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青山歸來 第十五章 我不是好人
"不想死就乖一點."這高高在上訓斥的話,令在場五人不由勃然大怒,他們五個在雪蓮教可都是絕對的高層,平時恐怕也就雪蓮教主敢這麼說他們……這呼和客卿一個外人,竟然也敢這麼說.

呼!

三位長老並肩怒視著滕青山,其中的微胖長老,那一雙老鼠眼中掠過一絲寒芒,冷聲道:"呼和客卿,你是我天神宮客卿,我們尊敬你喊一聲客卿,可你……再這麼說,也只是客卿,是外人!竟然敢威脅我們……"

二聖女和赤炎旗主也盯著滕青山,此刻,無人同仇敵愾!

"威脅你們又怎麼樣?"滕青山滿不在乎一笑,伸出手指從左到右,指向五人,"就你們五個……我殺你們,也就翻手之勞罷了.我今天來,只是奉勸你們一句.

地獄無門,你們可別自己闖進去."

滕青山那高高在上的語氣,令在場五人愈加惱怒.

須知,五人可都是先天強者!

此次天神宮和逍遙宮即將發生決戰,赤焰旗,青龍旗這兩旗二十萬大軍乃是南路大軍,三位蟑螂乃是血煉焦專門派遣過來的,以應對逍遙宮先天強者的高手.這三位長老,兩個是先天金丹,一個先天實丹!

赤焰旗主'盧立龍’,能統帥十萬大軍,也是先天金丹強者.

二聖女'慕容燕’,雖然踏入先天也有數十年,卻只是先天實丹.

可畢竟……五人中有三個先天金丹,兩個先天實丹!

"呼和!"赤焰旗主盧立龍雙眸爆.手機看小說訪問.1бk χS.℃оМ睜,猶如怒獅,喝道,"這里乃是我雪蓮教軍營,我們敬你是客卿,可你也別放肆!哼……我們或許一對一不是你對手,可是我們這卻又三位先天金丹!你……"

"嘖嘖."騰青山打斷赤焰旗主的話,淡笑道,"三位先天金丹?就是五位先天金丹又如何?"

"呼和客卿,我師兄久聞大名,很像看看你手段如何?"

一聲蒼老聲音響起.

頓時胖長老,瘦長老兩名老者幾乎同時身體一閃,化為兩道殘影撲向滕青山,胖長老使用的兵器乃是一柄血色彎刀,而瘦長老使用的則是一根鐵杵,一為長兵器,一為短兵器,兩位先天金丹長老配合起來,幾近完全無缺.

呼……胖長老揮舞著血色彎刀,仿佛一陀螺旋轉著襲殺滕青山.

噗……瘦長老那一根鐵杵,帶著一縷青色寒芒,正面砸向滕青山.

"哼."滕青山淡然一笑,身形一幻,游魚身法施展開.

"鏘!"

滕青山背後的利劍出鞘,這柄利劍乃是滕青山偽裝身份准備的,既然扮"呼和客卿",那麼滕青山就決定不使用槍法!當初擊敗第一神將"孛日雷穆"使用的是棍法,滕青山完全可以一句話——自己棍劍都擅長.

寬敞的大廳內,瞬間七個滕青山的殘影.

鏘!鏘!

咻!咻!

滕青山僅僅刺出四劍,他使用的正是他從《青蓮劍歌》中悟出的《青蓮四十九劍》,在滕青山手中施展起來,特別配合游魚身法後,這劍術已經到了如幻如夢的地步,而且快捷如閃電.

"哈哈……"滕青山朗聲大笑.

兩道劍影一前一後,拍擊在兩位長老胸口上.

"啊!""哼!"

兩位先天金丹長老悶哼一聲,身體十六開更新快,看小說就來十六開不由自主猛地砸飛開去,狠狠撞擊在華貴椅子上,將椅子給砸得碎裂,甚至于撞擊地牆壁上的掛畫也撞得碎裂開,大廳的牆壁隱隱一震,留有幾道裂痕.

胖瘦兩位白發長老跌落在地上後,連翻身站起,嘴角都有著血絲,只是他們一臉驚怒之色,頂著滕青山.


"怎麼那麼快?"

"他,他怎麼會……""

胖瘦兩位長老,在雪蓮教內實力也能排到前五,沒想到兩大強者聯手,一個照面,對方僅僅出了四劍,他們就敗了.

"一劍震開我的彎刀,一劍拍飛我?"胖長老看著手中彎刀,身體都隱隱發顫.

"這呼和……"慕容燕和赤炎旗主'盧立龍’也是大吃一驚.

完全嚇呆了.

"這呼和客卿,就算比第一神將'孛日雷穆’強,可是何長老他們倆也是先天金丹強者……這……難道,這呼和,就跟當初的《天榜》第一獸王一樣?"赤炎旗主震驚不已,獸王當年名列《天榜》第一.

