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八章 生和死
"在九州大地,比前世更現實.成王敗寇!"滕青山更堅定自己的信念.

變強!

成為掌握他人命運者,而非被他人掌握.

....

殺死逍遙宮老宮主後的第二天上午時分.

滕青山正緩慢地一遍遍練習著三體式,而在這時候,離滕青山住處庭院不遠處的路徑上,長相頗為相似的兩名中年人,一個穿著棕色長袍正是裴三,另外一人一身白袍,看起來略顯微老,容貌和裴三極為相似.

"三哥."白袍中年人笑道,"你和我說的那個呼和,就在前面庭院中?"

"對,就在前面."裴三笑道.

當走到滕青山庭院門前的時候,裴三老遠便朗聲笑道"呼和."庭院門口守衛可不敢阻攔裴三,任憑裴三他們二人進入庭院當中.

"宮主."滕青山已經停止練拳.

"嗯?"滕青山有些驚訝地看著裴三身側一人,之前感應到裴三身側有一位虛境強者,滕青山還以為是天神宮的又一位虛境強者,當時只是心中感歎一聲,這天神宮強者還真是多.

可是到眼前一看,容貌和裴三竟然有著八分相似,只是略微顯老.

"呼和,我給你介紹一下."裴三淡笑道,"這位,就是我的五弟裴浩,這可是我的親兄弟,一個爹媽生的."

旁邊的裴浩心中有些驚異自己這位看似謙和,實則心高氣傲的三哥說出一個爹媽生的這種唯有面對真正好友,親近的人才說的話.

"見過裴浩兄."滕青山連拱手道,心中則感歎親兄弟?

一個洞虛境界,一個虛境強者?這裴家兄弟可真厲害.

"可惜大哥他們都已經故去,若大哥二哥老四他們都在,咱們五兄弟...."裴三搖頭感歎一聲,旁邊的裴浩笑道:"三哥,大哥他們一個個也都是笑著離開人世的.想那麼多干嘛,等大限一到,我們不也得——"

"大限大限,說什麼喪氣話."裴三臉色一沉.

裴浩一怔,摸了摸鼻子,沒再說.

他這個三哥,從小在裴家可就是最了得,最風華絕代的人物.也的確,他裴家也因為裴三才變得真正強大可怕起來.

"呼和,你剛才練什麼的,我感覺到天地靈氣變幻挺特別的."裴浩連轉移話題.

"也就是一種拳法."滕青山笑道.

"哦?"裴浩眼睛一亮,"練來給我看看如何?"

滕青山還沒開口,旁邊的裴三喝訴道:"老五,將你自己領悟都摸透了,都領悟透了就夠了.貪多嚼不爛,這個道理你還不懂?"其實在裴三看來,滕青山如今連虛境大成都未到,拳法就算高又能高到哪去?

而他教導他弟弟的方法,裴三自認,應該是最好的辦法.既沒強迫弟弟走某一條路,又讓弟弟不走彎路.

裴浩沒生氣,只是故意朝滕青山咋咋眼.

"這裴浩,有點孩子心性."滕青山一笑.

"呼和."裴三看向滕青山,淡笑道,"據我所知,你對火行之道和金行之道,都有所領悟.可對?"其實這個消息,也是裴三從他徒弟李朝那得知的,李朝可是和滕青山見過數次了.

"對."滕青山點點頭.

"水行之道呢?"裴三又問道.

"還沒有."滕青山誠實道.

裴三笑了起來:"呼和,我指引你一種方法.能讓你很快將水行之道悟出.而且還能讓不同天地之力,內耗極小極小."

"哦?"滕青山心中好奇,"宮主請說."

裴三仿佛師傅教導徒弟般,清晰說道:這天地大道,可分生和死!這死之道,就是令一切死亡,消亡,毀滅的道.這生之道,小到一個生命降臨,大到萬物生靈誕生乃至于整個天地誕生的道,為生之道."

滕青山一個激靈,他對生死之道,一直很懵懂.

"生之道和死之道,便組成天地大道."

"其中,生之道,為木行之道,土行之道,和部分水行之道融合為一體,便為生之道."

"而死之道,是攻擊最強的金行之道,火行之道和部分水行之道融為一體,便為死之道."裴三邊說邊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心中一震,然開朗.

他早領悟金行之道和火行之道,也清楚,這兩道是最凌厲,攻擊最強的兩道.傳說中的死之道,其實就是毀滅之道.

"要毀滅,自然要用最強攻擊."

"當初云夢戰神曾說過,他們穆家先輩至強者端木羽,就是雷火毀滅之道入道,剛入道就能控制五成天地之力."滕青山心中恍然,"對,雷火,雷火,這雷本來就是水霧之氣和金行之氣產生,和火結合....怪不得讓所謂的雷火之道,就是毀滅之道."

滕青山完全明白了.

