肯定是內家拳修煉者口不少有所小成了.那時候,恐怕是數年之後!我們形意門,發展最迅猛的就是最近幾年."

"最近幾年,可以迅速招人."

等他們發現,再壓制.我們形意門根基已成."滕清山一笑"他們又能奈我何?畢竟,當初是他們個個點頭答應的."

滕青山就是欺負,其他宗派對內家拳了解少.

"現在麻煩的就是,能教導弟子的師傅太少."滕清山無奈搖頭"幸好我滕家莊內,精通虎形拳的有不少.等再過幾第,如今年輕的三代弟子.也有經驗了.即可以師兄身份,教導那些新進入師門的弟子."

若非師傅諸葛云,洪,提到開山立派這事.滕青山本來想不急的.

現在這樣,也好.

雖然初期極速擴張,要忙殊不少.不過形意門也會更早強大起來.

"啊."李珺忽然一捂腹部.

怎麼了,l,小珺?"滕青山一見李珺模樣,哪還猜不到問題所在.

"可能,可能要生了."李珺額頭滲出汗珠,連道.

"你忍一下,我立即叫人."

滕青山立即傳音給早准備好的大大,產婆等人,一個傳音,早在東華苑下院當中居住的一群人,立即拿起各種工具過來.

片刻後.

東華苑,廂房列.便聚集了一群人.滕永凡,袁蘭二人,還有這幾天都居住在這的青雨,也趕過來.外面聚集了十余人.

"快!快!"

"熱水快進來."

遠處端著熱水的女弟子,也是有功夫在身,捧著熱水木盆,卻是身輕如燕,飛速沖向廂房.

而滕青山卻是在廂房門外,不斷地來回走動著,嘴里隱隱念叨著些什麼.

"哈哈,清山,別走了.你也是一派之主,沉穩點,坐下穴"滕永凡哈哈笑道.

滕青山看了爹一眼,沉穩?

長期生死間磨練的心境,此刻;根本無法穩住.

"永凡,你就別說青山了."滕云龍哈哈一笑"當年阿蘭生清山的時候,你比青山還慌."

"我,我和他不一樣嘛."滕永凡一笑"我也就是個打鐵匠.清山可是宗主."

"遇到這事,宗主和鐵匠,沒區別."滕云龍笑道.

就在廂房外笑聲一片的時候.

"轟卡!"

悶熱的大夏天,忽然憑空一聲響雷,令滕清山也是心一顫.不由抬頭看天,只見天空中灰蒙蒙的,僅僅沒一會兒,豆粒大的雨滴便鋪天蓋地的猛地砸了下來.這暴雨說來就來,令原本在廂房外的一群人,立即沖到走廊上.

"這暴雨來的真快啊."

"早不下雨晚不下于,這娃兒快生了,之下雨."滕云龍等一群人仰頭看天,此刹天地間已經是一片雨幕,暴雨砸的各處是啪啪直響.

"我看清山的娃,不一般啊.這個時候下雨."

滕永凡一群人倒是樂呵呵談論.

滕青山則是更加焦急心亂氣

啪!啪!啪!暴雨不斷.

"轟隆隆~~"天空云層當中隱隱還有悶雷之聲,雨更大了.

"哇~~"

一聲高亢的嬰兒啼哭之聲,猛然響起.

"嗯?"滕青山猛地站定,盯著廂房房門.

(第一章到~~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