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十八章 歸去
"哈哈."裴三笑著迎上去,看來呼和客卿是馬到成功,取得了兩套神甲.身上穿著的這套應該就是,洪天神甲"嗯,這套神甲很是配呼和客卿氣質啊."滕青山前世是殺手,今生也是磨難不少.

整個人氣質很是凌厲,與殺戮氣息很濃的洪天神甲很是相配.

"宮主謬贊了."滕青山看向那宴席"看來宮主和各位都在慶賀在幽州取得的大勝啊."

旁動雪蓮教主插嘴,清脆地笑聲響起:"是取得了大勝,將整個幽州都占下,以後,東部清州,東北幽州以及北方大草原連為一體.這當然是喜事.不過啊,這次滅洪天城,最可惡地是讓那尤石金帶著神甲給逃了.幸好,呼和客卿又幫我們追回神甲."

小蓮."裴三眉頭一皺.

雪蓮教主是裴三的女兒,從小嬌慣的很.倔起來,裴三的話都不管用.

"呼和客卿,你來這,是送神甲來的?.雪蓮教主笑眯眯道"哦 這次呼和客卿立了大功,我們天神宮會記住的."這一番話說的滕清山表情不太好看,其實這次洪天城一役,雪蓮教主心情很不好!

特別是大師兄李朝的斷臂,這李朝和雪蓮教主從小一同長大,親如兄妹.

雪蓮教主早就一肚子火.

而且因為是裴三女兒,李朝等人有讓著她,裴三因為妻子的死,對這個女兒很虧欠,所以更是寵溺.令雪蓮教主從小霸道慣了…… 在她看來,這荊意竟然這個時候奪神甲,不是虎口奪食嗎?

在她天神宮手上搶寶貝嗎?

加上今天一肚子火,自然就發泄了.

"雪蓮教主,你的意思是我送神甲,立功?"滕清山眉頭一皺"我立什麼功?"說著,滕青山看向天神宮宮主裴?"雪蓮教主這番霸道,陰損的話,令他很是惱怒,如果天神宮宮主裴三,也是如此之人.

大不了,當場走人!

畢竟若非六足刀篪,天神宮這次將更被動,更別說得到神甲了.

"呼和客卿,你當然是立了大功."裴三走了一步,擋在雪蓮教主身前,笑著道"我讓你去追六足刀篪時,已經說了.兩套神甲追到後,你自己選一套.另外一套給我天神宮,我天神宮自有重謝."

"呼和客卿,看來,你自己選的是洪天神甲.哈哈,都穿上身了."

裴三看向滕青山手中抱著的那套深綠色神甲:"這套神甲,就是你要送的?"

頓時,在場的天神蘇蒙特"劍宗宗主李朝"獸王,烏侯"裴浩,以及那雪蓮教主一個個都看著滕青山, 包括裴三本人.

顯然輩三這句話表明了 他們天神宮是肯定要一套神甲.

滕清山取洪天神甲,他們取另外一套,這是底線.

如果滕清山太過貪心,裂三恐怕也會很不高興.裴三一旦不高興,後果就嚴重了.

交是不交?

"宮主."滕清山微笑道"事先已經說定,我當然同意.我有了洪天神甲,這套神甲也沒用,不過一 "不過什麼?"

裴三等人都看著滕青山.

"不過,這一套神甲欠缺上半身外甲."滕青山搖頭道"說起來,這尤石金是想方設法不讓我得到神甲,甚至于早就和禹皇門勾結.

我也是耗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奪得神甲.其中那上半身列甲,被禹皇門禹童海二人奪去."

"為了得到神甲,我也是和禹皇門結下仇怨."滕青山無奈一笑道.


"禹皇門?"

裴三淡然一笑"看到六耳鑽地鼠,我就猜到和禹皇門有關.那六耳鑽地鼠最喜歡的龍焱果"禹皇門擁有的最多.為了神甲結下仇怨 你放心,別看禹皇門有時候張狂.可是,禹皇門謹小慎微,因為我天神宮摻雜其中,他們是不會出手的."

"至于這神甲,差一外甲也沒事."裴三不在乎道"神甲剌甲,本來就很少穿."

"宮主."滕清山笑著遞過去.

裴三見狀,才露出滿意笑容,在旁邊的天神蘇蒙特"裴浩等人一個個也暗松一口氣,露出一絲笑容.

"阿侯."裴三轉頭吩咐道.

"師傅."獸王,烏侯,連上前一步.

"這套深綠色神甲,據我所知,是洪天城的一位洞虛級先輩,燕舞山…,留下的神甲,從今天起,歸你."裴三捧著這一套神甲鄭重遞過去,獸王烏侯,激動地雙目發亮,深吸一口氣激動接過來.

對虛境強者而言,能令他們心動的寶貝太少太少.神甲正是其中之一.