獸王'鳥侯’要殺先天金丹,就算三個先天金丹聯手,獸王也能輕易殺死.

這就是《天榜》第一的實力.

不過……

如今的《天榜》第一,已經不是獸王了.獸王的名字已經消失在《天榜》.有人說獸王死了,也有人說獸王達到了虛境

"要殺你們……就算你有三個先天金丹,也是易如反掌."騰青山目光落果眼前心驚膽戰的五人.

"呼和客卿,這次是我們部隊."慕容燕見勢不妙,連笑道."其實你也放心,這次乃是我天神宮前所未有的大事,我們在大膽,也不敢亂來.你盡管放心……我們一定會尊師傅之令,十六開更新快,看小說就來十六開聽小師妹調遣的."

在場五人,哪一個不是人精?歲數最小的慕容燕都八十多.

暫時低頭,誰不懂這道理?

"這呼和,哪懂得領軍?我們暗中使壞,他根本找不到把柄."慕容燕心中暗道.

"呼和客卿,這次我們……"

"呼和客卿,還請見諒."

另外幾人也都向滕青山低頭.

滕青山冷漠一笑:"嘴上說的漂亮,你們心底怎麼想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也懶得知道,我只是警告你們……小珺是我的妻子,她統領這二十萬大軍過程中,如果出現問題,休怪我無情!"

"雪蓮教的教規,和我無關."

"如果出紕漏,我定取你們性命."滕青山冷漠說道.

在場五人臉色一變.

"呼和客卿,這話太重了吧?"赤焰旗主忍不住皺眉道,"二十萬大軍,出點小問題,再所難免.你那麼說未免……而且,我等生死,就算李珺是統帥,也沒資格決定."

他們五人都身居高位,李珺是沒資格處死他們.

滕青山掃視五人一眼:"我不是天神宮的人,少拿那些狗屁規矩來說……你們晚上睡覺小心點,現在和逍遙宮為敵,逍遙宮舉報人人來暗殺你們也正常."

滕青山說完,轉身就朝外走.

"呼和,你這是什麼意思?"胖長老忍不住喝道.

"哼."滕青山轉頭看了五人一眼,"我還沒傻到光明正大殺你們……要殺你們,簡單得很."

"你,你……"五人都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滕青山要暗殺他們,他們誰躲得掉?


"你是天神宮客卿,怎麼能做這等事?"瘦長老氣急道.

"聽好了."滕青山咧嘴一笑,對著眼前五人輕聲道,"我不是好人!"

聽完滕青山就這麼光明正大離開,破損大廳的雪蓮教五位高層一個個氣急的臉色難看,卻沒有一個敢開口讓滕青山停下.

"各位,現在怎麼辦?"赤焰旗主看向在場另外四人.

"能怎麼辦?"慕容燕柳葉眉下,雙眸寒光閃爍,"只能忍!這呼和,可不是心慈手軟的人,你們忘記了……他還有另外一個名字……惡魔'阿拉達’"

另外四人聽的心底一顫.

對!

被稱為惡魔'阿拉達’的任務,能一人硬抗十萬大軍的惡魔般任務,是心慈手軟的人嗎?

"還是別玩手段了,否則,晚上睡覺,說不定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經過騰青山威脅一次,攝于騰青山的名聲,實力,這五名高層任務再也不敢耍心思.當騰青山,李珺控制這赤焰旗大軍的第三日,青龍旗的十萬大軍也抵達了,整個軍營變得擁擠許多.

謄清山他們都在靜等總部'天神宮’的命令.

……

十月十六,樹葉枯黃,天地間一片肅殺氣氛.

大廳內.

"終于要開始了."滕青山握著一封密信,李珺也站在旁邊,這封密信是剛剛天神宮傳達而來的.

"天神宮開始動了,九州的天地,也終于開始變了."滕青山忍不住血液沸騰.

哐!

遠處院門開啟,腳步聲響起.

噠!噠!噠!

三位長老,赤焰旗主,青龍旗主,二聖女六人迅速地趕過來,滕青山和李珺則是一左一右,高坐在主座上.

"見過統帥,副統帥."

六人都躬身.

呼!

李珺站了起來,目光凌厲,清亮聲音響起:"宮主親自傳下命令,讓我們南路二十萬大軍馬上出發,務必在十二月前,將春范郡,沐陽郡"

讓我們南路二十萬大軍馬上出發,務必在十二月前,將春范郡,沐陽郡攻克."

赤炎旗主,青龍旗主等六人大吃一驚.

不過聽是宮主親自命令,沒人敢提出異議.

"時間緊迫,二十萬大軍趕路要消耗不少時間."李珺肅容冷聲道,"今天午飯提前一個時辰,吃完後歇息半個時辰,而後立即出發,趕往春范郡!"

"是,統帥!"在場六人齊聲應道.

滕青山站在李珺一旁,聽著這命令,不由屏息,眼前似乎看到了九州動蕩,血雨腥風的場景.

PS: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