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四十二章 水(第三更)
"滕清山一當年歸元宗那個一,小家伙?他 瞎子劍聖腦海之中閃過數道思緒,隨即便是一片空白,仿佛被萬千雷電轟擊過一般,腦中根本無法再思考.(本書轉載1⑹K .⑴6kXS.cOМ)就那麼的傻傻盤膝坐在那,許久後瞎子劍聖才發出一聲深沉的歎息.

"師祖,師祖."鐵攀察覺到不對勁.

"鐵攀."瞎子劍聖聲音沙啞"我青湖島,完了!"鐵攀一怔.

"完了,完了."瞎子劍聖聲音仿佛詛咒般不斷響起"禹皇門當初三大虛境大成,加上飛行最快的,裂風龍隼"鑽地最快的,六耳鑽地鼠"可結果竟然落到失敗,令申公屠也被活活燒死.連禹皇門都吃的大虧.我青湖島,怎麼擋,如何去擋?"鐵攀臉色一片慘白.

"可真能忍的.""二十一歲的虛境,竟然硬是偽裝身份.沒有將消息泄露給他的族人."瞎子劍聖咬牙切齒",滕青山, 能忍,能忍啊."",不,想滅我青湖島,也要看他滕青山能不能吞得下,別撐破了肚皮.

瞎子劍聖心中瞬間做出決定:"鐵攀,給我傳令下去, "在回到歸元宗見過父母後,當天晚」上滕青山就去見了外公滕云龍,商議了有關滕氏一族的事情.待得第二天上午時分,浩浩蕩蕩的滕氏宗族人馬,乘坐這大量馬匹便朝大延山方向前進.同時,還有黑甲軍其中一領人馬跟隨.

正午時分,秋日太陽曬在身上很舒服.

宛如一條長龍的滕氏宗族人馬,正不斷前進著.

"終于能回家了."滕云龍蒼老的聲音中,滿是暢快"多虧了青山,永凡,你生了好兒子啊."騎在馬匹上的滕云龍,笑看了一眼身側,同樣騎馬的滕青山,李裙夫妻二人.

"哈哈."一側的滕永凡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從小就生活在莊子里,我滕氏宗族也有過千年曆史.誰想,會在我手上,被迫逼得離開家鄉."滕云龍目光飄渺"可是,誰又想到 有一天,我滕氏宗族還能回去.而且,是要建造出一個更大的莊子."大延山腳下,那塊地.

是滕氏宗族的根,世世代代居住在那,早有了感情.雖然城內很好,可是有如今滕青山的勢力影響,居住在大延山腳下,同樣沒有任何盜匪來侵犯.在安全的前提下,自然是那塊祖祖輩輩都生活的地方,更吸引滕氏一族.

昨天晚」上交談時,滕云龍明白滕青山地位後,立即提出了這件事.

知道這個消息,整個滕氏宗族都是一片歡騰.

當天天黑的時候,騎馬趕路的滕氏宗族兩千多號人,才抵達已經顧敗的滕家莊.雖然數年不曾回來,可是顯然滕家莊的建築極為牢固,雖然顯得顧敗,可至少沒什麼房屋塌掉.而且,此次一道來的還有一千五百名黑甲軍軍士.

從今往後,將永遠會有一領人馬駐紮在滕家莊邊上.

漆黑的夜,滕家莊練武場上點燃了根根火把.

"師傅!"滕獸,薛辛二人,帶領昭名少年恭敬站在那,他們也得到滕清山命令,要趕到這滕家莊來.幸好,滕洪侯,知道老家位置,這才能輕易趕到.

"屋子建好了?"滕清山看向滕獸.

"嗯,今天下午時候我們到的.我在大延山上取了不少巨石,在這莊子靠西的樹林邊上,建造了不少石屋.足夠這群少年暫時居住我們也帶了不少吃的,這群弟子也都吃過晚飯."滕獸恭敬回答道,滕清山滿意點頭:"嗯,讓所有弟子都去歇息吧,許多事明天再做."今夜,整個滕家莊熱鬧非常.

家家戶戶,開心的很.

夜.

滕清山和李珺依偎著在床上.

"現在暫時如此."滕清山說道"等到明天白天,我會在旁邊大延山上,選就近的一座山頭.在山頭上,安排人手開始建造一此宮殿建築.以後 那里就是我內家拳一脈的根基所在.我們也住到J,上去.""選的山頭,和滕家莊數里遠.如此一來,完全可以將滕家莊,納為我內家拳一脈其中一部分."滕清山笑著說著.

在計劃當中,大延山,將來會成為內家拳一脈的根基所在!


而滕家莊,會進行擴大,將整個莊子修成一座城堡,或者說是一座小城.令滕家莊,成為內家拳一脈聖地所在!

