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五十九章 轉折點
鐵劍武聖"赫連昊延"見狀面色大變,直接化為一道流光,一個閃身就沖到了遠處山林中,心中驚恐:"這個火焰怪鳥,連先天金丹飛禽妖獸,羽毛堅硬如神兵的雪翎雕,都能燒死.(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文.學網)而且他的火焰明顯和一般的先天金丹妖獸不同,如果我被它一燒,定要燒死!"

青鸞的火焰,何等厲害?

連當初滕青山,穆妄聯手都敵不過的六足刀篪,面對青鸞的火焰也是要飛速逃竄.更別說雪翎雕了.赫連昊延如果真的遭到火焰,必死無疑.

"孽畜!"天風戰神一聲咆哮,拔出了一只背負在身後的那柄黝黑長劍.

咻!

一道劍光破空射向青鸞.

青鸞雙翼微震,仿佛一個擁有著絕世輕功身法的高手輕易地躲過這一道劍光,當初青鸞和滕青山比試的時候,二人近距離厮殺,滕青山的長槍攻擊都能被青鸞輕易避開.可以想象青鸞閃躲能力之強.

"呦……呦……"青鸞迅疾地飛到了赫連昊延上空.

常理上,兩條腿不如四條腿的快,四條腿的,比不上能飛的快.

也就是說,正常人類不如野蠻快,野蠻不如飛禽快.這青鸞作為飛禽類王者……可以說,它的速度.就算是虛境大成強者飛行也不及他……唯有達到虛境的飛禽妖獸,才能超過它了.

赫連昊延一抬頭,上空正是青鸞,不由臉色大變,連喊道:"老師!!!"

青鸞快樂鳴叫一塊,張開了嘴巴.

"呼~~"

黑色中泛著紫色的火鉗,再度降臨.

"孽畜!!!"已然極速起來的天風戰神不由臉色大變,怒吼道.

赫連昊延猛地一個閃身.

嗤嗤~~

火焰噴射到山石上,山石好像紙張般燃燒,同時瞬間化為飛灰.

赫連昊延就算閃躲的快,依舊被其中少量火焰波及到……一絲火焰碰觸到了赫連昊臂膀,赫連昊延慢臂膀表面的先天真元戰鎧,直接被焚燒破開,而後燃燒到他的臂膀肌肉筋骨.

一點就著!

嗤的一聲,肌肉筋骨就燃燒並且化為飛灰,並且迅速蔓延.

"啊~~~"赫連昊延痛叫一聲,猛地一揮左手.

噗哧!

直接斬斷了右臂膀,這一根右臂已然燃燒了大半,就在落向地面的過程中,整個臂膀已經燃燒成灰燼.青鸞火焰之霸道,讓赫連昊延不由色變.

天風戰神見狀,臉色鐵青,雙眸中怒芒閃爍.

"受死!"天風戰神一個閃身已然沖過來,直接躍起,殺向青鸞.

此刻的天風戰神已經是怒火沖天,雪翎雕乃是他能飛行的依仗,畢竟只要達到虛境大成,才能飛行.端木大陸的兩大戰神,雖然都踏入虛境很久,可是……都未曾虛境大成,唯有靠飛禽妖獸才能飛.

端木大陸飛禽妖獸稀少,先天金丹飛禽妖獸更稀少!想要馴服成功更是難上加難!

至于鐵劍武聖'赫連昊延’更是內定的家族下一代掌權者,斷掉使用武器的右臂,實力能剩下三成算不錯了.

雪翎雕的死!門徒的斷臂!令天風戰神真的憤怒了,超過百年都未曾如此憤怒.

"呦~~"青鸞輕易的升空.

天風戰神躍到極高處後,只能無力的朝下方墜去.而此刻青鸞卻是劃過一個圓弧,俯沖向赫連昊延.這一幕令天風戰神更是憤怒!他想要在空中追殺青鸞,只有一個結局——被青鸞戲耍!

天風戰神身體周圍光芒流竄,立即極速下墜,加速落向赫連昊延.

"呼~~"青鸞又是噴出一口黑紫色烈火.

天風戰神顧不得其他,連去保護赫連昊延……

青鸞眨了眨眼,雙翼一震,劃過一條弧線,以極限速度朝滕青山所在飛去.

"青鸞!"滕青山看到青鸞飛來,大喜,同時感激青鸞.

呼!

一躍滕青山就上了青鸞背上.

"呦~~"青鸞歡快鳴叫一聲,隨後立即升高迅疾地朝東南方飛去.坐在青鸞背上,滕青山笑看了看青鸞:"青鸞還真夠聰明的,還懂圍魏救趙.知道在天風戰神面前硬救下我不可能.先去殺雪翎吊雕,再去攻擊赫連昊延,令天風戰神不得不去救……它則趁機將我救走."

滕青山朝下方俯瞰了一眼.

下方山石間,天風戰神和斷臂的赫連昊延,都抬頭看著,臉上都有著怒色.

"呦~~~"

響徹天地的鳴叫聲,青鸞加速破空而去,很快就消失在眾人視野內.

