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青山歸來 第三十五章 風雨欲來
"小珺,這天下人可不是傻瓜."騰青山皺眉道."九州八大宗派,在一州之地,宗派衰敗崛起,這很證擦汗那個,比如我揚州,在清湖島之前.統治真個揚州乃是一個叫劍宗的門派,劍宗傳承八百年,而後被青湖島滅掉,青湖島如今也傳承過千年."

"沒有永恒不滅的宗派,九州曆史上,許多宗派都覆滅."

"所以,天神宮淡淡將逍遙宮滅掉,占領真個青州.其他的七大宗派,不會太在意."騰青山鄭重道,"可是,如果天神宮這麼快,就攻擊洪天城,就表明了一點——他有著野心,大野心!"

"今天滅洪天城,明天,怕就是雪鷹教,清湖島了!"

"天下人不傻,其他宗派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天神宮做大."騰青山看著李珺,皺眉道,"小珺,你們這天神宮到底多強?占領青州還不足三個月,也不歇息醞釀一下,就攻洪天城?難道敢喝天下人為敵?"

如果謹慎點,按理,占領青州,先歇息個十幾年,二十年.讓天神宮人馬更強,之後再攻擊不遲.

可天神宮,卻沒這麼做.

"我也不知道."李珺搖頭,"雖然我現在是代教主,可是天神宮的神秘,我依舊不知道,我只是通過師傅,感覺到——師傅很自信,非常自信."

"很自信?"騰青山搖頭一笑,"算了,此事和我無關,我也懶得管."

"小珺."滕青山忽然歎息一聲.

"嗯?"李珺一怔,抬頭看向滕青山.

"天神宮,欲要北上,占領東北幽州,滅洪天城.你這個代教主……恐怕也不能再呆在這了吧."滕青山猜得到,李珺走向前,輕輕抱住滕青山,而後靠在滕青山懷里,輕聲道:"嗯,我是要回青州,主持大局了.恐怕,得到這一次戰事結束,我才能回來."

滕青山輕輕摸了摸妻子秀發.

……

夫妻二人雖然在不舍,可是天神宮命令傳來,滕青山也沒任何辦法.

三月初二這一天,李珺就帶著大黑大白兩頭烈風神雕,離開了九狼島,前往青州.

……

清湖島上一片空曠的沙石地面上,滕青山手持著開山神斧正不斷施展著斧法,只見道道洶湧氣流激蕩,將以滕青山為中心,方圓近百丈內攪得一片模糊,隱約只能看到一道人影在其中.

天神宮,一滅逍遙宮,又去進攻洪天城.

這令滕青山感覺到壓力,他感覺到……天神宮的崛起,會令平靜許久的九州大地,完全進入血雨腥風的時代,而覆巢之下豈能完卵?

自己要保護歸元宗,要保護滕氏宗族,基于還想在九州,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供自己內家拳一脈傳承.

那,需要更強實力!

"禹皇,不愧是至強者,這《開山三十六式》的確玄妙無窮."滕青山一扔手中開山神斧,開山神斧劃過一道弧線,墜在沙石中,噗哧一聲,插入沙石內,"每一次練這斧法,回憶那些石刻中的招式,都有些感悟."

滕青山又撿起旁邊早插在沙石中的輪回槍.

"不過,我還是用槍的."

摸著輪回槍,仿佛就好像手臂延伸,這杆輪回槍就是自己身體一部分.

滕青山不管前世還是今生,這兩輩子幾乎都浸淫在'形意拳’中,而形意拳本身就是槍拳,滕青山還是施展槍法更加的舒暢!


"噗!""噗!"……

槍星點點,仿佛朵朵梨花,輪回槍在滕青山手中,就是一條游龍大蛇.

……

練習許久後,停下.

站在湖水旁,看著一眼看不到盡頭的湖泊,滕青山眉頭緊鎖:"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不管如何,我都不能暴露我滕青山的身份.至少在沒足夠實力的時候,不能暴露!"

二十一歲的虛境!

這個消息如果真的傳播開,恐怕對禹皇門,摩尼寺這些超大宗派的震撼力,絲毫不低于天神宮的崛起給他們的震撼!

二十一歲的虛境,足以令人恐懼.

一旦這些大宗派恐懼,結果會是什麼?恐怕很容易想象——能滅滕青山那肯定會滅的,如果無法殺死滕青山,就會反而結交滕青山成為朋友!

"我實力不能暴露,而我當年的槍法,許多人都看過.

"所以,我現在荊意的身份,暫時不能用槍."滕青山皺眉,"可是……我現在悟得'火行之道’'金行之道’,這兩道的天地之力,要完美結合施展成一招,我現在僅僅悟得'赤金虎咆’這一招!"

能控制天地之力,還要更好發揮才行.

"而且很快,我'土行之道’也能突破,到時候,三種天地之力,如何施展在一招,而不相互抵觸?"滕青山頭疼.