"呼和."裴三微笑道,"你金行之道,火行之道業已成就,只要對水行之道感悟部分....鑽研死之道,很是簡單.一旦悟透,便領悟了.領悟了死之道!到時候結合死之道,逆反過來,很容易就將水行之道打成!

.

裴三地方法.是讓滕青山先領悟死之道.死之道可是掌握五成天地之力.出去火行之道,金行之道本來有的四成天地之力.滕青山等于是增加一成天地之力.

滕青山笑了.

裴三德方法,是讓滕青山先領悟死之道.死之道可是掌控五成天地之力.出去火行之道,金行之道本來有的

四成天地之力.騰青山等于是增加一成天地之力.

先增加一成.

而後再借助死之道,悟透水行之道,又增加一成.

到時候——————只剩下一個木行之道.

"謝宮主."騰青山感激道,

"哈哈..."裴三笑著.

在騰青山這逗留了一會,裴三便和裴浩一道離開了.

...

"三哥,你為什麼這麼幫呼和?"裴浩有些疑惑.

"這呼和進步極快,或許,將來的他,能成為我的踏石,助我成就大道."裴三淡笑道,"而且對他也有益處,不是嗎?可惜....當年那騰青山,不知道跑哪去了.以他不住二十歲,就能和先天金丹交手的資質,事我最佳的踏石啊."

"死,為毀滅,一拳出,滅絕一切."滕青山一拳打出,空間隱隱震顫,而後滕青山進步收拳再度蓄勢,"聲,為積蓄一切之力孕育萬物生靈,一招蓄勢,全身之力,之勢盡皆蓄足."

三體式,一招蓄勢,一招擊拳.

兩招交替,宛如生死輪迴.

滕青山原本金行之道,土行之道就大成,連《水行之拳》也創出第七拳.如此境界,去領悟死之道,可以說已然領悟了九成,唯有最後一點,還需要她自己去突破頓悟.

"從生死之道入手,五行之道大成,要快不少."

滕青山停下來,有些疑惑,"這裴三,為何這麼幫我?"滕青山恨清楚,這些指點看似簡簡單單,可如果沒人指點,滕青山就會和瞎子一樣慢慢地去悟水行之道.這種指點,的確是無價的.

以滕青山前世今生的經曆,認定一點——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值錢他對我夠禮待了,還指點我修煉?"

"哼,管他是好心,還是存壞意."騰青山之心堅如磐石,"若海信對待我,將來我也好心待他.若真是別有用心....我豈是他鎖能利用控制的?"隨即騰青山有繼續沉浸在拳法感悟中.

......

逍遙宮老宮主死後的第八天,也就是七月初八這一天.

經活最後大半月的強攻,洪天城最後的地盤"洪天郡"這一郡之地也幾乎被完全占領,只剩下最後一座城池----洪天城!現如今,天神宮麾下,包括天深山的大軍,已經將整個洪天城圍的水泄不通.

七月初八,清晨.

洪天城城外,人山人海,超過百萬大軍,從四面八方完全堵住洪天城.

天神宮大軍的軍營當中,其中一座大帳正是滕青山和李珺二人住處,至于六足刀篪正在離滕青山數十丈的地底深處睡覺.

"今天,就是八大宗派之一的洪天城,滅城之日?"李珺有些感歎.

"難說."

滕青山微微一笑,"摩尼寺,禹皇門等大宗派,是不會讓天神宮輕易成功的.嘖嘖,今天來這的虛境強者還真不少."

"荊意兄."一道聲音在滕青山耳邊響起.

只見一道流光從遠方飚射過來,落在滕青山身前,正是一身紫衣的銀發俊俏男子.

"李航兄."滕青山也笑著迎過去,這李航,是滕青山名氣大了後,去宜城見滕青山的唯一一個散修虛境強者.

"這位就是嫂夫人吧."李航笑著道.

就在這時候——

嗖!嗖!嗖!

三道人影從遠處飚射過來,同時落在滕青山大帳前,這三人其中二人穿著一身暗紫色長袍,還有一人則是穿著金色長袍,身穿金袍男子的眉心部位則有著一顆很顯眼的猩紅的痣.三人一到,滕青山和李航立即停止了說話.

"荊意兄."其中一個暗紫色長袍男子笑著走過來,"有些日子沒見了."

"哈哈,贏老哥."騰青山笑著道,眼前這人正是前些日子,拉攏騰青山加入贏氏家族的一位虛境強者'贏海桐’.

騰青山心思卻在那名金袍男子身上.

那名男子站在那,都讓騰青山感到心寒,眼睛看著,似乎是看到一柄沖天巨劍.而眼睛閉起來……則是感應到'黑洞’.和裴三一樣.

"荊意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贏海桐剛要說話.

忽然——

嗖!嗖!嗖!

一身淡白色長袍的裴三,一襲黑袍的李朝,以及那名穿著藏紅色僧袍的大和尚同時落下.

"呼和客卿,你的人緣很不錯啊."裴三笑看向滕青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