"原來,裴三索要神甲,是給徒弟穿."滕青山暗道"難怪,不強求洪天神甲… 若是他自己穿,估封要求更高,會索要洪天神甲吧.不過,他是洞虛級存在.可以自己煉化神甲."

"自己煉化的神甲,當然比曆史上其他洞虛強者留下的神甲,更適合自己."

滕清山目光掃過裴三身上,並沒看到神甲:"估計是穿在衣\

衣服內.

"呼和."

"嗯."滕青山看向裴三.

裴三看向滕青山,微笑著:"我之前說過,你將一套神甲給予我天神宮,我天神宮定要重謝.說吧 需要什麼重謝?"

"什麼重謝?"滕青山思忖起來.

"說吧,我天神宮可不像你一樣小氣."雪蓮教主看一眼滕青讓… 其實自從滕青山和李珺從端木大陸歸來,第一次見到雪蓮教主,雪蓮教主對滕青山就有些不待見.現在,更是沒多少好感.

滕青山看了雪蓮教主一眼,忽然咧嘴一笑:"宮主,要不天神宮攻打下揚州,然後,將揚州送與我如何?"

裴三一怔.

其他虛境強者們也被滕青山這個提法嚇住了.

攻打下揚州?送與他?

那可是九州之一,而且堪稱最繁華的兩洲之一,唯有禹州能與其相比啊.

"你這 ,裴三也不由搖頭笑了起來"荊意啊荊意,你可知道,要攻占一洲耗費多少人力物力?我天神宮也是准備了數百年,到如今,才能摧枯拉朽般攻破青州,幽州.即使如此,單單這次攻占幽州,我天神宮一方死傷軍士超過百萬!金銀更是不計其數."

"而且,阿朝也為此斷臂!"

"上次滅掉逍遙宮,雖然早滲透青州很久.可是那逍遙宮老賊的報複,依舊令我天神宮損失極大."

裴三笑看著滕青山:"要想我送你揚州也成,你送與我五套神甲,加上五根不死草,加上上次我欠你的人情,如何?"

"五套神甲,五株不死草?再加上人情?"滕青山一驚.


其實之前提那個說法,只是一個玩笑罷了.

一州之地,說送就送.恐怕也只有至強者才有如此魄力.裴三再厲害,也舍不得送出一州.為了占領一州,代價太大太大.

"宮主,五套神甲,五株不死草?殺了我也湊不出啊."滕青山,搖頭笑道"至于重謝?一時間,我還真沒想到."

"既然沒想到,等你想到再說吧."裴三笑道.

滕青山點頭,隨即拱手道:"宮主,我離開宜城也有些日子,我就先告辭了!還有 我准備帶小珺一道回去.宮主,各位 不必送了."

在裴三等人目送下,滕青山乘著六足刀篪迅速飛離院落,去城內另外一住所帶走了妻子李珺,.

當夜,便趕往揚州江甯郡宜城.

夜空高處.

六足刀篪破空飛行.

滕青山盤膝坐在六足刀篪上,李珺則是半躺在滕青山懷里仰頭看著天空星辰.

"青山,你真送了一套神甲?"李珺有些吃驚,猛地坐起.

"當然."

滕青山搖頭一笑"如果不送,你那師傅雪蓮教主,恐怕會生撕了我."

"我知道,你是因為我."李珺轉頭看著滕青山,歉意道"如果不是我,青山你估封根本不需要和天神宮攪在一起,師傅這個人我知道"有些霸道.

青山,送出神甲,是不是心里不舒服?.

"不舒服?"

滕青山不在乎笑道"…小珺,有舍才有得!我舍棄了一套暫時根本沒用處的神甲,至少再次得到天神宮一個重謝承諾.而且,禹皇門那些麻煩 我完全可以借此,拉著禹皇門一起去應付禹皇門的人."

"現在,是我滕青山打根基的時候!"

"在這九州大地,我的根基太薄弱.既然是打根基,自然要付出些."滕青山一笑"一毛不拔,實力又不夠,還想混的風生水起?

這是做夢!"

李珺點點頭.

"青山,那等小青一來,我們就不需要這樣了吧?"李珺眼睛放光"我雖然當這雪蓮教代教主,當的威風.可是,我總感覺,是被天神宮扣住的人質,天神宮借以來震懾你,影響你."

滕青山伸手,將李珺攬入懷里:"別急,快了,很快,沒人能影響我們."

"明天七月初九.距離914名孩子練內家拳也是三月之期.該知道,我內家拳一脈第三代弟子有多少了."滕青山輕聲說道,內家拳一代唯有滕青山一人,二代自然是滕獸他們,三代就是這些少年.

坐在六足刀篪上,飛行于九天之上,仰頭看著漫天星辰.

隱約間,似乎看到未來,內家拳修煉者如這星辰般不計其數.

"一定會有這一天的."滕青山心中默默道.

(三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