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青山歸來 第四十四章 戰!戰!戰!
"打不打?"瞎子劍聖那一雙灰白沒神采的眼睛聳拉著.

"這荊意,好狠的心腸!"瞎子劍聖猛然一睜眼,灰白眸子中厲芒閃爍,"這個荊意竟然騙我,他哪里是跟歸元宗有舊.恐怕,他跟歸元宗一點關系都沒有!估計,歸元宗已經和天神宮勾結了……"

"師祖,你是說?"古雍也是聰明人,立即明白了.

古雍不由臉上現出怒容:師祖,這荊意現在用手段,牽制我們,讓我們別攻擊歸元宗……實際上,是想為他天神宮保住一顆棋子 歸元宗 .等將來,天神宮進攻我揚州的時候,歸元宗就可以和他們里應外合,一個里一個外."

"而且,歸元宗在揚州經營過千年,整個揚州,怕都是有暗哨.特別是江甯郡周邊的幾郡,定有布置."

"一旦開戰,天神宮怕是能一口氣,從北邊一直殺到江甯郡.占領一半揚州!"古雍也不由心寒.

那一幕太可怕.

"恩,只要我們揚州鐵板一塊."瞎子劍聖道,"我們學 洪天城 ,只將精英弟子都分散開隱匿,讓上千股軍隊,憑借地利對付著天

神宮人馬.也讓他陷入我揚州的泥潭當中."

靠虛境強者,沒法贏.

只能靠地頭蛇的優勢.

"師祖,那這歸元宗?"古雍眼眸中寒光一閃.

"殺."瞎子劍聖也冷聲道,"一舉除掉後患,這樣,也不擔心,它能和天神宮里應外合.古雍,取出我讓你帶來的箱子."

"你們三人先出去."瞎子劍聖吩咐道,"准備一下,馬上,我一聲令下,你們三方一同進攻歸元宗."

"是,太上長老."三名將軍恭敬退下,朝各自人馬趕去.

古雍連從旁邊搬來一大鐵箱.

"打開."瞎子劍聖命令道.

哐當!

打開了鐵箱,這鐵箱中是通體銀色的鎧甲,其中有戰靴,有頭盔,整個一套銀色鎧甲放在箱子中,都隱隱有著一股煞氣.

"古雍,你穿上."瞎子劍聖吩咐道.

古雍不敢違背命令.立即獎一套鎧甲,戰靴,頭盔等盡皆穿戴上.一時間,古雍全身幾乎完全被擋住,只有雙手還有面孔露出來.

"這一套神甲,是我們青湖島的至寶,本是三千多年前,九州大地上,一名叫'秦南’的洞虛境界強者辛苦煉就."瞎子劍聖看著古雍,"當年我青湖島開山祖師,機緣巧合下才從諸多虛境強者奪得,今天,我說不定會和荊意一戰,等會兒你就在我身邊,我自當護你周全."

"是,師祖."古雍早聽說過,宗派內有一套神甲,今日終于能穿上."走,隨我踏平那歸元宗."瞎子劍聖左手抓著古雍手臂,右手手持著細鐵棍,就走出了營帳.

...江甯郡城東城牆上.

騰青山和諸葛元洪,默默站在牆頭上,觀看著下方大軍.這青湖島大軍不退,他們都不安心.

"少宗主,青雨和孩子們,你安置好了嗎?"

"嗯,都安置好了,希望能再看到青雨還有我的兒子,女兒."

"少宗主,如果這次能扛過劫難,我的兒子和你的女兒,定一親事如何?"

"哈哈,好啊,就這麼說定了."

藤青山瞥了一眼不遠處站在一起的諸葛云,騰青虎,暗道:"放心,不出意外,小云,青虎你們都能看到旗子孩子."

就在這時候——

"咚!""咚!""咚!"鼓聲猛地響起,好似砸在歸元宗所有人心髒上,也砸在騰青山心上.

"什麼. "

騰青山面色一變,朝城下看去.諸葛元洪等人也是面色大變>只見原來懶散坐在地上歇息的青湖島軍士們聽到鼓聲後,一個個連站起來.

"怎麼回事? "諸葛元洪轉頭看向騰青山.

騰請山盯著城下,只見原處營帳當中,一名黑衣瞎子拉著一名穿著通體銀色鎧甲的男子大步的朝外走,騰青山通過領域輕易判定--那全身被鎧甲保護的正是古雍!

"鐵五,你要干什麼. "騰青山急切傳音道.

"干什麼?"瞎子劍聖傳音冷笑道,"荊意,今天我青湖島定要踏平歸元宗,你若阻擋,我便連你一道殺了."

瞎子猛地一揮手!

頓時城牆下的看到這一幕的將軍,立即暴喝一聲:"進攻!"

"進攻!""進攻!""進攻!"......

傳令兵們立即也各自喊起來,青湖島所有的軍士們,幾乎同時轉頭朝軍旗方向看去——只見原本豎得筆直的軍旗,也朝前方江甯郡方向前傾!

"殺!"

"殺!"

立即一聲聲死喊聲想起.

幾乎同時,在江甯郡城的北城牆下,西城牆下也想起喊殺聲,數十萬人的喊聲聲仿佛無盡的雷鳴聲轟炸,席卷整個江甯郡,整個江甯郡城似乎都在顫抖.

"怎麼這樣."

滕青山看著城下,不計其數浩浩蕩蕩,一眼看不到頭的無盡大軍轟然沖來,不由面色大變.