",清山,這內家拳一脈,也會和佛宗一脈,道家一脈,一樣強盛"李珺低聲道.

"當然."滕青山自信道",我還年輕,有的是時間.更何況我內家拳一脈,比之佛宗,道家,絲毫不弱.

ll,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ll,一一一雖然對資質要求更高,可是,一日成功,實力要比同級別的道家.佛宗要強上不少.單靠這一點,內家拳一脈便可以昌盛下去."

"而我要做的,就是為內家拳一脈,打下一片能夠發揚光大的派上!"

第二天清晨,滕青山,李珺以及云夢戰神就一道進入大延山,開始尋找適合的山嶇.昨天晚上,穆濤和不死鳳凰"小青"鳳凰之母,六足刀篪,都是在滕家莊西邊那座樹林邊上歇息的.

"青山老弟,這一座大延山,根本沒有什麼特別高大的山峰.都是陰座座小山."穆濤搖頭道.

滕青山也皺眉,站在一座只有百丈高的山頭之上.

環顧周圍,整個大延山范圍是挺大,可是沒特別高大的山峰,想讓數萬人居住根本不可能.

"青山,你看."李珺眼睛一亮,指著前面,左邊,後面"這周圍一圈地方,高大的山峰大概有百余父,矮點的有數十文高.這一圈,方圓數里地,有山些有峽谷,宮殿不一定要建造在山上,在峽谷中一樣建!將這方圓數里地,都建起來,足以容納數萬人居住."

滕青山微笑點頭.

"不過,真正要在這開山立派."滕青山笑著道"得和妖龍紫淅,以及金色龍龜說好."

大延山,是滕青山從小,經常去的地方.

所以要開山立派,他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大延山.

滕青山目光一瞥,看到李珺發干嘴唇,便笑道:"小珺,跑這麼長時間,渴了吧.我去為你盛點水來."說著,滕青山右手化為光刀,直接將大山上一棵竹子給削斷,輕易地制造出一個,能夠盛水的竹筒來,腳下點了下,便化作一道閃電掠向百丈外的一座瀑布.

李珺笑盈盈看著這一幕,露出一絲甜蜜笑容.

在瀑布旁,轟隆隆~~數十丈高的水幕從天而降,狠狠砸在潭水中,濺起了白色水花.

滕青山蹲下來,用竹筒葛了點水,先自己喝了口嘗嘗.

"挺清涼甘甜的."滕青山微笑點頭.

爾後有舀滿了整整一竹筒水,轉頭就J要朝李珺處走去,可是滕青山,眼角余光忽然發現 ,這瀑布沖下的水沒潭水,沿著一條山溪正慢悠悠流焰著,在山溪兩邊,也有不少雜草植物等,水中隱約能看到魚蝦,而岸旁還能看到一些螞蟻等.

"嗯?"

滕青山心中莫名地被這一幕給觸動了.

"水?"

"水至柔且又堅韌之極,水滴石穿 所以,我利用鑽勁創出毒龍鑽這一招."滕青山自從悟出"死之道,後,逆推,水行之道"令他又創出《水行之拳》第八拳,可是不管如何,他卻一直無法悟通水行之道.


滕青山蹲下來,手成光刀一劃,.

嘩~~~手刀劃過水面,水自然被劈開,可當手刀過後,又再次合在一起.

"抽刀斷水水更流.這個道我懂."

"可是水行之道,並非這麼淺薄."

滕青山看著溪水中的魚蝦,看著水岸的植物.

"水和大地一樣."

"滋潤萬物,造福萬物."

"它能進入無間之地,洗滌萬物."

"它積蓄在深潭中,看似清澈,實則深不可測."

"這就是水,看似平常普通,卻依然存在于天地萬物任何一處."滕青山忽然覺得,水,是最接近于道的一種存在"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 "想著想著,滕青山手中竹筒放在一旁,開始嘗試練習起拳法來.

《水行之拳》意境,因為受,死之道,影響,所以較為狠厲.

雖然有些領悟,可是一遍遍施展《水行之拳》,滕青山依舊無法突破.

"轟隆隆~~"深布依舊不斷沖擊著,砸在水面上,濺起大量水霧.

眼角余光瞥到這一幕,滕青山福至心靈.

"云霧!"

"雨水!"

"寒冰!"

"固體,液體,氣體,彼此變幻無常,隨意替換.然而,實質都是水.這就是水…… 利萬物,卻本無形.可承接萬物,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這都是水,一種包容,融天地一切萬物."滕青山自然而然在打出第八拳後,繼而打出了第九拳.

拳如云霧幻影,看似柔和.

可好似,卻包容盡一切在其中,讓人琢磨不透.

"這就是水!"

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我得感謝裴三,他的提醒,的確很重要!"

(第三章到,還有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