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四十一章 驚怒
滕永凡夫婦的住處,堂屋內n"我的腿 我的腳.(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滕永凡看著自己的大腳丫子,一副不敢相信表情.

袁蘭,清雨母女也都露出激動表情.

"外公,外公,你有腳了耶."青雨的兒子,奶聲奶氣地說道,一副很驚奇樣子.

"哈哈,對,對."滕永凡笑起來.

"爹,站起采走走看看."滕青J連說道.

"對,站起來走走看."袁蘭也強忍激動催促道.

滕永凡深吸一口氣,看了身側的妻子漢兒女,松開撐著輪椅的雙手,輕輕將兩個大腳丫放在地面上,大腿肌肉略微一用力呼!

輕易的站了起來.

"好了,分好了."滕永凡感受著久違的腳踏實地的感覺,激動地眼睛都濕潤了.一個雙腿殘疾無法站起的人,如果有一天讓他能夠再度站起.這股喜悅,根本無法言表.滕永凡不斷地堂屋內走來走去,時而還蹦跳兩下.

"一點事都沒有.

就跟沒斷過一接."

滕永凡還蹬踏兩下"過去膝蓋的傷,也好了.比沒斷過還好."此刻的滕永凡就仿佛孩子一樣,新奇地不斷地活動著雙腿.

袁蘭,青雨都露出激動笑容.

"清山."李珺輕輕握住滕青讓的手,滕青山和妻子相視占笑.

看到爹能再度站起,能夠看到娘和妹妹開心笑容 滕清山覺得,受得再多苦也都值了.

"哈哈,清山"小雨."

滕永凡此剩意氣風發,不再是當初那個老年遲幕的殘疾人.而是當年滕家莊的第一條好漢,那股豪氣再度出現.畢竟論年紀,滕永凡真實年紀也就才過五十,他又曾服用過朱果酒,活到大限,一百五十歲,都不難.

這一輩子,他可是一半都還未過去.

這個年紀,完全能算是壯年!

"今天你們的爹,我,要親自下廚."滕永幾哈哈笑道"弄一桌拿手好菜給你們嘗嘗."

"爹,你弄菜?"清雨故意撇撇嘴.

"咋地,不信?"滕永凡一瞪眼.

袁蘭笑了起來:",小雨,你爹當年可是做的一手好菜,我就是吃了你們爹的好菜,所以,才被他勾住.這輩子,就落到他手上了."滕永凡哈哈笑起來:"這麼多年沒弄了,不過,咱們這手藝是不會忘的.

阿蘭,你燒火.清山,,小雨,你們去淘米洗菜."

"是."

滕清山,清雨兄秣二人立即笑著站起,李珺也在一旁幫忙.

當即,這一大家子,都在廚房里.老娘袁蘭燒火,老爹則是表演著他的廚藝,滕青山和清雨,則是將洗好的蘿蔔,青菜等遞過去在一旁打下手.

"嗯,真像."滕青山聞著鍋里彌漫出陣陣肉香,不由感歎一聲.

"你老爹我手藝可不是假的."滕永幾赤裸著雙腳,在鍋前站的筆直.

"爹."旁邊青雨撇嘴道"你穿上鞋子吧,這剛下過雨,你赤著腳."

"我就赤腳,赤腳舒服."滕永凡直到此就,都覺得自己在做夢.唯有赤腳,讓他能夠清晰感應到雙腳存在,讓他明白 這一切不是做夢.

忽然"砰!"砰!""砰!"

敲門聲傳了過來.

兒小雨,開開門."外面傳來諸葛云的聲音,清雨卻是疑惑透過廚房門,朝庭院門口看去:"哥,外面似乎不少人."別說青雨,就連不通內勁的袁蘭,都聽到庭院州之前響起的一陣低聲議論聲,顯然人不少.

"是不少人."

滕清山淡笑道,"都是宗里的執法長老,長老,統領等人."感應氣息,滕清山就判斷出不少熟人.

"執法長老,統領?"滕永凡一驚",小雨,快去開門.可不能讓執法長老他們在外面等."對滕永凡這十,鄉下漢子而言,歸云,宗的執法長老,那可是先天強者.是需要尊敬的,豈能怠慢?

"是,爹."

清雨飛速跑到庭院門口,嘩的一聲,便拉開木栓,打開院門.

"這麼多人."青雨嚇得一跳,只見庭院門外,燕長老,倪長老以及域鋒喊長老,三大執法長老為首,諸葛云也並肩站在門前.在他們身後,便是歸元宗里的眾多長老,龍崗軍黑甲軍的統領們,個個規規矩矩站著.

連燕長老等人都很規矩.

"燕長老,你們這是 ,青雨被燕長老等人的態度嚇住了,在歸元宗,就算面對宗主,也不會令執法長老們如此對待.

畢竟這九州大地,是看實力說話的.諸葛元洪是先天金丹強者,而倪長老,燕長老也都是先天金丹,彼此都比較平等.

"清雨啊,聽說,你哥回來了"燕長老開口道.

"呃 "青雨瞪了眼旁邊的諸葛云,而後連笑著點頭"燕長老,我哥是回來了,就在里面呢."

"我們想見見你哥,煩請你通稟一下."燕長老開口道.

