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一方諸侯 第七章 成王敗寇
嗖!

六足刀篪仿佛一道閃電朝南方飛去,滕青山站在刀篪背上清晰感應到旁邊一道'黑洞’猛地朝六足刀篪竄來.

"呼和,追阿朝,快."裴三落到六足刀篪背上.

"刀篪."

滕青山雖然沒感應到逍遙宮老宮主這個陌生虛境強者氣息,卻感應到李朝的氣息,當即指引六足刀篪,六足刀篪兩隊翅翼一震,速度便達到一個極限,在背部自然形成了氣罩.讓滕青山和裴三不受絲毫勁風.

下方的城池刷的就過去了.

飛過山林,丘陵,河流,滕青山的領域中清晰感應到李朝,以及另外一個陌生氣息.

"他們進入地底了."滕青山笑了.

鑽地,是六足刀篪最擅長的.這個時候六足刀篪也發現了李朝和另外一個陌生虛境強者氣息.所以,根本不需要滕青山指點,它自己就直接追了過去.

卡卡 0:32:06

"哈哈,你這白眉小賊,也想追老夫,吃老夫的土吧."全身籠罩在鎧甲當中,戴著頭盔,從露出的臉部隱約可見銀白的鬢發,雙目更是凌厲,這就是逍遙宮老宮主.此刻,他迅速鑽進地底.

"哼,丁老賊.這次.你逃不掉了."

李朝全身冒出劍光直接竄進地底.

在地底,這位逍遙宮老宮主全身翠綠色流光不斷閃爍,迅疾撕裂著大地,不斷朝地底飛竄.李朝整個人化身為一柄利劍也不斷朝地底鑽……論鑽地速度,他們二人都達到虛境強者地底鑽地的極限.

按照前幾次,逍遙宮老宮主偷襲的結果,這老宮主在地底瘋狂鑽,難道李朝沒日沒夜追嗎?

比耐心.

李朝知道追不上,終有一刻會放棄.那時,逍遙宮老宮主就又成功了一次.

"白眉小賊,這次和老夫准備追幾天?三天,還是十天?老夫不在乎,有的是時間和你耗."逍遙宮老宮主不斷朝地底鑽,他有經驗……最起碼鑽到地底七八十里,如此,才能令後面追殺的李朝,無法和地表聯系.

就在這時————

逍遙宮老宮主臉色變了.

"老賊,還笑,笑的出來嗎?"李朝冷笑傳音道.

"你們,你們竟然請了鑽地妖獸."這老宮主知道糟糕了,他領域內其實發現了三個虛境氣息,雖然飛行速度極快,可剛開始他沒在意,畢竟飛行虛境妖獸,在地底鑽地速度是不行的.

這也是為何雷電神鷹,沒法追住他的原因.能像不死鳳凰這種堪稱神獸存在相比的妖獸太少太少.

之前不在乎.

可是————

六足刀篪以一種驚人速度鑽地,在地底鑽地速度,要比他們快的太多太多.

"怎麼,難道讓你一次次殺我天神宮精英?"李朝冷笑傳音,"老賊,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

那老宮主張狂笑聲,幾乎同時在滕青山,裴三,李朝他們耳邊響起,同時,這位逍遙宮老宮主一改逃跑方向,竟然朝地表天神宮駐地趕去.

……

"轟隆隆~~"

熾熱的岩漿中,仿佛一巨型電鑽般的六足刀篪瞬間從岩漿中穿過,又穿透岩石層,朝地表上方追去.

"一來一回,兩次鑽進岩漿了."滕青山雖然身上沒沾上岩漿,可是那足有數百度的高溫還是令滕青山,裴三不舒服,裴三甚至于浮現出道道流光,死死冰寒之氣彌漫開,降低溫度.

"就在那!"

滕青山,裴三都露出笑容.

六足刀篪速度實在驚人,雖然一開始距離比較遠,那逍遙宮老宮主改變方向時,甚至于繞一個大彎.可是六足刀篪還是快追上了.

六里地,四里地,兩里……

"呼!"

前方泥土沙石一呼而過,滕青山就已經感應到了逍遙宮老宮主就在前方.

咻!咻!

六足刀篪臂上正在鑽開大地的兩根尖刺,突然激射出來,六足刀篪全力控制兩根尖刺,那可是連射日天狼毛皮都射穿.一般虛鏡強

若影 0:29:08

者如果不用兵器,或者神甲抵擋,身體肯定會洞穿.

"鏘!""鏘!"

逍遙宮老宮主竟然不當這兩刺,而是略微調整身體方向,任憑這兩根尖刺刺在他背部.

"哐!"

借助這尖刺的強勁力道,逍遙宮老宮主速度不降反升,急速超上方竄去.

"這家伙夠狠,就不怕身上神甲壞掉."裴三反而笑起來.

"吼~~"六足刀篪惱怒了.

嗖!

再次加速,這次沒有射出尖刺,而是直接整個龐大的身體沖到了逍遙宮老宮主面前.

"這天神宮竟然借來了這麼厲害的妖獸,鑽地速度如此驚人."逍遙宮老宮主眉毛直跳,正當他眼看著要竄到地底天神宮駐地的時候,忽然——

"轟!"

一道猙獰可怖的好似黑色金屬鑄就的妖獸,揮舞著一條條巨型戰刀同時劈向逍遙宮老宮主,足足六柄戰刀!

