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五十四章 滕青山的野心
"吱呀"一 推開房門後滕清山便微笑著走進來 "嗯?"諸葛元洪見滕青山表情不由心中一動顯然此時的滕青山已經拿定了主意才會如此輕松 "清山坐" 諸葛元洪和滕青山並而坐下 "師傅你說我開宗立派的事要詢問宗內元老們現在可有結果了?"滕清山詢問道 諸葛元洪看丁看滕清山才道:"青山其實你也知道如今我歸元宗雖然占領九州之一揚州可主要還是靠清山你的威懾力才能震住九州大地其他宗派元老們他們有意見不過一切還是要看清山你" "青山你決定該怎麼做"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 "宗里應該有一些底線吧?"滕青山詢問道 諸葛云」洪點頭鄭重道:"第一點就是我歸元宗的名字不能改!第二點我歸元宗不願成為其他宗派麾下一支脈!如果青山你不滿意那我歸元宗甯可只為江甯郡的歸元宗揚州其他十二郡青山你來管" "哦"滕清山點頭 其實從清虎的信件中他了解不少顯然歸元宗內許多人都很固執 "師傅"滕青山微笑道 "嗯?"諸葛元洪仔細聆聽畢竟決定權其實在滕清山手里 "師傅其實在我的計刻中開宗立派根本不是現在要做的事"滕清山搖頭一笑"畢竟我這內家拳一脈的第三代弟子們都還年輕 如果不是師傅你提起恐怕我也不會現在就談這件事" 諸葛元洪點點頭 滕清山麾下的確是大貓小貓兩三只人手太少 "不過也因為你師傅提起我也冥思苦想和我妻子小珺也談過還有我外公也給我些指點就在今天中午我總算完全拿定了注意"滕青山一笑"如今歸元宗僅僅才占領揚州而在我計劃中絕不止一州待得我方根基一穩我的實力再做突破便進攻炎洲將九州第二州炎洲給拿下!" "炎洲?" 諸葛元洪一驚歸元宗龜縮在江甯郡過千年如今能占揚州早一個個激動不已哪知道滕青山對此絲毫不在乎 "對若非天神宮在我的計劃占領地方怕要更多"滕清山一笑 "清山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諸葛元洪連道 "既然歸元宗內商議那我開山立派便提前吧"滕青山說道 諸葛元洪心中疙瘩一下真的要開山立派? "不過師傅你也別擔心" 滕青山一笑"我在創內家拳一脈時就想著要讓我內家拳一脈要傳遍九州大地!本來我是計劃要在我有生之年占領更多地盤甚至于如禹皇,秦嶺天帝般將天下一統讓我內家拳一脈傳遍各地" "一統?"諸葛元洪屏息 "統一天下很難"滕青山搖頭"而且那樣死的人會很多很多!" "仔細思考後我現在想法改變了"滕清山笑著道"要將我內家拳傳遍九州大地根本不需要統一天下!甚至于在我的計劃當中我即將所創的宗派也將和九州大地上七大宗派都不一樣" "都不一樣?"諸葛元洪一怔 "嗯" 滕青山點點頭"對九州大地各大宗派都是各自占據一塊地盤然而在各自地盤內教導弟子而我卻不同我即將所創宗派准備和端木大陸的穆家學或者說和我九州的萬象門學" "萬象門?諸葛元洪有些明白了 "不過我的宗派和他們還是有區別"滕清山一笑 "區別?"諸葛元洪其實大概已經明白了 "師傅" 滕清山鄭重道"如今揚州十三郡我只要五郡之地!也就是以江甯郡為中心東西過千里,南北過千里這一坎區域揚州中部五郡之地徐陽郡,鳳山郡,孟風郡,南星郡,江甯郡我只要這五郡!" "揚州十三郡其他的八郡之地都是歸元宗的!而且將來打下的炎洲也是歸元宗的"滕清山一口氣說道 "什麼"諸葛元洪一驚 完全被滕青山決定給驚住了 諸葛元洪絲毫不懷疑他這個弟子說的話以滕清山的天賦打下炎洲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一件事而且滕清山一旦成為洞虛強者再配合不死鳳凰那麼的確足以震懾天下威懾力比之天神宮都要更強一籌 一旦滕青山成為九州有史以來第五位至強者那統一天下都是簡單事 "五郡你連江甯郡也要?"