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青山歸來 第四十八章 意外之喜
哈哈,青山,這天下間想要學得內勁的少年,不知道有多少.更何況,是你這個虛境教導.更是求都求不到."諸葛元洪笑著道,"盡管放心,別說一千個,就是五千個,都是輕而易舉."

"一千個夠了,恐怕三個月後,這一千個中覺大多少都要被淘汰."滕青山笑道.

內家拳修煉對資質,悟**要求都極高,雖說九州大地天地靈氣充足,比滕青山前世世界要更適合修煉.可即使如此,一千個當中都有一百個適合連內家拳,就算不錯了,而且——能教內家拳的,也僅僅滕青山和大徒弟'滕獸’二人,弟子太多也沒法教.

"嗯,嚴格點也好."諸葛元洪忽然鄭重道,"青山,你以後別跟父母泄漏太多."其實對于滕青山主動泄漏訊息,告訴爹娘,他們的兒子如今還安好.諸葛元洪雖然理解,可還是有些不安.

之前在滕永凡住處,諸葛元洪和滕永凡夫婦是千叮嚀萬囑咐,要為他們的兒子'滕青山’著想,別說出這事.

"讓爹娘安心,我才好受點."滕青山暗歎,一想到爹娘的眼淚,他就感到愧疚.

"不提這事."滕青山擠出一絲笑容.

"荊意前輩."忽然一聲驚呼聲傳來.

滕青山,諸葛元洪都抬頭看去,走來的正是滕青虎.

"宗主,荊意前輩."

滕青虎很是熱情迎商量的,滕青山笑著點點頭:"滕青虎,對吧?城牆上見過."

這一句話令青虎一陣激動,這可是虛境強者啊,滕青山又指向旁邊不遠處正在提數十斤重石鎖練著的少年:"滕青虎,你讓那個小家伙過來一下."

"嗯,好."滕青虎連朝那邊吼一聲,"小猴子,過來了."

"二叔."那少年連跑過來,他顯然對滕青虎很崇拜,聽話地在一旁.滕青虎指著諸葛元洪,滕青山說道:"小猴子,這兩位可都是了不起的前輩大人."

"洪侯拜見兩位大人."少年畢恭畢敬地行禮.

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滕家莊的宗族輩分中,滕青山的爺爺是云之輩,父親是永之輩,而滕青山他們是'青’之輩,眼前這個少年,要比滕青山晚一輩,是'洪’字輩的.

"小洪侯,你跟我學.做幾個動作."

滕青山說著,右腿朝側邊提起,雙手背在後面,單腳站穩,"保持好十個呼吸功夫."

"簡單."這滕洪侯也學著做這個動作.

"再做這一個."

滕青山隨意地做了六個動作,這洪侯也非常輕松地連學六個動作.

"嗯,很好,今年多大了?"滕青山笑問道.

"十一歲."洪侯回答道.

"滕青虎,你幫我問問他父母,如果他父母願意,這小家伙跟我學武,我就帶著他了."滕青山淡笑道,雖說之前和師傅諸葛元洪說,要十歲往下的,其實內家拳並不是太講究這一點.

十五六歲開始修煉,最後成宗師的,前世曆史上也有不少.像滕青山三弟子'薛辛’歲數更是大.

"同意,肯定同意.他爹可不傻,前輩能教他,這是求都求不來的好事."滕青虎激動的很,他可看過城牆下那驚天動地一戰……他自己都想拜師.

"嗯."滕青山笑著點頭,"先呆在家,過兩天,歸元宗會帶他走."

隨後,滕青山和諸葛元洪一道離開了.

街道上.

"師傅,看到了,我做了六個動作."滕青山說道,"這六個動作,只要是筋骨可以,從小鍛煉過的,都能輕易做到.師傅你幫我收一千少年的時候,就按照這個來.能做好六個動作,就收."

"這動作不難,在這種亂世,誰家孩子從小不練練,大多都能做到."諸葛元洪點頭.

"我馬上安排人開始招少年."

"不過,因為要一個個考他們六個動作,所以慢點."諸葛元洪笑道,"三天後,應該能收齊."

……

第二天,四月初一,歸元宗正式開始招收十歲以及十歲以下的少年.