"什麼玩意!"老宮主嚇得臉色一變.

"蓬!"

連著一劍連擋住三刀,護住臉部要害,同時借力立即反竄欲要躲開另外三柄戰刀,可是六足刀篪的六柄刀臂實在太長.老宮主借力閃躲,那最長前刀臂依舊劈在了老宮主的肩部,將老宮主整個人砸進泥土里.

就這麼一砸!

老宮主整個人速度從極速一下子變得朝下飛.這令下方追殺的李朝,以及已經離開六足刀就背部的滕青讓裴三,瞬間就將這老宮主給圍住了.

"丁老賊,你沒得逃了."李朝冷冷盯著他.

"你這老賊,夠狠的啊."裴三看著眼前的逍遙宮老宮主"竟然不怕死,三番兩次來偷襲我天神宮的弟子."滕青山不出聲,和六足刀篪在一旁,看著前方無路可逃的逍遙宮老宮主,這老宮主全身穿著厚實的鎧甲戰靴,甚至于還戴著一頂頭盔,面色紅潤,整個人顯得很是壯碩,此時他雙目如電,絲毫不見顧廢之態.

嗤嗤~~幾大虛境強者體表周圍雄渾天地之力,早講周圍泥土給撐開,撐出一個地底洞穴.

"怕死?"老宮主聲音轟隆"自從我逍遙宮覆滅那一天開始,我已經死了!"老宮主,隨即冷笑看著裴三李朝,又瞥了一眼滕青山:"哼哼,你們天神宮的虛境強者果然多,又多了一個陌生的.""我逍遙宮的諸多後代,早潛伏在九州大地各處.潛伏時期,我這個老家伙在那也沒用.只能禍害他們."老宮主冷笑一聲,掃視了在場幾人一眼"既然我沒用,離大限也只剩下數十年了,就做此暢快事吧.""怎麼樣,死了那名多弟子,心疼吧?"老宮主冷笑道.

李朝面色愈寒.

這狡猾的老宮圭,數月來偷襲,已經令他們天神宮損失好幾名先天高手,其中甚至于有他李朝的弟子!

培養一個好弟子,可不容易.他李朝,可是想要弟子傳承他劍宗一脈的.

"你也算是天才橫溢的人物."裴三卻是一臉微笑,看著老宮主"作為逍遙宮最後的虛境強者,你的表現不錯 雖然丟分.可是,也是讓我天神宮損失最大的一種報複方法.好了,你說了這麼多,也該死了.""我倒要看看,洞虛強者有多強."老宮主怒喝一聲猛地竄出,一劍瞬間竟然產生千百道幻影,一時間讓人難以辨別哪一道劍影是真實的.

裴三並沒有使用任何兵器,只是揮動他的右掌,手掌皮膚白暫,白嫩如羊脂玉.

可是手掌一翻,卻瞬間化為了天地大印,直接砸向老宮主刺來的劍影.

"轟!!!"周圍的上壤泥土猛地爆炸開,強烈的氣勁直接炸出一個足有數十丈的地底超級大坑,甚至于令地表的建築都震蕩了起來,有些屋子直接震得塌陷.

"啊."那如玉的手掌准准的拍中劍影真身,逍遙宮老宮主一聲痛叫,手中神劍竟然脫手而出,他的手掌上滿是裂痕,鮮血滲透出來,手掌竟然被震得裂了.而裂三的手掌卻仿佛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這逍遙宮者宮主胸前鎧甲上.

"啊!"逍遙宮老宮主身體猛地一顫.

這神甲沒絲毫損傷.

"噗."碎裂的內髒從老宮主嘴里噴出,逍遙宮老宮主瞪大眼睛看著裴三"果然夠厲害,正面和你交手竟然一招就敗了 能隔著神甲擊殺我,洞虛強者,佩服,佩服."說著他嘴里不斷溢出鮮血.

虛境強者生命力,比剛踏入宗師境界的內家拳強者還誇張.

身體生機已絕,可是他們強大的,神,卻能維持片刻,除非一劍直接刺穿他捫的眉心泥丸宮,才能瞬間斃命.

"啊啊 "老宮主臉色瞬間漲紅,嘶吼一聲"天神宮,我逍遙宮一定會東山再起!!!滅你逍遙宮者,就是我逍遙宮傳人!!!

嘶吼著,老宮主瞪得眼角好似撕裂了,隨著最後一口氣息吐出,再無聲息.

整個人委頓倒在上壤中.

"得來有誰能滅我天神宮,是別人實力強.而今天,是我天神宮強."裴三淡笑著走過去"不過是成王敗寇罷了!"說著一翻開神甲,裴三眉頭一皺:"這老賊,果真如此,只穿了外神甲,內甲臂甲等估計都沒穿."

"阿朝."裴三吩咐道.

"師傅."李朝立即上前.

"這套神甲雖然不全,你就收著吧.至少這套神甲還算不錯."裂三淡然說道,李朝點點頭立即上前,手掌中已經出現了一股雄渾的劍芒,劍芒瞬間將那老宮主尸體震成粉末,猶如沙礫一樣流淌開,只剩下空蕩蕩的頭盔神甲戰靴.

滕青山默默看著這一幕,心中回蕩著裴三之前說的一句話, "不過是成王敗寇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