諸葛元洪被滕清山決定震得腦子有些亂 江甯郡畢竟是歸元宗根基 "師傅將來歸元宗本書轉載ㄧбkwαр.κxs.сom 統領揚州八郡以及整個炎州選址最好是炎洲和揚州的交界處而且作為一超大宗派本來就要重新再建宗派城池"滕青山微笑道"師傅想必這個決定諸位元老不會不答應吧" 怎麼可能不答應? 不讓歸元宗成為任何人麾下且近乎占據兩州之地! 老天啊 這份榮耀足以讓那些元老們發狂而且一旦占據兩州之地以那時候歸元宗的地位就不太適合處于靠近東海的江甯郡因為江甯郡距離炎洲太遠管理起來不太方便到時候自然要遷移 這種遷移是宗派地位提升的遷移而非當初天神宮威逼的那樣讓歸元宗遷到楚郡或南蠻郡 "行這沒問題"諸葛元洪點頭 滕清山的條件可比歸元宗人想的好多了畢竟現在決定權在滕青山手里 "那好"滕清山微笑點頭 "不過遷徙宗派得需要時間"諸葛元洪有些為難"師傅這點不急現在我內家拳一脈才多少人一點?歸元宗現在可以逐步遷徙十年內離開即可"滕青山今天在來之前腦海中完全想通了 這一想通也令他心中輕松,驚喜 因為 按照他現在的計劃內家拳一脈將會以更快的速度傳遍九州!而且興盛程度將會達到一個極致生命力也將更長!並且……他自己所創的宗派將會超越九州七大宗派之上成為超然物外的一個宗派! "師傅我還有一件事請你幫忙"滕青山一笑 "哦?"諸葛元洪有些驚訝 "師傅的畫上放眼天下也走了不得我想師傅將我所練的一拳法畫下來"滕青山說道 諸葛元洪哈哈一笑:"這簡單" "我這一套拳法名為虎形拳 "滕清山當即站在書房中央"師傅准備好筆墨我便開始練拳" 當天滕清山在書房中練習了虎形拳並且讓諸葛元洪完全畫下之後滕青山帶著一疊畫有虎形拳招式的飄張便離開了 滕家莊西院 傍晚時分此時風也顯得很是清亮穿著寬松白衣的李珺躺在椅子上時而撫摸著那大肚子 "哈哈!"李珺突無聽到大笑聲轉頭看去只見滕青山笑著走進院子 "青山和諸葛宗主談好了?這麼開心?"李珺站起來挺著肚子走過去 "你快坐下"滕青山小心扶著李珺讓李珺坐下李珺則是有些耐不住地連問道"清山快說說你和你師傅到底怎麼談的昨天夜里你不是愁眉苦臉嗎?"李珺昨天夜里也給滕青山不少建議 滕青山哈哈一笑:"還是外公指點我的舍和得!" "舍和得?"李珺疑惑 "對舍棄爭霸天下反而可以讓我內家拳傳遍天下"滕青山自信道 李珺更是迷惑 "其實地盤再大根本無用"滕青山搖頭一笑"不管是青湖島逍遙宮還是洪天城在面臨進攻的時候是不可能將諾大一州之地控制的那般完美的畢竟一州之地太大!所以我只需要五郡之地!" "五郡之地有一億左右子民"滕青山自信道"這五郡之地就是我內家拳的根基!" "我要讓九州大地西域沙漠之國北方大草原乃至東方諸多海島都習得我內家拳"滕青山微笑道"而後但凡有所成的內家拳修煉者都會朝內家拳的聖地大延山滕家莊這邊彙集到了我這入我門下我再傳他們更高深的拳法" 李珺隱隱有些明白了 "清山你的意思是"李珺眼睛發亮 "如那端木大陸穆家" 滕清山整個人氣息都仿佛強大不少"雖然我內家拳一脈不爭霸天下然而卻已經在悄無聲息中以九州為根基吸收無數內家拳英才並將揚州五郡之地形成的絕對的鐵板一塊擁有整個九州最強人馬!成為整個九州超然物外的一股勢力比摩尼寺,禹皇門都要更強" "雖不爭天下可天下卻無一宗派能與我內家拳一脈爭!" "你…………"李珺一怔 "接下來一個月你就完全明白了"滕青山掂了掂手中一疊紙張虎形拳的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