歸元宗內部,一些長老,護法等人打聽到,竟然是'荊意前輩’要招收這些少年.激動地他們一個個將自己孫子,曾孫等,只要是歲數符合,都來參加考核.而整個江甯郡城,還有江甯郡城周邊鄉下,得到這公告消息,特別知道不受銀子,立即也送來自家孩子.

第一天就收了三百人.

而第二天,特別是消息略慢的人,比如向下,還有江甯郡城內一些普通人家,大多第二天才送來孩子.所以第二天招收的特別多.

第二天下午時分,一千人就招收滿了.

四月初二,歸元宗派出一千支隊伍兵衛,護送這些孩子們前往江甯郡宜城.歸元宗也很放心安全問題,因為——騰青山也是和這些孩子們一道趕往宜城.

"前輩,這麼趕路,孩子們受得了嗎?"千人隊的千夫長恭敬詢問到,"恐怕會走不動啊."

"微按這個速度,按照我之前吩咐你的去做."騰青山吩咐道,"同時傳令下去……但凡堅持不到宜城的,直接遣送回家."

"是."千夫長恭敬的很.

騰青山看著這群孩子.內家拳修煉.對毅力要求比修煉內勁要苛刻的多.內勁修煉只要盤膝**下來,沉浸進去一修煉就是幾個時辰,沒有一定境界,修煉內家拳是很枯燥的.

只要到達極高境界,才會享受打拳.

"三百里路,算是對這些孩子們第一關磨練吧.不知道,這一千孩子,在這三百里路上要淘汰多少."騰青山也和孩子們一道步行.

三百里路,這些孩子都背著小包裹,雖然說身體素質都不錯,可是按照騰青山制定的速度,孩子們也很吃力,第一天,就有許多孩子喊受不了,可是——經過軍官宣布,蛋凡有人不想走路,就遣送回去後,所有孩子都咬牙堅持.

畢竟這麼淘汰回去,肯定被家人罵.

可第二天,就有十三個孩子受不了了,崩潰了,哭著放棄了.

第三天,足足有五十六個孩子哭著放棄.

第四天,有十一個孩子放棄,第五天,有第六個孩子放棄.

當第六天中午時分,抵達宜城,歸元宗專門安排的超大型府邸的時候不少孩子當場哭了,第六天最後半天路程沒有一個孩子放棄.

也就是說——趕路的五天半時間中,有86個孩子放棄.一千個少年還剩下914個少年.

"比我想的還好些."騰青山暗自點頭,"五天半,趕了三百里多點……"須知這官道的路並不是很平坦,這五天半的趕路,對許多孩子們就是一種折磨.然而對這其中部分孩子而言很輕松.

許多鄉下少年從小鍛煉,一天趕百里路都不難.

……

四月初八,九百一十四名孩子都居住了下來,當天讓他們好好休息了一下,沒有安培任何事給他們.

而騰青山賊是乘坐六足刀篪,從泰阿山脈中將大徒弟'騰獸’帶了回來.

以如今凶獸幫,在泰阿山脈中的地位.加上'楊冬’'薛辛’以及一群凶獸幫幫眾實力,已經站穩腳跟,不需要騰獸這個罡勁強者出手.

……

四月初就,這超大府邸,特意被推平出一個超大練功場上,九百一十四名孩子一個個站的筆直.在旁邊不遠處,有歸元宗特意安排的護衛,仆人們正在笑看著一群孩子.

穿著獸皮的騰獸站在九百多名孩子前方,騰獸的目光讓這些孩子們恐懼.

"師傅."騰獸轉頭看向遠處.

之間騰青山出現在院門口,可一眨眼——滕青山就從院門口消失,出現在了百丈外的滕獸身側.

"哇!"

"天啊."

"有神仙."

在場有一些孩子忍不住驚呼起來,一個個瞪大眼睛.就連歸元宗的安排護衛,仆人一個個都驚呆了.

滕青山看著這一群孩子震驚模樣,不由露出一絲笑容.其實一開始略微展露實力讓弟子們努力修煉,許多師傅都會這麼做.

"許多人都想來學武."滕青山聲音不大,卻回蕩在在場每一個少年的耳邊,"不過,在歸元宗只有一千個人有機會來.可在趕路過程中,又有八十六人失去機會.你們一共九百一十四人."

