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四十四章 藏匿之所
滕青山盤膝坐在不死鳳凰:小清,背上,俯瞰著下方的青湖島化為一片火海,雙眸中寒光閃爍:"清湖島,當年你不是強大,霸道嗎?

今天,這一把火,就是你青湖島葬送的開始!鐵瞎子,你以為你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1⑹ k 小 說 wap.1⑹κxs.c0m文字版首發"

"小清!"

滕青山指引不死鳳凰"小青,方向,當即不死鳳凰雙翼一震,便朝遠處飛去.

雖然火燒青湖島,可是滕青山很清楚 那瞎子乓聖肯定在這之前,就將青湖島的精英弟子,重要人物以及許多寶物都搬離開去,留在這島嶼上的不過是一個空殼罷了.燒掉對青湖島實力影響不大.

可是,對士氣影響就太大了.

上千年的老巢,就這麼被燒掉.恐怕任何一個青湖島弟子都會很自然的認為:"連島主,太上長老等都放棄離開了島,直接被敵人給一把火燒掉.肯定是島主自認不是對手."有這麼個想法,恐怕許多意志不堅定的弟子,在戰爭的過程中,會直接投降.

"啊!"

"不,不,這不是查的!"

在青湖當中,有著許多人正拍擊這湖水,保證不沉下,懸浮在水面上,一個個都看著化為一片火海的清湖島.有一些老頭都已經頭發花白,一輩子都生活在島上,對青湖島的忠誠早就深入靈魂.

而今天,清湖島被燒掉了,對他們而言不啻于天塌了.

在青湖的湖岸之上,雜草當中,正有兩名青年遙遙看著湖中心的島嶼,二人表情都極為的難看.

"清湖島被燒了."其中一個顯得敦厚的青年低沉道.

"這歸元宗,真夠心接的."另外一名青年咬牙切齒道.

"這就是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算不上誰心狠."敦厚清年低聲道"師弟,這只是燒掉青湖島.清湖島中剩下的都是老弱殘兵 歸元宗和我青湖島的戰爭才剛剛開始.到底誰贏,還不一定!"

"嗯,速速將這消息告訴島主."

兩名探子清年悄然離去.

在距離青湖島大概千里外的,一座普通小,城,溫城,中n座看似普通的府邸內.

陰暗的書房內,大門窗戶緊洞.

一身灰袍的金發男子正盤膝而坐,此人正是如今九州七大宗派之一的青湖島島主,鐵攀"就這麼靜靜地在書房中,過了許久L"島主."外面傳來聲音.

"進來."鐵攀低沉道.

"吱呀!"書房房門打開,一縷陽光照射進來,令鐵攀微微眯起眼.

進八書房中的禿頂男子,又連關閉上書房房門.而後恭敬的遞出一份情報:"島主,這是州剛從青湖島那邊傳來的消息."鐵攀深吸一口氣,才接過情報.

展開一看鐵攀面色瞬間漲紅.

"滕青山!!!你欺人太甚!!!"鐵攀忍不住低吼一聲,雖然早有准備,可他依舊氣的身體發顫.

"你出去."鐵攀喝斥道.


"是,島主."禿頂男子連退下,且關卜房門.

鐵攀仔細看著這封情報,一遍又一遍的看,情報上只有簡單的描述, "一人乘坐火焰神鳥,降臨清湖島,降下無盡火焰,青湖島化為火海"看似簡單,可是,這島嶼畢竟是他們青湖島的根基!

根基被毀掉,鐵攀氣的雙拳緊握.

從下午時分,直至天黑.

在潞城外,地底下大概足有百里深處,其中一塊岩石中央,已經出現了一個大窟窿.一身黑袍精瘦的瞎子,正盤膝靜坐在這!在地底百里深,滕清山就算將整個揚州搜索遍了,都不可能找到瞎子劍聖.

"嗯?"鐵瞎子那一雙灰白眸子中厲芒一閃.

嗖!

仿佛一道利劍,直接朝上空飆射而去,一路撞碎岩石,沙上,乃至于沖過岩漿流,片刻後,鐵瞎子就從鐵攀書房的地面中沖了出來.

蓬!碎石滾落一旁,鐵瞎子落在書房內.

,師祖."一看到來人,鐵攀連站起來.

"今天可有動靜?"黑衣瞎子冷漠說道,自從預知到危險那天起,瞎子劍聖每天都是呆在地底當中"小心謹慎的很.其實對于一個瞎子而言,在地表或者在地底,也沒區別.畢竟他們眼睛都看不到.

"師祖."鐵攀低沉道"那滕清山,靠不死鳳凰,將整個島鳴給燒掉了."

黑衣瞎子身體微微一顫,而後站穩.

"歸元宗,終于向我們宣戰了."黑衣瞎子低沉道.

這一把火,就是戰爭的開始!

"唉,當年若知道這滕青山如此厲害,就該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殺之了."鐵攀忍不住後悔道,其實當年如果讓虛境強者,鐵瞎子,親自出手去對付還未踏入虛境的滕清山,滕青山是絕對逃不掉的.

可是,一來,當初派出趙丹塵去禹州,追殺滕清山.青湖島的人已經有把握了.