……

"這孽畜."天風戰神平時養氣功夫再好,此刻也是一肚子火.他活了近四百年,開始自從踏入虛境開始,他從未吃過這麼大的虧!在一頭飛禽妖獸手上,他接連栽了三個大跟頭!

雪翎雕被殺!門徒被燒斷手臂!滕青山被救走!

虧他剛才還自信十足的說:"在我面前,我要他生就生,我要他死,他就死!"

現在看來,十足一個大笑話.

……

天風戰神和赫連昊延一肚子火,可是在遠處遙遙看著事情發展的穆妄,江雁,傅刀等一群武聖或是贊歎,或是暗自發笑.

"天風戰神這次可真是吃了大虧了."穆妄輕笑道.

"可不是?連赫連昊延都被燒斷了一根手臂."傅刀也說道,"不過那頭火焰神鳥是在太厲害了,速度不但快,而且噴出的火焰又厲害.連那先天金丹妖獸'雪翎雕’,在這火焰神鳥面前,都是化為灰燼."

其他武聖們都點頭.

"而且還很聰明."穆妄加了一句,贊歎道,"滕青山他真是有福氣,竟然有這等妖獸幫助."

數千高空中,在云霧中,青鸞急速飛行.

"青鸞它到底將小珺放在哪里了?"滕青山心中擔憂得很,他知道……青鸞肯定是背負著李珺飛到某處,將李珺和鐵箱藏好,就回來幫他了.

呼!

陡然,青鸞俯沖而下,這是在牛頭山南方兩三百里地的普通山林,在山林內某一座無名山的陡峭山壁上,青鸞直接載著滕青山費勁了著陡峭山壁上的一個洞窟中.

"這個洞窟是新弄的."滕青山一眼看出,"而且.應該是青鸞噴出火焰,燒出的一個洞穴."

一躍而下.

滕青山一眼就看到了前方那大鐵箱以及躺在地上的李珺.

"小珺."滕青山立即過去,先探探李珺的脈搏.

"微弱幾乎不可察覺,呼吸同樣微弱."滕青山暗自點頭,若是常人,估計連這等脈搏都察覺不到,完全可以稱作是假死狀態.

滕青山連打開鐵箱:"在哪呢?"在鐵箱內仔細找了一下,終于翻找出那顆解藥!

當初天風戰神殺來的時候,滕青山總不能降解要拿到手上,所以一順手,直接在鐵箱上扣出一個手指洞,並且將解藥透過手指洞放了進去.而後又將鐵箱扔給青鸞,讓青鸞帶走.

"不對."

滕青山剛准備讓李珺服用,忽然搖頭,"從這鐵劍武聖'赫連昊延’後面行為看,之前的行為完全是拖延時間.那麼……這丹藥也不一定是真的.不管是一開始放棄,卻故意混淆視聽.待得穆妄認出是'一夢百年’,他才暴露.這是他第一次拖延時間."

"而後,跟我百般狡賴,其實也是在拖延時間."

"最後被迫給我這顆丹藥……說不定也是假的.小珺吃下後,如果沒好.他完全可以繼續拖延時間."

滕青山並不笨.顯然好連吳延有些心計,若放在平時,騰青山還不至于這麼中招.

可是……

里珺當時陷入危境,對他影響太大.

特比是他忽然意識到……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哎上李珺.這更令騰青山心神震動.當時他一心求解藥,心神震亂之下,根本沒有注意到赫連吳延這些招數.

"他拖延時間,等天風戰神過來."

的確,這天風戰神 實力驚人.我未入虛境,在他面前,可以說毫無還手之力!也不奇怪,天風戰神畢竟踏入虛境很久了.

"騰青山感覺到,未入虛境和踏入虛境的差別,這差別,真的很大.

"我若踏入虛境,實力再躍上一層,或許,就能和他比上一比了."騰青山渴望到,能踏入虛境,"至少,今天就不會讓小珺淪落到這地步.

低頭看想李珺,騰青山一陣愧疚

李珺死心塌地的跟著自己,自己卻讓他落到這地步.

"這丹藥是真是假難說."滕青山有些遲疑,他沒敢就這麼給李珺服用,"現在的小君是昏迷狀態,沒有生命危險.可如果服用的是毒藥,那可真麻煩了."

忽然——

"哈哈!赫連!"一道聲音隱隱從遙遠處傳來,傳到滕青山著已經弱不可聞了.

可滕青山聽力驚人,依舊聽到了.

"嗯?是云夢戰神?"滕青山立即辨認出來.

"虛境強者的聲音也夠大的,相隔兩三百里,我都能勉強聽到一絲."滕青山暗歎,其實當初滕青山一聲大吼震動數十萬大軍,即時兩三百里外,普通人都能勉強聽見.

"云夢戰神也到了,嗯."

滕青山一思索,當機做了決定.

先單臂抱住李珺,而後有單臂扛著大鐵箱,躍上青鸞的背上!\"青鸞,北邊!\"騰青山無法和青鸞詳細溝通,只能指引方向.