"不過,你們九百一十四人中,將會有八百人,乃至于更多,去按不淘汰回家."滕青山冷聲道.

這群孩子,最小的六歲,最大的十一歲,已經懂事了.

聽到八百人或者更多,要被淘汰,都嚇住了.

"不過——只要堅持到最後,你們就會成為了了不起的強者."滕青山忽然一跺腳.

轟隆~~整個大地猛地一顫,另九百多名孩子嚇得一陣驚呼,不少孩子都跌了跟頭.只見滕青山腳下出現了一條足有數十丈長延綿開去的猙獰大深溝,在滕青山控制下,這條大地裂縫並沒有延伸到孩子所在區域.

"哇."

"這是……"一群孩子們都震驚看著那巨大的深溝,就算普通人去挖深溝,要挖這麼長都要很久.

一跺腳之力?

別提他們,就是遠處的護衛,仆人們都驚呆了.

"只要你們刻苦修煉,就有機會這樣."滕青山向旁邊的滕獸,"從現在開始,你們都跟我的大弟子'滕獸’學."

滕獸上前一步,目光冷冽.

滕獸當天僅僅是將那堆沒有用處的假山給幾拳砸在碎石塊,就令所有孩子們崇拜地看向滕獸……一座假山的那些大石頭,有些可是上萬斤重的,幾拳砸個粉碎,他們都沒看過這麼厲害的人.

按照滕青山的吩咐——滕獸只教導了一招——三體式!

將三體式的各個要點,呼吸等仔細教導,按照滕青山的說法:"阿獸,這三體式,乃是我這內家拳的本源根基所在.就是你,也要經常練習.別瞧不起教導孩子們練三體式,在教導過程中,你自然而然溫故知新,會有新的感悟.須知,這教人,也是修煉."

聽到這番話,滕獸教導那九百多名孩子也愈加認真.

這大弟子'滕獸’最好的地方,就是聽師傅話,只要是滕青山交給他的任務,都一絲不苟完成.

這座超大府父邸的內院當中,也有一個略微小型的練武場,平常除了滕獸外,滕青山禁止任何護衛,仆人,那些少年們進來,但凡有敢進來,少年們直接驅逐回家,護衛,仆人更是要關進牢獄.

自此,沒人敢來打擾.

"三個月,九州大地天地靈氣充足,練習三體式,資質好點,應該一個月內就出現內勁.資質差點,兩個月也有勁才對."

滕青山定下一個期限,三個月內若沒有練出內勁來,就算淘汰.

須知,當年滕青山還只是一個三歲孩童時,身體還沒長成,一個月就成了.

一個半月後,內院的練武場上.

六足刀篪正趴在邊上,盯著藤青山練著槍法,時而六足刀篪自己也在那揮舞著刀腿.

"《開山三十六式》的近戰身法,雖然完美,可是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藤青山根據'游魚身法’'地行術’,再結合《開山三十六式》蘊含的身法,逐漸修改,融合成適合自己的一套身法.

雖然不如禹皇所創的完美,可藤青山使用起來更順暢.

"嗤!嗤!"

一干輪回槍,時而化為朵朵梨花,時而化為一條長龍欲要上空,時而就仿佛毀滅天地的巨型電鑽撕裂天地.那可怕的呼嘯聲甚至于嚇得外院練武場上的那群少年們.

"痛快,痛快"

身法配合槍法,藤青山好似水中的的魚兒,又好似迅猛的豹子,配合槍法暢快的很.

可是沉浸在槍法中的騰青山沒發現,此刻觀看騰青山練槍的六足刀篪,漸漸不再觀看騰青山,而是沉浸在它自己的刀法中,隨著時間流逝騰青山暢快之極地練槍,可是六足刀篪身體周圍開始漸漸浮現道道金光.

"嗯?"騰青山終于從練槍中驚醒過來,一轉頭,只見練武場角落,整個六足刀篪全身冒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仿佛金色太陽在哪.

"吼~~"

六足刀篪突然,似痛苦又似瘋狂地一聲響徹天地的吼聲,頓時天地間無盡的金光瘋狂地湧向六足刀篪,無盡的金光就仿佛大海中的巨型漩渦般,甚至于令周圍地假山都給攪得破碎開去."難道,六足刀篪它"騰青山雙眸大亮,心中激動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