二來,讓虛境大成去追殺一個先天,太不可恩議了n沒人是先知,能預知未來.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後悔無用."黑衣瞎于冷漠道,我們現在也有大優勢,那就是普通軍隊,精英軍隊的數量,對這歸元宗,我們占據有絕對的優勢.

歸元宗,畢竟只是立足于一郡.能夠出多少軍隊?出個十萬軍隊,算是厲害了."

"可對諾大一個揚州而言,十萬軍隊算什麼?揚州十三郡,單單一個郡城,別說攻城,單單要駐守一郡,就,需要一兩萬軍隊.十二郡駐守軍隊,就需要十余萬人.歸元宗,連駐守的軍隊都不夠."

"而我青湖島有著過兩百萬的軍隊,耗就耗死他.

"難不成,歸元宗一直讓虛境出手?太可笑了.就算揚州其他十二郡暫時投降,待得虛境一走,投降軍隊暴亂 難道憑借他們那麼點,軍隊,要鎮壓兩百萬大軍?"黑衣瞎子很自信,統治一州之地.

並非說虛境強者夠強就行的,還需要基層.

畢竟虛境再厲害也就一個人,無法司時管理各處.這也是天神宮,為何要隱忍那麼久,積蓄出足夠強的基層軍隊,才崛起的緣故.

漆黑的夜.


數千丈高空,不死鳳凰展翅飛翔,滕青山也在其背上,時刻通過領域感應下方氣息.

"這鐵瞎子躲得還真是夠隱秘,我找了這麼長時間竟然也沒找到他一點影子."滕清山搖頭,從下午時分找到天黑,也沒找到鐵瞎子.

虛境強者氣息,和普通人相比,就好像太陽和沙礫一般的區別.

虛境氣息的強大,只要滕青山的領域覆蓋,就能瞬間發現.

至于找鐵攀,古雍,難度就高上不少.因為鐵攀,古雍都非虛境,都沒有,神融天地"氣息和虛境比相差太多,只是比普通人要強不少罷了.在不計其數的靈魂氣息當中,查找如太陽般強烈的氣息,自然容易.可要查找,只是比普通人強此,並不起眼的先天強者氣息,難度要高上不少.

畢竟,在沙堆中,找頭顱大的鐵球,是一眼可找到.

在沙堆中,找比沙礫大一些的黃豆,就耗費不少時間.

一個道理,要找人群當中的先天,除非,在每處地方,都停留幾個,呼吸功大!

尋找虛境強者,滕青山可以讓不死鳳凰,閃電般飛過一處,只需要掠過某一處區域,就可以知道某地是否有虛境.

可要找先天,恐怕,就要讓不死鳳凰,緩慢的飛行.每一領域范圍,都需要幾個呼吸功夫略微辨認.那樣的話……以揚州之浩廣,誰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小青."滕清山指弓向下方.

在黑夜當中,不死鳳凰俯沖進入了滕家莊,當天晚上,滕清山默默和諸葛元洪聚集在一起口嗤嗤~~蠟燭發出昏暗光芒,師徒二人相對而坐,邊喝酒邊聊著口"哈哈,我早有預料."諸葛元洪笑著道"那瞎子劍聖躲起來很正常,他如果真的想藏起來,你想要找到,可太難了.不過清山,你這次去清湖島,火燒青湖島.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五天後,我方大軍可以出動."

"五天後?"滕青山一怔.

"對,五天後."

諸葛元洪點頭"火燒青湖島,對青湖島一方大軍士氣影響極大.

特別是對,那些原本就沒有多少忠誠之心的郡城而言.恐怕,我方大軍一到,他們就會開城門投降.所以 等火燒青湖島消息,傳遍揚州,我們就動手.五天時司 足夠傳開了."

"開城投降?"滕清山有些驚訝.

"揚州十三郡,其中混亂多年的徐陽郡,天南郡,還有當年鐵衣門的楚郡.這三郡,對青湖島都沒多少忠誠之心小"諸葛元洪淡笑道"以我們展露的實力,可以很輕易奪下這郡城.當然,我們第一戰就該打的青湖島害怕,打的天下人震驚!打的整個揚州都知道,我們歸元宗不但虛境強者厲害,連軍隊也是強大無比."

滕青山點點頭.土匪妹妹

"對了,師傅.火鎏鐵就那麼多,龍崗軍足足一萬兩千人 這火鎏鐵戰甲不夠啊."滕清山忽然想到這一點.

按照計算,那麼多火要鐵,也就能制造三千多套火黎鐵戰甲罷了.

"是不夠."諸葛元洪點頭,"這此火鎏鐵,取出大部分,一共打造了兩千套完全由火黎鐵鑄造的戰甲,火察戰甲,.同時,剩下的火察鐵礦石,加上寒鐵等其他礦石,混合起來.打造了一萬五干套,火羽戰甲,."

"五天後,就是,火察戰甲"火羽戰甲,以及龍崗軍,向天下人展露我歸元宗實力的時候!"諸葛元洪雙眸發亮.

歸元宗,也將 登上九州超級大宗派的行列!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