"看來,只有一個

辦法 ."

藤青山決定更/新/超/快①⑥κχS.c o m ,"我以荊意身份走天下,所用兵器,就用斧頭吧!"

"禹皇的《開山三十六式》招式中就又火刑之道,土行之道,金行之道,三者結合為一體的

斧法.,"藤青山思考著,創造招式很那,而禹皇的《開山三十六式》無疑式最巔峰的招式,

"禹皇門六千多年來,也沒聽說他有《開山三十六式》這套功法,"我使用應該沒人知道."

"嗯還又一點,."

"小心起見,把這開山神斧,也得改變模樣.藤青山看想那不遠處倒插在地面上的開山神斧

第二天,藤青山就帶這開山神斧,乘坐狂風鷹離開了九狼島,去了男星郡一趟,請了好的

匠師,將開山神斧稍微改變了一下.原本黝黑的開山神斧頭,改變後整個神斧的斧丙上又了花紋.

斧背上也有這花紋,整個開山神斧頭炸一看,隱隱泛著紫光

"天下間使用斧頭的武者數不勝數,而樣式,和開山神斧相像的很多.現在,就算禹皇門的人看到開山神斧也認不出吧."從這一天起,騰青山酒背負開山神斧,畢竟靠開山神斧以及》開山三十六式》招式,他能發揮更強的實力.

......

三月二十一這一天,剛剛名列八大宗派行列的"天神宮"便開始揮軍北上,浩浩蕩蕩的大軍一路向北殺去.


這個消息,以驚人的速度迅速傳播開,幾乎就是當天,九州其他七大宗派,還有類似歸元宗這樣略低一等的各大宗派,也得知了這一個消息.天下的人都震驚了!這天神宮消滅了逍遙宮後,竟然不休養生息,就攻擊洪天成!

洪天城處于幽州苦寒之地,洪天城的凶悍可想而知.

當年的東北王"洪天"可是征服大半個九州,隨後留下了洪天城!能產生東北王"洪天"這一僅次于志強著的存在,這紅天成底蘊也極為深厚.

去攻擊洪天城?

能名列八大宗派,這天神宮絕對不是自大的傻瓜,那麼,就說明一點--這天神宮有著十足的把握,強烈的信心!

這也令天下間其他七大宗派,或是冷觀或是焦急或是恐慌!如禹皇門,可就在天神宮所占領"青州"的西面,禹皇門自然也擔心.而--洪天城和實力較弱的"青湖島"更是恐慌了.

普通的武者們熱血沸騰,許多武者甚至于去加入天神宮.可是,超大宗派們,卻高興不起來.

除了最惶恐的'洪天城’外,就是青湖島了.

……

青湖島,劍刃山山巔.

山巔之上只有兩人,盤膝而坐的瞎子劍聖,以及青湖島島主'鐵樊’.

"師祖,真的這麼可怕?"鐵樊有些擔心.

瞎子劍聖睜開了眼睛,那灰白的眸子沒有絲毫生機,冷冽的聲音響起:"鐵樊,哼,別以為我是開玩笑.這天神宮敢這麼做……我看,最起碼有八成把握,能滅洪天城.滅了洪天城後……他若再進攻,只有進攻我揚州青湖島!"

"雪鷹教,處于禹皇門,贏氏家族包圍下."瞎子劍聖冷聲道,"且不談雪鷹教本身就有虛境妖獸,就算天神宮滅了雪鷹教,那麼,他將直接面對'禹皇門’和'贏氏家族’.禹皇門和贏氏家族,可不是好惹的.誰知道,兩大至強者為他們後代遺留下什麼寶貝."

鐵樊點點頭.

"師祖,我們現在又能怎麼辦?"鐵樊也焦急,他早感覺到北邊天神宮,對他青湖島的威脅.

"沒其他辦法."

瞎子劍聖搖頭,"只能盡力!不過天神宮既然攻擊'洪天城’,那麼,一時間它抽不出手來攻擊我們.

這也是一個機會——我們將揚州控制的鐵板一塊的機會."

"師祖,你是說?手機快速閱讀:⑴ ⑹χS.℃○М"鐵樊一驚.

"滅歸元宗."瞎子劍聖聲音低沉.

"滅歸元宗?"鐵樊早就想將揚州內唯一的盲點'歸元宗’給除掉,一來,當年歸元宗的那位天才'滕青山’,十八歲的時候,就在四位先天金丹下逃命,可以說,千年來,不下于妖僧凡塵的天才!

大延山一役,誰都看得出,滕青山還是很忠于歸元宗的.

等滕青山歸來,就麻煩了.

"師祖,你有辦法,除掉歸元宗那位虛驚強者?"鐵樊詢問道.

瞎子劍聖呼的一聲站起.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歸元宗那位虛驚強者就死了."瞎子劍聖說完,當即化作一道黑影破空而去,正是朝西南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