他一個人,即使是虛鏡強者又怎能抵擋數十萬大軍?

站在離滕青山不遠處的黑甲軍統領"青虎"猛地一揮銀色長槍,嘶吼一聲:"兄弟們……殺!咱們黑甲軍,最強的黑甲軍,殺十個才夠本,沙爾是個就賺了,殺,殺,殺……"面色猙獰的滕青虎,握緊銀色長槍.

"殺!""殺!""殺!"……

眾多黑甲軍軍士還有大量兵衛們一個個嘶吼著,喉嚨都紅粗起來,舉著兵器時刻准備攻擊.

"青雨."面色俊朗的諸葛云,輕輕取出懷里的玉佩,吻了一下,"照顧好我們的孩子."隨後將玉佩放進懷里,面色堅定起來,諸葛云手持著一柄長劍,冰冷看著下方正在朝城牆沖來的千軍萬馬,他的冰冷眼眸中有著前所未有的殺意……

滕青山看著眾多誓死如歸的兄弟.

他能看著青雨沒了丈夫,成為寡婦麼?

他能看著青虎,諸葛云就這麼死嗎?

他能看著滕氏宗族遭到青湖島的追殺屠戮嗎?

……

滕青山死死盯著下面,拉著古雍的手臂站在軍隊中的黑衣瞎子,不由睚眦欲裂.

"鐵五!"一聲仿佛雷神的聲音猛地響起.

轟!

之間一道人影仿佛炮彈一樣沖出城牆,單手持著一柄巨斧,在箭雨當中,猛地砸在江甯郡城城牆下的地面上,可怕的沖擊力以及蘊含的天地之力,令整個地表仿佛水浪一樣震蕩起伏起來.

朝這沖擊的眾多軍士許多被激射的勁氣給撕成碎片,鮮血飛濺.地面上出現了一足足有數十丈長的可怕大坑.一身白袍的滕青山正手持著巨斧,站在其中,目光仿佛刺眼的眼光讓人無法直視.

"鐵五,今日,你不退軍,我荊意,就大開殺戒!"風怒之極的聲音,仿佛咆哮地雷聲傳遞開去.

"荊意?"

"是荊意?"

城牆上歸元宗的萬千軍士們不由大喜,可是清湖島大軍卻依舊繼續往前沖,命令一下,他們根本不會停.

"今日,歸元宗,必滅."黑衣瞎子,在萬千軍士當中不動如山,遙看滕青山,冷漠宣布道.

"哈哈……"

滕青山憤怒而笑,雙目隱隱發赤,"你不是保護這古雍嗎,我先宰了他."

嘭!

滕青山仿佛一道閃電就竄出,沖進了清湖島軍陣當中,只見滕青山急速的身影掀起一道可怕的氣浪,氣浪令旁邊大量的軍士直接給掀的拋飛起來,頓時響起驚慌叫聲.

"竟然敢朝我身邊沖,真是找死."瞎子劍聖單手持著細鐵棍,灰白暗淡眸子朝著滕青山,誰都知道瞎子劍聖是瞎子,眼睛看不到.可是沒有人敢小看他,沒有眼睛卻比有眼睛的人,觀察的更仔細.

轟隆~~~

滕青山雙手合握著開山神斧,仿佛一巨神降臨,當頭朝黑衣瞎子就是狠狠一斧頭,開山神斧斧刃上三色彩光流轉,周圍天地之力更是瘋狂地湧向滕青山的斧頭,一時間滕青山手中巨斧宛如'太陽’一般耀眼.

"不好."瞎子劍聖大吃一驚,還未交手,他已經察覺到……

今日的荊意,和前些日子比,完全不同了.

"嗬~~"身體粗了一號,面部,雙臂青筋暴突,依然爆發最強身體力量的滕青山,控制著所能控制的所有天地之力,發出了這奔跑時就蓄勢地狂猛一擊.一時間……宛如毀天滅地般,黑衣瞎子竟然感覺無處可躲,這一招乃是禹皇苦苦鑽研出的得意招式,豈是想躲就能躲掉的.

"咻."

黑衣瞎子冷漠一細鐵棍刺出,一道黑色光線極速刺向滕青山.

"蓬!!!"

開山神斧斧刃狂猛地劈在細鐵棍上,蘊含的可怕力道令黑衣瞎子震得不由往後拋飛開去,他面露驚色:"八成天地之力,還是九成?"虛境強者越是往上差距就越小,因為初入虛境的人,比如只能掌控兩成天地之力.而虛境大成,是掌控十成天地之力.

十萬,是兩成的整整五倍!

自然虛境大成,一旦近身戰,可以秒殺初入虛境的.畢竟是五倍!

可是,一個能發揮略超八成天地之力威力,一個發揮十成天地之力威力.十成是八成的幾倍?彼此相差也就兩三成,連半倍都不到,差距很小.所以,很難出現瞬間擊敗的情況.

而且——

此刻瞎子劍聖,在迎敵的同時,還要保護古雍.沒法放開手.

"轟!"劈出一斧頭後,騰青山施展開從《開山三十六式》中悟出的近身戰法,幾乎一個晃身就到了黑衣瞎子身旁.

"怎麼這麼快?"瞎子劍聖大吃一驚.

"殺吧殺吧!!!"騰青山握著開山神斧,聽著後面城牆上歸元宗軍士的瘋狂厮殺聲,不由愈加面色猙獰,畢竟每時每刻都有歸元宗的人死去,"鐵五,我不滅你青湖島,我誓不為人!!!"

PS:第三章到,繼續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