"煩請通稟?"

青雨愣住了.

在歸元宗內,這一群執法長老,長老,統領們一起見某個人,還需要通稟"要見我哥就進來吧,好通稟什麼."青雨連道.

"規矩不可廢."旁邊倪長老也連說道.

在如今燕長老,倪長老等歸元宗高層心里,這滕清山那可就是整個,九州大地上最風華絕代的人物,二十一歲的虛境強者啊!這可是連曆史上偉大的四大至強者,都無法比擬的.如此存在 單單虛境強者身份,就足以讓人敬畏.更別提,虛境強者之前還有,二十一歲,這四個字.

而且滕清山當初在大延江,宣稱叛出歸元宗.雖然歸元宗不少人心里都認定滕清山是歸元宗的人,可如果真的較真起來,滕青J的確不是歸元宗的人.

面對一今不是歸元宗的弟子.

面對一個曠古爍今的不可思議的存在,二十一歲的虛境,.

面對一個,曾經三番四次幫助歸元宗,讓歸元宗得以保全的存在.

燕長老,倪長老這群人,沒法不恭敬.如果大大咧咧,很自來熟地喊一聲,青J"那就未免有點囂張,裝大尾巴狼了.畢竟對方何等身份,那可是高高在上的虛境強者!擁有虛境妖獸的虛境強者,且今年也才二十二歲!

"燕長涪,倪長老,不必如此客氣,都進來吧."滕清山笑著走出廚房門,站在庭院中.

"若是常人能有青山這等成就,尾巴不知道翹多高了."滕青山的容氣,顯然令燕長老,倪長老一群人很是受用,一個,十,暗自誇贊.

畢竟,這可是他們歸元宗有史以來出現的最偉大的人物,其實,也可以說是整個九州有史以來,最天才橫溢的人物!

"各位長老,快進采,都坐."

袁蘭,滕永幾二人走出來,滕永凡更是去搬椅子凳子.

"嗯?"不少人注意到滕永凡的雙腳,都怔住了.

斷腿的滕永凡,能站起來?

"不用,不用."在燕長老身後一位長老,連說道"我們來這是拜訪荊意前輩 ,也就是滕青山大人的."他一個後天高手,在虛境面前,自然恭恭敬敬稱呼一聲大人.其實當初滕清山在歸云,宗時,就已經是執法長老.

地位極高.

"荊意?"清雨疑惑道"你們說什麼呢,荊意前輩,和我哥什麼關系?"

"各位長老,你們說的這個荊意我聽說過,跟我兒子有什麼關系?"滕永凡皺眉道,荊意的大名早在歸元宗,滕氏宗族內盛傳,所有人將這個救歸元宗于危難中的前輩高人,當成了大恩人.一十,個,感歎這前輩高人實力之強.

"滕大人,就是荊意前輩啊."一名龍崗軍統領連說道.

滕永凡,袁蘭夫婦二人連看著滕青山,他們不敢相信 那個被傳有三四百歲的前輩高人,會是自己兒子.

"爹."

滕青山苦笑這一摸臉,同時身體筋骨也略微變化,直接變成荊意模樣.

"這 "

在場所有人,就算知道滕清山是荊意,可是這變化身形,容貌的本事,辦是讓在場人驚呆了.

"荊意只是我的化名."滕清山再一摸臉,身體發出噼里啪啦微弱的聲響,又恢複滕青J的模樣.

"荊意……,我兒子?"

"清山?"

滕永凡眨眨眼,又看向身側同樣感到發蒙的妻子.他們知道自己兒子厲害 可是,這也,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揚州,清湖島劍刃J上.

瞎子劍,聖正盤膝靜坐在一塊黑石上,可他心底卻是不平靜的,自從昨天,那申公屠一群人路過這去殺荊意,傳音讓他做好准備,等荊意一死,就去踏平歸元宗.可是等到如今,他也沒得到荊意死的消息.

"啪!"猛地一聲脆響.

只見在不遠處,握著手中密信的鐵攀,不慎打俊了一茶盞.

"怎麼回事?"瞎子劍聖連喝道.

"師祖,有,有消息了."鐵攀臉色難看的很.

"快說."瞎子劍聖連道"那荊意,可死了?"

"是有虛境強者死了,可死的,不是荊意."鐵攀說道.

"怎麼會這樣?"瞎子劍聖眉頭皺起"禹皇門出手,不該這樣啊."鐵攀臉色難看到極致,又繼續說道:"師祖,根據情報 荊意這次有了另外的虛境幫手,按照描述,很可能就是不死鳳凰.同時,在那天云山下,情報上描述說是手持神弓,會飛行的一位強者被活活燒死.

就應該是虛境大成的申公屠!"

"申公屠死了?荊意有不死鳳凰當幫手?曾跟隨至強者李太白的不死鳳凰?"瞎子劍聖忍不住驚呼道,這消息太駭人了.

"師祖 那荊意一直是化名,他的真正身份是"鐵攀聲音都顫抖起來.

"誰?"瞎子劍聖感覺不到不妙.

"滕清shan!"鐵攀從牙齒中擠出這幾個,字.

瞎子劍聖身體陡然僵直住了.

(第二章到~~繼續寫,還有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